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479 谁是大英雄(上)

479 谁是大英雄(上)

  假如,令狐冲把独孤九剑偷偷传给岳不群和宁中则,对自己又能有什么妨害呢?又会不会再有华山派以后的惨剧呢?这事谁也不知道。

  也许,华山岳不群和宁中则从此剑法大进,华山派从此得以中兴,令狐冲跟小师妹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当然,这时候跟小师妹感情重燃或许已经迟了,女人变了心,九头牛也拉不回的。

  在小林子每天伏低做小,哄着岳灵珊开心,陪她天天游玩的时候,令狐冲只是在崖顶使劲的猜呀猜,怨天尤人,胡思乱想。

  一首闵南山歌,就这么牵走了小师妹的心,不能不说,小白脸勾二嫂的水平的确很厉害。

  也许就是因为小师妹的移情别恋,让令狐冲打心眼里恨上了华山派众人,包括自己的师父师娘也未可知。

  在这种又爱又恨的思绪纠缠之中,令狐冲的心情可见一斑。

  如果,岳不群不去猜忌,或者令狐冲坦陈以待,说出独孤九剑,他们同心协力,把华山派建设成为五岳第一大派,超越少林、武当也未必不能。

  传出剑法的后果呢,令狐冲无非就是被风清扬说上一句:“这小子嘴巴关不上门,不过看在对他师父师娘一片孝心的份上,也算是可以原谅吧。”

  只会是一笑而过。

  难道,风清扬这位经历世情,头发胡须都白了的师叔祖,会想不到令狐冲把独孤九剑传授给其师父师母的可能性?

  看透了世情如霜的一个睿智老人,连这么一点小事,也看不开吗?

  他一定能想到,只不过并不在意罢了。

  同是华山弟子,打断骨头连着筋,让华山派的人学去自己的绝世剑法,本就在风清扬的设想之中,只是因为看岳不群不顺眼,不想这么轻易的传给他罢了。

  只能说,令狐冲把一个见过几面的老头,看得比养他教他的师父师母还重。

  只是听从老头的话,一点都不违诺,而答应师父师母那些比如不惹事、不酗酒、不结交匪类等等承诺,却是完全当做没听见。

  从这方面来看,他的性格里面有着一点最让人无法接受的东西,就是太想当然了,以自我为中心。

  不告诉师父师娘这种绝妙剑法的来历,令狐冲的心里是这样想的:“风太师叔传剑对我有恩,我不能违背承诺,师父师娘应该可以理解,就算误会了也没事,以后总会理解的。”

  当时的情形是什么,是华山派众人在山下刚刚九死一生,经过一场嵩山派所预谋的袭击,在这场袭击里,梁发等一些师兄弟死了七八个,岳不群差点身死,宁中则更是好悬没有被人抓住侮辱……

  好惨!

  华山派岳不群夫妇被逼得连自己的门派都不敢回,需要到处游荡来保命,他们这些人甚至都在担心是不是就此渡不过这一关……

  而这时,令狐冲那一剑破狂风,一剑刺瞎十三个一流二流高手眼睛的绝世剑法,是何等的触目惊心,让人垂涎三尺。

  如此剑法,只要是个江湖中人,就会想学,更别说岳不群和宁中则了,也不要说岳灵珊和林平之等人。

  令狐冲拒绝的话一出,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华山派的敌人,以后,接踵而来的各种难过日子,也就有了解释。

  也许,令狐冲只是潜意识的选择着对自己有利的选择,他自以为是的认为师父师娘可以理解他。

  但谁又来理解华山派?

  岳不群会想:“卧槽你个白眼狼,我都差点派灭人亡,被人斩草除根了,就是因为武功剑法不厉害。你得了绝世剑法,不但不教我,还说教你剑法的人不让说出来,这是扯吧,还是扯吧?”

  这徒弟白养了简直白眼狼。

  宁中则嘴里说:“再怎么样也是冲儿救了我们,既然前辈高人不让他说,就这么样吧。”

  她是一个伟大的女人,对令狐冲的母爱,可以暂时不责怪某位大师兄,但心里却肯定也是无比的委屈:这个白眼狼,简直是白养了。

  就正如现代社会的父母含辛茹苦的养大孩子,供他吃穿学习,家里连肉都吃不起,天天吃青菜。长大后这孩子获得富豪帮助发达了,身家几十亿,然后呢,就瞒着爹妈。

  有一天,爹妈没钱看病,快要病死了,见到孩子开着豪车,住着豪宅,然后就问他钱怎么来的?能不能给钱给家里治病和改善生活?他说,这钱一分都不能给,因为我答应了那位富豪,不能让别人知道,也不能给钱给别人花。

  然后,那孩子还在想,爹爹妈咪您们还是去吃青菜吧,也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

  令狐冲自以为是的性格中隐藏着一种卑劣,他自己都没认清,表面上是记得别人的恩义守信诺,实质上却是一种自私。

  “绝世剑法多好啊,多教了一个人,就让我再没有独特的优势,哪怕被打死,被骂死,也绝不能泄漏。”

  如此性格,细思极恐。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只记得风清扬的恩义,却不记得稍稍报答一直对他宠爱有加的师父师娘。

  至少,一直到这一刻,宁中则还是把他当做亲儿子看待,事事都为他考虑。

  而岳不群也仍然是把他当做华山下代掌门人,紫霞神功本想要传给他消磨杂乱内气,只是因为他身上伤重,不能运功习武,而暂时搁置,只等伤好一点点,就予以传授。

  这样,对他够好了吧。

  一腔真心,换来的除了隐瞒,还有刺骨的寒意。

  岳不群从来也不是一个正人君子,你令狐大侠厉害了啊,翅膀硬了就看不起咱华山派大猫小猫三两只,只顾着自己威风,不管我们,那该怎么办?

  于是,他就派徒弟悄悄盯着令狐冲了,想得到剑法的秘密,而令狐冲发现后则是愤怒的想道:“师父已经不相信我,这华山也不必要再呆了。”

  从此,两人离心。

  再然后,华山派名义上是去游玩,实际上就是到处逃亡了,岳不群想要得到辟邪剑法的心思也更盛,就算是引刀自宫也不足惜,因为他已经是绝路。

  宁中则明知道练了辟邪的岳不群已经精神变态,却仍然不离不弃,就算是一个废人她也仍然坚守着。

  固然是因为以前的夫妻感情,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知道,这毕竟是可以原谅的,如果自己丈夫不这样做,华山派十有八九就会毁灭。

  而他们一家人,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也许换一个人会觉得,令狐冲既然这么强了,谁还敢加害他师父师娘?

  就算是岳不群不问出剑法,不学习辟邪,有着令狐冲在,想必也能对付嵩山,也能兴旺华山,但就凭令狐冲这种全凭自我心意行事的习惯,动不动就破罐子破摔的性格,谁敢相信他能护住华山?

  做为一个有志向有野心的华山掌门,永远也不可能把门派命运交付在一个不太靠谱的徒弟身上。

  然而,这些东西,令狐冲却从来不会考虑。

  他的心里早已没有华山派,没有师父师娘的存在。

  也许有小师妹的存在,但小师妹已然远去。

  之所以失去小师妹,其实仍然跟他的这种自私、大男人性格有关。

  随便几句好话,令狐冲就能把人当做兄弟。

  田伯光是何等人渣,十多年来孜孜不倦的毁人清白,无论别人是养在深闺的千金大小姐,还是嫁作他人的有夫之妇,他是想弄就弄,玩过就扔,不知逼死了多少良家……

  如此渣滓,令狐冲也可以坐下来同他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称兄道弟?田兄田兄叫得亲热,还一副识英雄重英雄的模样。

  如果说先前他是打不过对方也就罢了,但后面有无数次机会干掉淫.贼,偏偏还有些惺惺相惜,打出感情来了。

  这样就可以看出来,令狐冲心里并不觉得这个淫贼有多可恨?也不觉得那些被毁掉清白自寻短见的女子有多可怜?

  如此大男人主义,就是骨子里对女人的不尊重……

  因此,在他面壁思过时,被小白脸林平之这种舍得拉下脸来拜倒女人裙下装孙子的家伙挖倒墙角,似乎也成了必然。

  ………………………………

  感谢山楂和卷饼打赏了1888起点币,感谢午夜I雨夜泪無聲打赏588起点币,谢谢大家的打赏订阅投票,好有爱~(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