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709 人算天算(感谢‘天天一十’两万赏)

709 人算天算(感谢‘天天一十’两万赏)

  苏辰从风清扬一出现,就感觉到若有若无的杀机笼罩过来,混身如同浸在冷水中,大感诧异。

  “不是说这些老前辈对后辈都是和蔼有加,慈详可亲的吗?怎么这老头一出来就这么大敌意,这明明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开杀的架势。”

  “哎呀,我真是糊涂了,此一时彼一时,人家风清扬要慈详可亲也是对着令狐冲去的,我倒忘了如今扮演的是一个大反派,一个狂妄自大,说剑宗狗屁不如的可恶弟子。老前辈一出现那肯定是狠狠的教训我,不吊起来打一顿都算得上是心慈手软。”

  风清扬再怎么不问世事,淡泊名利,年轻时学剑生活过的华山,那些剑宗师兄师弟师叔师伯,在他的心里一定是有着很重要的位置。

  他守在华山后山流连不去,就是怀念往昔,怀念过往美丽时光。

  而苏辰这样大肆诋毁剑宗,若是他不生气,那就是圣人了。

  苏辰有口无心,随意做戏,倒是没想到这一着,此时陡然回过神来,心知自己却是做得过了,招人痛恨。

  他忙在一旁行了个礼道:“来得可是本门风清扬风太师叔,师父曾说过前辈剑法高深,天下难敌,晚辈倒是去后山走访了几次,却无缘一面,今日见着,真是荣幸之至。”

  “哼,你这奸滑小子,岳不群怎会教出这种徒弟?也真是一个异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少来。”

  “风太师叔,他是师娘的徒弟,不是我师父教的。”令狐冲有些尴尬的在一旁小声说道。

  “哦,是那小丫头,宁清宇那奸贼平生做事狠绝,实在让人太不喜欢,但他的小女儿却是很可爱,怎么也收徒弟了?哈哈,有这么个弟子,看岳不群那迂腐家伙,怎么管教华山?”

  苏辰在一边听得汗颜,风清扬说的一点也没错,自从自己上山以来,岳不群的确是不好管教弟子了,处处挚肘,威严全无。

  “但这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华山派比之以前却是兴旺强大了许多,有一得就有一失,世事不都是如此吗?”

  风清扬说过这几句话,气倒是消了不少,尤其是听说苏辰为宁中则的徒弟,那股子萦绕不去的杀意消消的淡去无影,只是板着脸说道:“小子,就算你是宁小丫头的徒弟,也不能如此小视我剑宗剑法,既然你想看看我怎么指点别人,就让你见识一下,如何指点令狐冲败你。”

  “令狐冲,你也太不成器,被一个小你这么多的师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听说你是如今华山派的首席大弟子,却是太丢脸了,也难怪媳妇都被人抢跑,还被人跑来跟前羞辱。记好了,你先用‘白虹贯日’,再使再使一招‘金雁横空’,接下来使‘截剑式’,再是‘前瞻后顾’到‘一阳普照’……”

  这老头中气甚足,一口气就说了二十来招。

  不但包括了华山基本十一式,还包括了朝阳一气剑、希夷剑法的妙招,更有石洞中失传的几招华山高级剑式,令狐冲先前却是使出来过,如今在风清扬的嘴里信口说来,如掌观纹。

  苏辰笑盈盈的站在一边也不打扰,他把这些剑法在脑海芯片里组合了一番,心里悚然,明白了风清扬老头搞的什么鬼。

  “这是跟我完全不同的一种剑术理念,走的是得剑而忘剑的路子,虽然说了二十招,但其实已经可以算做一招。”

  看着脑海里的剑招翻翻滚滚演变而成一招周而复始、流畅圆转的剑招,苏辰眼里露出了兴奋神色,转瞬又压制下来,重新透着茫然,带着一点不屑。

  他双手抱胸而立,脸色无可无不可,似乎对这些剑式组合完全不放在心上。

  苏辰以前研习的剑术,改进华山基本剑法的行为,就是每一招都要求尽善尽美,求变求精,惑人眼目,处处陷阱。

  这是把“有招”做到了极致。

  一件事物到了完美的阶段,就会生发出无比庞大的威力,平平常常的东西也会发出难言的美丽,更何况本身就威力强大的剑招。

  所以,他的十一式华山基本剑式十分强大,可以说,对手不用出更高深的剑法,根本就挡无可挡,很难破掉。

  令狐冲出手之时,以不完美对完美,苏辰是想什么时候败他,就什么时候败他,完全没有半点难度。

  而风清扬口述的二十招,几套剑法打烂揉捏一块,就如同把面包、饺子、米饭、红薯全都捏成一个食物团子。

  你不能说这是什么名字的食物,只能说它照样能顶饥挨饿,而且营养均衡,是难得的好食品。

  味道不见得怎么样,但是做为一样食物该有的东西它照样会有,反而比单纯的面包要好。

  所有的招数在风清扬的眼里已经不再是一招招剑法,而是拿来就用,什么招数都无所谓,可以随意增删。

  剑法招数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份份材料,归结为最本质的大米、小麦……

  “这就是无招的理念吧,我倒要看看是怎么无招胜有招的?”

  苏辰兴奋起来,又学到一门剑术,提升了自己的底蕴,过不多久,剑法就肯定会再次进步。

  知道是一回事,如今亲自体验又是另一回事,不亲身试验过,就算理论天下无敌,其实也无法有悟于心。

  就如前些年,苏辰一直都明白独孤九剑是无招破有招,但怎么去练,怎么去融合,却没有现成的例子,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

  在他想来,这种随意揉捏剑法的方式,学会了其实也就这么样,最多让剑法变得流畅,并没有独孤九剑那破尽一切的奇妙。

  因此,他有时曾经尝试过这种做法,看看效果不尽如人意,就放弃了,反而去专研弱点与破绽,算尽一切,破尽一切。

  殊途而同归,同样是以法破法,却走在了两条道路上。

  如今的风清扬却是给他上了一课。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见到这个例子,他的剑术又有了些许进步,感觉心灵活泼泼的,有许多灵感在脑海萌芽生长。

  苏辰已经明白了其中巧妙之处,令狐冲却是一眼茫然。

  他迟疑着不知如何是好,风清扬也不急,只是说道:“你站着不动做甚?先试试!”

  令狐冲半信半疑,当即使一招“白虹贯日”,剑尖朝天,第二招“有凤来仪”便使不下去,不由得一呆。

  风清扬大骂道:“唉,蠢才,蠢才!无怪你是岳不群的弟子,拘泥不化,不知变通。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你使完那招‘白虹贯日’,剑尖向上,难道不会顺势拖下来吗?剑招中虽没这等姿式,难道你不会别出心裁,随手配合么?”

  令狐冲恍然大悟,接下来的十八招,他也学懂了怎么去做。

  不管原本的剑法怎么要求,身形步法手眼全都变动起来,随意使着剑。

  反正不管剑法使得好不好看,只是一股脑的把二十招剑法用完。

  使到一半,令狐冲面上露出狂喜之色。

  他手中长剑似乎有一种魔力,只感觉平日里转变剑势之时那一个个细微的停顿,立刻变得完全没有,就仿佛这些剑法原本就属于一招。

  常人出剑收剑,迈步撤回,再怎么反应神速,都得用完一招,再用一招。

  前一招是砍出去,后一招是刺出去,那么,就得把砍出去的长剑收回来,再紧接着用最快的速度回力,闪电般刺出去。

  不管你怎么快速衔接,总会有着延迟,两招之间的间隙就是敌人避实击虚的最佳时候。

  而风清扬所教导的理念,却大不一样。

  你既然砍了出去,那就不必往回收,只是顺着剑锋所向沉肩反撩,撩完剑锋扬起之时,再进步斜劈。

  身形进退之间,这些剑式宛如在令狐冲身前身后布成一个圆球,剑光霍霍,让人看着就不知如何抵挡。

  令狐冲在风清扬的示意之下,又重新向苏辰挑战。

  “苏师弟,试试我新学的剑式,这次你可要小心了。”

  “哈哈,大师兄,你被那老头忽悠了,当着我的面教剑法,这不是明摆着让你输吗?难为你也肯信,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想下山拜见大嫂了吧。”

  令狐冲回头看了看风清扬,见他只是拈须微笑,很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立刻有了信心。

  “输不输打完了再说。”

  令狐冲挺剑疾刺,果然是那招“白虹贯日”,紧接着就是“有凤来仪”转“截剑式”……

  剑法一气呵成,令狐冲几剑一出,感觉兴奋至极,脸上露出了笑容。

  其出手之流畅、走位之风骚,让苏辰也是大大惊讶。

  他原本以为令狐冲所学所用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对方学会了,那不就等于自己学会了?打起来还有个屁用?

  一交上手,却发现风清扬在一旁偷笑,立刻明白自己原来是上了一个恶当。

  “人老精,鬼老灵!”这老头早就算计好了。

  就算是自己学会了,甚至能学得比令狐冲更好,那又如何?

  苏辰跟令狐冲两人打的赌,是要在二十招之内击败令狐冲,如果不能做到,那就算是他输了。

  “我就算比他使得还要流畅,也没什么用,无非是跟他打个平局。同样的剑式,又不能太过明显的用出超出令狐冲的力量与速度,剑法威力自然大致相当,绝对压制不住他。不行,得改变,人家的终究是人家的,我还是用回自己的剑术吧。”

  苏辰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两人“乒乒乓乓”的双剑互击已经打了十二招,他朗声一笑:“大师兄,这套剑法立意是好的,可惜你根本就不熟练,招数破绽百出,看我弱点攻击。”

  他手中长剑一引,也不在意什么流畅的问题了,身形倏忽进退,长剑如穿针引线,一式“玉女穿梭”使了出来。

  只见剑风呼啸,剑光如丝,剑剑直攻令狐冲的持剑右手,待到及体,再散成破碎光点,直罩住他全身上下三十六处大穴。

  令狐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艰难了起来。

  他原本使得极为流畅连贯的剑法,不是在抬手的时候被刺上一剑,就是在转身的时候被拦一下,甚至刚刚准备进步上撩,苏辰一剑布网,早就刺在他膝盖必经之路上。

  “布网成阵,穿针引线!好一手玉女十九剑,算计十分精微啊。”风清扬在旁叹息一声道:“能把剑法练到这个地步,也难怪你看不上我剑宗绝学,令狐冲退下来吧……”

  他的话还没说完,令狐冲使到第十七式“若远若近”之时,被苏辰回剑一击,就打在他的环跳穴上。

  令狐冲一个踉跄,差点摔跌在地,剑法散乱,再不成剑。

  他一脸羞赧,退到风清扬身边,看向苏辰的目光有些无奈了。

  风清扬却是漫不在乎说道:“苏小子,你等一阵,到天快黑的时候,再来比剑,这次我好好的教他几招,看他怎么赢你。”

  苏辰笑着道:“风太师叔,随您怎么教,别说几招,就是几十招几百招,也没甚大用,无论如何,令狐大师兄不可能赢得了我,这一声大嫂,却是少不了的。”

  他高高昂起头,说话的时候却是斜眼看着令狐冲,其话里的轻视简直让人直欲吐血。

  “希望等会你还这么信心十足。”风清扬白色长须不经意的动了动,显然是呼吸也急促了一些,却是被苏辰的狂妄气着了。

  只是他涵养甚好,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他心里想什么。

  “生气了吧,越生气越好,快快把拿手本领教出来,不榨干你一身所学,怎么显得我手段高强?”

  看着令狐冲跟风清扬进洞而去,苏辰也不理会,他坐在大石台上,独自灌着酒水,俯观华山秀美景色,耳朵却支楞了起来。

  远远的听着洞内传来风清扬的声音:“没想到那小子已经得窥剑意,用剑破剑明察秋毫,就算你把所有五岳剑派剑招都能连为一体,我怀疑你都挡不了他二十招,这已是层次的区别,宁中则小丫头收了个好徒弟,比起来,你那练的是什么剑法?”

  风清扬说话十分不留情面,令狐冲却是郁闷的说道:“风太师叔,那我就真的打不过他了?您也没办法?”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我教你三招绝世剑法,不知你能不能学得会?能学会就可以轻松赢他,学不会的话,你还是早早下山叫大嫂吧,技不如人,也怪不得自己憋屈丢人。”

  “三招?”令狐冲很是不以为然。

  “哼,你别小看这剑法,每一招都有三百六十五种变化,你能在短短两个时辰之内学会一招,我都可以说你是一个天才。”

  苏辰听得眉花眼笑,心知接下来就要说到独孤九剑了。

  他平心静气,洗耳恭听,暗暗赞叹紫霞神功果然是偷听偷看的绝好神功,就算是风清扬都防不胜防。

  正在心中转念,耳中却变得一片静寂,只听到山风呼呼,雀鸣虫噪,山洞里的声音竟然听不到一丝半点。

  “好厉害的老头,为了保密,竟然用真气把身周几丈方圆全部封住,这是防备我吧,还是防备我呢?”

  苏辰气得差点从石头上一弹三尺高。

  他算来算去,却没算到风清扬老头竟然能单凭一身真气,就把四周声浪全都封住。

  “这样的话,我前面所做一切,促成风清扬在眼皮子底下传功,不就全成了无用功,白白成全了令狐冲?”

  ………………………………

  感谢天天一十打赏了20000起点币~~谢谢支持鼓励!大伙儿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成绩一天天好起来,小鱼诚惶诚恐,努力构思好的情节,争取能让大家看得爽~~

  前文有书友提到主角感情不要太浪,要做新时代好男人,这个可以有。但看着那么多美女流口水,不敢收怎么办?全便宜不知谁谁谁,好浪费~~(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