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试牛刀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试牛刀

  “苏文你胡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教了苏辰八卦步了?还八卦掌,我看你快变成八婆了。”苏紫衣脸都胀得通红,对苏文这样血口喷人的举动十分气愤。

  苏文嘴角一撇,瞅瞅苏辰说道:“你看他站立如松,行走如云,下盘功夫稳健中透着飘逸,这种迹象不是练了八卦步是什么?”

  这一下,老爷子的脸色都有些发黑了。

  “咳……咳咳,我说你在说梦话,眼睛长哪了?”苏辰不得不出声了。

  他本来静静的看着听着,就没打算主动出头。

  李博文和威廉医病的方法着实有趣,苏辰看得正乐呵,心里若有所得,却不防被苏文一个栽赃,闹得差点下不来台。

  只是听了几句,他就再也忍不住了,心想再不自辩,按这小子的说法,等会就该说自己骗色又骗财了,说苏紫衣被糟蹋了也不一定。

  “我倒是听人说,海城苏家大名鼎鼎,实力强大得很,却没想到原来也有没见识的的家伙。”苏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叫苏文是吧,我看你就是不学无术,生生辱没了这个‘文’字。谁告诉你只有八卦步才能下盘稳健的?太想当然了吧。”

  他走前两步,向着苏长河抱拳行了个晚辈礼:“苏前辈,晚辈咏春苏辰前来拜会!”

  这一下却是以江湖同道的身份见礼了,苏文本来还想着反唇相讥,却被苏辰的举动憋了回去。

  要知道无论在哪个地界。能直接报上拳法流派名称见礼的人,无一不是那个流派的佼佼者,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如果说。上一辈沈三江可以自称咏春传人,那么,这一辈,在苏辰之前,也只有沈月才堪堪可以报这个名号。

  “咏春拳苏辰!”

  苏长河本来坐得笔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去,他神情一楞,转头冷冷的看了苏文一眼。怪这孙儿胡乱出言指责,差点冤枉了人。

  他眼神如电,透着淡淡的威严。吓得苏文缩了缩头,沉默了下来,不敢再多事。

  “失策了,失策。没料到这小子直接搬出门派出来。脑子转得太快了,没有坑到他。”苏文在一边恨恨的想道。

  他在门口见到苏辰被引到家中来治病,直感觉天雷滚滚……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踏罡步斗禹步传承,甚至不惜与宿敌世家勾通,就是想要得到继承权。

  苏家是老牌世家,按道理说武技传承一般都会传给嫡系长孙,尤其是在家主苏长河身体出了问题,下肢瘫痪的情况下。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苏文的父亲苏景明志在经商,对家传武技并没有什么兴趣。身手那叫一个烂字,连带着,苏长河就对苏景明这一支的长孙也有些不喜。

  就算是身体残废半年,都没有表露半点要传下禹步的意思。

  苏文心里急啊。

  他不怎么怕苏紫衣得到传承,她毕竟是个女儿身;也不怕苏宁有威胁,苏宁从小个性柔弱,根本就不是练武的材料。十六岁了,连明劲的边都没摸到,笨拙的可以。

  如果不出意外,就算老爷子再怎么看不惯他,为了家族传承,最终还是得把禹步传到他手中。

  算盘打得很好,却没料到关键时刻竟然冒出个苏辰来,而且天赋才情无一不佳,甚至掌握了‘拳意’这么高深的东西。

  只要苏辰是苏家子孙的身份一暴露,老爷子见到天才孙子,一高兴,这禹步不就飞了吗?哪还有自己的份。

  因此,他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苏辰赶走,赤膊上阵栽赃污蔑的把戏都用得出来,就是不想让苏辰多做表现,最好是不要同苏家来往才好。

  互相这间交谈得多了,说不定就会祖孙情深,发现身世。

  再怎么说,苏辰这小子跟他父亲长得还有些相似。

  大家都不去想这一茬,倒还没啥;但只要心中起疑,有心调查,苏辰的身世是瞒不住的。

  可是,有时候事情的变化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无论苏文怎么看不惯苏辰,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继续针对。

  苏长河心里很不高兴,心想差点闹了一个乌龙,人家咏春得力干将,怎么可能学了八卦步?

  苏文先前的说词就差点明说咏春拳不行,只有八卦才能下盘好了。说得严重点,他就是无端端贬低别家拳术,这是大忌,遇到脾性大的指不定会引起两个门派的冲突。

  苏长河脸上重新堆起了笑,缓缓道:“小伙子,原来苏辰就是你啊。早就听说你年纪轻轻就领悟拳意,在天武拳馆扬我国威,我却见面不识,真是惭愧之极。刚刚家里的小畜生不懂事,冤枉了你,还请别见怪。咏春拳大名鼎鼎,自然不会希罕我八卦门功法,老夫都老糊涂了,差点信了他!对了,你师傅近来可好?”

  “还好,这些天略有所悟,已经开始闭关突破。”苏辰知道他问的是沈三江,随口答道。“不过,前辈所说的晚辈不会稀罕八卦门功法,却是猜错了。晚辈之所以答应紫衣姑娘来此医病,却正是眼馋着八卦步,若不是她许下如此承诺,晚辈也不会来此班门弄斧了。”

  苏辰经过刚刚的事情,已经明白了苏紫衣只是私相许诺,并未经由家中允许。

  她所说的治好了病之后,传授自己八卦步一说,恐怕也不怎么靠谱,还有着诸多阻力。

  这样怎么能行?

  如果辛辛苦苦把病医好,她来一句家中不同意;或者是她偷偷传了自己步法,却惹来苏家的追杀,那能找谁说理去?

  所以今天这医病还有着波折,暂时倒不必尽全力。

  至于灵符。能不动用,就更不能动用了。

  苏文躲在一边不吭声,心想也抓不到苏辰的把柄了。正急急开动脑筋想着办法想对付他,却听到他说原来还是想打八卦步的主意,他心里突然兴奋起来。

  “这不是现成的把柄吗?”

  “听小安说过,苏辰已经学会了八卦步了啊,为什么还要用医好病来换步法,这是什么道理?哦,对了。苏紫衣应该已经偷偷教了他,如今却是想谋求一个名正言顺的使用机会呢。”

  苏文自以为了解了苏辰的想法,他站了出来。冷笑着说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打着我苏家八卦掌、八卦步的主意,算计得挺深。爷爷,我没说错吧。这小子就不安好心。”

  苏长河沉默了一会。说道:“年轻人,你怎么会认为,我们会把看家本领传授给你呢?难道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苏辰看了苏紫衣一眼,笑了:“是不是异想天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前辈您的伤势却还需要人救治。我反正无所谓啊,本来就没这个念想,治不治由你们。”

  “大言不惭,说得好象苏老爷子的病只有你能治好一样。如今的年轻人啊,就是惯会夸夸其谈。”李博文冷哼一声在旁说道。

  威廉教授是个华国通。他也听明白了苏辰话里的意思,微微笑了起来,眼睛眯着看着苏辰,就象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显然,这个老外也不相信苏辰的本事。

  苏辰看了看厅内众人神色,心知今天是白来一趟了,他摇头失笑:“紫衣姑娘,既然没人相信我,那当我没来过吧,不是我不肯帮你这个忙……”

  他已经心生去意,好好的来治个病,还被人各种质疑,本来就是一笔生意,他可没有义务来受什么闲气。

  苏紫衣急了,连忙说道:“苏辰,咱们不是说好的吗?你稍等。”

  她看向苏长河恳切的说道:“爷爷,您就这么不相信我吗?苏辰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请过来治伤的医生,您们没有关注过他不知道,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咱们八卦拳步又不是没有流传出去过,能治好您的伤病,比什么都重要。”

  苏长河还是沉吟着没说话,李博文却不满意了。他是海城中医学权威,在海城地界,自认第二都没人敢认第一,如今却来个后生小子说医术比自己好,这不是扯谈么?

  要是让人传扬出去,说李博文治不好的病人苏辰能治好,招牌也就被踩在地下了,这对爱面子的他来说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李博文眼神不善的盯着苏辰说道:“后生,你的汤头歌会背了吗?知不知道苏老爷子患了什么病?”

  “汤头歌嘛,我还真不会背,我只知道苏前辈的病并不是什么内分泌失调啊,哈哈,更加不是几副温补汤药就能治好的。”苏辰笑着答道。

  他看着李博文就会想起当初排队的情景,对这老头是深深不满,此时说话却是没有留半点面子。就差直接指着对方的鼻子说,你的医术不行,就会开没用的方子。

  李博文被噎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他深呼吸了两口气说道:“你要真那么行,有着独特的方法,不如你试试看,光会嘴里说得好听是没用的。”

  威廉也在一旁说道:“苏辰先生能有好的办法,也让我见识见识啊。”

  苏辰微微一笑,也不拒绝,拿出怀中的针盒,缓缓向前说道:“行,既然你们都有这个心思,我不露一手也没脸来拿报酬,看好了。”

  他走到苏长河身前问道:“苏老前辈您看?”

  “就试试吧。”苏长河无可无不可。

  他根本就不相信苏辰能有多厉害的医术。

  苏文在一旁看着笑话,只有苏紫衣才满脸期待的等着苏辰动手,这时已经没人提起八卦步的事了,想来都认为苏辰治不好,报酬一说也就是说说而已。

  苏辰取出一根头发粗细,中指长短的细银针,在一旁燃烧着的酒精灯上消了一下毒,这是李博文先前用针取血时所用的家什,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李博文冷笑着看着苏辰动手。也不开口阻拦了。因为他见到苏辰的执针手法十分外行,三根手指捉住针尾,是说不出的笨拙。

  他心想这种外行手法要是能治病就见鬼了。

  厅内几人全都看着苏辰动手。却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他真的有本事治好苏长河的腿,只认为他是硬撑着显摆。

  苏景青叹了口气,见苏紫衣满脸紧张的在一旁观看,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丫头毕竟年纪轻,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苏辰拿起银针,芯片扫描细细观察着苏长河腿部内部详情。肌肉骨骼血液经脉全在他的心里浮现,慢慢的清晰了起来。

  “原来是‘血海’、‘商丘’两处穴位经脉阻塞了,这里被污血堵得严严实实。压迫了经脉。

  从西方科学上来讲就是腿部神经被外力引动,断了连接,腿部血液与心脏大动脉运转过来的血流完全不相联通,难怪双腿都没反应了。”

  看了一会。苏辰心下了然。也就明白怎么治了。

  如果不是在苏家,不是有着这么多人在场,他拿出一张回春符应该就可以治好。但这一次他偏偏不想暴露出自己的底牌,想着用真本事来试试。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

  “既然是血液惹的祸,把力量运行道路封死,那么只要打通血路,自然而然就能治好伤势。

  出手目标。就是苏长河的右腿‘血海’、‘商丘’。”

  苏辰暗暗想道,他手指一捻。那根银针就发出“呜呜”风响,震动空手发出嗡鸣,闪电般刺入两个穴位。随点随收,苏辰的右手如同幻影,用力恰到好处,刚刚好把两个穴位全部刺穿,而且一股细微的震力在穴位中同时爆发。

  在海影学院精武社,苏辰跟韩国人交战时扫描过对方的腿部潜能激发方法,把那几个穴位血液运行记得一清二楚,如今就学以致用,也不忙着彻底治好,只是给厅内几人看看医治效果就行。

  对了,苏辰出针并没有医病,而是激发苏长河麻木右腿的潜能,让腿有反应。

  这是治标而不是治本,甚至都不能说是治病。

  “不见兔子不撒鹰”。

  没有得到报酬,苏辰可不会那么傻乎乎的治好苏老头的病。这家人对自己并不信任,甚至还有人心里隐伏杀机,怎么能便宜了他们?

  短短七秒钟,苏辰收针后退,似乎在躲避什么。

  李博文哈哈大笑:“我就说嘛,后生,你装神弄鬼大吹法螺,却原来是个外行啊。执针手法不对,认穴运针更是无一可取之地,不是所有人拿着银针随便刺两下就叫做针灸的……”

  “就是,装得跟真的一样,这下出丑了吧。”苏文也在一旁落井下石。

  他本来还有点担心苏辰真的有着什么本事,没想到只是刺了几针,装了一下样子,就退了开来。

  这也叫治病,若是随意刺针也能治好,那人人都是名医神医了。

  两人只是说了两句就突兀的停了下来,大厅里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看着苏长河的右腿。

  只见先前苏辰拿针刺的那两个穴位,此时却是毫无征兆的喷出了两股细小血柱,血液呈紫黑色,腥臭无比。

  苏长河有些淡漠的眼神突然一动,眼中精光四射。

  他看着两股血泉,微微张开嘴,想要惊叹,却又忍了下来。

  他若有所感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腿,突然把腿抬了抬。

  “动了,爷爷,你的腿能动了。”

  苏紫衣眼睛放光,连忙走上前来。

  “真的有效果。”沉默站在一边的苏景青也是满脸惊喜,一步就跨上前来,伸手按按了一下苏长河的右腿,急声问道:“爹,这腿有感觉了吗?”

  “很痒,还有些痛,十分不舒服。”

  “咻!”听到苏长河的回答,厅内几人全都抽了一口凉气。

  下肢瘫痪的人最怕的并不是痒和痛,而是麻木。

  这半年来,苏长河的双腿一直象根木头一样,别说痒痛了,就是被人砍掉,他都不会有半分感觉。

  李博文来过苏家三次,开出来的药物都已经花了上千万了,无论是按摩针灸,开刀放血;还是外敷内服,火烤水浸,全都没有半点作用。

  苏长河的双腿就象是已经死去,什么反应也没有。

  而苏辰短短几秒钟时间,竟然能让苏老爷子的右腿动起来,这太让人震惊了。

  能动就证明已经有了好转的机会,就算是傻子也能看明白。

  苏辰刚刚那几针刺下,既排出了一些污血,而且也疏通了经脉,这针法简直神乎其神。

  所有人都在想啊。

  一根银针,七秒钟,就能让苏长河的伤腿有痛觉,如果他细心的针治,是不是很快就可以治好呢?

  李博文哑口无言,目光游移,再也不好出言讥嘲了。

  他先前嘲讽打击苏辰的语言全都化作一个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说什么执针手法不对,认穴运针狗屁不通,如今看来,这个狗屁不通的评语正好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李博文老脸通红,低着头装死,一旁的运动学医学专家威廉教授却是惊呼出声:“这不科学,怎么可能用一根银针短短几秒钟就取得效果呢?这是什么原理?”

  苏文沉默了下来,也不再出言讽刺,如果细心的话能从他的眼里看出隐晦的杀机。

  ………………………………………………………………

  感谢雪中劲松打赏了10起点币;冰封の完美打赏了100起点币;ddjj打赏了110起点币,感谢大家投票。(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