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各怀心思(上)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各怀心思(上)

  苏辰在袁欣搀扶之下缓缓向一旁小路走去,不去理会众多学生的欢呼,看起来很是神秘冷漠,一派高手风范。

  这是在众人面前硬撑。

  他不想暴露出身体虚弱的事实,是防着有居心叵测的高手藏在人群中出手偷袭。

  防人之心不可无。

  苏辰一向都很谨慎,刚刚打败强敌,功力又有了进步,正是得意时候,他可不想被人趁虚而入捡了人头。

  就算是境界增长,可身上的伤势却是实实在在的,还是需要治疗才行。

  “要到我家去吗?”袁欣有些紧张,看到苏辰刚刚吐血,她担心得不行。

  “不用麻烦,就进路边的树林就行。”苏辰说道。

  袁欣扶着苏辰走出众人视线,就拐进树林:“接下来怎么办?”

  “你在树林边帮我看着,别让人来打扰我。”苏辰盘膝坐在地上,把袁欣支开,见她没注意这边,就掏出一张回春符,轻轻一甩手,符纸化为灰烬,一道清凉温润力量钻进身体。

  苏辰舒服得叹息一声,他感觉到刚刚还沉重无比的身体,立刻变得轻快起来。

  芯片扫描着骨骼内脏那细微的裂痕,也以奇迹般的速度好转。

  几个眨眼之间,他的身体重新恢复到健康,状态好得能打死老虎。

  袁欣正看着林外道路,眼角余光似乎感觉到天色亮了一些,有些奇怪。

  她眨了眨眼却见没有什么异常。回头看去,苏辰仍然盘坐在地,摆出一个武侠电视中经常看到的姿势,看起来极为神秘。心想苏辰哥哥就是厉害,还会这么高级的疗伤功法,果然能人无所不能。

  回春符发出的白光,不用眼睛盯着观看,在白天是不怎么显眼的,袁欣也没时时刻刻盯着。因此毫不怀疑。

  苏辰躲着藏着用回春符,倒不是怕被袁欣知道有什么不妥,而是他想趁着这次受伤的机会布一个局,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袁欣虽然是个演员,但她在生活之中却从不演戏,而且关于苏辰的事情。她更不会演戏,那种焦急担心完全出于内心,任何一个见到的人都能感受到。

  有人说,骗人的最高境界,是连自己也一起骗了,苏辰骗不过自己,那么他至少要做到退而求其次。就是把身边最亲近的人也骗了。

  苏辰的伤势已经好转,袁欣并不知道,这样她的神态就不会有丝毫表演的痕迹,苏辰如今的状态就是重伤,谁敢说他没受伤,不但袁欣不会信,那些亲眼目睹的学生也不可能相信,更有几个别有用心人士也绝不会相信。

  交战现场。杨百战瘫在地上,目光中全是绝望,只感觉天全是黑的,后半生全没有半点希望。

  来之前他是意气风发,想把杨家的耻辱除掉,没想到结局却是如此。

  杨百战是个狠辣的人,认定一件事情就从来不会改变主意,他十八年前亲手打死了便宜妹夫,更是亲眼见到妹妹吐血死在眼前,眉毛都没眨一下。

  他无视了亲妹妹那怨恨的目光,只是觉得私奔出走的两人死有余辜。

  而苏辰这个耻辱,自然也是必须清除的。

  有些算盘打得是很好,可没想到,世界上的事从来就不会顺着以他的心意发展。

  杨百战的狠辣也只是对别人狠辣,轮到自己身上,却没有这么从容了,瘫倒在地,杨百战想到了一死了之,虽然他现在想死的力气都没有。

  但人生艰难唯有一死,想一想自己出身门第,家宅财富,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本来就是享福的时候,他就算什么都不干,都能享用后半生的无穷富贵,可如今这一切全都毁了。

  从今以后,一切享受都跟他无关。

  如果说植物人是最让人难过的一种病,却也只是让亲人朋友难过。

  这种被人打碎脊椎终身瘫痪还能保有自主思维的伤势,就是让自己最难过的一种。

  以最清醒的思维享受无边的痛楚,从云端跌落泥潭的感觉,比直接死去要难受一百倍不止。

  毕竟死亡一了百了,根本也感觉不到痛苦。

  “不知道苏辰这样的报复手段是有意还是无意,杨百战一生嚣张霸道,终于得到了报应。”一个中年人,在人群中悄悄离去,他只是一个探子,这些大人物的生与死,健康与残疾他全都不担心,也轮不到他担心,只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即可。

  “这消息要早点报上去,少爷那边可还等着消息,本来以为是苏辰就此陨落,没想到却是杨百战大败亏输。听到这个消息,不知少爷会如何想,会不会不高兴?”中年人静静离去,他是苏家苏文派来的人,想要第一时间观测事态发展,这时却要回去禀报。

  下一步如何行动,还得看少爷怎么想。

  不但是中年人得到第一手资料离去,还有着另个一个青年也是悄无声息的离去,他神情若有所思,目中神色有些兴奋。

  “呼叫果子,苏辰在海影学院被太极杨家杨百战截击,两人大战一场。”

  “啊!”听筒对面传来尖叫声,果子还是那么一惊一乍,青年忙把手机离耳朵远点。连忙接着说道:“别喊,没事了,苏辰凭借自己的实力把杨百战打成废物了,初步判断后背脊椎全被打碎,什么医学手段都已经救不回来。”

  “苏辰怎么样了,受伤了吗?”这是沈月抢过了电话,紧张问道。

  青年心头一惊,不敢怠慢:“他跟杨百战的太极锁心锤硬碰,被打得吐了血,应该是受到极重的内伤,但是我看到袁欣扶他离开,尚能自己行动,应该没有性命危险。”

  习武之人生命力极为强大,既然能走,那就表示没事,但是看那摇摇晃晃的模样,也不象是轻伤,很有可能就要躺上一月两月,短时间之内好不了。

  这青年可是很知道苏辰跟沈月的关系,他尽量用着平淡的语气说着战局,生怕沈月一时受到太大刺激,要是把怒火撒到自己身上就不好了。

  作为情报工作者,青年还是有着专业水准的,他汇报情况并没有掺杂主观意见,只是以客观的语气描述刚刚见到的一切。

  他只知道两人交手的残酷,苏辰跟杨百战交手时的算计,他却是看不懂的,其实也不需要懂。

  只要汇报特事处,怎么处理,或是支援或是无视,这都不是他该管的事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3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