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第二百三十章 处心积虑

第二百三十章 处心积虑

  胖老人李宗明是京城特事总局局长,更是北方形意老牌大宗师,他掌控特事局已经二十多年,在北方地界上赫赫有名。

  他最大的成就不是武技如何深厚无敌,而是身上那种无形的亲和力。

  别人只要一看到他胖乎乎的笑脸,就会感觉很是亲切。

  他在位二十年,京城地界很少出现大乱子,就是因为这人协调各大家族和官方人员很有一手。

  换一个人有他的实力,也不一定能做得这么好,除了长相十分亲和,还跟他的性格有关系。

  李宗明脾性温和,跟生意人和气生财的性格有点相似,轻易不会得罪人。

  听到霍存义的质问他也不生气,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权威,只是笑着说道:“霍老头你稍安勿躁,我们是说好让霍元秋直接顶替海城特事处处长一职,但我们特事系统毕竟是官方职能部门,任何职位都不能私相授受,总得走个程序。以前这样决定的原因,是建立在沈三江无意再连任海城特事处一职,并且赞同霍元秋接任情况下。”

  他好奇的看向霍存义,笑眯眯的问道:“我倒是想问问你,你们家的霍元秋干了什么事?为什么沈三江一下子就看不上他了呢?你看看这评语。”

  “唰!”

  李宗明手一扬,桌上一张白纸就射向霍存义

  霍存义伸手接过,有些疑惑的低头看去。

  “……念及霍元秋实力不够。人脉不广,恐不能胜任海城局势,建议开启夺旗战。强者为上。申请人:沈月。”

  “这什么意思,沈三江他自己不做了,还想捧他女儿上位,以前却没看出来,他有这么大心气啊,是想当个太上皇吗?”

  霍存义看得气不打一处来,冷冷说道。

  “呵呵。话可不能这么说,特事系统有规矩,上一任的处长有权举荐继任人。不是特殊情况,不可驳回。沈三江提出夺旗战,已经很给你们霍家面子了,你还不满意?难道说你信不过霍元秋?认为他打不过沈三江的女儿?”杨庭方在一旁乐呵呵的说道。

  八极霍家遇到麻烦事。他太极杨家是最喜欢的了。两家斗了几十年,谁也没有彻底压倒谁。近些年来自己家族出了个杨宏,年仅三十就打遍年轻一代无敌手,却是把霍家比下去了。杨庭方可谓是杨眉吐气,见到霍存义说话的底气都强了几分。

  被杨庭方一激,霍存义心里发堵,脸刷的一下红了,身体也胀大了几分。他差一点就忘记拿捏气血,忘记保持老态龙钟的模样。

  他气愤的说道:“杨老头。我们霍氏三杰个个都是好样的,哪会担心什么夺旗战,沈三江不自量力,简直是多此一举。”

  “既然是多此一举,那就走程序呗,你怕什么?我知道你们霍家不想在海城投入太多精力,想让霍元春专心修练,于京城展开争夺,这心思太野了点。但我要劝你一句啊,京城这边有着我孙儿杨宏在,怎么也轮不到霍元春。”

  “你这话别说得太满了,无非就是让元春去海城一趟,也不费太多力气。京城的事,我们霍家绝不会放弃的,杨宏还真不一定能赢。”霍存义冷哼一声说道。

  杨庭方在一旁冷嘲热讽,在坐众人也若有所思,霍存义就立刻明白想要求李宗明直接下文让霍元秋就任海城特事处处长一职,是根本别想,他稍一转念就开口问道:“李局长,夺旗战可没有什么太多限制,霍元春也去参加争夺,应该不算违规吧。”

  “可以!”李宗明沉吟一会,笑着答道。

  霍存义跟杨庭方都是特事总局的客卿,他做为局长怎么也得给几分面子。

  严格说起来,霍元春作为成名的大高手,是不允许参加年轻一辈争夺的,但霍家也有说词。

  因为霍元春的年龄也不大,只是三十五岁,真说起来,还算得上是年轻人。

  更何况沈三江也没有太多要求,只是说申请夺旗,对于派什么人他都不怎么在乎。那特事总局就无谓枉做小人,索性放宽一点。

  霍存义听得肯定的答复,终于得意的笑了起来,心想只要霍元春也可以参于争夺,那就赢定了。

  他就想不出来在海城,还有什么年轻人可以挡得住他?

  杨庭方就看不惯老对手的得意劲,他在一旁悠悠的说道:“我看某些人怕是高兴得太早了点,沈三江掌控海城五年之久,让海城海宴河清,什么人都不敢跳刺,可不是个简单角色。他既然敢提出夺旗战,我就不信没把霍元春、霍元华算进去。”

  霍元华是霍家小一辈除了春秋兄弟之外的另一个高手,如今也是暗劲后期巅峰,二十八岁,身手十分不错,比霍元秋也差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这人是庶出,平日里没太多存在感。

  霍家打的如意算盘自然是想着让霍元秋担任海城特事处处长,然后霍元华就图谋天武拳馆天罡世界名额。

  不然的话,霍元华就只能在京城跟人争夺,多半没戏。

  自古以来京城高手比其他省市要多一些,强一些。

  面对四方角逐,他的赢面不大,没太多希望,而去海城却是刚刚好。

  霍存义对老对手的话毫不在意,他眉毛一挑:“沈三江一个后生晚辈,还没有突破抱丹,他还能翻了天去不成?再说,夺旗战他自己又不能上场,就算是本事通了天,又能如何?还能变出几个年轻高手来吗?”

  不能直接推霍元秋上位,霍存义心里的不爽只是过了一会儿,就不再放心上。因为他相信自己霍家年轻一代的实力。

  杨庭方嗤笑说道:“是吗?我怎么听说你们霍家霍元秋被一个年轻人打得满嘴啃泥,丢尽了脸呢?哦,那个年轻人似乎叫苏辰。是学的咏春拳,哈哈……”

  两个老头斗嘴,坐在下席的人却都是不说话,有几人脸上带着笑意,似乎是在看笑话。

  霍元秋在海城特事三组被苏辰一招打趴下的消息已经传回到京城总局,不但是杨家看着笑话,其他人也是乐得谈论。

  霍家这些年的霸道让人心里实在不怎么喜欢。他们仗着在军方有些势力,平日里眼高于顶,我行我素。对特事总局的这些官方人员也不怎么尊重。

  李宗明见到会议气氛有异,忙开口道:“既然霍兄没有意见,那这事就定了。下月一日周六,在海城特事处开启夺旗战。三局两胜。我就发文下去了。”

  “子深,你把文件起草,发给海城沈处长。”

  “是!”

  随着李宗明一声令下,这事就此定局。

  散会之后,霍存义就匆匆离开,众人猜想他应该是回去按排人手。

  嘴上说的满不在乎,但实际上关系到霍家在海城的布局,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粗心大意。这一次势在必得。

  杨庭方也转身离开,李宗明坐在主座却是一动不动。脸上的笑容早就不见,眼神有些深沉。

  一个中年人凑了过来,问道:“局长,要不要我从内务部调动年轻高手帮沈三江一把,这次的夺旗战看来霍家是赢定了。”

  李宗明却是摇了摇头:“不要插手,京城的人手一个都不能动。霍家的势力太大,有什么动作,指不定就会落到他们的眼中。这一次我也只不过是顺水推舟,他们霍家实在能赢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希望沈三江真的有准备,那个叫苏辰的年轻人也真的够强,让霍家多点麻烦才好……”

  “霍家,杨家……”李宗明满面沉思,挥了挥手,中年人退了下去。

  ………………………………

  苏辰跟洪大导演和元指导告别后,就出了校园。

  在海影学院这么一耽搁,时间也到了中午,他就提出请袁欣出去吃饭。

  精武社方唐二人伤得其实并不重,主要是苏辰当时救得快,如果放任骏一郎攻击,此时方唐已经重伤变成白痴了。

  “只能怪那日本人倒霉了,本来不想出手的。”苏辰暗暗想道。

  “苏辰哥哥,我知道这附近‘竹香居’的菜品很不错的,咱们就去那吧。”出得校门,袁欣就再也没有先前在精武社时的委屈,她就象个主人一样,领着苏辰进了一家酒店。

  酒店名字叫“竹香居”,但并不是修建在竹林旁边,名字也只不过是名字而已。

  袁欣说的不错,这家店生意很好,还只是十一点多钟,就已经来了很多客人。

  袁欣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刚刚进门还没开口,就见到有人迎了上来。

  “小欣,你怎么来了?啊,还有苏辰,真是稀客,自从那次生日晚会之后,有许久没见到你了。”

  一个身着淡紫色外套的姑娘走了出来,笑意盈盈的说道。

  这人却是苏紫衣,苏辰在袁欣的生日晚会上见过,他还记得当初这姑娘起心争抢自己送给袁欣的生日礼物灵符。

  “紫衣师姐,今天我带苏辰来你家店里,可得打折啊,我们要吃五珍脍。”袁欣抢着说道。

  “好,别说打折了,难得贵客临门,今天我请客。五珍脍当然会有,难得郎老师傅今天来此活动手脚,你们来得可正是时候。”袁紫衣很是豪爽的说道。

  她一边说着,就把两人往楼上领,几人进了二楼一间雅致的包厢。

  苏紫衣亲自去招呼菜品。

  苏辰两人坐下喝着茶水等待,袁欣很高兴的说道:“苏辰,我们今天来对了,平日里紫衣师姐一般都不在这,也吃不到郎师傅亲手做的菜品。每次见到你都有好事,这运气也好一些。”

  苏辰哑然失笑,心想袁欣也是一个吃货,跟小猫有得一拼,他问道:“这个郎师傅是什么人?”

  “他是京城有名的特一名厨。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因为身体不太好,就搬到海城来养老。在海边购置了别墅。紫衣师姐应该跟他有着什么亲戚关系吧,时不时能请动他来竹香居做几个菜。一般人吃不到的,我也只是品尝过一次。”袁欣有些期待的说道。

  苏紫衣安排好就走了进来,听到这话也是笑道:“郎老师傅我可请不动,他跟我爷爷是好朋友。老人家如今做事全凭兴趣,也许是有些闲不住,手痒了的时候就来露上几手。”

  她神秘兮兮的小声说道:“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啊。每次老人家来店里,后厨都会给我报信。然后嘛,哈哈。你们知道的了,反正我口福不浅。”

  被两个女人这么一说,苏辰也有些馋了,说实在的。他还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尤其是名厨料理。

  虽然他在家中能够做一些让苏灵和几个小伙伴都惊为天人的菜品,但那只不过是精神力融入其中,已经不是以味道取胜,精神意境喧宾夺主。

  这就有一个很尴尬的地方了,苏辰做出来的菜可以让别人奉为仙品,他自己吃起来却不怎么样。

  精神意境融入菜式也不是万能的,他做的菜迷惑不了自己,自然也就不能享受到独特的美味。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菜的味道好不好,其实也得看厨师的天赋。

  就算苏辰用芯片扫描学得再象。火候再精妙,其实也没有多大用处。有些时候,再怎么花心思,也比不上别人的灵光一闪。

  每个人做的菜品味道都不一样,这与习惯有关,更与天赋有关。

  就正如外国人学做华国菜,人家用量杯,天平各种先进器材来称量食材、作料,完全复制名厨的操作模式。但是然并卵,这种模式做出来的菜完全没有那个味道。

  “那我可要托你们的福,好好享受一下美食了。”呼到苏紫衣的话,苏辰也有些兴奋,他也是个吃货。

  有些奇怪的是,苏辰精神敏锐的感觉到苏紫衣很明显的在讨好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这并不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讨好,应该是有事相求,他想到就问:“紫衣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不妨说说,能帮得上忙的,我自然会帮,若是帮不到的,我可会直接拒绝的。”

  苏紫衣面上闪过一丝惊诧,紧接着就脸色有些发红,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有这么明显吗?先吃饭吧,吃过饭我有事相求,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绝不会让你为难的。”

  怎么也是两次见面了,她跟苏辰也算是熟人,所以就直接说出来,不过,在饭点开口说事,的确不怎么好。

  袁欣在一旁“啊”的一声叫出声来,见到两人好奇望了过来,她忙掩住嘴巴。

  见到袁欣想说又不想说的可爱模样,也不禁笑了:“袁欣你想说什么啊?难道这事很难办?”

  “不是啊,我只是刚刚想起一件事。”袁欣见苏紫衣期待的望着她,就说了出来:“我听紫衣师姐说过,苏爷爷得了重病,现在不能行走,只是每天坐在轮椅上,很可怜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求你医治?”

  袁欣说得有些迟疑,因为在她的心里,苏辰只是个心理医生,治疗方向跟苏爷爷的病完全不搭边,苏紫衣怎么也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找上门来吧。

  苏辰笑眯眯的,有些明白过来,他想了一想,对苏紫衣的心思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今天与其说是几人无意中碰到,还不如说是苏紫衣特意在这里等待。

  袁欣的行踪很好猜,她中午经常来这里吃饭。

  只要见到苏辰在海影学院出现,如今又是饭点,苏紫衣就能提前在店子里守候。

  这家店子是她家族的产业,既然知道袁欣常来,肯定就会想到苏辰也会一起,制造一次巧遇,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苏辰倒是没什么不高兴的,这姑娘为了她爷爷的病而处心积虑请客延医,就算有些算计,也并不让人讨厌。

  反而是那种直接找上门来,直接说请人医病,会让人心里不太舒服。

  因为苏辰毕竟不是个专业医生,医病这事全凭兴趣,只要他不想去,也没人能强迫得了他。

  他一不在医院上班,二没有开个诊所,以前客串医生只不过是为了挣一笔快钱,以维持日常修练所需。现在有钱,却是不必要了。

  苏紫衣也许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迂回曲折的来求医。

  …………………………………………

  两章一起发了,各位对后续情节有啥期望,或者对剧情有不满意的地方,请在书评区留言,小鱼天天看的,会虚心接受,采纳。

  你们满意才是真的好。

  求票求赏。(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