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460 三剑(下)

460 三剑(下)

  无论是衡山、泰山都已经跟华山很多年未曾往来。

  最可恨的是嵩山派。

  自从左冷禅担任掌门,大肆改革门派武学,并组织门下势力针对日月神教打了几次胜仗,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声名大震,门下弟子多如牛毛,势力变得极为强盛。

  如今,只要有人提起五岳派,谁不说嵩山派的左掌门是一个英雄豪杰。

  至于华山派岳不群,只是被人称一声“君子剑”,重要的不是‘剑’,而是‘君子’二字。

  君子如玉,温润可亲,意思就是岳不群的脾气极好,轻易不得罪江湖同道,就算是遇上江湖末流势力的人,也是执礼甚恭。

  这是美名吗?

  岳不群每次听到人叫他‘君子剑’,都会觉得有人在骂他。

  谁愿意做这种窝囊的君子呢?只不过是不得已罢了。

  所以,听到苏辰所说的‘阴谋’他才会这么震惊。

  是真是假,一听便知。

  别人还得靠猜想,不确定苏辰说的话,但岳不群这么些年亲身经历了一些事情,却知道这其实是真的。

  他跟师妹两人在华山四周奔走,到处行侠仗义,不但没有取得大的成就,反而越来越被人家看不起。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们每一次出手,大多数都只是杀得一些山贼响马的小喽啰,其中首领每每可以逃脱追杀,就如这一次在华南卧虎岭。

  在他们去之前,这些强盗是穷凶极恶,啸聚三十几里,灭村十几个,声势极大。

  但等着他们夫妇两人赶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对手全都是一些泥腿子山贼,一盘散沙。

  真正的精锐领头几个响马却不见影踪。

  尤其是匪首“半天云”,还有心情看着岳不群亲自到来,才施施然离去,完全没有敬畏之心。

  岳不群不是不想追,而是追不到。

  一流高手的身法是很快,但若说在强弓暗器阻拦下去追上快马,却是怎么也没法做到的。

  如今听到跃溪寨三个山贼所说的密闻,他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些想法,虽然还不确定,但内心已经是在狂呼。

  “一定是如此,就是有人从中作梗,阴谋对付我华山派,所以华山才会一厥不振,并不是我的过错。”

  一个人做事做得不好,并不会全然责怪自己,能够找到一点理由,就会很愿意相信。

  岳不群也是如此。

  好在他尚未丧失理智,还知道多方求证。

  他松开苏辰的肩膀,神情讪讪的问道:“苏三,你除了听到这些话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信息,单凭山贼寥寥几句话,似乎也不能证明其中真假。”

  苏辰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岳不群的不信任,知道对方心里已经急了,这是强撑着故作从容。

  既然已经入局,那就很好办了。

  苏辰不慌不忙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刚刚被老小子抓得好疼,应该是青了,等会回去还得敷药。

  转头看向宁中则,见她担心的看着自己伤处,心里一暖,还是宁女侠贴心,知道关心人。

  他也不再卖关子,就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第二步计划。

  “我不知道还有一个消息对你们有没有用,也说出来吧。因为我的眼力很好,看什么东西都看得特别清晰,所以,我就发觉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三个首领每次到了生死关头,都会使出一些奇怪的招数,明明手中握的是刀,但用的却不是刀法。”

  “是剑法吗?”

  宁中则沉声问道。

  苏辰赞叹的点了点头,继续又道:“我虽然没练过武艺,但平日里在街市坊间也看过一些武馆师傅表演,对刀法、剑法还是能分得清的。刀走沉重,以砍斩格档为主;剑走轻灵,以腕变剌点为主”

  “当时情形危急,他们攻势又猛,我就记下了三招剑法,要不,我使出来您瞧瞧?”

  这话是跟宁中则说的。

  他自从把宁女侠当做攻略目标之后,对岳不群就不爱搭理了,只是看着宁中则背上的剑,跃跃欲试。

  “好,就拿我的剑,你身子还没长成,这剑长短刚刚好。”宁中则想也不想就解下背上的剑,递了过来。

  岳不群眉头一皱,却也没说什么,其他人也不知道宁中则借剑行为代表什么,高长庚和门口的老管家却是惊得睁大了眼睛。

  要知道江湖中人把手中的兵器全都看得很重,更有一些人宣扬“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虽然说华山没有这个传统,但亲手把自己防身护命的武器递到别人手里,不是对待十分信任亲近的人,是不可能这样的。

  因为,高家做为华阴有名的富户,家里护院家丁就很是不少,刀剑这类东西,他们家所在多有。

  随便拿一把剑奉上来,让苏辰表演就是了。

  宁中则如此行为就耐人寻味了。

  应该是苏三随意几句话,一个消息,已经让宁中则的看法大变,已经有了跟岳不群唱反调的趋势。

  苏辰心灵通透,精神敏锐,别人能发现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他心里暗乐,心知还须趁热打铁。

  再来一波攻势,进入华山学艺的事情就会板上钉钉,十拿九稳。

  接过长剑,苏辰抽剑出鞘,就见到一泓秋水映入眼帘,剑身映照日光,反射出柔和光芒。

  这剑不见丝毫凶气,反而秀丽典雅。

  不愧是女人用的剑,就是漂亮。

  心里暗暗赞叹了这把剑,苏辰抬头问道:“那,我就开始了。”

  岳不群和宁中则点头退开,让出一个空间。

  苏辰拿剑在手,高举过顶,就是一剑劈下。

  剑速很慢,破风无声,手臂无力,气势全无。

  高根明站在远处摇头冷笑,心想苏三果然不能使剑,师父说得一点不假,他就不是学剑的材料,这剑使得太难看了。

  他见到岳不群拒绝苏辰拜入华山,心里大感快活,只觉得终于压了这小子一头。

  还没高兴多久,却见到情势变化,师母竟然被吸引了兴趣,很有可能把姓苏的收入门墙。

  如果让他成功,那小兰还会跟着他,完全没有机会夺回来,这怎生是好?

  正纠结间,却见苏辰自曝其丑,使出如此难看的剑法,他心里又高兴起来。

  这不是自绝其路吗?如此使剑,就算拜入华山,以后也只是丢华山的人,应该没人会想要收他入门了。

  高根明眼力不行,在那里一个劲的妄想,但岳不群和宁中则全都神情慎重。

  他们看剑看本质,此时却是能看清楚,苏辰一剑劈下,并非是演练的什么剑法,而是一种十分常见的刀法。

  如果说什么刀法能流传最广,那么这套‘血战十式’就是了,不但传遍全军,一些山贼和武馆武师全都是会的。(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