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713 一剑流光(两章合一求订阅)

713 一剑流光(两章合一求订阅)

  风清扬有些欣赏的点了点头说道:“能在短短时间之内,把独孤九剑都偷学了去,比我手把手教导的令狐冲还要强上许多,却是把老夫也比了下去。”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面容古井无波,似乎又恢复了心头平静,可苏辰却越发不敢大意。

  只听风清扬继续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是华山后辈之中难得的天才,但所作所为却让我很不喜欢,接我一剑试试……”

  话音刚落,山崖上那凝重令人窒息的气氛一下就变得松活泛,仿佛无端端一阵清风袭来,夹杂着醉人的草木芬芳。

  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敞开怀抱迎接这难得的舒坦。

  苏辰心神一松,气势微微一弱,就暗叫糟糕。

  他眼前一花,却见风清扬那高大身影却是如同一抹影子般闪到跟前。

  一道青光呼啸如雷,刺了过来。

  不单是刺,看起来象劈也象斩,剑风呼啸之间,手中长剑尤如灯草一般舞成圆环。

  同样的华山十一剑式,扑天盖地向着苏辰席卷。

  风清扬出手之时,既不会象令狐冲的一板一眼,也不会象苏辰那样每一招都尽善尽美,把意境推到了极至。

  而是化繁为简,十一道剑式随意组合,形成剑轮滚滚向前。

  苏辰只感觉四面八方劲风拂面,呼吸都艰难了起来。

  “每一招都可以跟任意一招随意组合,连为一体。一套基本剑法被他变成无数种组合,几乎能从任意一个角度出手,变成数十剑数百剑,甚至无穷剑,并且全无成法,这种剑法要怎么应对?”

  若是令狐冲如此使剑,苏辰也有办法对付,只要用出自己爆发力量,就可以硬碰硬的打断对方的节奏,从而让他出剑迟滞,进退由心。

  可风清扬出手之时却不能这般应付。

  苏辰的剑刚刚抬起,就感应到老头那剑上附带的先天真气,极度凝练强大。

  自己的紫霞内力本来也算是品质极高,但只是稍稍接触,就有一种即将消融的迹象。

  如果没有肉身力量的加持,他恐怕甫一出手就会落在下风。

  苏辰还是第一次碰到剑力和剑意都强过自己的对手,他手中剑爆出一团闪亮白光,只听得呜呜风响之中,“呛啷”声越来越响。

  两人剑锋相撞发出密集长鸣,苏辰就被震得四肢发麻,身上的内力都有些不畅了。

  而风清扬手中长剑仍然无休无止恍如暴雨一般狂袭而来,如同滔滔大浪,丝毫没有止歇的迹像。

  两人剑气所激,山崖上的石头滚滚四散飞射,烟尘四起。

  崖边的小树杂草全都爆成绿色粉末,被剑风一裹,就化为一圈圈绿色涟漪,飞向五丈开外。

  令狐冲等了一会,就发现自己可以动了,知道苏辰剑尖用的那股柔力只是暂时制住自己,并没有太过用力。

  可他此时却完全顾不得想这种微末问题,只是眼神惊骇的看着场中两人剑势,却是比先前被苏辰一剑刺中还要失魂落魄。

  他此时方才明白苏辰跟他比剑时说过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用出跟你相等的力量,不用担心我用内力欺你。”苏辰当时笑着说道。

  在令狐冲的耳中,苏师弟的言语里自然是极尽侮辱,明摆着看不起自己这位大师兄,当时他也是十分愤怒。

  但此时想来,却是自己多想了。

  “如果他一开始就用出全力,那还比什么剑,这剑风袭体,我就不太可能挡得住。或者说,只是全力一剑,我就已被击败,亏我跟他打了大半天,确实多余了。”

  令狐冲看着两人出剑拼剑,心灰意冷之后再来客观评价,虽然心里仍是难受,但却忍不住暗暗心折。

  这一次却是少了一些愤懑,多了一些心悦诚服。

  “风太师叔是硕果仅存的本门前辈,看样子用的也是威震江湖的绝世剑法,但苏师弟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实力,也不知他是怎么练的?”

  令狐冲胡思乱想着,却是越退越远,渐渐的退到了山洞门口。

  靠着山洞口那面斜立巨石,才算挡住两从刺空的剑浪。

  他只是全神观看,忘了身边所有事物。

  “苏小子,你不是看不上我剑宗绝学吗?如今你再破一次给我瞧瞧。”

  风清扬看着苏辰如风中飘萍一般,可就是屹立不倒,把每一剑都封得严严实实。

  虽然看上去下一剑就很可能抵敌不住,但自己都出了四五十剑了,竟然一剑都没攻进去。

  “若不是他的内力还没达到先天,尚可以力欺之,恐怕今天想要教训一顿都不可得。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啊。”

  风清扬嘴里虽然是在讥讽着,但心里却是十分震惊。

  他绝没想到苏辰会挡住他一个先天高手如此狂猛的攻击。

  而且还坚持如此长久,跟令狐冲比起来,却是不知强到哪里去了。

  “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苏辰被风清扬的无穷剑力震得骨酥筋麻,也有些急眼了。

  心知一直这么被急攻,自己久守必失,终究会败得十分凄惨,力不如人,则不可硬拼。

  “那就只能靠剑速了,以实击虚,不可硬来。”

  他的剑势一变,就变得缥缥缈缈起来,这一次却不再试图封锁风清扬如流水般漫延而来的剑式,身形一展就如同淡淡云烟升起,在崖上蜿蜒游走,围着风清扬一瞬间就刺出十多剑。

  身形一化三,三化九,九化无穷,宽阔的思过崖上到处都是他的身影。

  手中剑更是刺得又快又狠,招招指向风清扬的必救之处。

  两人身形闪烁间,局势又自不同。

  令狐冲被剑锋相撞声音震得耳鼓嗡嗡做响,本来觉得十分不舒服,恨不得两人早点打完,但跟现在比起来,先前那种感觉还算是好的。

  如今这种双剑交错,并不硬碰的局势却是让人更为揪心,难受得让人心脏快要跳出来一般。

  风清扬白须飘飘,剑势狂舞之中发出“呜呜”尖啸,而苏辰那剑势刺出之时无声无息,收剑之后才能听到殷殷雷鸣响成一片。

  仿佛天空乌云密布,酝酿着一片暴风雨,让人喘不过气来。

  ……

  岳不群急急从有所不为轩奔了出来,侧耳一听,就听到那种双剑交击发出的巨响。

  他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感应到庞大气势,心里一惊,转头眺望,就隐隐约约见到远处思过崖顶剑气漫天。

  “这是谁在比剑,好大的声势!”

  岳不群心里刚转过这个念头,就见到身边一股劲风掠过,却是师妹宁中则已经急匆匆向那里赶去。

  “我还猜测个什么劲?上去瞧瞧不就是了。”岳不群脸色慎重,前脚后脚的就跟着夫人往崖上急奔。

  他们两人身后就是一道翠绿身影闪过,却是岳灵珊也跟着跑了过来。

  她脸上神色十分焦急,跟爹娘不同的是,她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可以断定比剑的两人之中,必定有一人是苏辰。

  那道银白色气势无双的剑意,隔着很远都能看出纵横睥睨的气势,正是苏辰的招牌。

  可是,如今那道剑光却是被一道青色剑光牢牢压制,左冲右突,就网中游鱼,虽然暂时还没落败象,却是已经可以见到颓势。

  “是谁可以压制名震天下的无双剑势,难道是在思过崖上思过的大师兄?不可能,这种剑法内力大师兄根本就使不出来,换他上场,根本一剑都接不住。”

  “而且这青色剑光之中能让人感应到一股深沉怒意,如同暴雨雷霆一般,难道跟苏师弟有仇……”

  岳灵珊心乱如麻,跑了几步,差点就踪岔了气,赶忙收心凝神,身形跳跃间,就紧紧追着岳不群夫妇冲上思过崖。

  身后有些心思灵敏的弟子,也是一股恼跟着往上跑去。

  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平日里安静练剑一派详和的华山派,却有两位高手拼死相争,这种境况空前,有好奇心的弟子都想去看看。

  这批弟子还只跑到了一半,耳朵里就听到“轰”的一声爆响。

  抬头一望,却见山崖高处一座小型石台,被剑气交击,爆碎成漫天石粉,浠浠嗦嗦的碎石如雨点般落了下来,洒向众弟子。

  这些人连忙躲避,脚下却是不知不觉的慢了。

  心道若是被这股剑气扫到,恐怕会凶多吉少。

  此时无论是岳不群夫妇还是岳灵珊,甚至更后面的弟子众人,已全部可以见到。

  山崖上一青一白两团光影来回冲刺,倏忽在左,倏忽在右,所过之处,草木摧折,石壁上被刺出一道道深深剑痕。

  山洞远处站着令狐冲,正站在那里看得目眩神迷,竟似忘了身边一切。

  “出剑的是苏三,不知另一位是谁?”岳不群眼神严肃,他手中长剑突然出鞘,跟宁中则两人对视一眼有,就待跃奔上前助阵。

  明眼人都能看出,苏辰的那道银白色剑光已经落在绝对下风,甚至还能听到那团光影之中隐隐传来粗重喘息声。

  岳不群的见识更广,他已经看出来了,那道青色剑光攻出来的气劲显然比自己更高了一个层次,竟然是一个绝顶先天高手。

  “我华山后山竟然被这等人物潜入了进来,比起嵩山左盟主来都要强上不少。

  就算是打不过,我也能帮忙牵制,绝不能让苏三出意外。”

  “就算是先天高手,也要让他知道咱们华山派不是好欺辱的,师兄,咱们两翼侧击,掩护苏三。”

  “好!”

  岳不群一声应下,“呛啷”脆响声中,两人长剑同时出鞘。

  这一刻岳不群和宁中则却是同心同力,刚刚认下的女婿弟子,这还没拜堂呢,怎么可以出意外。

  宁中则远远看了一眼急奔上来的女儿,此时都急得快要落泪了,但她的剑法内力还没到二流后期,这种场合显然派不上用场。

  华山上能插得上手的也只有他们两位一流高手而已。

  岳不群夫妇都能看得更明白,虽然苏辰落在下风,似乎随时可能落败。

  但就凭他跟那先天高手拼上百招,只是稍落下风的实力,假以时日,华山派屹立江湖,哪里还有抗手?

  兴旺发展指日可待。

  要知道苏辰如今还只有十八岁,还有着很大进步空间。

  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破先天,成为江湖中最最顶尖的传说人物。

  苏辰之所以落在下风,是他的一股剑意被风清扬那强大雄浑的剑意压制,功力也比对方弱了一截。

  就算是有着肉身力量补足,但面对无孔不入的先天真气,打到现在,就算是号称无穷体力的抱丹期,也感觉到十分吃力。

  他的剑势越来越快,处处抢占先机,但风清扬却是一直不紧不慢的催运剑招,气脉仍然悠长。

  练了几十年的独孤九剑,他的算法虽然比不上苏辰芯片的精细快速,但多年的经验却仍然可以弥补一切。

  两人走马灯一样不断变幻方位,时不时硬拼几记,老头脸上已微微露出了笑意,显是胜券在握。

  他跟一个后辈小子打到此时,一腔怒火却也消失得差不多,但好胜之心却是更盛。

  这已是羞刀难入鞘!

  无论是多么淡泊的个性,只要是习武之人,就没有不追求胜利的。

  所以,风清扬可以拿自己的独孤九剑发誓,他是一点都没留手。

  实际上,对面的苏辰能挡住这么多招,还能坚持得下来,风清扬已经震惊得有些麻木。

  他一生闯荡江湖,就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年轻人。

  “风太师叔,再接我一招自创剑术,我就认输,今日时已不早,却是不陪您老玩耍了。”

  苏辰也已经看到了山下上来的师父师妹师伯等人,心知再打下去也没必要,反而场面会乱得一塌糊涂。

  他全身所学剑法,包括那只是雏形的剑意,在风清扬莫大的压力之下融成一股。

  只感觉到心灵明净,前路再无迷惘,心知如今只差内力通脉,破任督之后,就可以直入先天。

  至于对剑法的理解,对武学的认识,以及对剑意的操控全都已经跨入了先天层次。

  这也是他能够强行跟风清扬打到这么久的原因所在。

  总的来说,两人境界差不了多少,只是功力还有着差距。

  这时再打下去已经意义不打,苏辰就萌生退意。

  但就算想退,也不能败得凄惨,有一招绝招却是必须用出来。

  他长吸一口气,手中剑突兀的由动返静,身形也遥遥立定,也不理会风清扬那道如附骨之蛆紧追不舍的青色剑光。

  只是举剑齐眉,眼神悠远,手中长剑发出白蒙蒙的光芒。

  这一刻,他的精神、意志,内力、血气全都齐齐爆发,凝注为一体,手中剑变成自己思维的延伸。

  前面不管有着高山大海,似乎都能一剑刺穿。

  ………………………………

  写打斗太过煞费苦心,感觉写得都有些词穷了,嗯,打完这一架,知道苏辰还缺少什么吗?就是……

  票票订阅和打赏啊。谢谢大家支持鼓励!(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7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