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707 有所为(二章合一求订阅)

707 有所为(二章合一求订阅)

  苏辰远远看着,猜测着其中原因。

  “这时候,他应该是已经找到了石窟的招式,心里已经陷入深深的怀疑之中了。”

  “他觉得随便怎么使剑都会被人随手破去,认为平日里辛苦练就的招式根本就没有用处,这才是他形容憔悴的真正原因。”

  见令狐冲低头连连应是,岳不群有些满意,点头道:“你师娘那招‘无双无对,宁氏一剑’的威力想必你也知道,苏三更是凭借这一剑打下了无双剑的赫赫威名,此剑最讲究心技合一,剑术越高威力越大,你就使出这一招来看看吧。”

  华山其他剑术令狐冲已经练得滚瓜烂熟,就算叫他试演也看不出有没有什么进步,只有这种力量和技术高度融合的剑法才可看出他的底细。

  令狐冲应了一声,就提剑准备出招。

  这一招宁中则虽然没有刻意传授过,但平日练习时从不避讳于他,岳不群也曾多次说过其中窍要,因此令狐冲也是会的。

  他举剑齐眉,左手洗剑,意守神台,就要出剑。

  突然面色一变,神情怔忡,那一剑却怎么也使不出来。

  只觉得眼前全是被破得凄惨无比的宁氏一剑,无论从哪一个方向出剑,都会有人拿着铁棍,随手破个干干净净。

  令狐冲僵在原地,面色阵红阵白,额上汗珠都滚了下来,却没发现岳不群脸色越来越黑。

  “混帐,难道你连怎么使剑都忘了吗?”

  岳不群越发不高兴了。

  宁中则笑道:“冲儿一定是太紧张了,不妨事,师娘和你拆几招,先热热身。”

  说着就拔剑出鞘,手中长剑一展,“刷刷刷”就是六七剑横劈竖削而去。

  剑势如同狂风怒卷,一眨眼就把令狐冲罩在其中。

  她出剑之时手臂手肘不动,全由手腕手指使力,身形游走之间,一柄剑用得如同光轮。

  “咦,这剑法好眼熟,却不是咱们华山剑法。”岳灵珊在一旁看得大奇,出声说道。

  苏辰笑着道:“你当然眼熟了,这是田伯光的狂风刀法,你那天不是见过了?狂风十八式,如风卷残云。师父以前一定是曾经追杀过那个淫贼,见过几次那刀法,如今虽然没使出其中精髓,但剑法极快却也像个七八分了。”

  “大师兄竟然挡住了……不对,他打得乱七八糟的,也不是华山剑法。”

  小师妹如今剑法大进,练了紫霞之后,虽然比令狐冲还是差了一些,但跟着苏辰东奔西跑的,眼光着实提升了不少。

  她一眼就看出来令狐冲的剑法虽然古里古怪,但其中着实有着一些精妙招数。

  而他出手之时也不是没有华山剑法,只不过使得畏畏缩缩,全无以前那种信心十足的模样。

  宁中则看出不对,轻叱一声道:“用华山剑法!”

  她身形一转,回手丹凤点头,就是一式“有凤来仪”,出手恢宏大气,剑气笼罩令狐冲全身。

  令狐冲额上冷汗直冒,似乎是在挣扎着什么,回了一招“苍松迎客”,把身前全都护住。

  宁中则点了点头,这一招三分攻击七分防御,使得还算不错。

  她正想乘势变招,却又见到令狐冲这招使到一半,就缩了回去,竟然变成了九分防守,这是在害怕什么吗?

  “你这么喜欢防?用无双进攻!”

  宁中则看令狐冲打得古里古怪,完全不类往常,心里也是有些恼意。

  她手中剑势回收,陡然光华大亮,如一道长虹直射令狐冲。

  “无双无对,宁氏一剑!”岳录珊在一旁欢叫,却回头看了一眼苏辰,问道:“苏师弟,怎么你那一招跟娘亲用出来越来越不同了,似乎……似乎你的剑更快上许多。”

  “你看错了。”苏辰笑着说道,心里暗道这姑娘眼光越来越厉害了,以后想要糊弄她都有些难。

  岳灵珊却不知道,苏辰的这一招无双不但能爆内气,还有国术气血爆发之法。

  这就等于双重发力,威力自然增加双倍,能不快吗?

  不过,这种气血爆发,如今的小师妹却是学不会的,没练到化劲宗师阶段,一爆就受伤了,弄不好会损伤根基。

  他就干脆不说,免得小师妹好奇,试剑之时伤到自己。

  “不好!”

  正说着,远处令狐冲那里形势忽变,却是他终于使出了同样的一招。

  剑一发出,倒还威势凛凛,但等到了中途,却不知为何,就变得歪歪斜斜,完全没有诚心正意,心技一体的模样。

  两人剑一接触,令狐冲就被宁中则撞飞了长剑,剑势直冲胸腹,整个变成了送死。

  宁中则脸色一黑,见得令狐冲把自己最拿手的一剑用成这般模样,她气都不打一处来。

  而且她一时意外,手中长剑攻出之后没有受到预料中的阻力,忙运劲收力,竟然收不回来,心里又是一惊。

  这无双一剑因为爆发内力攻击,只要是攻出去了,就很难收敛。

  平日里试招的时候,宁中则一般也是不许对练,这时她算计好了令狐冲的出手力道,才斟酌着用了七分内力。

  却没料到对方竟然开门揖盗,

  眼见得令狐冲就要受伤,岳不群都跨前两步准备提剑格挡开夫人的剑势了。

  变故又再出现。

  令狐冲惊慌之间,从腰间扯下剑鞘,沉腰坐肘,反手刺出,奇快无比。

  剑鞘跟刺来的长剑保持一条直线,正正封住了这一剑。

  剑入鞘,两人手臂一振,齐齐脱手,而那剑柄却仍旧向着宁中则的咽喉撞去,其势劲急。

  宁中则心中一凛,幸好还留有余力,一个后仰,那剑带鞘直飞身后,感受劲风扑面,她楞在原地,惊出一身冷汗,连责问令狐冲都忘了。

  “你的华山剑法呢,全忘光了?这是谁教你的怪招?你练了什么武功?”

  岳不群怒不可遏的怒吼道,这一招差点就伤到夫人了。

  这场试剑简直莫名其妙,从头至尾,令狐冲的剑法都是乱七八糟,还夹着许多怪招在里面。

  先前还以为他痴迷于练剑,而荒废了内功修练,如今看来,在面壁的这段时间,令狐冲却不知在忙些什么,竟是一样都没练好。

  岳不群对令狐冲最后一式,更是心生疑惑。

  看起来虽然手忙脚乱,但那一式剑鞘突击,却是又稳又准。

  假若令狐冲内力再高深一点点,就可以随意反攻,却可以胜得十分简单。

  岳不群虽然偏向古板,但武学眼光却是极为厉害,他哪里看不出,令狐冲随手使出的这一剑是极其精妙的武学,厉害之处完全不在那“无双无对,宁氏一剑”之下。

  “弟子……弟子眼见危急,想也没想,随手用出来的。”令狐冲吱吱唔唔回道。

  “好一个想也不想,你的剑术修为厉害得紧啊,在思过之时就能够创出如此精妙招数?”岳不群怒极反笑:“这是比我都还要强了。”

  若说苏辰的那套自创剑法,还是从华山基础剑法上面改编而成,有迹可寻。令狐冲这招数,却是无中生有,招式之间带着阴险诡谲,完全失去了光明正大的招意。

  岳不群先前没看出其中的理念,但回想起来,令狐冲出手的那几式怪招,都是直直攻击华山剑法的先天不足之处。

  不但把招式破了个干干净净,其中还蕴含着深沉的杀机,招招直指要害,决非一拍脑袋就能想得出来的。

  令狐冲低头不语,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这是做什么啊?大师兄能自创剑法,当然是好事,咱们华山派又能多上一些精妙招数,可喜可贺啊。”

  苏辰从转角走了出来,向宁中则二人见礼,他忙着从中打岔。

  “这事可不能给老岳搅和了,令狐冲既然藏着掖着,不把石洞里的五岳剑招和破法说出来,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却是正合我意。”

  见到苏辰两人上来,宁中则却是忘记了刚才的惊惧,笑眯眯的扯过岳灵珊到一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问道:“我不是说过这段时间不许你见那小子吗?一点都不矜持,以后怎么管得住他?”

  “娘,苏师弟说了,他已经在山下请好了三姑六婆,过几天就要上山来……所以我才见他的。”

  岳灵珊说着就脸红了。

  “哟,还学会护着他了,珊儿你这样不行的,得学会……”

  娘儿俩在一旁嘀嘀咕咕,却是声音越来越小。

  岳不群听了一点,却是点了点头,看苏辰的眼光也柔和了一些:“这样还差不多,赶紧的寻个良辰吉日,珊儿一心向着你,可不能辜负了她。”

  “是,师伯,弟子对黄老之学没有涉猎,还请师伯帮忙。”苏辰笑着答道。

  他心知老岳也是急了,两人还没成亲就混到一块去,这若是不抓紧时间成亲,最后弄出个什么未婚先孕的丑闻来就麻烦了。

  掌门闺女挺着大肚子成亲,会让华山派的脸都丢光的。

  若真出现如此场面,岳不群一头磕死在祖师牌位前的心思都会有。

  听到这件喜事,岳不群也没心思去责问令狐冲,只是黑沉着脸斥道:“继续面壁一个月,你这么喜欢自创剑法,就慢慢的去创吧。”

  这却是说的气话了,话里恨铁不成钢的期待恼怒,就算是苏辰也听得出来。

  但令狐冲却没听出来,他木然站立着,没有半点反应,应该是被苏辰带上来的消息惊呆了。

  “良辰吉日……成亲?”

  “小师妹要和苏三成亲了吗?”令狐冲面色变得惨白,突然就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出来。

  苏辰一楞,身形一动就到了他身前,伸手就抓住他的脉膊,只是稍加一探,明白了。

  “原来还惦记着小师妹啊,这是听到我要成亲的消息,心里悲苦忧伤,郁愤之下憋屈得吐血了吗?”苏辰眼光一冷。

  任谁知道旁边有人一直打着自家女人主意,心里都不会舒服。

  他面上却是不显,对着关切上前的岳不群等人说道:“大师兄只是刚刚运劲太急,气息郁结,吐出一口血就没事了。”

  他掏出一口银针,帮着令狐冲稍稍治疗了一下,就跟岳不群等人下了山,这次却是他也呆不住了。

  因为令狐冲的眼光直勾勾的看着小师妹,其中的意味耐人寻味。

  苏辰几次遮挡都挡不住这股视线,只能由着他去。

  小师妹大大咧咧的喜笑颜开,却没有发现令狐冲的异状。

  而岳不群思索着要选什么好日子,正在嘀咕着“冲马,涧下水,城头土”等莫名其妙的专业术语,根本就没注意大弟子的心情。

  只有宁中则偶有所感,看了令狐冲一眼,默默叹息一声,也没有说什么。

  几人下了山,只余令狐冲一人神色冰冷黯然的立在原地,苏辰回头望去,见到他眼中的冷漠,心里一突。

  “令狐冲对华山派二十年来的感情,在这一刻终于变得淡漠,也不再关心华山的荣辱兴衰。这虽然是人之常情,却也太过小气了。不过也难怪他,红颜祸水嘛,吴三桂都能冲冠一怒为红颜,令狐冲有怨在心也算不得什么。”

  苏辰洒然一笑,有自己在,华山只会越来越好,多一个少一个令狐大侠,也没什么大碍。

  他之所以阻止了后续发展,没让岳不群继续逼问令狐冲剑法来历,其实是有着自己的私心。

  如今的华山派,比起原著来,早就变了不知多少。

  宁中则的剑法武功变得厉害许多,岳不群自从剑法升华,人剑合一之后,也终于明悟到剑法的重要,早就不是当初那种自以为是,认为气大于剑,气功就是一切的心态。

  在这种情况下,他说不定还会起心想要研究一下令狐冲的奇招怪招,而不是原来那般视之如洪水猛兽。

  这样当然是好事。

  但话又说回来了,令狐冲若是一时心血来潮,把石洞藏剑等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两人其乐融融,那是不是风清扬就不会出场了呢?

  依苏辰猜测,风清扬之所以传令狐冲剑法,一则是见人才难得,令狐冲合他眼缘。

  再一个就是不忍前辈传下来的绝世剑法就此失传,总得找一个自己人传下去。

  这个自己人就有得说道了。

  风清扬终年隐居华山后山,少有见人,就算是偶尔见到岳不群授徒,也只是随意看过就算,实际上他对华山派现况是不怎么清楚的,这也正常,做为一个心灰意冷隐居荒山的老头,没那么多的偷.窥想法。

  他只是在思过崖凭吊往事时,常常见到令狐冲罚上思过崖思过,还被岳不群肆意打骂训斥,并且女儿都不嫁给他。

  从这里去看令狐冲,是不是一个被门派十分不待见的弃徒?也是这一点,让风清扬心生认同。

  “岳不群不喜欢的,我就是喜欢,你气宗认为他一身的臭毛病,从不循规蹈矩,但我剑宗门人就要的是这股子自由自在,不拘一格无视礼法。”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这种缘份和际遇是天生的,苏辰羡慕不来。

  他也来过思过崖几次,无论怎么找,都见不到这位风太师叔,就不得不另想他法。

  既然正常途径学不到独孤九剑,那也不用破坏原有际遇,就逼得令狐冲去学,逼得风清扬去教。

  “如今的火侯刚刚好。”

  “这次,能不能有收获,就看这场戏演得好不好?”

  他背着剑,找了个理由就离了住处,手提两坛极品陈酿,身形象一股轻烟般就上了思过崖。

  ………………………………

  感谢百无一用的书虫打赏了500起点币,因为还差十来个均订就到精品三千均订,这章二合一大章,少更一次,拉高一下均订。还请书友们多多订阅,助攻一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