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第十四章 打赏

第十四章 打赏

    铁狼身高一米九,体重91公斤,手长脚长,出手时能打爆空气,轰轰作响。

  尤其是使出‘腿刀’的时候,就象是一把大铡刀轰然砍下,发出“呜呜”破空之音,摄人心魄。

  不得不说,‘死亡训练营’对于人体潜能开发还是很有一套的。

  不管是不是以损伤身体为代价作出的提升,至少他们的攻击力很厉害。

  苏辰在上台之前就知道了铁狼的技击特点,芯片更是把‘刀腿’技法也扫描了进去。

  从转腿踢出,再到聚力攻击,都必须得蓄力。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铁狼的腿法需要空间施展,拳法自然也是一样。

  一寸长,一寸强。

  一寸短,一寸险。

  两人交锋,长短之别不单是指兵器,还包括身高臂展。

  铁狼手长脚长,真让他发挥出来,手脚比苏辰要长,力量比苏辰要大,正常交锋,怎么看都是苏辰吃亏。

  因此,就得扬长避短。

  苏辰不到一米八的身体窜进铁狼的怀中,差一点就要贴到一起。他单腿滑动,直铲铁狼足踝。手上连消带打,两人就在狭小的空间中“嘭嘭嘭”拳脚交击。

  铁狼越打越郁闷,他的力量是很大,腿法是很猛,可是根本发挥不出来。

  拳头刚舞到一半,就被苏辰的手掌按住手肘;腿刚刚抬起踢到一半,对面苏辰就象未卜先知一样,也把腿抬了起来,拦在膝关节。

  一半,还是一半……

  铁狼感觉到自己就象被一根坚韧牛皮索锁住了四肢,怎么打怎么不舒服。内心急躁之下,一个不防,下巴中了苏辰一记耕栏手,打得牙齿都飞了出来。

  铁狼痛得眼前发晕,他抗击打能力强,却也不能练到下巴脖子上,中招之后眼冒金星是免不了的。

  苏辰右手微缩,打击连环,紧贴住铁狼的胸口,拧腰转臂,身上白雾袅袅,汗水蒸腾。

  “寸劲,双重劲!”

  一声低吼,掌背钩起,方寸之间发力。

  “快退!”

  一声暴喝响起。

  看台的阴影中,手捏红酒端坐的主管保罗再也稳不住了,身体前倾,金发蓬松如同狮子般。

  他看到铁狼一开场就落入下风,也不怎么在意;再见到苏辰出手如狂风暴雨,打击连环,都不带停歇的,心里才着急起来,忍不住发声大吼。

  现场不只是他一个人在大叫,那些看出门道的观众,也一起喊出声来。

  许多人都买了铁狼获胜,看着铁狼快要被人一波带走,哪里还能安坐观战?

  贺鹏面色惨白。

  “这不科学啊,不是说铁狼是‘死亡训练营’的优秀毕业生吗?他是C级拳赛中的明星选手,直奔B级赛而去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一个实力差他许多的所谓陪练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一定是眼花了,对,眼花了!铁狼钢筋铁骨,被打几下无伤大雅,马上就会反击。”

  贺鹏安慰着自己,脸上又重新露出笑容。

  一百万事小,但是被唐子砚那第一次来的小子鄙视自己眼光差,这脸就丢大了。

  苏辰拖着就打,双重发劲,一股穿透力道打在铁狼心脏上面,打得他差点没闭过气去,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身形狂退。

  退后永远没有前进的速度快。

  苏辰眼神凌厉,两年来的陪练工作给了他丰富的实战经验,怎么可能容许铁狼喘过气来重整旗鼓?

  拳手比赛慢的一个月一场,快的半个月一场,但陪练却是一个星期打五场。

  可以想象苏辰对敌经验有多丰富。

  要说实力他是比铁狼差上不少,在经验上面却可以完胜对方。

  铁狼退得急,狠狠的靠在绳柱上,感觉身体一震,他心里大惊,“糟了,退无可退,拼了。”

  他嘶吼一声,面对苏辰一记直插胸膛的‘标手’不闪不避,脑袋一勾,身体微屈,以头为锤向苏辰轰了过来。

  这一下以攻代守,很是突然,苏辰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铁狼还有如此果断一面。

  头部是要害,上面有着许多神经、要穴,不慎被损伤到,一般情况下都是救无可救。

  所以,高手相争之时,很少有人用头部当作武器攻击别人,除非是找死。

  当然,绝处求生的时候,用头锤也无可厚非。

  这一击铁狼虽说匆匆发力,却也有800多斤力量,并不是苏辰单薄身躯所能硬挨下来的。

  他唯一的做法只有退,不退不行。

  等到退去后,铁狼就可以争得喘息之机,重新来过,谁胜谁败就说不准了。

  看到铁狼绝地反击,许多支持他的观众和保罗全都吐出一口长气,这要是他一招完整的攻势都没打出就被苏辰虐死,买他胜利的观众会气死。

  沈月看得眉花眼笑,屁股离了椅子半米都不知道,她有些兴奋莫名。

  看到苏辰打出来的拳法,她只觉得有些荒谬。

  自己练了十多年把咏春拳法练得招随心发,已经被称为前途无量;可是,苏辰学到手只有区区三天,就能用在拳台交手。

  出拳果断凌厉,步法飘忽诡异,更奇异的是把自己压箱底的木人桩法都偷学了去。

  看他出手,没人能想到是初学乍练,拳法已是登堂入室,步入小成,完全没给铁狼半点反击机会。

  这不是天才,而是鬼才,沈月惊叹起来。

  待到铁狼绝地反击,置死地而后生,沈月更是惋惜不已。

  这要是被铁狼翻了盘,把苏辰打死,就真的太可惜了。

  沈月紧张得站起身来,小拳头捏得紧紧的,双腿微屈,都有些按捺不住亲自上场了。

  可惜她也明白,天武拳馆绝不允许场处有人上台帮手,‘生死莫问’不是一句空话,所有敢违犯这条禁令的人早就死绝了。

  所以,她也只能看着干着急。

  一旦退后,铁狼缓过气来,事情会如何发展,苏辰在拳台上更是比谁都清楚,拼命是吧,谁不会?

  他冷哼一声。

  “竟然敢送脑袋上门,你敢送,我就敢收。”

  苏辰面对轰向面门胸膛的铁狼脑袋,无视那扑面而来的劲风,胸膛微缩,硬受了这一记头锤。

  他强忍住胸骨断裂般的疼痛,退出半步,双手交错,搭住了铁狼的下巴和头顶。

  “双.飞蝴蝶掌!”

  苏辰眼神一狠,手腕拧动。双掌上下翻飞,腰胯用力,“喀啦啦”一连串脆响,就把铁狼的头颅拧了个180度旋转。

  铁狼仰面朝天,脖子被拧成麻花,身体随即软软扑倒,轰的一声砸在拳台上。

  ……

  大厅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惊悚意外的一幕惊呆了。

  刚刚以为铁狼会翻盘,看到一丝希望,就被苏辰以狠辣的手法,用最快的速度扼杀悬念。

  对别人狠不算狠,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看着拳台上弯腰咳出两口鲜血的清秀年轻人,众人心里都泛起一丝丝凉意。

  不是谁都有勇气,用胸.部硬接对方的攻击。

  一个不好,就会被断骨插入心脏,直接身亡。

  这是一场赌.博,赌的是命。

  幸好,苏辰赌赢了。

  “辰哥,你打赢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铁狼都让你一股作气打死,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黑子忙跳上拳台,脸上全是惊喜,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苏辰不单是逃得了性命,更赢了比赛,在他眼中,这是一个奇迹。

  他轻手轻脚的把苏辰扶下拳台。

  沈月走上前去,搭了一下苏辰的手脉,再伸手在他胸前点了几下。

  她不知从哪里抽出几根银针,手指化为残影,就把银针插进了苏辰的胸膛。

  几个呼吸之间,苏辰苍白的脸色就重新变得红润起来。

  沈月果然没有吹牛,她治疗跌打损伤很有一手。

  “苏辰,你是南博旺!”沈月笑颜如花,把苏辰的伤势控制住,她也不再压抑自己的喜悦,拍了拍胸膛高兴的笑道:“我果然慧眼识人,从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相中了你这个国术天才,这才多久啊,你就把我教你的拳术用得精熟,还能举一反三,果然没丢我们咏春的脸面。”

  苏辰看着沈月跟黑子两人都在为他的胜利赞叹不已,他心里也很开心,这种胜利的感觉很是让人沉醉。

  拳赛的结果也不用司仪宣布谁胜谁败,一方生,一方死,结局已经很明显。

  大厅里响起一片咒骂声,这是押注在铁狼身上的观众,此时全都把铁狼骂得象是一砣翔。

  “什么狗屁‘死亡训练营’,优秀毕业生就是这水平?”

  “早知道就押注在那咏春弟子身上了,我悔啊!”

  主管保罗听得脸色阵青阵白,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哈哈哈哈!”

  唐子砚笑得舒畅,国术选手战胜“死亡训练营”的杀人机器,他就象是自己上场打了胜仗一样开心。

  “贺二少,你看看,苏辰不是赢了吗?所以说,崇洋媚外要不得,我们自己的国术才是最厉害的。你刚才没看明白苏辰用的是什么拳法吧?我就好心肠,科普一下,他用的是南拳,咏春。”

  贺鹏呆呆的坐在那里,羞恼得半晌没回过神来,心想彻底被这个北方佬鄙视了。

  “崇洋媚外要不得,要不得,得……”

  “一百万给你,我有些不舒服,失陪了!”贺鹏刷刷几笔写了一张支票,咬牙切齿的说道,黑着脸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嘴里还喃喃念道:“苏辰,咏春拳,好,很好,我记住你了。”

  唐子砚嘴角一撇,哧笑一声:“跟我玩,玩不死你,暴发户的儿子也敢充大头?”

  他抬头看向苏辰,发现年轻拳手坐在台下气势沉凝。

  经过生死杀伐之后,苏辰虽然受了伤,却多了一些沉稳凌厉,这是打了一场拳,却又有进步了。

  “你帮我赢了钱,又让我看了一场精彩的拳赛,我却不能不表示下。兄弟是讲究人,不象暴发户儿子那么无礼。”

  “来人,打赏苏辰一个皇冠。”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