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660 埋伏(上)为路易……盟主贺

660 埋伏(上)为路易……盟主贺

  “幸好我还有几分本事,在医术上有着独到之处,不然这次还真不好见林震南夫妇了。这两口子既然无心江湖,那就趁着帮他们治伤的机会,用独特的送子针法让他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说实话,苏辰也没想到林平之会这么急,得到剑谱连夜就切了,竟是一刻都等待不得。

  “平之,你家在长沙也有着别宅,不如暂时居住此地修养一段时间,就不跟我前去衡阳了吧。”

  苏辰本来准备带着林平之一起去见见世面,也好向师父禀报收徒这事。

  他做事向来随意,宁中则也早就习惯了他的先斩后奏,想来也不责怪。

  这时收下林平之为弟子,自然要带回去告诉师父说华山派添丁进口了。但想想他是个伤员,就想把他留下来。

  “师父,我想跟您一起去衡阳,听说余沧海会带着青城弟子前去参加典礼,我想去看看。”

  看看自然不是真的看看,而是想去伺机拼命吧。

  苏辰有些担心的看过去,见林平之眼角的阴戾杀气更加重了些。

  显然有一些事情总在他的心里缠绕,挥之不去,如果不想办法让他出口气,恐怕还真的有可能心性大变。

  见苏辰有些不情愿,林平之眼神中都有些哀求了,他小声求道:“师父,青城派留在长沙的弟子虽然已被杀光,但我家三人仍然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留在这里很可能被人找上门来,那时弟子也抵挡不住。”

  “好吧,继然你坚持,那就跟着,报仇的事不争一时,你现在功力尚浅,没经我允许决不可动手!”苏辰哑然失笑。

  他何尝不知道这是林平之的借口,在长沙哪里还有什么威胁?

  凭借他林平之练过辟邪剑谱的剑法,再过几天,就算是青城派的精英弟子找上门来,他也应该有着反抗能力了。

  何况这附近的贼人已被苏辰和岳灵珊等人杀得怕了,基本上没人敢再惹事,今日清晨起来,就见到长沙城里少了许多江湖人。

  这个时代的消息传得真的太快了,苏辰一直很好奇。

  “是,师父,我绝不会自作主张的。”只要能跟着去,林平之也不计较是不是能动手。

  他本就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还差得太远,如果没有机会,强行动手只是害人害己。

  能从福州一直忍到长沙,跟在后面不出手,象狼一样的寻找着机会。

  比忍耐,他却是不输于人。

  看着林平之扭扭捏捏的回去房间请示爹娘,岳灵珊疑惑的瞧了瞧,总是觉得十分古怪。

  感觉眼前的人似乎有了什么变化,可就是想不明白。

  苏辰看得好笑,也不提醒,只是由得她猜疑。

  这一次,因为带着伤员和财物,苏辰等人再没骑马,备好了四辆马车,就一路往衡阳而去。

  之所以要赶得这么急,是因为他要去衡阳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典礼。

  虽然这具典礼在苏辰看来的确有些扯谈,但既然刘正风郑重其事,其他各门各派也弄得像是过节一般,那就真的是重要典礼。

  重不重要,也只看别人捧不捧场。

  区区一个金盆洗手,都弄得这般隆重,这其实跟衡山派的格局有关。

  跟刘正风的势力有关。

  在衡山脚下,大部分城狐舍鼠都只闻刘三爷之名,而不闻莫大先生之名。

  有些人更是盛传他们师兄弟之间有着龌龊,其实跟莫大先生和刘正风的性格相关。

  莫大先生是一个清冷的性子,平日里也不太管事,只顾着自己练武,更不会象岳不群一样好好经营自己的名声。

  而刘正风则不一样,他喜欢交朋结友,爱好广泛,谈吐风雅,喜爱音乐,更难得的是对商业上的事情也比较精通。

  因此,他过生日或者有什么其他喜事,其他各门各派都会卖个面子,来此庆贺。

  苏辰倒不是想去蹭一顿酒席

  他只是想着那一段《笑傲江湖曲》。

  那次听过了曲洋弹琴,他就知道,音乐大家和普通琴师弹琴绝非同一个概念,那是用全部生命热情在弹奏心声。

  那种音乐,能听出高山,看到流水。

  真正精神敏锐的人,甚至能从中得到演奏者的人生感悟,和心灵思索。

  之所以有这等效果,其实就是里面蕴含一种强大的感染力。

  这曲《笑傲江湖》能感动别人,甚至感动自己,让刘正风和曲洋一曲知心,生死无悔。

  不但是因为两人是知己朋友,而是他们用出了所有精神心力去弹奏绝响,引起了共鸣。

  只是全身心释放精神力也就是心力,却不懂得去控制,去修养,沉迷进去,就会觉得生无可恋,只有这人,这曲,这段相知才最值得珍惜。

  什么家人,什么门派,那是什么?

  早就不放在他们的眼里。

  在现代社会有一个专业术语,就是成瘾了。

  上网有“网瘾”,喝酒有酒瘾,抽烟有烟瘾,玩音乐玩得上瘾,连家破人亡都不管不顾的人,苏辰终于还是要见着了。

  从这方面来说,让他们成瘾的这道音乐,或者其中的演奏手法和曲调,肯定有着极强的感染力。

  在苏辰的心里,这就是一首魔曲。

  如果用强大的精神力去催动这么一首曲子,再辅以以音传情手段,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苏辰只要想一想就有些激动。

  所以,还没听过此曲之前,刘正风和曲洋绝不能死。

  当然,挟迫妇幼,令人妥协的嵩山派,也让他心里极为不爽。

  能够破坏他们此次行动,当然就得破坏。

  左冷禅暂时没发动,并不是他很宽宏大量,应该是在蕴酿着什么阴招对付华山派,对付自己。

  破掉嵩山图谋,打压掉他们的锐气,甚至在众门派面前撕下他们丑恶嘴脸,这对华山派有很大好处。

  马车不急不徐行走官道上,一路傍山倚水,看看道旁风光,十分舒适。

  这一天是阴天,天边有着一层层的乌云,看上去要下雨,江边吹来的凉风带着丝丝水气,让这个盛夏显得不那么憋闷。

  岳灵珊早就掀开窗子,很是有些兴奋,她时不时看着道旁远处,江水中顺流而下的一张张白帆。

  水天一色,映着山色倒影,极为秀丽。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7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