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971 一战而定(下)

971 一战而定(下)

  李世民想的其实也不算错,任何一支军队,不论是打了胜仗还是打了败仗,都没有接连打两仗还能胜利的道理。

  原因很简单。

  战场争锋,消耗实在太大,士兵们就算是体力还足够,精神上也太过疲惫了。

  更何况,在武尊毕玄和傅采林两位大宗师的伏杀之下,对方首领已是身陷险境,脱不开身。

  无人统一指挥,敌军士气就会衰弱,麾下众将也会各有算盘,说不定就会犯下许多错误。

  “这真的是唯一的良机,不可延误。”

  黑压压的军队如潮水般的涌向北岸,因为早就准备关键时机出兵,李世民早就做好了准备工作。

  此时过桥上岸,骑兵先行,很快就听到远处喊杀之声。

  再走一阵,那声音越来越小,已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还是来了。”

  从天意气运之中,苏辰就发现,自己尚未能获得承认,就知此战有着变故,或者有着危险。

  此方世界,做为敌人又能威胁到自己的无非就是那么几人。

  非毕玄和傅采林莫属。

  大日光芒刺眼,在无穷金光之中,似乎他们已不是在泾渭两水边缘,而是在茫茫大漠之中。

  四周看不到一片绿色,空气中没有半点水气,酷热难耐。

  如果说,当初秦山海的大光明经如同初升朝阳,普照四方,毕玄这一手炎阳**,就是大漠残阳,让人心火上升、酷热焦渴,快要燃烧起来。

  毕玄表面看起来轻松,实际上却是全力以赴。

  他第一招就用出了自己最拿手的绝技,炎阳**中的化阳神功。

  以身化阳,无物不焚。

  手中短矛【阿古施华亚】闪过一丝冷光。

  就如炎阳之中的一抹清泉,让人渴望亲近,如坠幻梦。

  【阿古施华亚】是突厥古语,意为【月夜之痕】,这也是炎阳**之中唯一的破绽,最弱也是最强之处。

  毕玄一生遭逢千战,至少有九百战的敌人是自己活活冲向他的短矛,被一矛挑死。

  酷热难耐之中遇到一弯新月,一缕清泉,就算明知是陷阱,也会不由自主的靠近。

  眼望着毕玄毫不留力的出了绝招,苏辰眼神微微慎重了些,耳边又听得一声清喝。

  “传闻无双剑天下第一,我倒是不太服气,特来领教阁下高招。”

  声音清冷柔和,似山间隐士,似云巅高人,引人入胜。

  但一股森寒杀机却悄然涌上心灵。

  这哪是领教切磋,骨子里还是联手伏杀。

  让人惊奇的是,随着这声音入耳,一缕无形剑气早就密布苏辰身击,

  “始於一、终於九,下者守形,上者守神,神乎神,机兆乎动。机之动,不离其空,此空非常空,乃不空之空。清静而微,其来不可逢,其往不可追。迎之随之,以无意之意和之……”

  似空非空,是为不空,故无所不在。

  “以人奕剑,以剑奕敌!高句丽傅采林。”

  苏辰冷哼一声。

  两人一加发动,就如两颗闪亮明星照彻天际。

  苏辰心中一动,已明白出手之人身份,他不惊反笑。

  “我道李世民怎么就敢如此笃定的陈兵左近,原来早就说动了你们两位大宗师出手。的确是名不虚传,不愧为天下英主。”

  “如果我真的只是大宗师,今日恐怕还真的如你等所谋,殒命于此……吴军先胜后败,从此风流云散,可惜,你们千算万算,却是算错了我的修为。”

  “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苏辰一声冷喝,身上气血狂涨,呈五光五色……

  四周云气乱卷,狂风突起,围绕他身躯结成道道旋涡。

  空间裂出道道漆黑缝隙,一股奇异伟力镇压四方。

  炎热天象、剑气罗网全都停止下来……

  毕玄矛锋停在苏辰眉心一尺远处,跃动挣扎着。

  一双通红血目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此人须发如针,根根竖起,脸色有如被风砂磨砺的粗岩,有着粗犷豪烈的气质,分外引人。

  傅采林的剑锋却在苏辰后心三寸许,不得寸进。

  罡气虚空旋涡卷得剑身寸寸碎裂,气劲反冲,令他须发乱舞。

  此时才可见得此人显出身形,脸型窄长,鼻梁高耸,额头宽大得异乎常人,一双眼睛闪着晶亮星光,如映天下万物。

  可惜的是,此时的傅采林却是没有什么从容之色,嘴里惊呼道:“天人合一,你这是破碎虚空的修为!”

  “果然好见识,不愧是高句丽大宗师,你们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

  苏辰冷笑一声,感受到身上先天真气急剧与四方元气融为一体,心神向着四方蔓延,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出现心头。

  此时是在战场之上,不便跟对手多多过招观摩学习,他一出手就用出了如今的最高境界。

  号令元气,镇压一切。

  “接我一招天地同悲!”

  之所以叫天地同悲,是因为此招一出,身周十丈尽成齑粉,是无差别攻击。

  阳神号令天地元气,所过之处即成剑域,无论是大宗师,还是普通士兵,在这种攻击之下并没有太多区别。

  天地都似乎被斩开无数道口子……

  一道青色剑光如同水波般从身前掠起。

  剑光如浪卷向四周十丈方圆。

  所有人都能见到那剑光之中带着金色光丝、黑色裂缝,空气中响起噼噼**的炸裂声。

  那是空间在细微碎裂,乍分还合。

  地面无声无息出现一个五米余深的十丈坑洞,天空中的白云被这股剑气一冲也散成飘絮。

  到了这时,苏辰已是全无保留。

  自从突破阳神之后第一次全力出手,更带着绝杀之意。

  难得强敌聚齐,正好一网打尽。

  数十万军马看着那一轮骄阳,一张罗网破碎成粉,然后就是两位大宗师化做片片血雾,向着四方飞散。

  战场一阵寂然……

  风吹过,那血雾飘飘落入尘土,消失不见。

  “来年此处,应是羊欢草长……有着大宗师的血肉滋润,土地也显得更是肥沃一些!”

  苏辰轻叹一声,动作却没怎么停顿。

  一个闪身,幻出道道光影,已是到了颉利的身旁。

  他笑了笑:“颉利可汗,你誓师出发之时,想不到会有这等结局吧,放心,你麾下儿郎很快就会下来陪你,此去也不算太过孤单!”

  “可汗……”

  “住手!”

  四周勇士从震惊中醒过神来,见到苏辰手中长剑微微抬起,全都不要命的嘶吼着扑了过来。

  苏辰嘴角微撇,剑光一动,颉利可汗惊恐的眼神顿时定格。

  他手中长剑向着身周一震,那扑来的金狼军全都吐血飞跌。

  伸手接住颉利头颅,苏辰高声喝道:“颉利已经伏诛,全军掩杀……”

  “万岁,万岁,万万岁……”

  战场一静,就响起山呼万岁的声音。

  这一刻,吴军气壮如虹,而突厥兵马如丧考妣,再也没有了丁点斗志,转身就逃,被身后的吴军追得四处乱窜,一个个被砍下头颅。

  兵败如山倒。

  黑压压的潮水掩过,一支三千骑军紧缀身后,不急不徐的砍杀着胡人,越行越远。

  为首一将手持双锏,威风凛凛,正是秦叔宝。

  他遵令直赶着败军前往草原,不杀光不回师,却是生力军,先前一直蓄养马力。

  再过了两炷香时间,战场就平静了下来,除了四处走动的吴军,已经少有见到站立的胡人。

  鸣金响起,所有人重新列阵,席地而坐,节省体力。

  辅兵也急赶着维修弩车,陌刀兵放下兵器,闭目调息。

  除了马鸣风啸,不闻人语。

  这一点,在战前早就几次重申。

  因为他们不但要应对突厥兵,还要面对李唐大军。

  幸运的是,破突厥损失不大,除了浪费一些体力精力,仍然有着再战之力。

  苏辰轻轻点头。

  沉落雁不愧是当初瓦岗首屈一指的军事统帅,其军事才华还在徐世绩和秦叔宝等人之上。

  此时统领二十万步军,也是井井有条,不急不缓,有一种沉静大气感觉。

  他远远看去,一双清亮眸子偷偷望了过来,眼神带着一丝俏皮,似乎对指挥大军如臂使指的成绩十分自豪。

  苏辰柔和一笑,竖了一个大拇指。也不管对方理不理解其中意思,心里却是泛起一丝温暖。

  他何尝不知道这女人心里有着情意,但一直以来,苏辰认为这种军事出色的指挥官收入深宫为妃,实在是太过浪费了,所以也没有回应对方。

  此时想来,也许自己有些自私了。

  有些事情,还必须尊重对方的想法。

  “等到此战过后,如果不想再次领兵,就如她所愿,女人一生征战,总不是好的归宿!”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