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494 约剑(下)

494 约剑(下)

  “什么?”

  “陆大有这是疯了吗?他跟苏辰有何仇怨?竟然下这么大的赌注,拿年底较技挑战亲传弟子来押注,这是赌上了前途。”

  “是啊,要知道,今年不比去年,他的‘抱元劲’已经练到了大成圆满,早练上一年的‘混元功’,内力就能强上许多,若是输掉了,浪费一年光阴,我怕他会哭死。”

  “他这是想着必赢,白捡的便宜不要白不要,可是,他凭什么认为苏三会跟他比剑?人家还没开始学剑呢。”

  岳灵珊听得愕然,见陆大有的眼光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似乎在看自己反应,更是一头雾水。

  她疑惑的问道:“陆猴儿,你今天吃错药了吧,苏师弟哪里得罪你了?如此明目张胆的针对。”

  陆大有目光闪烁,愤恨的说道:“哪里得罪的他自己知道,我只问一句,苏三,你敢是不敢?”

  “你有病啊,他都没学过剑,怎么比?”岳灵珊生气了,她觉得陆大有不可理喻。

  却没想到平日里对她一直恭敬听话的陆大有吃错药了一般的,硬顶着不肯让步,只是冷冷说道:“我可以等他学会,再来打败他,让他明白一点,会打拳算不得什么,练剑却还差得太远,做人本分点好。”

  “好,你既然有这雅兴,那就比,我倒是有些赞同你的话了,做人本分点好,不该你管的事情,狗拿耗子是没有用的。而且,在我眼里,你的剑法,狗屁不是。”

  苏辰笑得有些张狂:“等我十天,我就请示师父传下剑法,十天后,就在这里,看我教教你什么才叫剑法精妙。”

  陆猴儿终于图穷匕现,亲自下场,苏辰正想着气运值多多益善,被人挑战了,自然不会退缩。

  他刚刚看过,跟龚西光一场比试之后,气运值突兀的增加二十点,跟自己预料之中的十点不同。

  也许是展示了实力,让更多的人心里佩服,声望大涨了吗?嗯,或许还有岳不群和宁中则的赞赏有关,这也是名声。

  “不就是比剑吗?如果是令狐冲亲自邀战,我如今也只能退避,毕竟上山时间太短,力量,剑法差得太远。但你陆猴儿算什么玩意,也敢上来多管闲事?”苏辰暗暗想着。

  这只猴儿无非就是见着小师妹经常跟着苏辰在一起,神态日显亲热,他是替自己大师兄令狐冲抱不平,认为一切都是苏辰的错。

  找个由头就想为大师兄出口恶气。

  这事,站在陆大有的立场,他认为是对的,但站在岳灵珊和苏辰的角度来看,就纯属闲吃萝卜淡操心。

  令狐冲当事人都没说话,他就抱打不平管上了,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听着两人针锋相对,越说火气越大,岳灵珊想说话却插不进嘴。

  她也是很无奈,更是没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得不说,这姑娘还很单纯。

  “苏三,你可千万别逞强,剑法不比拳法,练起来复杂无比,十天时间,我看不太够。”岳灵珊语重心长。

  苏辰看着她有些担忧的眼神,笑笑说道:“足够了,这也得看跟什么人打,如果是小师妹你来挑战,我就算是练上十年,也是只能认输,但那些阿猫阿狗想上来显威风,却是打错主意了。”

  “噗哧!”

  岳灵珊被逗得笑了起来。

  也不知为何,每跟苏辰在一起,她就会时不时会想笑。

  苏辰的行为习惯,言谈举止跟其他师兄完全不同,看起来很正经,总在不经意间挠到她的痒处,欢乐得紧。

  “好,好,我是阿猫阿狗,苏师弟好心气,十天后,我就前来领教,看看你怎么教我使剑?”

  陆大有看着苏辰和岳灵珊的谈笑,脸都气绿了,他自忖剑术了得,除了令狐大师兄,在华山弟子之中是谁也不惧。

  别说是初学者了,那些练了三四年剑法的外门弟子,也不是他三剑之敌。

  就这样必胜的一次行动,竟然没被对方放在眼里,苏三到底有多自大?

  “只要十天,再等十天,我就让你好看。”

  陆大有憋着一肚子气,一脚就踢飞路边的石子,头也不回离去了。

  两人越说越僵,几句话之间就把十天之后的约战定了下来,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事情已经成了定局。

  这让许多人都跌碎了眼镜,又感到不可思议。

  苏辰答应跟大傻和龚西光的挑战,众弟子只觉得他是有些鲁莽,上了个恶当,其实在心里并未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还是有着一丝获胜的机会的。

  在华山派,练剑是王道,练拳是小道,无论拳法学得再好,也给人上不了台面的感觉。

  龚西光两人,真说起来也就比寻常外门弟子厉害一点点,形不成压倒性优势。

  但陆大有却是不同,他在上一年就跟陶钧两人获是预备弟子名额,一套华山剑法练得可圈可点。

  在许多弟子眼中,他的剑法甚至比通过亲传弟子考核的梁发和施戴子都要强。跟他们相比,弱点无非就是在抱元劲上下的苦功不够,基础差了一点点。

  之所以没通过考核,也只不过因为是令狐冲亲自担任亲传弟子考官,想压住陆大有一年,让他把基础打造完美,再一举冲过考核。

  经过一年的剑法修练和培元练体之后,各方面达到最好,才是学习混元功的最好时机。

  以前令狐冲是这样走过来的,跟他关系最好的陆大有,他也是这样要求。

  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岳不群一直说先练气,后练剑,令狐冲虽然不羁,但骨子里却是接受了这套思想,尽管他练剑更有心得。

  被这样要求的陆大有,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看做了下一个令狐冲,相信自己的剑术已经达到一个较高的层次,除了大师兄、二师兄,应该无人能挡。

  因此,他在外门之中那是谁也不放在眼里,这种态度,却没太多人表示不满。

  大家知根知底,对他的剑法水平还是佩服的。

  “可惜了,为什么订下十日之约,苏三太自大了,好不容易得到的预备弟子名额就这样飞走。”

  “算了,不用再看,陆猴儿为人精乖,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次的约战肯定是必胜,换做我就不会答应他比剑的要求。”

  “苏三毕竟年轻,不懂得机会可贵,只希望十天后他不会败得太惨,多少能挡几招……不失了自信,多练几年剑法,还是可以再卷土重来。”

  十多个外门弟子或叹息,或嘲讽,或漠然的三三两两离去,却没有一个人看好苏辰会获得比剑胜利。

  没练过剑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剑之一道有着多么博大精深,永无止境。

  每当觉得自己练得不错的时候,跟人一交手,却发现别人只是快那么一分,精妙那么一丝,就足以让自己练上几年才追得上去。

  这一分一丝,其实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苏辰的十日约战,在他们看来,只是没有练过剑的人无知的狂言,不值得放在心上。

  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在十日之内练好剑法,甚至想要学会都不太可能。(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5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