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第十九章 寻医

第十九章 寻医

    求收藏,求推荐,你们的支持会让本书更精彩,感谢感谢!

  ……

  苏辰心里大惊,一个箭步,就从屋外冲进屋内,带起一阵寒风。

  “怎么了,小灵儿没事吧。”

  苏灵站在客厅正中,微微仰着头,鼻子里的血止不住的往下淌,小猫“喵呜”的叫着干着急。

  苏辰开动扫描,看了过去,见苏灵面色艳红,身上人参的甜香散发出来,气血流动不正常加速。身体不仅没有象上次那样强壮起来,反而更加虚弱几分。

  “虚不受补!怎么会这样?”

  苏辰眼神呆滞。

  要是苏灵不能靠着药物加强体质,那该怎么办?

  他一时间象是被人当头打了一棍,眼前直冒金星,巨大的担忧涌上心头。

  “会有办法的,不着急,不用急。”

  一边安慰自己,苏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务之急是先止住苏灵流鼻血的问题,其他事情慢慢来。

  她的病已经拖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差这一天两天。

  苏辰跑上前去,一把抱起苏灵,见小雪儿在一旁急得转来转去,差点把自己转晕了,小脸都皱成了苦瓜。

  他有些心痛,柔声说道:“小雪儿你跟莎莎到边上玩一会,你姐姐流鼻血没什么事,一会儿就能好。”

  听到苏辰这样说,小雪儿皱着的脸蛋才正常起来,却也没有走开,跟小猫咪跟着苏辰的脚边,看苏辰怎么治疗苏灵。

  苏辰撕了一把纸巾,把小妹脸上的血沾去,飞快的脱去她的鞋袜。

  他飞快的搓动手掌,把手掌搓得滚烫,然后紧贴在她的双足涌泉穴上,掌心按压她的穴位,气血蓬勃升腾。

  苏灵只感觉到一团火焰从足底燃起,同一时间,酸胀的感觉一起涌上心头,紧接着眼眉发酸,鼻子肿涨。

  当然这是错觉,那秀气的鼻子其实并没有肿起。

  这股热气从足底直冲顶门,冲得苏灵难受的扭动身子,嗡声嗡气的说道:“哥,你干什么啊?胀死我了。”

  她伸手拿开捏着鼻子的小手,却发现鼻血已经止住了,这股酸胀来得好快,止血效果更快。

  这是苏辰担心小妹身子虚弱,流血过多不好,因此用最快的速度,按揉涌泉穴都用上了明劲手段,实在是大材小用。

  苏辰呵呵笑了起来:“流鼻血没什么事,只是补药吃多了点,有些补过头了,等会喝点清茶,补充一下水分就好。”

  他笑得很灿烂,却把苏灵身体虚不受补的事实瞒了下来,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的病根本就治不好,不知该有多伤心难过。

  其实这种情况苏辰早就有所预料,这些年顾妈妈也带着苏灵多方求医,中医西医都看过,对于这种先天性体虚的症状表示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她慢慢自动恢复。

  苏灵的身体就象一个漏斗,似乎天生缺失了某一部分,就算是温和的药力也只能补足一时,很快就会把多余的药力泄入天地间,她满身的人参药香就可以看出,这药力都没有被身体吸收。

  苏辰强忍住心里的失望,实在想不到办法。

  接连三天,他都没有去拳馆训练,只是在海城各家书店、书摊闲逛,买下能搜到的各类医书,到了后来,甚至把各类道藏都买了回来。

  《皇帝内经》、《本草品汇》、《古今医统》、《奇闻病例大全》……

  苏辰把能找到的医书道书全都扫描进入芯片,再分析归纳,也没找到什么医治方法。

  也难怪如此,他连苏灵是什么病都弄不清楚,谈什么治病?

  对症下药才是正途。

  倒是在《奇闻病例大全》中找到一则小故事……

  宋代有一大户独女身患有疾,全身冰凉不类生人,随着年岁渐长,身体日渐虚弱,多方求医不果。

  冬日大雪,有一落魄老道僵卧雪中,大户小姐心善,把老道救回家中。

  老道醒来后说小姐是极阴之体,活不过十六岁,已是大限将至,但她心性纯善,多有功德,尚还可救。

  于是,老道书下一道灵符,化火成灰,和水服下。小姐当场痊愈,老道大笑三声,化光而走。

  这则故事满篇都是封建迷信,名字就叫《徐离遇仙记》,徐离是那小姐的名字,后来嫁人生子,一生幸福,终其一生,无病而灾。

  苏辰关注的倒不是徐离,而是她的病。

  “全身冰凉不类生人,随着年岁渐长,身体日渐虚弱。”

  这看起来太眼熟了,跟自家小妹苏灵的症状简直是一模一样。

  如今社会科技至上,道术式微,道家法术只听过风水相师、宅院驱邪之类的传闻,早就没听说过谁还能书下灵符,或者用出一个法术。

  又到哪里找到能够“化光而走”的道家高人来写下一道灵符?

  看的书越多,苏辰就越失望。

  他想起沈月曾经说过,要帮自己找一个老中医试试看能否治疗,于是准备去拳馆一趟。

  “故事中的徐离小姐生病活不过十六岁,小妹现在十五岁多了,这么说来,不是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

  苏辰急匆匆的跑去拳馆,却没发现滨海公园一株桂树下的石桌旁坐着一个中年人。

  “二少爷,苏辰去天武拳馆了,他还是走公园路,可能是为了抄近路,途中要经过八里井胡同小巷。”

  这个中年人正是陈一明。

  “八里井胡同我知道,你立刻联系檀松,在那守着,我马上就到。我要亲眼见到苏辰被打残,害我输钱又丢脸,便宜不了他。”

  陈一明挂断电话,不自然的撇了撇嘴。

  贺家二少爷这份记仇的心思也让他心惊,简直象个疯子一样,只要谁得罪了他就日夜惦记。

  不过这却不关自己的事,还是打个电话给檀松,把事情交待好。

  想起檀松,陈一明又笑了起来,这人把贺鹏的女人要去了,这三天应该快活得不行。

  虽说是个破.货,贺二少也没看得多重,但花花公子的心思谁又能猜得透?指不定想起柳眉的好来,看檀松特别不顺眼,又是一桩大仇。

  陈一明幸灾乐祸的想着,却不敢耽误正事,有些事情只是藏在心里乐乐。

  ……

  苏辰在医疗室找到了沈月。

  她身着暗紫色职业套装,戴着黑框眼镜,谁都会以为她是一个职场精英,而非一个咏春高手。

  她坐在老板椅上,无聊翻看网页,逛着购物网站。旁边的桌上,一杯咖啡冒着袅袅热气。

  办公室里充满着静谧气息,苏辰焦急的心情也平和了几分,小妹的病让他有些乱了分寸。

  “沈医生,你可听说过极阴之体,有人治好过没?”

  苏辰一进门就开口问道。

  “坐吧,咖啡在桌上,自己倒。”沈月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有些奇怪的问道:“极阴之体,这不是小说中写的绝症么?是道家传说中修练鬼道的绝世奇才吧。”

  “问你正事呢,我查过资料,怀疑小妹就是书上说的极阴之体,症状也极为相似。”苏辰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沈月有些尴尬,她真没听说过现实中有谁是这种体质,连忙说道:“我们这一脉,擅长跌打损伤,内伤外伤,对一些奇怪病症却没有办法。海城回春堂的李博文教授在医学界被称为“回春圣手”,治疗疑难杂症在国内首屈一指,你有没有找他看过?”

  “看过了,没找到病因。只说小妹是先天体弱,开了个温补的方子调养,其实没什么用。”

  苏辰闷闷的说道,现在他又不是当初那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哪还不知道李博文这种说法,是因为无能为力,听天由命的意思。

  因为听说过李博文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可怜顾妈妈带着苏灵在回春堂预约治病,挂号排队等专家治疗,足足排了三个月才得到机会。

  对小苏辰来说,那三个月真不是人挨的。

  最令人难过的是,从希望到失望,顾妈妈忧郁成疾,身体怎么也好不起来了。

  她的想法很简单,连这么厉害的老医师都治不好苏灵的病,那还有谁能治?

  找西医也没用,先进的仪器都查不出什么病,还要怎么治?

  沈月看到苏辰闷闷的神情,转念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博文教授虽然医术十分高明,号称“生死人,肉白骨”,但他唯一让人不齿的就是平日里架子摆得太高,没有多少普济世人的想法。

  不过,以他的身份来说,也不在乎世人怎么评论了。

  反正徒子徒孙众多,为他鼓吹呐喊者众,名声却是越来越大,也没人败坏得了。

  那些心怀百姓,又医术高超的老神仙级别医生,却是可遇而不可求。

  这类人一般都淡泊名利,换句话说就是名声不大。

  就算是医术再高,好比华佗再世,扁雀重生。没人知道,没人鼓吹,最多不过是在一个小县城中出点小名。

  知道的人就知道,不知道的人却是谁都不会放在心上。

  在现代社会,真的假的传闻太多,一个个去找,倒是小事;怕的是分不清真假,把人治坏了,那就惨了。

  沈月也有些无奈了,苏辰不知道的是,调查苏辰家庭的时候,她在海城一中门外见过苏灵一面,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瘦得象豆芽菜一般。

  她当时还借故拉了拉手,搭了一下脉,只感觉小姑娘手腕冰凉,身体比寻常人弱上许多,却是什么病都没瞧出来。

  沈月看着苏辰更加失望的眼神,有些犹豫的说道:“除了‘回春圣手’李博文,在国内还有一个神医,名声并不在他之下。”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