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堪一击(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堪一击(下)

  苏辰面容平淡,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

  他不太关心谁赢谁输,倒是很关心袁欣。

  袁欣此时已经快要哭了,她要来精武社学习咏春拳,其实是受到了苏辰的影响。

  当时那一招隔山打牛,鹤步冲拳,威风不可一世。一拳之下,就把燕妮打得胸骨断裂,吐血抛飞,在袁欣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明明可以跟苏辰哥哥学习武技的,可是我真的不想叫他师傅啊!”袁欣这样想。

  “难道我就是个扫把星?来学个武术也会给精武社招灾惹祸。”她委屈极了,同学们也没有一个人理解她。

  “你说方唐能挡得住骏一郎吗?”

  “不可能,这次袁欣想错了,她来精武社学习太失策。学习跆拳道多好啊,又帅气又实用。就算学极真空手道也好啊,至少人家实战很强,在世界上名声很响,说出去也有面子。”

  “可是,学这种外国格斗技,会不会被人说不爱国啊?”

  “切,都什么时代了,如今说的是地球村,地球一家人,哪分什么外国本国。只要是好的东西就可以学,不用分国界的。兄弟,你才多大?就学着那些遗老遗少弄个闭关锁国的思想,这样要不得啊。”

  苏辰前面一个穿着西装的学生在那里口沫横飞。

  “正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我们学习他们的武技,再反过来打败他们。不就行了。”

  “有道理!等看完这场好戏,大家都去跆拳道馆学几手去,精武社退了。在这里学武简直太丢人。”

  “退了。”

  苏辰冷冷的听着这些人议论纷纷,心里却没有半点波澜。

  人的思想最是奇怪,红尘万丈,五色迷人眼,有些时候,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华国的拳术真的有这么差吗?

  苏辰简直呵呵了。

  世界上无知的人总会很多。总不能强求每个人都有着正确认知,更不要去强求每个人都十分爱国。

  经常在网上会有一些新闻,有那么一些小女生特迷韩国欧巴。迷得不要不要的。更有一些人以做日本人为荣,特想嫁到日本去,这事已经成为一种风气。

  只能说人上一百种种色色,完全说不清楚。

  他只是静静的听着。也不去争论。

  这些人要学跆拳道空手道。还是学形意咏春,关他屁事。

  ……

  骏一郎鞠了一个躬,显得很有礼貌,他双手立掌如刀,摆了一个姿势,说道:“请赐教!”

  这礼仪无可挑剔。

  苏辰也觉得日本人很奇怪,从骏一郎的眼神可以看出,这人对方唐没有半点重视。目光中满是嘲笑,但他仍然一板一眼的把礼仪做全。

  准确的说。他的礼貌其实不是给对手的,而是给观众看的,他是在装逼。

  面对强者的时候,他们可以奴颜婢膝;面对弱者的时候,这个民族又会变得凶残狠毒。

  这种奇怪的矛盾性格,就如同骏一郎眼里的嘲笑轻蔑和他那近乎完美的礼仪一样满是违和。

  “好!”

  四周响起了一阵喝彩声,这是有些学生在为骏一郎彬彬有礼的风度喝彩。

  比起方唐那满脸紧张,眼神凶猛的模样,他的形象的确要强上太多。

  彩声刚停,骏一郎就动了。

  “哈!”他一声大喝跨步向前。

  骏一郎连跨两步,踩得地板都碎裂了,伴随着这一声大喝,声势极猛。

  进步直拳。

  简简单单的一式进步直拳向着方唐胸口打去。

  左腿如弓,右腿似箭。

  动作十分标准,打得如同教科书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苏辰却看得眼神一亮。

  这一招直拳实在是可圈可点。

  苏辰精神力敏锐的感应到,骏一郎这一拳着力点是方唐背后三分,出手并不是用的崩弹劲,而是穿透劲。

  如果方唐中招,肯定就是力透胸背,力道从身后穿出,不死也是重伤。

  果然,传闻中极真流空手道以凶悍著称,招招杀手,却是名不虚传。

  不要以为把着力点放到对手后背很容易,这是一种高端技巧。

  人的习惯是可怕的,一般人打拳,总会算好距离,打到目标就会收力。

  这样,就算打中了,也不过是皮伤骨伤,骏一郎的正面穿透直拳打的却是内脏,没见识过的人挡都不好挡。

  就如此时的方唐就上当了。

  他左侧摊手斜拦,右手跟上一记耕手,就待打个反击。

  左手掌刚刚接触到骏一郎的直拳,方唐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拨不动对方的拳头,被这一拳把咏春拳架子打散了,反攻的一招更是变得威力全无。

  苏辰抚额叹息,方唐不但应对失策,而且在实力没有比对方高的情况下,单手应对骏一郎的聚力一击,完全是自讨苦吃。

  而且他的拳架子并没有做到以攻代守,攻守平衡,只是先防后攻,这已经慢了。

  一步慢,步步慢。

  果然,骏一郎一拳打出,手臂不断震荡,拳头嗡嗡作响,把方唐拦截的一掌打得荡开,“嘭”的一声打在方唐胸前。

  “咻!”

  四周学生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早就认为方唐不是骏一郎的对手,但没料到他一招都挡不住。

  无论这些人再怎样看不起华国武术,也总是有着某种奢望。

  华国武术被日本空手道这样压制,让他们的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奇异的难受。

  “败了!”

  “果然没说错,这什么咏春拳啊。完全就是吹出来的,电影里李小龙,叶问打得多威风啊。方唐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也说是电影里了,那都是假的好不好。”

  “这一下,方唐危险了!”

  有人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虽然看不上方唐的拳术,但终归是同学,还是会担心的。

  “极真流空手道跟其他空手道最大的区别就是下手绝不留情,听说。他们师兄弟交手都是往死里打,就跟打仇敌一般,并且还恬不知耻的说一切为了实战。为武道献身是理所当然。骏一郎占了上风,肯定追着不停手的。”

  这是理论帝在分析。

  众学生一片哗然,可场上交锋却还没完,也正应证了那个理论帝的说辞。

  方唐被骏一郎聚力一记直拳打得踉踉跄跄。嘴角溢血。他眼神灰暗,有些心灰意冷,想道:“难道我真的不适合练武,连小日本一拳都挡不住,师傅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眼瞧着方唐就已经没有半点斗志。

  苏辰越看越是恼火,心里越加庆幸自己没有插手了。

  方唐可能是没经过多少实战,一直跟在沈三江身边。就如同温室里的花朵,还真的练成了花拳绣腿。比起沈月来却是差得太远了。

  小猫却是很激动的在苏辰肩上跳来跳去,一刻停不下来:“苏辰,那是你师弟啊,被人打了,你不帮忙吗?”

  她比苏辰还急。

  “小猫淡定点,是时候给方唐一点挫折了,上次沈月就教训他一顿,认为他不努力练功。不被人打他一顿,受点屈辱,他就不知道努力。”

  苏辰在一旁看着,就是不想出手。

  在他的认知中,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是在学院中的比试,料想小日本就算再凶狠,也不可能下杀手的,无非就是打伤方唐。

  想是这样想,他却还是低估了小日本得势便猖狂的个性,骏一郎占尽了上风,却根本不想停手。

  骏一郎一拳得手,阴森一笑,趁着方唐斗志消沉,一脚冲天踢,贴着胸就钻天而起,踢向方唐的下巴。

  方唐心里大骇,匆忙伸手一护住上盘,却被这一脚踢开两手,余势未衰,踢在他的下巴上。

  方唐被踢得飞出三米远,“啪”的一声摔倒在地。

  “赢了,极真流腿法很厉害啊,比跆拳道还凶狠,果真是两招就打倒了方唐。”

  “啊!他干什么?都已经倒地了还打?小心!”

  “躲开啊!”

  精武社众人齐声喊叫,可是因为离得较远,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围观的学生也是尖叫起来。

  却见到骏一郎踢倒方唐之后,顺着那冲天一踢的动能腰部一拧,就跳了起来。

  两腿在空中舞得象个风筝一样,“呜”的一声如同大斧一样朝着倒地的方唐头部劈了下去。

  这是旋风脚,势大力沉。

  要是踢中方唐的头部,就算是不死也会踢成脑震荡,变成白痴。

  这小日本好狠。

  而方唐此时却是双眼有些散乱,看来已经是躲不开这一脚了。

  众人齐齐惊呼。

  却见到一个人影,突然从人群中窜了出来,两个跨步就冲过八九米,身体腾空而起,一足前伸,以脚对脚,“嘭”的一声,正正踢在骏一郎的小腿上。

  踢得他身体横飞,“啪”的一声飞了出去。

  正是苏辰。

  苏辰刚刚跟小猫说,让方唐受点挫折也好,转眼他却改了主意。

  这也是没办法。

  小日本太狠毒了,只不过是比武切磋,他打赢了还要追击,完全不顾忌对手会不会被打死打残的,这还得了。

  莫说方唐算得上是苏辰师弟,还帮过他,就算是学院中普通一个学生,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骏一郎行凶。

  “你都赢了,还要追着打,想杀人吗?你师父没教过你武士精神?”

  苏辰冷喝道,眼神冷厉的望着骏一郎,心里一股怒气涌起。心想要不是他心血来潮到海影学院来看看袁欣,方唐这次就麻烦大了。

  骏一郎在地上一弹就爬了起来,有些迟疑的问道:“你也是精武社的人?躲在一边偷袭算什么本事?比武本来就生死莫论。打伤打死是很正常的事。我们极真空手道的宗旨,从不手下留情。”

  李智友也走上前来,冷哼一声:“你们华国拳师就是婆婆妈妈。本事没有多少,牛皮都吹得天大。既然比武了,还想让人留情,我最是看不起了。”

  “好,说得对,下手不留情!”苏辰怒极反笑,棒子和小日本来到华国竟然全都如此狂妄。他还是第一次见。

  难道这不是在华国的地盘?

  “刚才你们看不起华国武术,说形意和咏春都是狗屁,我正好想用形意和咏春拳来领教一下两位的本事。看看你极真空手道和跆拳道到底有多厉害?两个一起上吧,别说我欺负你们。”苏辰面色淡漠,他已经准备好好教训这两人。

  “苏辰哥哥,你怎么来了?”袁欣看到苏辰。连忙跑了上来。眼中水汪汪的很是委屈,差一点点泪珠就要落下来了。

  苏辰伸手揉了揉袁欣的脑袋,笑道:“别难过啊,这两个就是跳梁小丑,看我打他们一顿给你出气,你想学什么武技就学什么武技,哪轮到他们多嘴。”

  “嗯!”

  袁欣重重的点点头,笑了起来。

  她一看到苏辰心里就安定了。实在是几次见面,苏辰都表现得如同神人一般。强大得一塌糊涂。

  无论是帮她治病,还是被挟持那一战,还有后来生日晚会上的表现。苏辰的形象,在小姑娘的心里就是无比的高大。

  苏辰看着袁欣小姑娘眼里那浓浓的依赖崇拜,心里也很是满足,柔声说道:

  “欣儿你到后面去,等我打完了,再跟你说话。”

  袁欣乖巧的退到后面去。

  精武社几人也把方唐扶了起来,此时他已经回过神来了,见到苏辰是满脸羞惭:“苏师兄,我给咏春拳丢人了。”

  “你这拳法练得,让沈月看到了会气得吐血,在一边看着,看看咏春要怎么打。”

  “是!”

  方唐应声退下,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表现太差,什么理由都没找。平息下胸口翻涌的气血,强忍住疼痛,他眼睛也不眨的看着苏辰一举一动。

  苏辰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想着打一场教学战了,熟悉的对手,熟悉的拳法,也许能给自己更多启发。

  沈三江教徒弟可没有什么耐心,他身处特事处处长一职上,平日里事务繁多,更是心心挂念抱丹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方唐练拳有些一根筋,不怎么会举一反三,天赋上面跟沈月没法比,更别说跟苏辰相比了。所以,就不怎么招沈三江待见。

  方唐被训的次数多了,练拳的热情就更加没了多少。

  简单的说,就是他失去了武者最重要的兴趣和必胜的信心。打起咏春拳来,就完全没有灵性。他平日里在学院不敢说出自己的师傅是沈三江,就是怕丢了师傅的脸。

  方唐的性格总的来说还是很憨直的,自从在海城城南码头见到苏辰一个人杀出重围,展现了强大的实力,就对这个小师兄深感佩服。

  尤其知道他只是练了几个月的咏春之后,更是敬若天人。

  就如同在学堂里,学渣总是对学霸敬仰有加,总感觉对方身上蒙着一层亮丽的光环。

  在方唐眼里,能者无所不能,苏辰叫他好好看着咏春拳怎么打,他就盯大眼睛看着,完全没有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感觉。

  张虎威见到平日里算得上是高手的老搭挡对眼前的年轻人颇为信服,他也是十分好奇。

  韩国人和日本人把精武社打得落花流水,极尽羞辱,要说谁最难过,那就非张虎威莫属。

  他的形意崩拳练得很是不错,平常日子里也是自傲得很,认为自己在年轻一代里也算是佼佼者,那些比自己厉害的人物,要么就是长辈,要么就是有名师教导。

  而他作为一个野路子,能够把崩拳练到一拳打断碗口大小的楠树,这已经超过了很多很多练拳一生的人。

  自傲的人被打击到就更加可悲,张虎威没料到他引以为傲的形意崩拳和十二形之虎形,会被韩国佬两三脚就破得一干二净,被人打得全无还手之力。听得四周围观同学的嘲笑讥讽,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只是一直低着头,不敢去看众人那奇特的眼神。

  张虎威甚至在想,等会人散掉之后,就退学走人,这学院是再也呆不下去了。

  “难道真的去学一学跆拳道吗?华国功夫难道真的比不上别国的格斗技?”

  张虎威的心里满是迷茫,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此时看着苏辰大言炎炎的挑衅李智友和骏一郎,心里却仍然很是低沉。

  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年轻人能对付得了对面的高手。

  也许只是多了一个挨揍的人。

  ………………………………

  求票求赏。(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