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887此路不通(上)

1887此路不通(上)

        紫虚上人一死,吕布当场被天空中神龙抓成碎肉。

        袁绍军士气一落千丈,身上气息陡然降落,近二十万大军哀鸣一声,全都变得骨软如泥,肌肉疼痛。

        一股深沉的疲倦从骨子里透将出来,似乎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一般。

        话说紫虚上人的极神意领域也是十分霸道,战阵交锋之时,当然是神勇难敌,但这并非没有代价。

        法术失效之后,立即就会引来反噬。

        当然,道家法术本来也不算是邪魔恶法,这点透支精力的弊端对于战场上拼个生死的军士将领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但是,此时军阵未破,施法之人已殁。

        袁绍赖以争雄天下的雄兵,就变得手无缚鸡之力,再无半分反抗力量。

        这还不是最让袁绍难过的。

        最令人绝望的,还是天空中那条金光闪闪,绵延十余里的巨大神龙。

        人间王朝传自上古三皇,一直以来有个传说叫炎黄子孙,更有一种说法就是龙的传人。

        其实此龙非彼龙,但以讹传讹之下,天上的神龙,其实就代表着王朝正统。

        世人往往会以真龙天子来代替人皇至尊。

        如果说袁家的火凤可以靠着自我吹捧血脉,号称自己得了大汉火德传承,足堪谋取天下。

        那么,在天上神龙一出现之后,什么火凤,什么天命其实已经不再重要。

        人家神龙都出现了,你说你是天命所归,有着皇帝命,谁信啊?

        在场敌我两方普通士卒足有三十万余人,只是见着天上游龙,立即兵无战心。

        长安朝廷兵马齐齐呐喊欢呼。

        袁绍的兵马在内,扔下兵器,满脸失落。

        有些迷信的更是当场跪拜,如此,大势已去。

        袁绍惨白着脸,嘴唇哆嗦着,颤声道:“怎么可能……”

        这些年的家族期待,一直以来的众望所归,都在这一刻,化做深深的失落与遗憾。

        见着四周谋臣古怪惊恐的目光,一种不甘不服的情绪涌上心头,袁绍再也忍不住痛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我不信……”

        李元化向着天上金色神龙恭敬一拜,祈道:“有请师尊回返。”

        见着天空龙影渐渐消散不见,他嘴角带着微微笑意,手中长剑一指。

        兵马动处,前方再无阻挡。

        ……

        苏辰骑马踞于高坡之上,此时红日西斜,他双眸幽远,似乎看穿了重重山峦。

        “果然如此,袁绍伏诛之后,天下气运归附。不过,此时大量的人道龙气却是归附于长安方向,这是,小皇帝刘协?“

        他微微皱眉,心知有些事情已经刻不容缓。

        天空之中,风起云涌,有着看不见的能量蜂涌而至。

        明珠洞府内的金色气运水浪一点点攀升,那气运池也喀啦啦的扩展,从池化为湖,波光荡漾着。

        苏辰目光一凝,元神一动,心灵深处就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修补明珠。”

        在那片莽荒大6之上。

        本来只有三分之二实地的土地,无穷无尽的灰色气流正在转化为实地。

        几个呼吸这间,明珠就已经大幅度生长,如今只剩一个细小缺口,不曾弥补。

        一股强大充实的力量,出现在心灵之中。

        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时刻存在那种焦虑和不安,悄悄的消失不见。

        身上隐隐散出的极强力道,都不用去试,他就知道,自己的九转玄功七转金身又有了长足进步。

        或许,又向着八转前进了很大一步。

        气运如潮一般汇拢,一刻不曾停止。

        这不是渐变的过程,而是突如其来。

        天下太平的苗头一经出现,人道洪流就已寻找到了方向。

        大乱思治,民心向往太平,气运取得也是应该。

        这批宏大气运一半往自己汇集而来,一半则是归附大汉正统天子,也就是刘协。

        毕竟,如今苏辰一统天下的名义,仍旧是以大汉名义实施的。

        他再怎么出力甚大,终究只是一个丞相名头。

        名不正则言不顺,人道气运都是这般现实,或许,应该称它为有着灵性。

        ……

        未央宫中,雪女手捧托盘,上覆红绫。

        托盘之上,六颗玉玺闪着玉光。一眼望去,就有着神秘威严,似乎蕴含着奇妙伟力。

        江东猛虎孙坚战死,刘表臣服,被孙坚从洛阳井中捞出来想要昧下的玉玺自然也到了长安朝廷的手中。

        这块玉玺在孙坚、袁术等人的手中其实只是一个象征物什。

        在长安,却是真真切切的有着很大用处。

        尤其是当这天子六玺落入苏辰之手,更是能够收拢凝聚气运之力。

        “请陛下焚香祭拜,禅让吧。”

        雪女身后跟着一百弟子,定定望着大殿上立着的九岁孩童。

        此时并不适合大典召开,但是,有些事情缓不济急,必须得做了。

        当冥冥之中一股意念传来之后,雪女没有半点迟疑,就召集了朝堂诸公,请见刘协。

        甚至,她都没给任何人拒绝的机会。

        一些时日过去,司空荀爽的精神头越不济了,越显得苍老。此时却是罕见的没有出言反对,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望着眼前一幕,面上毫无表情。

        荀文若因谋反一事,被闹市斩头,对这个倔强的老头也是一种沉重打击。

        只不过,事后荀子攸奔赴长安,深得丞相信重,并委以重任。

        在他看来,倒是一件喜事。

        一悲一喜之后,老头就有些沉寂,不再事事出头。

        尤其是这些日子捷报频传,直至冀州决战大即,天下形势渐渐分明,他已经学懂,在如今的长安小朝堂,真的有必要看懂形势。

        想要争也争不着的。

        杨彪等人想要说话,就感觉到心灵如同被压了一块大石,四周有着无穷威压出现。

        宫墙更远处,还有着无数士卒重楼岗哨,这时与其说是那位女将调兵遣将准备应变,还不如说,她是在示威。

        并不是心存恶意,而是存心爱护。

        不想让他们这些老臣选择错误,以至于出现不太愉快的事情。

        因为,无论如何,都成定局。

        “雪将军,此事是否操之过急?毕竟丞相尚未归来。”杨彪叹了口气。

        他此时身处高位,有的事情却是不得不出言,无关他怎么想,而是必须得说。

        “司徒大人此言有理,不过,冀州袁绍兵败,天下一统在即,万民归心。俗语云,主弱臣强,非福也!为天下生民计,禅让一事刻不容缓。”

        雪女没有生气,只是淡淡道来,话音里的坚决,却是斩钉截铁,不容反驳。

        禅让一事先前说好的,刘协也没有什么异议。小家伙拜入门户之后倒也安分得很,但气运这事,说不清楚的。

        有时候并非你个人意愿如何,就可以一成不变,心灵变化总在不经意之间。

        在气运的冲击之下,一般人绝对很难承受得住不受影响。

        小皇帝心意变化,气运牵引之下,又会生出无穷事端来。

        说不定,还会有文臣武将自觉不自觉的被勾连在内,迷糊了头脑。

        更何况,雪女可是清楚的知道,这天下并非只有自己一家进行争龙。

        儒释道三教各逞手段,明里暗里,远未服气。

        因此,倒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宜早不宜迟。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2025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