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495 习剑(上)

495 习剑(上)

  有所不为轩。

  这是岳不群夫妇两人经常驻足的地方,有山有湖,有石有竹。

  在这里观云静思,习武练剑,实在是莫大的享受。

  宁中则一人站在竹楼上,看着远处的云海,身上的衣裳在风中猎猎飘舞,整个人显得清雅绝伦。

  苏辰轻轻踩着木制楼梯,不发出一丝声响。

  看着前面的身影,他感觉到一种极其舒畅的韵味,心里暗暗想道:“宁中则师父心境修为比岳不群却还要强一些,平日里见到的“君子剑”飘逸儒雅之中总是难免多了一些刻意,哪比得上她的自然而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难怪江湖高手传闻,华山只有宁女侠,不见岳大侠。

  也许在武功上,急功近利的岳不群要强一丁点,但只有武学心境,才决定谁能走得更长远?

  宁中则显然更胜一筹。

  “苏三,我没想到你会跟那小猴儿定下十日之约,这次太鲁莽了,虽然你的‘抱元劲’进步速度让人很是意外,但剑法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见到苏辰的第一眼,宁中则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剑法,我现在就能教你,至于你练得如何,那就看个人悟性了……就算要输,你也得给雁堂挣一口气,对了,你如今可是雁堂的面子了。”

  她说着有些忍不住笑,拿手轻轻捂住嘴唇。

  “决不让师父失望就是了。”苏辰笑着说道。

  宁中则摇摇头:“我失望什么,小猴儿是我从小捡来养大的,那孩子虽然心思重了点,为人却不坏,你们谁赢谁输,我都不会失望,只不过云心她们,可能会难过一阵子了。”

  虽然说着不失望,但从她的神色能看出来,还是希望苏辰能争点气,最好能出奇迹。

  “放心吧,师父,你若是要我立刻胜过大师兄,自然没有可能,但想赢陆大有却还是有办法的。”

  苏辰眼神清亮,意态平和,虽然说的话在宁中则听来就是狂言大话,但他的神情却没有半点狂妄的感觉,仿佛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如此轻描淡写,发自内心,起于心而显于行,没有半点不自然。

  宁中则看得啧啧称奇,她也终于明白了自家女儿岳灵珊,为什么喜欢跑去雁堂找苏辰瞎扯了?

  这人天生就有一种把荒谬的事情扯得很正经的本事,就算是身为师父,宁中则发现自己也有些绷不住表情。

  她想笑了。

  苏辰无奈,这年纪太小了,说话没什么分量。

  明明自己就是正正经经的说话,她们偏偏当做是在说笑话。

  那摒住呼吸忍住笑的举动,跟岳灵珊完全一般无二。

  这是在笑自己吹牛吧?

  苏辰敏锐的精神感应,对宁中则的心中思绪如洞若观火。

  她应该也是打内心里认为自己答应比剑的行为有些鲁莽了,不说出来,只不过照顾自己面子,不想太过打击他。同时尽尽人事,让他好好学剑,不用败得太惨就是胜利。

  笑过之后,宁中则就亲自教导了华山基本十一剑式,每一招每一式都详详细细的演示,见到苏辰把架子基本学会,就随他去练,也不强做要求。

  本来,在雁堂想要学习剑法,一般情况都是大姐云心代为教导,宁中则基本上是懒得操心的,她跟岳不群不同的地方,就是管得很宽松,不会过多的关注弟子学得如何。

  这从她收下的一些女弟子就可以看出来。

  在宁中则的心中,华山弟子剑法练得如何全看个人,并不需要每天督促。

  有些人你天天盯着,他练不好还是练不好。

  有些人不用去管,只要学会了就能练得精通,一只剑到了他的手上灵气十足,充满无限可能。

  就如令狐冲。

  因为苏辰这次比武赢得很漂亮,让宁中则意识到这个收来凑数的徒弟,很可能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就破例的关注了一些。

  难得亲自教导剑法,抢过了云心的活。

  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不知不觉中,对苏辰已经是有了某些期待。

  学完剑法,苏辰尽力压制住自己想要尽情挥剑的冲动,在宁中则面前一板一眼笨拙的舞着剑,心里憋得十分辛苦。

  他不是不能把剑法依照师父所教,一模一样的全部演练出来,但每当想要这么做的时候,就会感觉种种不适合自己的地方,在芯片的辅助下,总会不自觉的改变出剑姿态。

  那剑法扫描进了脑海之中,一个小人不停的演练着,模仿自宁中则那极其标准的剑招,不断的进行着微调,渐渐的就变得似是而非……

  反映在外的招式,自然就有些难看。

  因为剑法一直在改动细微方向,苏辰越舞就越是不堪入目,让站在一旁的宁中则眼睛微微眯起,都有些不忍再看。

  “难道,我想错了,他在用箭和练拳之上把天分已经全都用光,真正学起剑法来,反而比旁人要差上许多,这样就难办了。”

  宁中则看着看着,本来想着无论苏辰无论学成什么样子,都让他自由发挥,却终于没有忍住,皱着眉头叫道:“停停,你这剑练得太随意了吧,比如‘白云出岫’这一招,你出手三次,三次剑锋落点都不一样,我看连你自己也不知道手中长剑挥向何方吧。”

  “是啊,师父,我只是按照剑意来使剑,‘云无心以出岫’,说的是无心无意用剑最好,既然无意,又怎么能控制剑势落点呢,当然是随剑心意啦。”

  苏辰暗暗叫苦,他的剑式在芯片不断优化之后变成最适合自己的剑术,这时使来已经跟宁中则教的大有不同。

  如果换成对面教剑的是岳不群,苏辰都怀疑对方已经老大的耳光抽过来了。

  听说那位最烦弟子擅自改动剑法,每一剑都必须做到毫无错漏才行,一招一式,连每一个出剑的角度、用力的轻重都不能修改。

  幸好师父是宁女侠,这已经不知道是苏辰第几次感叹了。

  宁中则既然问了,他也只能回答,想不出太好的理由,就只能胡扯。

  “呃……”

  宁中则没想到苏辰会这样回答,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似乎不能算错,想想也就不去更正,继续说道:“好吧,这招‘白云出岫’算你有理,暂且不做理会。但那招‘青山隐隐’又是怎么回事呢?青山去哪了?你怎么使得剑平如水,这一剑我记得指的不是水而是山吧。”

  听到苏辰说歪理,宁中则也不恼怒,反而若有兴致的跟他讨论起来。

  她只觉得这个弟子的思路简直想前人之所未想,听起来狗屁不通,却能自圆其说。

  让人耳目一新。

  苏辰停下手中的剑,挠了挠头,解释道:“我就想吧,这一剑取自‘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这青山嘛,当然是隐起来了,只看到水迢迢,就是剑平如水,一波平湖啦。”

  “你慢慢练吧!”

  看着苏辰无辜的眼神,宁中则一时无言以对,只能掩面而逃,她感觉再这样看苏辰练剑,会不会忍不住破口大骂。

  能把‘青山隐隐’说成青山隐藏,估计苏辰也是华山历代弟子第一人。

  ………………………………

  求票票~~(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5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