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76 烟尘四起(下)

1876 烟尘四起(下)

  倒不是貂蝉无情无义,而是当日王允收罗她们这批孤女,着实没有存着太多好心。

  说是义女,平日所教导的那一套,却是楼子里的手段。

  甚至,连教导嬷嬷也是从洛阳最大青楼之中请来的当红师范,曾经教导出令天子流连忘返的名妓佳人。

  可想而知,貂蝉对尚书令王允能有多少感情。

  只不过,这个年头,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想法,出身决定一切。

  她生来就该是个玩物,是只有用的棋子,也是所有姐妹之中最有用处的那张王牌,终有那么一天迎来自己的使命。

  如果不出意外,董卓迁都长安之后,威权大涨,势压天下,她就会被压在某个肥大身躯身下,任人凌辱。

  最后被一个选定的如意郎君救出来,杀掉权臣,从此脱离苦海。

  可事实上,这却并不是真的脱离苦海。

  接下来的日子,自然是颠沛流离、随军征战,终日担惊受怕。

  随着那个如意郎君众叛亲离被斩杀在白门楼上,她这种妻妾遗孀之流,自然被随意指给某一员武将,当做战利品,被人肆意把玩。

  或许,能择一地安稳度日,活下去,也或许,在最好的年华,就如雨打残荷,再不复旧时容颜。

  这个年代,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女子尊重看待的。更多的是讲究一个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衣服嘛可以随时更换,新的总比旧的好,可以随意赠人拉拢关系,更可以随意抛弃,反正谈不上有多么珍视就是了。

  而如今她就是做为一件新衣衫,被献给了当朝丞相。貂蝉古怪的却没有觉得很难渡日,反而渐渐有些乐在其中。

  她眼中波光闪闪,看着微闭双目那张如细玉般面孔,心灵一片平静。

  “若是能如此相伴到老,也不是坏事,王允老头终究还是做了一件好事。”

  貂蝉这样想着。

  “雪女,看你心血起伏,真元动荡,可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苏辰虽然闭着双目,整个怡园之中一花一草,水木亭台,包括所有人的心跳呼吸都了若指掌。

  蔡琰的恬淡、貂蝉的沉醉、雪女的纠结。

  雪女一进来,从她脚步的心重,呼吸的节奏,苏辰就明白,这次的事件恐怕还小不了。

  当然,也或许事情不大,只是有些繁难,想不透彻。

  他知道雪女的性格,一般的杂事都是自己就处理了,只是事后汇报上来处理结果。

  毕竟是仙家修士,如今人间争霸,也没有世俗官场的一些陋习。

  苏辰只问结果,过程如何并不在意,更不会考虑旁人是不是已经夺了自己的权柄。

  事实上,他东海门下弟子,也没人傻到怀有二心,只要是在朝天宫中见识过苏辰滔天本领的弟子,最傻的都能知道,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更何况,他还能感应到雪女心中那若有若无的复杂情绪,那是依恋,是感激,还是亲昵……

  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们已是亲如家人,并不会有任何防备之心。

  与人间争鼎不同,苏辰需要的只是这个王朝的气运,并不是为了尊位本身。

  只要伟力在身,气运能够获得,如果别人能把自己的事情全都干了,苏辰甚至乐得一直悠闲,成日里享受生活,不去理会这千头万绪的朝政大事。

  他迷恋的本就是超脱本身,而非权柄。

  达到一定的高度,有些东西唾手可得,也就不值得太过珍惜了。

  雪女轻手轻脚的本来就想退出怡园了,看着貂蝉趴在那宽阔胸膛之上,心里暗暗啐了一口……心道师尊千好万好,就是这一点太过不好,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也不注意一点形象。

  要知道人家蔡昭姬还在一旁弹琴奏乐呢,你就不能注意一下影响。

  还想不想左拥右抱了?

  不过,细想一下,当日在朝天宫中之时,师尊大人与师娘万圣公主,也是从不顾忌别人的眼光,随意率性得很,也就释然了。

  修仙之士,长生之人,自不可以世俗目光来看待。

  “师尊,公孙瓒果然败了,如今已丢了渔阳和上谷,若非他军中一员白马银枪的小将骁勇异常,恐怕连自己的性命也扔在漠西之地。”

  雪女定了定神,把辽西之地幽州镇守公孙瓒的事情一一呈报。

  原来,界桥一战之后,袁绍全取冀州,兵精粮足,势力大涨。而公孙瓒却是被袁绍给摆了一道,偷鸡不成反而蚀了把米。

  他不但威望大跌,更是损兵折将,一时去了进取之心。

  因此,就缩回幽州,短时间之内并不敢图谋中原腹地。

  他只想着广蓄钱粮,练就强兵,异日再与袁绍争夺膏腴之地。

  却没料到,在这个紧要关口,原本已经被打得偃旗息鼓,只能躲在草原深处的鲜卑人开始有了动作,悍然寇边。

  而且,也不知为何,乌桓和匈奴兵马也于同一时间响应,集骑十万,伴攻上谷、突袭渔阳,一战得手,杀得公孙瓒退避数百里,直退到幽州腹地才稍稍止住颓势。

  如今,上谷渔阳两郡已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听说那些胡骑极其凶残暴戾,竟然一反常态,以人为食。行军侵略如火,更不携带粮草,走到哪里吃到哪。一日之间,吞食汉民数千。

  “五胡乱华?”

  苏辰冷哼一声,霍然站起。

  雪女带来的情报耸人听闻。

  汉人身为‘两脚羊’,被胡人肆意残杀吞噬,这故事怎么听怎么耳熟。

  可是,如今只是在东汉汉末,离着魏晋南北朝时期,中间还隔着好多年呢,史书上面也没听说过此时的胡人有什么厉害人物啊。

  竟能打破汉军防御?

  其中必有蹊跷。

  “听说那鲜卑铁骑之中,有着一支黑衣黑甲、终日不露脸目的兵将,约有八百人之众。这些人刀枪不入,力大无穷,性子极其狂野。当日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就是遇到了这只军队,被打得一战全没,只逃走了几匹快马。”

  雪女森然又道:“师尊嘱咐关注的白马银枪小将,也的确了得,在对方黑甲骑三员大将的围攻之中,还能护得公孙瓒逃得一命,非同凡响。据我所知,他的本事差不了吕布多少,枪法高明到能幻化出法相真罡来,集军气民气杀敌,枪势锋芒极盛。”

  “哦,他的真罡法相是什么?”

  “百鸟朝凤,是一只炎凤。”雪女赞叹道。

  凡是能幻化出龙凤真形的炼罡高手,实力都是极其高明的。

  “果然如此!”

  苏辰伸手轻抚着玉质白马雕像,眼神幽幽。

  玉雕约有半个巴掌大小,散发着莹莹白光,这是当日在龙首山诛灭四大神僧之时得来的,有着意想不到的奇异功效。

  他抬头望了望远方,想起了某个故事之中的那人那枪。

  白马银枪赵子龙,长坂坡中在曹操百万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本事自然是极强,其枪法之高明,战力之持久。在苏辰的判断中,甚至还在关张二人之上。

  只不过,他与刘备的情份自然比不过关张二人,到最后在西蜀集团并没有建立多少功业,一生不能说是惨淡,最后也渐渐泯然。

  他此时崭露头角,没想到却是在公孙瓒麾下。

  也幸好有着赵子龙在辽西地界,否则,胡人策马南下,无人能挡,此时中原大地,已是一片腥膻。

  “黑甲、凶蛮?莫非是极西之地的妖族混进了胡人骑兵军阵之中?早不来晚不来,刚好等到我麾下兵马四出,冀州大战在即的当口,发动突袭。若说其中没有古怪,三岁小儿都不信。”

  苏辰站起身来,微微踱了几步,又问道:“雪女,中原各地,如今可有佛门门徒形踪?”

  四大神僧入灭之后,苏辰本来以为会迎接灵山胜境的反击,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来,他不得不承认小看了佛祖的心胸。

  此时心中一动,就问将起来。

  或许有些事情并不是单一的行动,而是环环相扣,另有深意。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09069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