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64 借物化形(下)

1864 借物化形(下)

  到了后来,佛门就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话意思大抵就是佛在心中,人人都有佛性。

  你一旦想明白了,无论以前是好人,是坏人,还是刽子手……只要你信了佛,守了戒,就可以超脱了,升天了。

  这话一弄出来,还真有人信。

  然后,天下官员百姓一网打尽,厉害得一批。

  所以,佛门当兴,大兴特兴。

  当然,其中有许多门中败类,做下了令人发指的勾当来,自取灭亡也怪不得谁。

  总的来说,别人也不会把锅丢到整个佛门身上去。

  ……

  苏辰可以直接用强大的人道龙气力量,配合自己的九转玄功,真要发狠,普净老和尚是逃不过去的。

  他能逃出残破的身体,继续奔命,与其说是佛门神通厉害,还不如说是苏辰有意如此。

  不让他保留住一分希望,抱着反杀的心思,又怎么可能一网打尽。

  苏辰有心算计别人,却没料到,自己完全没有在意的一个人,也开始绽放自己的独特光辉。

  有时候,一个人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力,能不能成功?还真不能看他本身的实力如何。

  只不过,时机合适而已。

  就如此刻。

  老和尚化做金光,穿过城墙逃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牵引住了,却没有注意到文文弱弱的荀文若。

  没人发现他在先前几人交锋余波震荡之时,与唐姬一起,就退到了小皇帝刘协和伏寿身旁。

  等到众人注意力转移,他从腰带上解下一面鸡蛋大小的圆镜,左手小指轻轻划过镜沿,一滴血珠出现。

  他嘴里吟诵了一句什么,整个后园为之一震。

  那圆镜突然变大,波光如水,里面映照出华堂高屋,耳边响起书声朗朗。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

  ““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

  无数吟诵声或清朗,或雄浑,或如同稚子,或嘶哑衰微。

  奏成一首奇异的乐章。

  一圈圈波光映照之下,荀的身影,连同他身旁的唐姬,以及立在不远处的小皇帝刘协,三人身形立刻化实为虚。

  在水波般的镜光之中,似乎到了另一个世界。

  “好胆?”

  落地不久的雪女勃然大怒,剑光嗡的一声炸出响雷来……

  一道五色华光,刺破水光,扫过荀文若的脖子……

  剑光起处,迅雷不及掩耳。

  荀文若吃了一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受到头颅完好无损,才淡淡笑道:“这一次是我赢了!李牧海,天意民心义之所在,这些你不懂,很快就会举世皆敌。董卓在前,希望你能坚持得更久一些。”

  在道家高人被擒,佛门大德遭难的同时,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够达成最终目的,掳走小皇帝,实在是难得的胜利。

  这证明了三教之中,最后还是儒家最强。

  “水镜?”

  苏辰没有任何动静,只是看着那面镜光之中,有着虚幻的无数士子,正襟端坐,诚心苦读。

  念的是《论语》,读的是信仰。

  儒家原来也是有法宝的。

  这股浩然之气充塞天地,至少在这么一刻是万法不侵……

  苏辰不去动手拦截,而是他早已看穿,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是无用功。

  在那片水光幻影之中,荀文若和唐姬、刘协三人,早被镜光遁去很远,离了元神感应。

  留在原地的影像,只是影子而已。

  在荀的笑容之中,镜光渐淡,就如从来不曾出现过。

  雪女面色黑沉,偷偷的看了自己师尊一眼,生怕他恼羞成怒。

  她担心之下,甚至没有发现,在离去的三人旁边,原本应该大惊失色,痛哭流涕的伏寿小姑娘。此时却是面色不变,没有一丝表情。

  “哈哈……”

  被四位女弟子斩伤的曹仁,挣扎着此时方才爬起身来,忍不住就放声大笑。

  “任你李御武力盖世,还不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笑死我了。”

  曹仁有理由高兴。

  他发现,自从这位新任丞相出现之后,立即威压全场。

  尤其是那佛门高僧垂死逃离之后,无论是典韦,还是自己与残余的虎豹黑骑,已成了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苏辰看着狂笑的曹仁,摇了摇头道:“当日虎牢一战之后,我与孟德兄一前一后追击董卓,也算是救过你们一回,他就是如此报答于我的?真不愧是乱世枭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哼,现在后悔当初没有把我和大兄全都留下了,不过,已经迟了。你于天下各处掀起战乱,无非就是仗着天子之名……如今失了这种名声,被你夺去家产田亩的世家豪强,全都会反戈一击,天下百姓也会视你如洪水猛兽……如果我是你,就笑不出来。”

  曹洪讥讽道。

  他有自信,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的确,小皇帝被“救”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义就落在了曹操的手里。

  如果眼前这位丞相大人,还有着种种妄想,自然会留住自己一条性命。

  无论是换取利益,还是图谋再次抢回天子的机会,他这个“俘虏”总是有用的。

  苏辰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伸手一指花园一侧,笑道:“曹子孝,你看看那是何人?”

  曹仁心头纳闷,面色迟疑的转头望去,见鬼一般的惊叫道:“怎么可能?”

  花树参差拱卫着的小门洞处,正安安静静的站着三个人。

  一人长身玉立,恬淡清净。

  另外两人是两个小孩,同样的稚嫩,脸上全是雀跃之色。

  似乎先前的连场变故,让他们看得很嗨,甚至想要亲身参于其中。

  这两小孩正是刘协和伏寿,而那个高一些的女孩,手中捧琴,却是蔡琰。

  “师尊,你怎么知道会有人打上门来,早早就做好准备?”刘协眼中放光,连忙问道,话一说完,感觉有些不好,又解释道:“蔡大家说了,今晚事情有变,课程可以往后推延,并非我两偷懒。”

  伏寿小姑娘连忙点头,笑容里带着讨好之意。

  “嗯,下不为例,昭姬姑娘百忙之中抽空教导你们技艺,可得好好珍惜,不能荒废时光。”

  “喏。”两小孩乖巧应答,神情敬服。

  蔡琰也是微微点头,看了一下园中倒在血泊之中横七竖八的黑衣尸体,眉锋微微皱了皱,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她是谁?刚才被文若先生掳去的天子又是何人假扮?”

  曹仁面色灰败,死死盯着原本的那一个伏寿小姑娘,头颅转来转去,两方比较之下,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

  苏辰温和笑道:“只不过是一点借物代形的傀儡法门,你见识到了道家法术和佛门神通,难道还没想清楚吗?”

  “借物代形?傀儡?”

  曹仁念叨了两句,猛然抬头惊恐道:“荀文若抢去的小皇帝,岂不是由你随身器物所化?糟了!”

  ………………………………

  感谢干罗佳(2000)等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0520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