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708 垂钓金鳌(二章合一求订阅)

708 垂钓金鳌(二章合一求订阅)

  上了思过崖,远远的就见到令狐冲孤寂的坐在洞口大石上,手中拿着一只黄皮酒葫芦,正大口灌着酒,宝剑搁置一旁,随风飘来的酒香味,苏辰认得,这是华山脚下福顺来客栈的土酿,一两银子两斤那种。

  华山情况虽然好转,但陆猴儿等内门弟子却仍然没有多少余钱,送上山来给令狐冲喝的酒自然不会是什么美酒,跟苏辰提上来的五十两银子一斤的西风陈酿自然没得比。

  “你上来做什么?是来嘲笑我的吗?”令狐冲神情淡漠,冷声问道。

  “没别的意思,只是我跟小师妹不日成亲,想到大师兄还在思过崖苦熬日子,特意请你先喝两杯喜酒。”苏辰笑嘻嘻说道。

  他说着就把手中酒坛一扔,呼的一声就扔了过去。

  酒坛打着旋向着令狐冲当胸撞去,前冲三分,侧旋七分,寓攻于守,极为难接。

  正是“苍松迎客”的手法。

  令狐冲想也不想,立掌如刀,斜斜斩落,酒坛旋转之势立消,象温顺的绵羊一般,就落在他的手中。

  他神情怔忡,面上痛苦之色一闪而逝,伸手拍开泥封,一口饮下,开口喝道:“好酒!”

  “好刀法!”苏辰也是赞道:“如果我没看错,大师兄破这一招‘苍松迎客’用的却是极为精妙的刀术。破得是干干净净,毫不拖泥带水,其中的刚烈豪迈之气更是难以遮掩,谁教你的?”

  “哼……”

  令狐冲自顾饮酒,斜了苏辰一眼,却是懒得理他。

  苏辰也不在意,顺手就开了手中的一坛酒,也是仰首灌了一大口,惬意吐了一口酒气,坐在旁边石头上,缓缓说道:“大师兄你知道为什么小师妹选择我吗?”

  见令狐冲停下灌酒的动作,苏辰昂起头来说道:“那是因为,自从四年前开始,你的剑法就一直不如我,到了后来,无论你学了什么精妙剑法武功,还是打不过我,弱者向来是没有荣耀的,你又凭什么跟我争?”

  “胡说,要不是你力大,我又怎么会输。”

  令狐冲想起那次苏辰一剑如山的情形,一股愤怒涌上心头。

  他自忖有着千般剑法,万种手段来对付苏师弟,却被那一剑压得无可逃避,只能硬拼,完全没有办法。

  对苏辰这话,令狐冲是认同的,他一直认为就是因为比武打输之后,才让小师妹越行越远,这是他心里永远的痛。

  “所以啊,你都说我力大了,为什么力大?咱华山派气宗气大于剑,内功练得好了,任你什么精妙剑法,全都狗屁不如,呵呵,你先前应付师父无双剑的手段是本门哪位前辈教的吧?依我猜想,很可能是某位剑宗前辈,但听师弟一句劝,这种破烂玩意学不得,根本没用。”

  苏辰用力的挥挥手,满脸狂妄,似乎十分看不起令狐冲的说道:“你是不是不信?来来来,你若是能接我二十招华山剑法,我就在小师妹面前向你斟茶认输,恭恭敬敬叫你一声大师兄。你若是接不了,就乖乖的跟我下去,叫我一声大哥,祝福我跟小师妹白头偕老,敬酒的时候要真诚,要笑得开心,别老一幅谁都欠你几百两银似的苦着脸。”

  “苏师弟,你也太小看我了,真的只用华山剑法?”令狐冲霍的站起,他快气炸了。

  这若是在众人面前,尤其是在小师妹面前叫苏辰为大哥,想想都是奇耻大辱。

  “当然,用了其他剑法,赢你都不算本事。我得告诉你,你平日里练的剑法差在哪?”苏辰火上浇油道。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就看看你的华山剑法练得跟我有什么不同?”

  令狐冲想到石洞里的剑法,招招破除华山剑式,精妙绝伦之处简直让人心惊胆战,自己只要使出来,苏三用华山剑法,那不是找抽吗?

  酒意上头,令狐冲只想胜过苏辰一次,一出这么些年的怨气,更想在小师妹面前赢回面子,这时什么也顾不上了。

  主要是在华山之上,他一直被苏辰压制着。

  这么一些年来,别人叫他为大师兄的时候,他总是会想到后面还有一个师弟,无论是剑法,还是名气都比自己要强很多。

  “打不赢师弟的大师兄,那还称什么首席?”

  “小师妹之所以变心,就是那次输给姓苏的原因吧。”

  令狐冲有时候都能听到,一些新进弟子偷偷的议论。

  说他这个大师兄除了年龄长一点,其他方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

  在岳不群夫妇面前他还想着隐藏石洞剑招的事情,生怕被指斥为斜门歪道,此时却根本不再考虑,“锵”的一声抽剑出鞘。

  苏辰勾了勾手,说道:“来吧,我也不欺负你,就跟你用同样的内力,大师兄,我可等着你敬酒祝福呢。”

  他字字句句都在揭令狐冲的伤疤,直让这位大师兄快要发狂,手起一剑,如电光火石般直刺过来,正是朝阳一气剑。

  令狐冲一出手就尽了全力,用出了他最拿手的一套剑式,剑锋闪烁寒光,一闪就到了苏辰胸前。

  他脸上紫气升腾,这是连内功也全力催运了起来。

  “朝阳剑么?”苏辰背上长剑一跳就到了手中,也是一剑直直刺出,以剑对剑。

  “叮”的一声,就挡住了这一剑,却是后发先制,挡住了朝阳一剑的快攻。

  两人剑锋交击,各自退了两步,令狐冲发现苏辰真的如他所言,没有用出超过自己的内力,他心里越发愤怒了。

  “这是看不起我!”

  “还真的用华山基本剑法对敌,看我如何破你。”

  心里还在发着狠,苏辰越不耐烦等待,剑锋一收就接着出手,一招无边落木铺天盖地的笼罩而去。

  剑锋如同暴雨一般洒下,令狐冲只仿佛回到了岳不群当初教剑一般,初初见到此剑之时惊为天人的情形。

  那时是在冬天,天空飘着雪花。

  岳不群一剑刺出,陡然化作十五剑,每一剑都刺中一朵雪花,剑尖如同散开的鲜花一般,越使越快,卷起漫天风雪。

  看起来杂乱无章,每一剑却都精准无比。

  “这一剑的精髓是快与准,不用其他太多花样,只要你内力够强,剑法够快,就能让敌人无可抵挡。”岳不群那时如此说。

  的确是快与准。

  令狐冲平日里自己也十分得意于这一招,但此时见到苏辰用出来,只感觉平日里练的这招无边落木其实什么都不是。

  就算是师父亲自使出来,也决计没快到这个地步。

  “这根本不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了,而是刺出了万箭齐发的气势。”

  这一刻,他想也不想,就使出了石壁上面魔教长老张乘云所使棍法,在他心里,要破这招无边落木实在是轻而易举。

  他的身子向后缩成一团如同圆球,手中长剑抱在怀中,隐隐吞吐,无论苏辰的剑从何方刺过来,只是守御身前三尺之地,伺机反攻。

  按理说,这一剑无边落木无论刺出十三剑还是十五剑,他也会跟着变招。

  连挡十多剑,等敌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立刻就可以反击得手。

  令狐冲似乎想到自己一剑而胜的情况了,却没想到,苏辰手中长剑竟如浩海狂澜,无穷无尽。

  他防得都有些眼花缭乱了,再也跟不上对方的的剑速。

  到了最后,也不想怎么去破苏辰的剑,只想着遮挡遮挡,什么多余的心思都想不起来。

  苏辰哈哈一笑,收剑后退,见到令狐冲还在身前狂舞着剑花,身体缩成一团。

  “大师兄,你就学着乌龟模样,做一个壳出来吗?这样打,别说挡我二十剑了,十剑你都挡不住,再接我一招。”

  令狐冲面红耳赤,他此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前些日子是在庸人自扰,华山剑术并未被那魔教长老破尽,能破的也只不过是使剑的人而已,就如同对面师弟手中的剑,就破不了,最多只能持平。

  他心里又有些失落,既然破不了苏师弟的华山剑法,那又要怎么才能胜得他,难道又要被羞辱一次。

  心里正转着念头,就见得苏辰手中长剑似攻似守,仿佛长出无数条手臂,又象是一棵大树生出无数条枝丫,正是苍松迎客。

  “哼,那一剑无边落木剑速太快,我是破不了,这苍松迎客,攻守均衡,我难道还破不?”

  他正要以魔教长老的棍法来破招,突然又想起,那些招数恐怕也不靠谱,正纠结间,却不防苏辰手中剑陡然加速,比先前更快了三分,一闪之间已经搭到了他的肩上。

  “大师兄,苍松挺且直,三分攻七分守,攻如雷霆,守若磐石,这剑诀你可是学过的,不但学过,还教过一些师弟,如今面对这招却呆若木鸡,不堪一击。教你这奇怪剑法的人,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他缓缓收剑后退,看着令狐冲失魂落魄的表情,却是毫不心软,嘴里说话却是越发尖刻起来。

  “我看你刚刚出手那两招,却是阴气森森,极尽变化之能事,的确是上乘剑招。可是,学的人不怎么样,教的人更是误人子弟,当然打不过我。不得不说,小师妹的眼光是极好的。”

  苏辰说着话,心里却在嘀咕着,心想是不是太过份了呢,令狐冲若是承受不住打击崩溃了,那学剑的目标可就泡汤。

  他说用同样的内力来攻击令狐冲,实质上一点都没违例。

  只不过,令狐冲不知道的是,就算是苏辰用同样的内力,剑速也会比他快上不止一筹。

  说穿了不值一提。

  苏辰的肉身力量如今达到五千斤,只是随意用出一些,那剑速的加成,足以让令狐冲自认为破尽华山剑的精妙招数,变得破无可破。

  “不可能!”令狐冲红着眼睛挥剑狂攻,这一次他的身形若隐若现,却是用上了希夷剑法,出剑无声无息,只是点点剑光闪烁。

  苏辰冷笑一声,剑光如轮,在身前布下一座宫殿,轻飘飘的就打落来袭的剑光,剑锋再次搭在令狐冲的肩膀之上。

  他哧笑一声说道:“没有用的,你的剑法我都见过,来来去去,就这么一些,还是好好跟着掌门师伯修练内功吧,别胡思乱想了。”

  令狐冲灵光一闪,心里想道:“我的剑法,他都见过,可那石壁上却是有很多剑法,他没见过的。”

  想到这里,他立即说道:“苏师弟,我今天练功过度,如今神虚力疲,你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可敢让我去山洞休息一阵,再来打过?”

  “哦,你的意思是如今不在状态,那好,我就等你去休息,总要让你败得心服口服,毕竟过些天的酒席你还得出场呢,做为华山大师兄,你可得好好给我当个伴郎,哈哈……”

  苏辰仰天长笑。

  令狐冲暗暗咬了咬牙,一言不发的就进了山洞,他已经不想跟苏辰多说半句话,心里直气得冒烟。

  苏辰看着他进山洞,就静静的坐在山石上,看着远处白云山色,心里一平如水。

  他知道令狐冲此时已经进入山洞学习其他四派的剑法。

  令狐冲既然用本门剑术胜不过自己,那唯一的做法,也只有作弊。

  说来说去,这位大师兄还真不是讲规矩的人,为了赢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尽管是为了面子之争。

  “我等的就是你去学,最好凭借你过目不忘的本事,把石壁上的剑法全部学会,等到学无可学,风太师叔也该出场了。”

  苏辰背对山洞,嘴角闪过一抹冷笑。

  “不怕你有机缘,就怕你机缘不够。”

  过了两刻钟,令狐冲出得山洞。

  这次果然不出苏辰所料,他使出了一些嵩山派的剑招,剑法大开大合,夹在华山剑法之中,偶乐出几式奇招。

  但这根本没用,苏辰为了给他一点信心,倒是让他接到十三剑的时候,才一剑打落他手中长剑。

  “这次,你可心服?”

  “还没休息够,给我半个时辰,一定能赢你,这次如果再输,我就跟你下山去敬酒。”

  “好,你可记得你说过的话。”苏辰也不在意,收剑坐定,由着令狐冲再进山洞。

  这一次,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令狐冲才信心满满的走了出来。

  两人拉开架势,令狐冲抢先出手,却是学得乖了,剑剑抢夺先机。

  苏辰惊奇的发现,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令狐冲竟然把五派剑法学得齐全。

  时而是华山派的奇险剑法,时而是嵩山派的大开大合,中间还夹着衡山派百变千幻的剑势,还有泰山派密如星斗般的点剑术。

  甚至,苏辰还发现令狐冲出手之中还有一两招万花剑法的影子。

  “果然是练剑奇才。”

  苏辰见招拆招,以快打快,到了十八招的时候,感觉差不多了,就一剑打落令狐冲手中长剑。

  他笑吟吟说道:“大师兄,可还记得先前说的什么话,从今往后,你就得当个小弟!小师妹嘛,就是你的大嫂了,再不可有什么多余的心思,下山吧,去拜见你大嫂。”

  令狐冲脸色涨得通红,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苏辰抢先说道:“别进山洞了,那人再教你什么剑法都没用,我猜应该是本门剑宗前辈吧。听师父说,剑宗如今隐居在后山的就只有风太师叔,你也不想想,若是剑宗剑法真有那么厉害,当时气剑之争时又岂会失败?”

  令狐冲气苦,正想分辩说没人教剑,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是吗?若我真的教他几招,还赢不了你小子?”

  一个声音冷冷传来。

  苏辰闻言大喜,心道:“终于出来了,也不枉我费劲巴拉的表演一场。”

  他抬头望去,见令狐冲的身后已无声无息的多了一个人,面如淡金,白须飘飘。

  在芯片的扫描之中,那人却是仿佛凭空出现,身上青色光焰如同水波,有一种绵绵密密的圆形气状环绕周身。

  一股危险感觉扑面而来,这是从未遇到过的强敌。

  ………………………………

  求票票,求订阅,两章合一大章,明天继续,还差一些订阅,到精品了加更。(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