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55呦呦鹿鸣(上)

1855呦呦鹿鸣(上)

  长安,丞相府,凤仪亭……

  花树掩映间,明月高照。

  因为新建不久,名贵木料所造建筑还散发出淡淡清香,和着晚风夜月,令人心情舒畅。

  仰首星河灿烂,低头就见烛影摇红。

  一个身着红裳娇媚女子娉婷立在台中,望向玉座上面的星冠白袍年青人,眼中波光涌动,欲语还休。

  苏辰知道这是假的,有那么一种女人媚骨天生,容颜绝世。

  就如眼前的貂蝉。

  她在历史上除了用出连环计,引得吕布杀死董卓的巨大名声之外,最令人称道的其实就是她的美貌。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四大美人之中,貂蝉占了‘闭月’两字。

  见了她的容貌,连月亮都要躲起来。

  这话或许有些夸张,但对于真正见过的人,却觉得冷冰冰的两个字,万万配不上眼前这位活色生香的美人。

  苏辰历经几个世界,连天上的仙女也见过不少,论及容颜绝丽,身心清净,那些仙女自然要甩出貂蝉和蔡文姬这等女子老远。

  单是一个仙气飘飘,气质出尘,就不是凡间女子所能比拟的。

  但是,有些不同的是,那些仙女,看上去美则美矣,却是失了魅力。

  美人之所以能倾国倾城,其实不单只是看颜值。

  除了外貌,气质的生动,一颦一笑之间的风情,更能牵动人心。

  一个眼神,就能道尽人间万象。

  所以,有人说,长相美不如心灵美。在苏辰看来,心灵美其实不是说一个人的道德品质有多高,而是指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会说话,一眼就能看到人间美好。

  这一点,就算是站在一旁的雪女也没有异义。

  就算是身为女人,见到貂蝉这种音容步态,柔媚万端,都会感觉面上微微发热。

  好吧,只要见到这位红裳如火的女子,就能想象到床榻。

  她心中微微升起一些不服气,暗暗哼了一声,眼珠一转,就笑道:“有舞无琴怎么行?不如让昭姬妹妹伴奏一曲,以助貂蝉姑娘舞兴。”

  高台一侧,蔡琰本是抱琴在手,微微低头,想着扯个借口就离开。

  尚书令王允献上义女貂蝉,打的什么主意都不用猜。

  上位者有人巴结,这一点并没什么错,女子虽然地位不低,在终身大事之上,其实并没有什么人权。

  蔡琰不忿的是,那女人怎么那般不知羞耻,穿得如此清凉,竟然还能跳舞跳得如此开心,如此‘惊心动魄’。

  是的,貂蝉的舞姿正在挑战人体极限,把身上‘美好’部位尽情展露出来,偏偏她还能做到眼如春水,面若桃花……

  身上一点薄汗,把大红丝衣沾染湿痕,象是没穿衣衫。

  “呸……”

  蔡琰坐立难安,想撤又不敢。

  她身为太乐令,本是钻研音乐,主持典礼,这些日子又多了一件工作,就是陪侍在丞相身旁。弹弹琴,说说诗。

  琴侍这份工作,以前有没有,苏辰不知道。

  苏辰若说有,那就必须得有。

  “实在是赏心悦目啊,就连我这位金仙都感觉心动神摇,微微不舍,也怪不得董卓与吕布两人互相争执、打破狗头。

  话说,吕布的名声还真不怎么样,也不知王允这次的连环计,到底是请谁来杀我。

  苏辰面上带着盈盈浅笑,似乎没有发现对方的算计。

  无论王允和貂蝉想的是什么,他们得到的信息太少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层次的敌人。

  因此,所定下的计策也注定只有失败。

  “只希望远在冀州的吕布,不要令我失望才好。”

  看着貂蝉懵懂娇萌的神情,苏辰目光定定,好像被迷得神魂颠倒,心里却是没来由的想起了那位‘三姓家奴’。

  如今自己掌控了朝廷,挟天子以令诸侯,更是打下一片大大的地盘。

  袁绍等人再怎么设计谋算计,都不可能让吕布再反。

  但是,事情也有意外啊。

  原来的故事之中,吕布白门楼被斩之时,曾经问过曹操,他唯一不理解的是,他自问对待部下很是不错,为何部将们全都反叛了?

  曹操回答得就很趣:“‘卿背妻,爱诸将妇,何以为厚?

  也不知吕布听明白了没有,到最后被砍了脑袋,在苏辰的猜测之中,吕布应该是听不明白的。

  一个能随随便便召来手下部将媳妇儿侍寝的主公,肯定不会觉得时不时给别人戴个绿帽,会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对,吕布在女色方面与曹操有得一拼。

  曹操至少还知道这事干起来有些亏心,他只是忍不住想要沾染别人的妻子。

  嗯,这位孟德公想要别人的媳妇之时,会先把人家的老公杀掉再说。

  而吕布呢,就完全没这个自觉了。

  他甚至会觉得,弄了部下的媳妇是理所当然,是帮着手下兄弟们减轻负担了。

  想着有的没的,苏辰只觉好笑。

  王朝争霸,有时就是一幕黑色喜剧。

  血腥杀戮之中,透着难言的幽默。

  听得雪女提议,苏辰拍了拍额头,如梦初醒道:“如此甚好,昭姬若是不累,不妨再弹一曲,此时风清月明,有舞有琴,方为人生乐事。”

  雪女张大小嘴,对自家师尊的无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偷偷的翻了个白眼,心想回去了一定告诉万圣公主,这事坚决不能瞒着。

  这边的蔡昭姬还没上手呢,那边又来个貂蝉,还想让人家琴舞合奏?

  自己就算是想要制造出尴尬局面,面对一个没脸没皮的师尊,什么用处都没有。

  蔡琰叹气,神情淡淡的,轻轻应了一声,重新摆下瑶琴。

  也不去看场中如同精灵般翩翩起舞的红衣女子,轻拢慢捻抹复挑,清幽华美琴声从指端流淌而出,如潺潺流泉,如玉人私语。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竟然弹《诗经、鹿鸣》?说的是高朋嘉宾,讲的是高尚品德。”苏辰讶然,比起雪女来,这琴声杀伤力可就强多了。

  观星台上的旖旎气氛一扫而空,就如一盆冷水浇头。

  貂蝉好笑的看了一眼这位比自己还小上两岁的弹琴女孩,面色没有变化,心里却在笑。

  传闻中这位蔡家才女心性高洁,傲气天生,却没想到她也会捻酸吃醋,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01824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