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73 新朝气象(上)

1873 新朝气象(上)

  战后的广平郡,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多创伤。

  在天刀将李陌的冲击之下,郡中都尉王腾只是一个回合就被斩于马下,然后就是城门来不及关闭,如潮水般的青甲碧波军涌入城中,控制郡守府,逐家拜访世家豪强。

  李陌长得胖乎乎的,整日里笑容可掬,进城之时杀了不少人,却没有多少人畏惧于他。

  因为,他带的万余兵马,进入广平之后,对百姓秋毫无犯。甚至还收拢流民,开仓放粮。

  当然,大批的粮食就是豪商世家所提供了,你不给还不行。

  进城之后的第一天,他就在广平最大的酒楼天舒阁摆了一桌酒席,宴请当地最有名望的家族。

  李陌这人自称生意人,打仗只是副业,他吃相还算不错,每个大家族,要得钱粮也不算多。

  只要没有参与广平太守的抵抗朝廷大军的行为,他并会抄家灭门,最多只要了一半家产,这其中包括田亩、物业和金银存粮。

  朝廷执法绣衣使神通广大,还没进攻之前,早就有人混入了城中。谁谁家中最是富裕?谁谁家里欺凌百姓?李陌自是一清二楚。

  有了情报的支持,他做起事情来简直是百无禁忌。

  至于那些“从逆”的大家大族嘛,李陌表示最喜欢了。师尊曾经说过了,事先不要进攻,临战之前先列阵、示弱,让对方尽情发挥,尽量多拉拢一些敌人来。

  刚开始的时候,李陌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到了后来,他就喜欢上了这种作战方式。

  甚至于,他在战前,还会专门勾结一些弱小世家,散布朝廷大军乃乌合之众不堪一击的谣言。

  同一时间,绣衣使在民间也掀起风浪。种种宣传攻势之下,朝廷李御丞相大人的形象简直比起董卓还要残暴三分。瞪眼就要杀人,吐气就要灭门,简直是绝世大魔王。

  在这种情况下,“从逆”抵抗的世家豪族自然就多了。

  毕竟,在这个年代之中,总有许多人是有着从众心理。尤其是冀州地界,这些世家大族更是只认四世三公的名头,对长安的朝廷,那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的。

  而老百姓呢,战前怎么斗并不重要,战后谁做主也不重要。对他们来说,唯一值得考虑的就是能不能有一口饭吃。

  而这一点,正是苏辰着力于推行天下的国策。

  饭一定要吃饱。

  长安、洛阳如此广大土地,并不缺少田亩人手,比起后世来,缺少的其实只是先进的耕作方法和器械,以及一些粮食种子。

  这些,都难不倒他。

  李元化兼任大司农的时候,很是做了一些实事。短短几个月时间,一季粮食已经有了丰收之兆。如今的洛阳长安一带百姓,不说丰衣足食,至少能做到自给自足。

  等到了收获的季节一过,立即可以养上数十万兵马征战半年,更能有多余的粮草供应各方城池。

  对一些修练之士来说,元气和秘法就是生产力。

  对一个凡人国度来说,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这一点万世不易。

  除非,他能够做到把仙术普及人间,能让人变出粮食衣物来。否则,手里掌握的后世知识就是最大的杀器……

  无论是谁得了,都足以改变世界。

  从这一刻起,历史的滚滚洪流再也无法阻挡,必将驶向不可知的方向。

  或许,如此发展趋势对此方世界,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对于苏辰来说,却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积蓄无上资粮、无穷气运。能让他走得更远,足以应对接下来的任何变故。

  就凭这一点,他也会不遗余力的大加推行,谁劝都不好使。

  身为弟子的李陌,虽然对师尊所说的许多东西不算太过理解,但不妨碍他遵令而行。

  世家、官员怎么处理都没关系,百姓满意才是真的。

  天下生民是一个朝廷的根基所在,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在李陌的一连串手段之下,广平郡百姓本以为接下来就会陷入水深火热苦不堪言的境况当中,没想到,一夜醒来,生活完全变了模样。

  不是太坏,而是太好,让人完全不敢相信。

  世家豪族称呼李陌为魔头,李一半,因为他最擅长的是不管有理没理,先收取一半家产,想躲都躲不掉。

  甚至,还有一些抵抗的家族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半家产,而是真正的抄家,贬为黎庶,苦不堪言。

  但是,广平郡的百姓,却喜欢把这位笑眯眯的胖子称呼为“笑弥陀”,形容其亲和可喜。

  此时佛经故事,已经悄悄的传入了各大城池之中,大家都是当做野史故事来听的。

  给李陌取的这个外号,也算是应景。

  “笑弥陀?似乎这位新任广平郡守人望不低啊。”

  一个鹤发童颜,身如松柏般挺直,碧眼方瞳身着葛衣的老头,手里拄着一根竹杖进得城来,第一耳朵就听到四周议论之声。

  他暗暗嘀咕一声,眼中露出好奇神色。

  雨后的广平长街并不显得太过脏污,细微尘土被浸湿,有着淡淡土腥味弥漫在鼻端。

  来来往往的行人结伴走过,言谈之间颇有几分喜意。

  几个面黄肌瘦的孩童欢叫着往城北跑去,手里端着破碗,嘴里还大叫着:“喂食了,喂食了,快快。”

  碰……

  由于奔得太急,走在头前的孩童一头就撞在行人的肚子上,反弹之下,一个屁墩摔倒在地。

  他顾不上疼痛,第一时间,就抱头哭喊:“我不是故意的,别打我。”

  “谁要打你了?别乱喊,你要把绣衣使叫出来吗?千万别害我。”那大汉面色大变,四周望望,伸手轻柔的扶起小孩,和声说道:“是去粥场吗?不用那么急的。新任郡守说了,叫什么无限量供应,尽管放开肚皮吃。不过,得听从郡守安排,去做一点事情。”

  “不就是扫大街吗?我能行的。”那小孩似乎也已经打听清楚了,拍着自己干瘦的胸膛,嘭嘭做响,生怕别人怀疑他的能力。

  对于普通百姓流民来说,并不畏惧于付出一点劳力,怕的是,就算你想要努力,都没地方找食。

  此时黄巾大乱过后,各地都是人竞相食,连地面上的野草树根都被啃得干净了。

  有人饿得狠了,甚至连石头土块都往肚子里塞,宁愿撑死不愿饿死。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09069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