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546 不相为谋(下)

546 不相为谋(下)

  现场局势很显然,这批左道人士之所以没有立即进攻,施展雷霆手段,其原因就是那位握剑站立如青松古柏的少年人。

  他的身影虽然看起来并不雄伟,却让人十分安心。

  这些人又重新想起了前段时间“一剑十八骑”的传闻来。

  以前都认为是江湖谣传,并不相信华山“无双剑”能有多厉害,多半是无知之人的胡乱吹捧,这时却是相信了七八分。

  若不是真的很强,怎么可能会被敌人慎重对待?

  什么都可以做假,他的生死对手肯定做不了假,也无需做假。

  其实祖千秋本也没把苏辰看得太重,只是刚刚进门时候正好遇着受伤逃逸的“滑不溜手”游迅,为了夸大自己的功劳,还有敌方的强大,他可是大大的帮着苏辰夸耀了一番武力,什么“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说得苏辰的剑法真的天下无双似的。

  其实几人都看出来了,苏辰根本就没出过剑,游迅手上和身上受到的完全不是剑伤。

  但正因如此,祖千秋才会更加忌惮银蛛十分惊惧的苏神医。

  没出剑就把游迅打成这样,真要出剑了会如何?

  别以为这个奸商名声不好听就以为他的实力不强。

  实际上,这人除了逃跑很有一手之外,还有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本事,就算是遇到一流高手追杀,他也是不太在乎的。

  至少自认识这奸商以来,祖千秋就从未见过他受过伤。

  上次能逮住他,还是五仙教教主蓝凤凰亲自出手,而且用了“十丈烟罗散”。

  场面还在僵持,谁都不敢轻动,天松道长已从失去爱徒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

  他抬头望着彩衣女子,心里直欲冒火,当时游迅临逃走之前可是说了,那毒药就是‘五仙教’千足使者亲自配备的升仙散。

  七步夺命,见血封喉。

  如果说,天松道长第一仇恨的是“滑不溜手”的奸商,第二痛恨的自然是千足使者了。

  千足就是蜈蚣的代名词,在场所有敌人,唯有那彩衣女子身上一条硕大蜈蚣十分惹眼,不是她还是谁。

  “妖女纳命来!”

  天松道长一声大吼,手中长剑咣啷一声就出鞘直刺,剑光星星点点,带动身形向前扑击而去,如星落原野,气势强悍无匹。

  剑光闪烁,长剑发出嗡嗡之声,一出手罩住了千足胸口「膻中」、「神藏」、「灵墟」、「神封」、「步廊」、「幽门」、「通谷」七处大穴。

  不论她闪向何处,总有一穴会被剑尖刺中

  “七星落长空!”

  “这是泰山派的招牌剑法,老道士已经练到“明灭不定”的地步,只等再进一步“七星闪耀”剑法就会大成,没看出来,他也有这么厉害?”

  “当然厉害,天松是泰山派天门道人的师弟,只差一点就可以达到一流高手境界。他的剑法本来就是泰山之上练得最好的几个人之一,‘五仙教’那女人有麻烦了。”

  场中众人惊魂稍定,有些江湖汉子胆子大一些,此时虽然不敢去帮忙鲁家攻击来敌,但在一边稳稳站立观战,却还是做得到的。

  “我看是泰山派天松有麻烦了,千足使者脖子上盘着的那条蜈蚣十分厉害,以活物化鞭,使出五仙教镇教秘技‘天蜈十八击’,谁会输还不一定呢。”

  一个腰间插着短刀的精瘦汉子瑟缩说道。

  “对,五毒秘使,蜈蚣第一,这千足使者比其他四位使者要强上许多,江湖上的凶恶名声大部分都是她一个人打下来的。”有人附和道。

  苏辰仔细听着,对场中局势又有了一些了解,他来此世界不久,对江湖人士都不怎么熟悉。

  别说跟这土生土长的江湖好汉比,就算是方小婉的江湖见识也比他强上许多。

  黑唇彩衣女人动起来如跳艳.舞,十分诱人,但出手之间却招招必杀,时刻不离要害。

  以蜈蚣尾做柄,以蜈蚣身为鞭,鞭法诡秘阴毒,那蜈蚣还时不时的会喷出毒液,让人防不胜防。

  天松道长虽然一把剑舞得滴水不露,剑啸漫空,交手十招之后,却是束手束脚,有些施展不开了。

  他刺中那女人一剑或许可以让人受伤,但绝不敢承受蜈蚣的一扫之威。

  两人招式精妙程度相若,论功力天松道长深厚一点,论诡秘和杀伤却是千足使者更强上三分。

  祖千秋看了几眼两人相斗的情况,就不再关心,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枚紫黑色的药丸来,盯着鲁守德问道:“为了圣姑的大业,今日你们鲁家无论如何都得做个决定。鲁守德,只要你服下我手中的神丹,就可以饶你家人一命,若是不然,不但你自己会死,你的儿孙家人全都要死个干净。灭门之祸就在眼前,你可想清楚了。”

  随着他这话一出口,就又听到小孩大声哀泣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心下恻然。

  先前只顾着注意漠北双雄的凶残和变.态,却没注意到他两人手中各自抓着一个小男孩。

  小孩穿着锦锈,在两人蒲扇般大小的手掌里挣扎不已,却是没有丝毫作用。

  “你有三个孙子,两个儿子,如今却只剩下两个孙子,一个儿子,能不能保住他们的命?就看你的选择了。”

  鲁仲远紧抿着嘴唇,看着两个大汉手中的小孩,眼眶都红了。

  右边白熊手里抓着的是大哥鲁伯归的幼子,而左边黑汉手里抓的却是他鲁仲远的宝贝独苗。

  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鲁仲远心里既伤心又难过,他有心想求饶,却又不敢。

  立场一旦站定了,就永远不能改变,不然就会给人一个墙头草的印象。

  到时候,嵩山不会管他们,江湖人士也会看不起。

  如果这时候归附于这些左道恶人,那嵩山派难道又是什么好人?说不定也会半夜摸上门来,杀他们满门以为泄恨。

  鲁仲远眼神涣散的看向自家父亲,见那平日里可以跨海担山的雄伟身影此时显得有些佝偻,应该也是很难做决断。

  一方面是这些年的名声富贵,一方面是自己的儿孙满堂,虽然死掉一个儿子跟一个孙子,但总比绝了后要好一些。

  此时却并非拼命的时候,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亲人后代重要。”

  “罢了,五岳剑派靠不住啊,人家来了五个人,只出一个女流之辈,天松就对付不了。后面还有更厉害的黄河老祖、漠北双雄,这该如何对付?不归顺了,难道还指着人家大发慈悲?”

  鲁守德脸色灰白,先前被游迅一掌打伤之时,都没有如今这般难过与……绝望。

  “鲁馆主,你可要坚定立场,千万不要对仇人妥协啊!放心,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嵩山派会帮你报仇。”狄修眼神闪烁,沉声说道。

  “报仇?”

  鲁守德一声惨笑,到时候人都没了,鲁家也毁了,还谈什么报仇,难道你嵩山派来之前就没想过怎么保全我鲁家?(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