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807 四方束手(下)

807 四方束手(下)

  苏辰治过了马,再次叮嘱骆方去天医堂取药,就准备领着那匹被他取名为白龙的病马离开。

  当然,柳宗道还安排了一位专门养马的仆从跟着,专斯负责帮苏辰养马。

  “等等!”

  看着苏辰眼中放光的去牵白马,许老头忙叫住他,满头冷汗道:“秋官,这马性子烈,不但会踢人,还会咬人,平日里除了小原谁也不能靠近的。”

  小原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就跟着许老头随便取了个名叫许原,因为许老头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之中。

  这是一个瑟瑟缩缩的瘦弱小子,看起来十三四岁,比小翠大不了多少。

  也许是平日里少见贵人,胆子较小,见到苏辰的时候有些不敢抬头。

  苏辰开始见他牵马走过时很自信的模样,还以为是牧场的战士,此时望过去,就能见着这人的卑微。

  许老喝叱道:“小原,难得苏大医正看中了这匹马,你以后就不用住在牧场了,就跟着他为仆吧,你小子的好日子到了。”

  老头似乎在牧场特有声望,说话气场十足。

  小原忙应声,手足无措的就要趴在地上行礼。

  苏辰心里一动,芯片扫描看了过去。

  他惊奇的发现,这少年别看身形瘦小,但生命力白光却很旺盛,白光波动也十分柔和,看上去竟然有些让人舒服。

  别人不能靠近的马,他能靠近,果然还是有着不同寻常的地方,应该是对动物的亲和力很不错。

  而且,苏辰还发现,这小子有一双不合比例的大长腿,依他的身高来而论,很不谐调。

  他目光闪了闪,温言说道:“不用多礼了,以后这马还需你好好照料,养得好,我会不吝赏赐!”

  “还不上前牵马跟着?”许老头叭嗒两口烟,没好气喝道。

  又跟苏辰说道:“这小子是我几年前出塞之时遇见的,当时他还是十岁出头,却跟着马队跑了一宿,没有掉队。我见他可怜,就带回牧场,没想到,他养马的天份还算可以,反正牧场也不差他一口饭吃,就收了下来。”

  别看许老头恶形恶状的呼喝着小原,其实对他还真的算是关照,这话明里暗里都在点明瘦小子的重要性,目的不言自明,应该是想着让他生活的稍好一点,毕竟是他收养回来的。

  如此惠而不费的一些话,也不损失什么。

  这份心思,许原显然也是听明白了,他固执的趴在地上向苏辰行了个礼,又向许老头行了个礼,应该是在告别了。

  苏辰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这事。

  他继续走向白马,这匹骨架十分粗大的白马,让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

  在五岳世界都没有见过如此雄壮胚架的马匹,若是让岳灵珊见到,不知会有多开心。

  心里想着一些往事,苏辰有些怀念,温和的伸手就向着白龙的脖颈雪亮鬃毛伸去。

  那马打了一个呼噜,眼神一下变得凶恶起来,侧首就准备嘶咬,同时四条腿同时崩紧,苏辰感应得到这是准备扑击飞踢了。

  “果然性子烈,好,很好!”

  苏辰不怒反喜。

  他可不比旁人,知道动物尤其是马匹,能保持野性,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这代表着活力和发展潜力,就如人类的小孩子一样,那种十分听话的乖乖崽,往往比不上那些脾气恶劣四处捣战的淘气孩子身体好。

  许老头一见这情况,心道坏了,这马发起飙来,若是秋官发怒,把马打伤那就不美了。

  他倒不担心苏辰会被马踢伤,只是想着人家好不容易看中一匹马,本来是一件拉近关系的大好事,如果弄得不欢而散,就太过扫兴。

  许原更是紧张不已,急忙抢身向前,想拦在马前。

  他可不知道苏辰身手,心里担忧着马儿伤人。

  别人不知道这匹马力气有多大,做为天天伺候着这匹白马的养马人最是清楚不过。

  许原可是亲眼见过,这马一腿就蹬倒了其他同类的威风。

  苏辰伸手一拦,挡住许原向前窜的身体,眼中精光一闪,一股精神力闪电升起,身上气势如滔天大浪般向着白马席卷而去。

  那马蓄势暴起的身体突然一僵,四蹄一阵抖动,身体也晃了两晃,差点摔倒在地,虽然还是站得稳稳的,硕大马眼中却有了畏惧神色。

  随着苏辰身上气势狂涨,身旁的许老头和许原面上变色,踉跄后退了七八步,心脏狂跳。

  有那么一刻,他们只觉得自己身边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大海狂浪,似乎不后退就会遭遇到灭顶之灾。

  也许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大海是什么横样,但有些感应却是相同的,那就是心头惊悚。

  远远看着的柳宗道眼神一凛。

  这种感觉又来了。

  他比许老头更清楚,如此现象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精神压制,传闻只有宗师级高手,才能在一言一行中,影响到对面敌人,让人甚至升不起对抗心思。

  “也不知他年纪轻轻,是怎么练出来的这身武学?”

  柳宗道暗暗叹息,心中突然有些失落,这是在叹息自己的身手以及年华老去。

  紧接着,他就惊奇的发现,那平日里谁也不能靠近的白马,此时竟然变得无比温驯,歪着脑袋享受着苏辰的抚摸。

  不单如此,这马儿还主动靠近着苏辰,拿高大的身躯挨挨擦擦的,似乎是在撒娇。

  “草,这匹白马原来是欺软怕硬的角色,大家都被这畜牲给骗了。”

  柳宗道看得圆睁双目,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震惊的还不是柳宗道,而是许老头。

  他可比牧场任何人都熟悉马性,知道如果是一匹有血性的烈马,是怎么也不可能凭借力量强行降伏的。

  你可以打败它,杀了它,却不能让它臣服,更别提做出撒娇举动了。

  如此情形的发生,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眼前的年轻人,能人之所不能,有着奇妙法门。

  “难道他会法术?古时流传有驯兽师,是不是秋官也会这一手?”

  许老头显然是想歪了,反而是许原却没有想这么多。

  在他心里,这位新的主人,一身能耐不可思议,跟着他走,或许不是一件坏事。

  若是能学到点什么,是不是人生会就此变得不同。

  这少年的心里,隐隐约约的多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或许能叫做野心。

  “柳执事,许老,苏某就此告辞!”

  苏辰拱了拱手,笑意盈盈的翻身上了马,双腿微微一夹,白马就急窜了出去。

  虽然没有马鞍马蹬,因为这马的背架十分宽广,苏辰坐在上面竟然感觉十分舒适……

  马匹奔行起来不但很快,而且很稳。

  他心怀大畅,心知捡到了宝。

  看柳宗道和许老头的神色,这马应该还从未被人骑过,所以没人能发现这一点。

  果然,千里马与劣马相比,有着各种优点。

  难怪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无不以拥有一匹绝世坐骑为荣,视若珍宝。

  这不单单是身份的缘故,骑上去的体验都完全不一样。

  “许原,跟着!”

  苏辰扔下一句话,蹄声如雷,去得远了。

  瘦小子看了看许老头,眼神中有着些微不舍,但更多的是兴奋。

  他单纯的脑袋也能想明白,这是新主人要试试自己的脚力了,当下高声应了一句,就埋头狂奔。

  苏辰转头望去,见那小子跑得起起伏伏,有着一种独特的韵律,看上去竟然有种奇异的美感。

  透过粗布衣褶,都能隐隐察觉到他腿上暴起的肌肉如同流水一般滚动不休。

  “确是一个好苗子!”

  苏辰哈哈笑了起来,也不等待,向着天医堂去得远了。

  能跟得上就可以栽培,苏辰对于看得上眼的人,向来不介意送一个造化。

  …(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7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