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465 雁堂(上)

465 雁堂(上)

  “大师兄,您难得下山,此次到了华阴府,一定容小弟做东。”

  高根明刚刚迎接了华山派师兄妹进府,几人坐下喝茶,没过一会,见他们全是一脸不耐,就知道怎么做了。

  在这些人还没下山之前,高根明就已经在街市上打听了华山派几位师兄的性格,尤其是大师兄令狐冲,听人说这位最好杯中物,每次下山都会在城南沽上一些酒水。

  这不,下山来接人,他的腰间还挂着一个小小的黄皮葫芦,酒瘾之大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高根明就笑道:“我知道城西玉龙酒楼新出了一种好酒,名叫西山陈酿,不如师弟请客,咱们去品尝品尝?”

  “好,高师弟所言很合我心意,难怪师父对你另眼相看呢,以后到了山上,师兄罩着你。在华阴府城你是地头蛇,今天就由你安排了。”令狐冲嘴角翘起,毫不客套的说道。

  他剑眉星目,气宇轩昂,笑起来自有一种洒脱气概,就算是说着白吃白喝的话,也让人十分舒服。

  感觉能请到他喝酒,的确是一种荣幸。

  高根明心里欢喜,知道有了令狐冲这句话,自己到了华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令狐冲身边的是一个身材魁梧,满面粗豪的二十八九岁壮汉,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大师兄最好这一口,不过师父师娘有交待,下山不能喝酒,先得办正事,要是喝醉不太好吧。”

  令狐冲勉强笑了笑,一把揽住壮汉的肩膀道:“三师弟你就不要扫兴了,每次我带上山的酒水,你可是喝得最多的一个。走,就去那个什么玉龙酒楼,高师弟说得我嘴里馋虫都出来了。”

  几人会意一笑,就向门外行去。

  只有站在旁边的一个身着翠色衣衫的明眸少女,此时有些不开心的道:“大师兄,你不是说下山了就陪我去买珠钗的吗?还要去甜水巷买付师傅的紫木雕。”

  “小师妹,不着急啊,这不是快到饭点了吗?等先吃了饭再去吧,民以食为天,这个最重要。”令狐冲爽朗笑着,随意应付了一句,就当先朝外走去。

  小师妹跺了跺脚,也是没法,不开心的‘哼’了一声,就跟着几人走出高家。

  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跟在身边不发一言,似乎没有太多存在感。

  倒是小师妹岳灵珊走了一阵,又想起什么,说道:“娘亲不是说还收了两个徒弟,怎么不把他们也叫出来?”

  高根明脸色有些尴尬,正想说什么,令狐冲却道:“师父说过,他们两是师娘收下的雁堂弟子,不列为剑堂排序,跟我们几个是不一样的。还是不要叫他们了,以免师娘说我带坏了人。”

  “雁堂怎么啦,那些师姐人可好了,你们平日里的衣食住行,哪一样不是她们在操办,这时倒看不起她们了,显摆你剑法高明吗?”岳灵珊愤愤不平:“我也没列入剑堂排序,是不是令狐大侠也瞧不起我?”

  “哪有的事?”令狐冲苦笑道:“小师妹的剑法深得师父真传,真打起来我也不是对手,是华山鼎鼎有名的女侠,师兄怎么敢看不起你。”

  “就会说假话骗人。”岳灵珊嘴里不依,但显然不再生气。

  高根明看出来了,这小师妹对大师兄令狐冲颇为依赖,一般情况下只是跟他说话,对其他两位师兄不理不睬的,而那两人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他悄悄的紧走半步,走到壮汉梁发身边,轻声问道:“三师兄,雁堂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跟我们还不太一样?”

  梁发全无半点隐瞒,呵呵笑道:“雁堂是师父师娘这些年行侠仗义,遇到一些走投无路的孤女。师娘怜她们孤苦无依,就带到了山上,教导一些粗浅武艺……平日里主要做的是一些内务,比如缝补浆洗衣裳,刺绣养花,还得带领杂役准备伙食,平日里也没有多少时间习武,比外门弟子的前途都不如。”

  “还有外门弟子?”高根明更奇怪了。

  “当然有?高师弟你不会以为我们华山的门墙很好进吧?普通人进入华山,要先在外门观察锻练一段时间,其间还得磨练心性,砍柴挑水,干一些力气活的。实在是表现很好,又有着习武天赋,才能被师父收为亲传弟子。高师弟你能一入门就成为亲传弟子,可是天大的幸运。”

  高根明一听大喜,他不知道岳不群为什么对他另眼相看,只以为是自己天赋异禀,是真正的武学奇才,让岳不群一见就喜欢上了。

  但最开心的还是听说苏三上山之后会拜入雁堂,并不能成为华山排序亲传弟子。

  那岂不是说,自己一上华山,就把他甩得远远的?

  表妹跟着那种人,还会有什么出息?到时候只要花点心思,一定能抢过来的。

  想到这里,高根明的心情越发好了,殷勤的领着几人来到玉龙酒楼。

  玉龙酒楼得名,是因为门前有着一条玉色小河。

  河水曲折环绕,在阳光下,就会反射出道道白光,开窗望去,就恍如玉龙盘旋,映照着远处莽莽群山,风光这边独好。

  上到二楼,几人选了靠窗的桌子。

  高根明在这里是熟客,虽然还差一些日子才到十六岁,但他自诩已经成年,经常跟一些同好中人,来此消遣。

  他家里不缺钱财,平日里出手颇为大方,酒楼方面对如此豪客十分欢迎。

  一见他领人进来,更是多加了几分恭敬,好酒好菜流水一般的奉了上来,还请来了隔壁醉花阴的舞娘唱小曲。

  一位脸上淡扫娥眉,身着露肩宫装的艳丽女郎低首弹琴,浅浅吟唱:

  “槛菊愁烟沾泣露,天微冷,双燕辞去

  月明空照别离苦,透素光,穿朱户

  夜来西风凋碧树,凭栏望,迢迢长路

  花笺写就此情绪,特寄传,知何处?”

  “好酒,好曲!”

  每听一句,令狐冲就喝下一碗,等到四句唱完,他大声喝着彩,只觉得十分畅快,对身边的五师弟又顺眼了几分。

  令狐冲好酒,更是最爱好酒。

  华山并不富裕,平日里紧巴巴的,就算是他身为华山派大师兄,零花钱也是很少,要想喝酒也就只能去南街沽取一些连名字都没有的烈酒。

  所谓烈酒其实就是劣酒,大多都是一些苦力汉子和军中粗汉所喝,令狐冲酒瘾很大,也不挑嘴,倒是能喝得下去。

  但无论什么东西,总是怕比,喝上西风陈酿,令狐冲就觉得平日里自己所喝的烈酒全然不能入口,心想等会得把黄皮葫芦里的酒全都倒掉,再灌一些西风陈酿进去才行。

  心里畅快之下,他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碗,只觉得平日里听来软绵绵的曲子也是多了几分韵味。(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