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554 不问前尘(下)

554 不问前尘(下)

  方小婉或许以为只是自己闺密的私人选择,自己并不需掺和太多,所以听之任之。

  对于柳静雅的固执己见,一步步走到这种田地,方小婉也很是无奈。

  真说起来,就算是秦枫先前抛弃正室,迎娶新妇,让柳静雅十分可怜,但依恒山派的行事方式,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们从来就不是一个强势的门派,对别人的家事,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做一个旁观者。

  以至于等到事情弄得无法挽回,方小婉仍然一筹莫展。

  柳静雅当局者迷,就如扑火的蝴蝶,又象是一个想要自寻死路的跳河者。

  方小婉只是扮演了一个苦口婆心的劝慰者,花尽心思,其实起不到什么作用。

  她以现代社会的思维模式,来面对这个世界的规则,自然是处处挚肘。

  如果是苏辰,他就会换一种做法,既然已分清谁亲谁疏,那就不再顾忌太多,怎么有利怎么做。

  想跳河是吧,直接打晕,背回。

  至于柳静雅的心病,也很简单。

  哪里有困难,就直接解决困难,不管是用武力,还是用计谋。

  结合从方小婉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苏辰已可判定,秦枫就是个人渣。

  他不但另结新欢,而且薄情无义。

  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可以不闻不问,对结发妻子也能下得杀手,就为了野心和名声,实在是禽兽得可以。

  听这管家的语气似乎里面还有着什么经书上下卷纠纷。

  秦枫只从柳静雅这里得了上卷经书,就已经在长安府担任了总捕头之职。

  从方小婉那里得知。

  秦枫在遇到柳静雅之前手无缚鸡之力,却短短数年时间成为一府总捕,位高权重,豪族大户还得上门结亲以示看好,证明他的实力绝对不弱。

  长安府乃首善之地,虽然如今已经不是京都之地,但作为数朝古都,这里的底蕴可不是区区华阴府所能比拟。

  在这个地方能获得总捕头之位,依苏辰的看法,秦枫至少也有着二流以上的实力才行。

  甚至还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

  否则怎么压得住四周那么多三流二流的强贼高手?

  打下偌大名声。

  这么一算下来,事情就古怪了。

  也只有方小婉这傻尼姑才会不去盘根究底,换做是左冷禅或者是岳不群来了,只是听着蛛丝蚂迹就会觉察其中的不对劲。

  试想令狐冲这等天才人物,在华山之上不但有着名师指导,还从十二岁开始习武,十四岁练气,到了二十岁才堪堪突破二流。

  然而,少年时期从未练过武的秦枫,十八岁弃武,却只花了区区六年,就追上了令狐冲的成就。

  这是一本什么经书?

  只凭上卷就有如此厉害。

  想起先前见到萧家过来的管家萧漠手中发出的黑血神针,苏辰心里一动。

  “也许并不是没有人凉意到这一点,至少日月神教之中的某些人却是关注到了,不知道萧家又是哪一堂人马,或者是黑木崖的势力。”

  不过细想又不可能,如果秦枫经书事件真的传了出去,肯定不会只是风平浪静的进行联姻,而是大兵压境。

  日月神教早就派出高手把秦枫捉去剥皮拆骨的逼问经书了。

  “应该是某些个人行为,是常驻长安府中的魔教弟子吗?”

  脑海里转着一些念头,苏辰的手脚却是不慢。

  自从快要打通第四条经脉,他的内力又雄浑了许多,运针之时手势柔若浮云,飘逸出尘。

  银针嗡鸣声响成一片……

  一股股奇异的力量从柳静雅颤抖的柔弱身体里升起,肉眼可见的,她的脸色就变得红润起来。

  再不是先前那苍白如纸般模样。

  就算是在一旁哀哀哭泣的小孩也停下了抽泣,木然悲伤的目光重新变得清亮。

  他时不时看向苏辰,眼神里满是好奇与崇慕。

  苏辰这次可不敷衍。

  他平生轻易不作许诺,但承诺下来的事情就总想做到最好。

  来到五岳世界之后,他自问得到了许多好处,对方小婉的推荐和柳校长的保举,说不感激那是假的。

  所以这时就出了大力气。

  只要把柳静雅的事情办得圆满,人情事件就可以揭过,从此心无挂碍,纵横来去,也不必再看任何人脸色。

  他用的仍旧是“灵枢九针”,针尖如同火焰一般,燃遍柳静雅的全身。

  芯片扫描之下,就可以发现病人的身体本就微弱快要熄灭的生命之光,如今逐渐变得旺盛。

  就像一颗小火苗,一点点燃成一片火云。

  这种生命力的成长,并非靠着消耗对方的生机寿元做为代价。

  而是以内力做为桥梁,从天地之间提取了一种奇特能量,激发柳静雅的本体力量。

  人体是一座大宝藏,总有着许多不能理解的神秘。

  苏辰虽然能够用针术导致奇迹的发生,但他却不知道什么原理,还只是摸到一点生命奇迹的皮毛。

  这跟阅历相关,也跟自身实力有关,却是强求不得。

  “如果我的实力更强上一些,应该可以直接用银针给她伐毛洗髓,如今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银针治病时蕴含的生机,可以治愈柳静雅濒临油尽灯枯的身体,却治不好她内心的痛楚和悲愤。

  这一点,再强大的神医也无法做到。

  “心病还虽心药医。”

  看着柳静雅眼里那隐藏极深的怨气,苏辰展颜一笑。

  “有恨就好!最怕的是没有恨,只是伤心到了无生趣,那才是真的难办,如今嘛……”

  他站直身体,对柳静雅笑道:“好了,你身体已经全部大好,接下来,你准备准备,跟我去拿回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人生自当快意,我既然插手了,就得圆满。”

  交待了几句话,苏辰就站在房子外面等着,等柳静雅整理好自身姿容,至少得拾缀得干净整洁,他们可不是去秦府去要饭。

  方小婉跟苏辰在一块呆久了,多多少少也明白了苏辰做事的风格,航行必须驶满帆,做事绝不会只做一半。

  她也详详细细的跟柳静雅说了苏辰的来历,还有这些天闯下的威名,这让屋里的母子两人多了许多信心。

  接下来,当然是王者回归。

  虽然这个王者只是一个险死还生的女人,还有一个刚刚五岁的邋遢小孩。

  屋外的粗使婆子早已走得不见,苏辰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去通风报信这里杀人的事?

  他也不关心。

  柳静雅跟着方小婉仪和二人走了出来,手中还牵着那个叫小寒的小男孩,两人已是焕然一新,只是柳静雅的眉眼之中还带着一点点煞气和愁苦。

  显然,在经过此次的生死危机之后,这位西山学院的学子,也终于褪去了初来时的天真与傻气,蜕变成了一个合格的江湖人。

  尽管她还没学会任何武功。

  来到秦府大门前,苏辰看了一眼硕大的金色招牌,若有深意的笑了笑,对守门的几个壮汉说道:“去通报秦枫,说找他要帐的人来了。”

  “哪里来的疯子,敢在秦府门口叫嚣?你也不打听打听,长安府秦家是何等地位,快快滚远点……”(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6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