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71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上)

1871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上)

  曹操伏诛事件极有代表性。

  第一次见到有人豪不遮掩的族诛世家大阀,曹操虽然出身宦官世家,其家族却是在大汉朝堂之上活跃了许多年,整个世家系统都与他有着亲密联系。

  不论家世,就说他本人,更是与各州各郡大佬坐而论交,地位隐隐在别人之上。

  对了,他是个名人,如果说袁绍在东汉末年的声名最盛,接下来,基本上就轮到这位孟德兄了。许多有识之士,都认为这人有希望成就大业。

  就这么一个人,说斩就斩了,还连累了家小,太让人惊恐了。

  以往世家与世家之间的争夺,总会留着几分情面的,决不会象如今这般毫无遮掩的杀伐。

  除了曹操败亡一事,更让所有人惊惧的其实还是荀彧之死。

  荀家八龙,名震天下,而荀彧又是八龙之中的佼佼者。

  从某个方面来说,他在天下士人心中的名声,比起曹操还要大上许多。

  那个“王佐之才”可是获得诸多大儒认可的……其才学不说独步天下,至少可以兴旺一个朝廷,是汉初张良一般的人物。

  这等人才说杀就杀,不说浪费不浪费的事情,从中表明了,如今的长安朝堂可不会惯着世家贵族。

  紧接着的招贤令也表明了这一点。

  “不论出身,不论才学,但有一技之长,皆可为官。”

  好吧,寒门苦哈哈也能当官了,泥腿子流民也能上进了,这让一些士族老爷们情何以堪。

  他们直呼变天了,大声疾呼着,奸相误国。

  朝堂之上更是吵成一团……

  可惜的是,令出于丞相,经由天子亲自下玺确认,通行四方,没人能够更改,更多的却是奔走相告,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飞向大汉四方。

  你若是不服,不想当官,没问题,没有求着。

  还有许多泥腿子等着上位呢。

  相比于曹操和荀彧两人被斩首的事情,唐姬被囚的消息反倒不是那么引人注意。

  毕竟是女人,少帝刘辨又成了过去式。

  只是有些心怀故旧的,暗暗叹息一声有辱国体,欺辱人家遗孀之类的,这言论也淹没在种种流言之中了,没有激起什么波澜。

  唯一值得唏嘘的,反而是唐姬的父亲会稽太守就此丢官,隐居乡野,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当然,对于天下高人隐士和各方首脑,最惊骇的消息其实是天下四大神僧一夜入灭的事情。

  令许多儒家、道家高人心怀警惧的同时,行事也收全省了几分。

  当然,总有某些不怕死的,会站在风口浪尖,做一做弄潮儿。

  就在五月淫雨,草木疯长的日子里,李元化也已兵临城下。

  吕布前锋打到安平郡,双方蓄精养锐,战事一触即发。

  ……

  颖川玉溪山,水镜山庄。

  在朝堂风暴席卷天下的同时,颖川书院数十个士子车马簇簇,挤挤攘攘的来庄拜见山长。

  有门客迎入进去,奉上香茶。

  坐而论道,众士子激昂抨击着如今朝堂诸公,说得最多的就是妖孽当道,国将不国的话。

  “李御出身于寒门,不通文墨,凶横暴戾,如此以往,我大汉天下将万劫不复,奈何奈何?不如咱们往投袁氏,如今冀州大战将起,定有用武之地。”

  一个高大士子大声疾呼,嘴里唾沫四溅。

  华服青年神情激动,显然是家里面利益受损,对如今的朝堂很有成见。

  又有一人高声道:“荆州刘表有着八骏之称,离得又不太远,更没有战事之危,我看不如请他主持公道。他出身宗室,定不会坐视大汉危亡,总会尽上一分心力,发兵讨贼?”

  众士子抬眼望去,见先前发言人乃是傅家傅琳,后面附和之人是王家王协,就没有作声,而是转头看向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沉静男子。

  这人跪坐当庭有如老松,让人一见到,就不由自主的把声音放低了一些。

  他是荀攸。

  若论平日里谁在颖川地界最有声名,除了一些大儒师范之外,还真要论及荀氏子弟。

  世人都知荀爽如今位居三公,荀文若王佐之才,但荀氏八龙的天大名声却不是一两个撑起来的。

  荀攸荀公达,如今声名尚未大起,熟悉他的人却是明白,此人性格沉肃,博学多才。最厉害的是世事通明,精于律法民生。

  有事不决,问他就对了。

  更何况,如今他家族叔荀文若在长安被斩首,荀氏名声受损,于公于私,他都要表达一个明确的态度。

  而先前发言的另外一些颖川华族如傅家、王家等人因为出自大汉外戚,家中以豪富著称,少了几分底蕴。近年来,虽然也颇有些诗书传家的名声,真论人品操守却是十分不堪,并不受人信任的。

  “我们这般讨论,也不是办法,大家曾上书几次,请老师出山主持公道,也没有只言片语传下。这事,公达你怎么看?”

  有人开口问道,直接把傅琳、王协晾在了一边。

  那两人也自不恼,显然有着自知之明,同样满心期待的看向荀攸荀公达。

  “听老师的吧,世事扑朔迷离,看不分明……前些日子的长安、洛阳变故,你们也不是没听说过,那些黎庶正在开恳荒地、修缮宫墙道路,数百万生民无一饿死。更别提那李御一声令下,雄兵四起,威慑八方,如今声势极大,说威震天下也未尝不可。袁绍、刘表之流,很可能全都自顾不暇,此行前去投奔他们,实为不智。”

  “文若先生被害一事,就这般算了吗?”

  有人不服辨道,尤其是对荀家八龙自个缩卵,把这等惨事视若等闲的态度,深为不满。

  数十学子看向荀攸的目光也十分古怪起来,心道这些大家子弟看起来还真是凉薄得很,良禽择木而栖,他不是动了投靠长安朝廷的念头了吧?

  这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他家还有一位长辈荀爽老儿,正在朝堂之中担任着高官呢。

  “哈哈……”

  一人长身而起,举着葫芦仰首灌了一大口酒,眼神迷离笑道:“我看诸位多虑了,长安朝堂的事情与我等又有何干?李御凶横也好,暴戾也罢,可他并没有大肆针对我等仕子,这不是还设了一个招贤榜文吗?你看你看,凡有一技之长者均可为官,多好,各位入仕无门者,正好投效朝廷,正好光大门户。”

  也对哦,当场就有七八个书生眼神一动。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0818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