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54 口嫌体正直(下)

1854 口嫌体正直(下)

  苏辰神情淡然,化为实质的元神金光闪闪,疯狂吞纳气运……小小婴孩以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眉眼迅速长开,灵魂增长……

  他之所以在天下将要重新太平的前夜,争分夺秒抓紧时间修练,就是因为察觉到心灵深处的示警。

  自己最大的优势,其实并非暗暗隐藏的强大实力,而是来自对手的轻视。

  再怎么隐藏着底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的真实力量总会暴露在大佬们的眼中。

  一直把别人当傻子,自己怕不就是个傻子。

  所以,他从来不奢望能瞒得过一生一世……

  有些事情,就是想打一个时间差。

  只有在雷霆打击来临之前,成长到对方不敢轻动的地步。

  才可以进退裕如,再不用担心有什么变故。

  ……

  冀州战局,形势变化极快。

  袁绍笑到了最后,可也没有笑多久……

  他站在雨花亭中,神情十分焦躁。

  看着手下兵将拉出一条长蛇,蜿蜒出发,心里却是没有丝毫喜意。

  与往日里每一次行动之前,就已决胜千里之外完全不同,这一次,他虽然派出了最得力的将领颜良、文丑,还领着十万大军出击,却没有半点把握渡过这场风雨。

  “你们说,此战有几成胜算?”

  众谋臣只是低头,谁也没有说话。

  长安朝廷以大义相责,更派大兵压境,来势汹汹,此实危急存亡之秋……计策好出,却很难保证成功率。

  一个不小心,冀州势力就会土崩瓦解。

  谁敢胡乱出言?

  更何况,他们发现,袁绍其实并不是一个能听得进逆耳忠言的人。

  袁绍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皱,眼中全是失望。自忖名望满播天下,一声令下各州各郡从者云集,到了此时此刻,却无有得用之人。

  他回头望向众谋士,恳切道:“诸公但有妙计呈上,无论能否成功,绍决不加以怪责,还请放胆直言。”

  左瞧瞧右看看,田丰上前一步,道:“敢问明公一件事情?”

  “元皓有何教我?”袁绍心中大喜,他暗算韩馥之后,掌控了冀州,听说了田丰的聪慧贤德,就携带重礼亲自延请田丰。

  事实上,这次请人还是很值得的,两人相处甚为融洽。在田丰的计策之下,袁绍三下两下就把公孙瓒打得七零八落,远远逃离。

  他知道,这位谋臣并非传说中那般忠直,而且,很赞同自己的理想。

  当然,在场的所有谋臣,包括审配、逢纪、郭图、许攸等人,都没有太多忠君的理想,而是想着从龙之功。

  投奔自家四世三公这种最有可能获取天下的势力,当然是有着自己的一些小心思的。

  前段时间,自己对付韩馥这种老实人,就是他们出的主意。

  先是联系公孙瓒,约好一起攻伐韩馥,瓜分冀州,扩展势力。

  在公孙瓒出兵之后,袁绍按兵不动,并暗暗勾结韩馥身边的文臣武将。

  那些人每日在韩馥耳边吹风,说袁绍如何君子之风,急人之难。

  因此,冀州刺史韩馥就听从了手下的意见,把袁绍当成救兵请到了冀州。

  然后嘛,就不用说了。被袁绍反客为主,突然下手,把韩馥拿下,一日之间,冀州换了主人。

  韩馥没办法,只得逃到张邈那里避难,在袁家四世三公的强大压力之下,最后自刎身亡。

  说起来,讨董卓之时,袁绍为诸侯盟主,韩馥默默的在后方供应大军粮草,对袁绍是很支持的。就因为他的地盘实在太好了,因此惹火烧身。

  袁绍这种坑蒙拐骗抢地盘的行为,实在是不够光彩,但他手下的谋臣良将就是跟着他干了。

  包括韩馥手下的大将也是看好他,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事过后,袁绍就已明白,汉室已衰,天下诸侯、世家,全都有着各自盘算,并没有什么人会对朝廷有着忠心。

  他没想到,此时就见着一个了,还是他最看重的智谋之士田丰。

  田丰行将出来,想了想,慎重问道:“不知明公是忠心大汉呢,还是有心自立。”

  袁绍心中大骂,嘴里却道:“当然是忠心大汉,绍指望着有一天能见到大汉重整河山,国运绵长。”

  田丰笑笑,也不说信不信,又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董卓倒行逆施,已然伏诛,如今长安朝堂李御掌权,其人武力盖世,胸中自有韬略,更令人称奇的是,他还精擅内政,把长安洛阳一带治理得井井有条。短短数月,长安洛阳人心思定,一片太平景象。”

  “那又如何?”袁绍心中已经极其不高兴了,面无表情的问道:“天下形势,我等尽皆知晓,李御的确厉害,元皓可有妙计对付于他?”

  “没有!”田丰摇头:“朝廷步步为营,沿路收拢盗匪乱民,军势益加强大,有着横扫天下之势,着实难以阻挡。明公若想正面相抗,定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袁绍面色发黑,不想再听了。

  田丰意犹未尽,接着又道:“此时的局势就是出头的椽子先烂,与朝廷正面做对,殊为不智。明公不如暂且隐忍,先回朝廷任职,以待时变。”

  这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个好办法。

  一听田丰此言,所有谋士全都沉默着,细细思考其可行性。

  想过之后,他们惊奇的发现,话虽然不好听,实际还真的只能如此。

  只要袁绍接了圣旨,以他诸侯盟主的身价名声,进京至少也是一个实权两千石大官。

  而且,他家四世三公,拥护者众,过不多久,做到三公之位,也不是不行。

  为了早日平定天下,只要丞相李御脑子不进水,基本上会选择安抚冀州势力。

  可是,这种计谋,把主君袁本初又放到哪里去了呢?

  人家可是奔着天下去的。

  果然,袁绍摇头不语,连话也懒得跟田丰说了,转头看向许攸,问道:“子远,你可有妙策?”

  他也不去指斥田丰异想天开,出的计谋乃是馊主意。

  总不能自己说出想当皇帝的心思吧。

  这时候大汉皇帝刘协还未死,汉室未亡,有些事情心里想想就行了,说出来就是傻。

  对田丰,他已经很不满意了。

  许攸小眼睛骨碌碌乱转,想了想就道:“伪朝先锋军乃是吕布,听说此人贪财好色,乃一莽夫,又忘恩负义、惯会反复。只要许之以美人财货,再划出一片地盘给他安身,应该有一定的把握令他临阵倒戈。”

  他越说越是自信。

  “只要吕布当场作反,从中捅上一刀,那什么李元化即算再是兵强马壮,也挡不住内外合击,定叫他败得难看。”

  袁绍眼神先是一喜,想了想,似乎在权衡得失。

  他思索一会,又自摇头:“你没见过李御其人,当日在虎牢关下,他与吕布交战情景历历在目啊,那是打得对手心服口服,与丁原、董卓之流大不一样。不但施之以恩,更镇之以威……我们想要策反那三姓家奴,难难难!”

  这个计谋不怎么样。

  如果是在董卓麾下的吕布,这样做成功几率几乎有着七成,只要自己舍得代价。

  但是,如今的吕布跟以前相比,不一样了啊。

  打掉了傲气的猛虎,只能算是家猫。

  “想要对付吕布,一点也不难,只不过,本初兄你没找到其中症结所在而已。”

  不远处有人哈哈大笑,空无一人的亭台草地间,出现一个青袍高冠的中年男子。

  来人眉如斜刃,眼中寒星点点,看过来的眼神直似要看透人心。

  “来者何人。”四周一片骚乱,兵将吼声响起。弓上弦,刀出鞘,一片铿锵。

  “原来是许子将,来来来,请上亭中品茶。”袁绍一见大喜。

  他认得对方是谁,说是士子也不对,说是神棍还不准确。

  这一位惯会装神弄鬼,整日里神神叨叨的,擅能品评天下人物,世人想求他一句评语而不可得。

  袁绍信息灵通,却是知道,这家伙虽然貌不惊人,却是有真本事的。

  他相面算命之术,精妙难言。有人暗里猜测其师承极为不凡,曾得高人传授。

  几人落座,袁绍问计道:“不知许兄有何见教?那吕奉先天下虎将,实难对付,如何才能策反于他?”

  “本初兄如果知道那吕布的青梅竹马,已在长安城某位大臣府中当个舞女;而且这个舞女已经被献给李御日夜把玩。你就明白,这件事情,一点也不难。”

  “此事可真?”袁绍眼中放光,急声问道。

  “这还能有假?”许劭笑道,他伸手一握,冷笑道:“不但吕布已入彀中,似那李元化,以及那十余万雄兵,也有人专门对付,就看本初兄能不能舍下身段请动高人?”

  “何方高人,居于何处?”

  “吾师紫虚上人正好游经鸣凤山,日夕吞霞吐瑞……盟主若是有心,可自行前去请援。只要请他出手,长安军马指日可破。”

  许劭知天机,晓阴阳,世人都知道他传了道家神通法门,否则不可能会有这般本事。如今听到他的师父到了附近,袁绍哪里还不知机。

  他连忙点头,一把握住许邵的手,亲热无比,笑道:“既有仙师踪迹,岂能不去拜见?还请子将兄做个引见。“

  “那是自然。“

  两人相视一笑。

  世人都说不信鬼神,不信方术,但那只是糊弄底层民众和一些莽夫武将的,真正的士族子弟和高官显贵都是信的。

  就连皇室刘家,也对长生之术颇为渴求,十分欣羡,袁绍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当然,出了这个门,见到外人,他们还是会对神神鬼鬼之术大加贬斥,这关系到立身之本。

  正是口嫌体正直,上位者本就如此。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0146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