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963 改元易号(下)

963 改元易号(下)

  第二天,吴王突袭长安,唐王朝一夜降服、北方易主的消息不翼而飞。

  大江南北一片震怖。

  那些自负眼光雪亮押注在李阀身上投机的大商人、大家族此时不由得全都傻了眼。

  “这是假的吧!唐皇兵精将广,城池深垒,怎会被人杀到皇宫的?这倒也罢了,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就被人一网成擒?”

  长安城中一声咆哮响起……

  武士貜站在府内中堂,望着底下前来汇报的家将,心里冰凉。

  长安城中似他这样倾力资助李阀的大商人,还有很多,此时都到了重要时刻,做错了决定可是要老命的事情。

  一个家族的崛起与延续,在改朝换代的时候,是最好也是最差的时机,看准了就能保得百年富贵,看不准很可能顷刻之间身死族灭,不可不察。

  “老爷,已经确定下来了,今日吴王早朝,已经改元易号,如今咱们江北也不例外,您听,门外大股军队正在进城,调换城防,听说唐皇,不对,忠顺候已迁家眷于城南,此时一片哀声……”

  下人回禀道,面上还残留着惊恐之色。

  他们都以为昨晚的喧闹只是闹了贼人,没想到竟是改朝换代。

  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武家主沉吟了一会,打了一个寒噤,连忙急声道:“快快查一下吴王的信息,看怎么才能投其所好?咱们也得多备资财奉上,求得庇护。”

  “是……”

  消息一出来,不但是长安城盘根错节的各大势力都很快行动,那些还在各地观风望势的大小世家,也全都改弦易张,同一时间向着长安城派出使者。

  无论先前怎么想,如今大势已经分明,却不能再次站错了队。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位吴王殿下对百姓似乎还算宽和,对治下商人和家族,也不会无故针对,只要攀上一丁点关系,就能获是照顾。

  …………………………

  民间风云变幻,没有一点波澜的就接受了这个惊天消息,天策府此时气氛却是冷如寒冰。

  长安陷落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飞快散布在二十万军马之中。

  流言四起,兵无战心。

  不但是底层军兵,就算是那些领兵大将,此时也是心乱如麻……几次骚乱,好悬才弹压下来。

  任凭再是壮志豪情、铁血心肠,谁没有父母家小?谁没有亲朋故旧?

  自己在前方打仗,后方被敌人端了老窝,这仗还怎么打得下去。

  …………………………

  “大家都有什么好办法,说说吧。”

  李世民浑身冰凉的坐在主位,早没有了往日气宇飞扬雄姿英发的模样,说话有气无力。

  堂下虽然人才济济,此时却是一片沉寂。

  对于此时形势也没有了太好的法子。

  “玄龄,你有何看法,不妨说说。”见无人说话,李世民不得不点名了。

  他平日里最是信重手下两位谋士,房玄龄和杜如晦,并笑称为左膀右臂。

  房玄龄擅长谋略布局,杜如晦擅长决断选择,这能很好的解决李世民所有难题。

  想到两人的才华,李世民眼中又露出希冀的光芒,希望这一次仍然能问得妙计,以安天下。

  “秦王,此次跟往常大不相同,吴王这一手可谓又狠又准,他直接在长安改元易号,宣示正统,想必很快就会有圣旨明发天下,到时候,秦王不接旨不行,接旨也不好,总是进退两难的事情……”

  “克明,你来说吧!”

  李世民听而不闻,心里十分恼怒,转问杜如晦。

  房玄龄似乎说了很多,其实全是废话,他又怎么听不明白。

  对方的意思是说如今大势已去,如果不听从长安旨意,就是陷害家人,立于不孝不义的境地,能不能战胜吴军还是未知,先一步就得损失惨重,这是劝自己放弃了吧。

  一旦两军对圆,关中父老齐齐上阵劝降,那些军将如何面对?

  太难办了。

  就算李世民秦王府想要宣布另开新朝,割舍一切,也不能在自己嘴里说出来,否则岂不是要变成遗臭万年的不孝子孙。

  这个错误,擅长谋略的房玄龄总是不肯犯的。

  杜如晦平日里谋事斩钉截铁,此时也是期期艾艾,说不清楚,他苦着脸道:“殿下,此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端的只看一个选择罢了……从天下万民来看,当然深盼秦王能解万民倒悬,破釜沉舟,从亲情孝道来看,势必不能如此,降了吴朝至少生命无虞,皇上被封了个忠顺侯,殿下也可得一个安乐伯什么的贵爵……”

  说到这里,杜如晦再说不下去了,他看到了李世民要吃人的眼睛里透着丝丝凶光,心里一寒。

  在李世民的眼中,自己麾下谋臣如雨,战将如云,更兼兵精粮足,怎么可能就此抛下大好基业?

  只得一个什么安乐伯,怎能甘心?

  他心里已然悄悄恨上了杜如晦:”好你个杜黑脸,敢劝我投降,如今形势艰难,暂且不同你计较……”

  李世民收敛眼中凶光,重新挤出一丝微笑,悲凉叹道:“想我天策府,从军不过千、将不过三,直至如今二十万兵马雄踞中原,创下大好局面,在座各位无不是惮心竭虑,费尽心血,又怎么可以就此舍弃?今日局面,还请诸位多多出谋划策,不吝赐教?”

  他神情十分诚恳落寞,眼角湿润,一股英雄末路的悲凉涌上所有人的心头。

  静了一会,底下一位长须中年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殿下勿忧,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自古龙争虎斗,当局者迷,跳出局中来看,天下如棋着着新呐!”

  “怎么说?鲁国公请讲。”

  李世民眼皮一跳,他心里早就有个想法,但却不能自己说出来,不然就会大失人心。底下文臣武将都是精得跟鬼一样,又是个个装糊涂,没有一人能为主分忧。

  很可能,他们也是知道的,只要谁提出这个计划,当会千夫所指,死无葬身之地。

  关键时候,却还是相交于青萍之末的刘文静靠谱,听他语气,似乎要说出自己想听的计谋了。

  “请放心说来,无论所言为何?世民绝不怪罪!”

  李世民擦了一下脸上泪痕,温和笑道。

  刘文静很早就支持李家父子起兵,为唐王朝建立很大功劳,跟李渊也有着姻亲,因此平日里有些恃功而骄,好在这不算什么大事,李渊倒也能忍得了他。

  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位虽然做了宰相,也做了吏部尚书、封了鲁国公,却不改初衷的死心塌地跟着自家二儿子李世民。

  皇帝尚在,太子也在,你一个朝庭大员尽心辅佐二子是几个意思?

  李渊心里一怒,刘文静就悲惨了,他干脆被发放到了天策府中,闲置起来,美其名曰效力军中。

  他当然心里不满,不过也无法可想就是了。

  此时冒着无穷风险向李世民献此毒策,也是拼命下了血本了。

  “秦王,河北窦建德被连根拔起之后,他手下大将可是有那么一些流亡在外,更有几万残余兵力,不可不察啊。”

  “你指的是刘黑闼等人?”

  “就是,听闻这些反贼攻城掠地、不事生产,兼且来去如风,他们的兵力倒不算什么,但骑兵众多,却是很能跑,听说跟塞外有着勾结。”

  “哼,那算什么?区区贼寇而已,有我那三千精兵扼守要道,无论他们怎么勾结也是翻不了天。”尉迟敬德黑沉着脸,恼怒说道。

  “呃……”

  刘文静看傻子一样看着尉迟敬德,李世民也是心里一堵。

  其他人全都低下头去,不发一言。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只有尉迟敬德心思粗狂,却没有理解。

  看着李世民心急如焚,又不好亲自说出口的模样,刘文静洒然一笑道:“尉迟将军这等虎将,当然得正面对抗吴王麾下势力,这才是用兵之道。”

  “如此甚好!”李世民抚掌大笑,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

  众人看着两人做戏,只能捂着鼻子象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附和道:“如此甚好。”

  一问一答之下,计划就很清晰了,把尉迟调开,派暗子说动刘黑闼引突厥南下……

  当然,其他兵将都要退守南线,至于理由吗,那是现成的。

  “吴王贼军势大,他既然攻伐长安,断我等根基,我们就兵发洛阳,争取一日而下。至于怎么对付无双剑,你们有什么想法?”

  “禀殿下,听说日前高句丽傅采林现身中原,还有突厥武尊毕玄也已南下,据可靠消息,是知道无双剑击败宁道奇之后,两人见猎心喜,正筹谋决战呢。”

  说话的是长孙无忌,却是李世民的妻兄,更是他从小交好的朋友,此时用计又狠又毒,却是帮着李世民解决了心头隐忧。

  “好!打虎还需亲兄弟。”李世民心怀大慰。

  放突厥狼骑入关,再派人说动两大宗师联手于军阵之中伏杀无双剑,这事可行。

  …………

  感谢干罗佳打赏1000起点币~~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