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05 丛林法则(下)

1005 丛林法则(下)

  卫元仲跟花云不同,他并没有专心习练大而无当的重剑之术,因为他明白,有些时候并不是谁的剑力量更猛,就能取得胜利。

  高手相争,胜负只在一招,有时变化就在十分之一秒之中,与其钻研第三层次的重剑法门,而导致打不到敌人,还不如让自己的剑法更轻更快,更让人防不可防,这才是杀人的妙法。

  从战场生死历练过来的人,想法就是不一样。

  刺向苏辰背心的这一剑就深得“轻”字奥妙,如流风之回雪,又似轻云之蔽月……

  看到了,感觉到了,那已经迟了,致命的一剑就已刺入心脏。

  如果这一剑得逞,就算以这个年代的医术,能不能救得回来,也是两可之间。

  从此剑可想而知卫元仲的凶悍疯狂,是完全没想过后果。

  也许是自忖就算是杀了对方,静社方面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而过多惩戒三阶剑手,就算是帝国,也最多是把他送到位面战场冲锋陷阵,没什么大不了。

  被人痛扇耳光的仇不报掉,这口气不会顺。

  “你太天真了,本来想着给静社一个面子,放你一马,没想到你自己偏偏不珍惜。”

  苏辰冷笑。

  越门剑法第七式,丹凤点头,倒腕反刺。

  嗡……

  他没有回头,手中长剑突然出鞘,一道银光亮起,刺痛人眼,寒意浸骨入肌。

  众人隐隐约约之间就见到一剑化三剑,再三剑归一剑。

  你快,我更快。

  再轻灵隐蔽的剑法,又怎么能瞒得过苏辰的精神感应。

  卫元仲自鸣得意的一剑,在苏辰眼里,只不过是小孩子玩意,不值一提。

  “锵!”的一声轻响。

  回剑归鞘。

  苏辰头也不回继续前行,卫元仲手中长剑已“”的一声跌落地上,身体晃了晃,就软倒在地。

  眼尖的人能发现,他手腕上,小腹处,嘴唇处已是鲜血喷涌。

  须臾之间,受了三处严重伤势。

  “好快的剑,从遇袭到长剑出鞘,再反攻三剑得手,卫元仲的突袭一剑竟然都没有刺到他的身上……”

  “出剑的势子清清楚楚,节奏分明,又如教科书般精准,卫元仲就算是看明白了,也只能眼睁睁中剑,还是我们认识的越门十三剑吗?”

  “原来,还可以这么使剑?”

  学员们窃窃私语,这次可就没有任何人说苏辰是胜之不武了。

  一掌一剑,全都是后发而先至,以力破力,以快打快。

  从卫元仲最强项的方面,彻底把他打落尘埃,让众人找不到任何借口忽视。

  “昨天他打赢花云,我还以为是侥幸得胜呢?原来人家根本就没有认真。”

  “是谁说左云天的体魄差,身体弱的?他一巴掌就把卫元仲拍蚊子一样拍了出去,比黑熊的力气还大上许多倍,怎么可能弱?”

  有人却是看出了其中奥秘。

  真的体魄弱的话,别说把一个高大壮汉打出去五六米,就算想要挡住冲势,也不太可能。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无论打人还是被打,没有雄厚的根基,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这时细细想来,却都是悚然而惊。

  ……

  “这小子好辣的手,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十九楼屏幕前的总教习伍召面容沉肃,“咻”的倒抽一口凉气。

  李静和众位教习望着瘫倒在地的卫元浩,也是心情沉重。

  她们眼力都很好,此时全看明白了。

  卫元仲身上三处伤势,嘴唇和手腕处鲜血淋漓皮肉外翻,也只不过是外表吓人,以这年头的医术,接筋校骨只不过等闲事,稍加修养即可恢复。

  关键的是他小腹丹田处中的一剑,看起来不重,却另有奥妙。

  此时的卫元仲脸色灰败,眼睛没有丝毫神彩,显然是精气血散乱,互不统属。

  换而言之,就是他的修为被废了。

  被破了丹田气脉,内修无望,甚至有一股震荡之力伤经伐脉,让他连外功都没办法修练,只要稍微运气用力,就会痛如刀绞。

  这是彻底免除了后顾之忧,把他什么想法全都的灭掉。

  外伤好治,内伤难愈,何况是这种蛮横破坏经脉。

  就算如今的医术,也是治不好的。

  这才叫以牙还牙。

  众位教习甚至包括伍召在内,也没人敢说苏辰此举有什么不妥。

  别人做初一,他做十五,以辣手应对辣手,也算无可厚非。

  “看走眼了……”

  伍召看了一眼李静,心里十分复杂。

  他知道这一局交锋,自己终究是输给了这位董事。

  “以后,还是听从吩咐做事吧,人老了,不中用了。”

  几人匆匆下楼,发生了这等事情,哪里还能坐得住。

  而且,他们惊恐的发现,七楼大堂中的事件滑向了不可知的方向,因为钟浩大师兄已经挺身而出。

  众学员看不懂卫元仲身上的伤势,钟浩却是知道的。

  他双眼喷火,隐含怒意,斥道:“好小子,你藏得可真深啊,就想着扮猪吃老虎一鸣惊人对不对?同门切磋,竟然狠心废人修为?左云天,你已走上邪路,知道不?”

  苏辰看傻子一般看着走上来义正严辞的钟浩,感觉就象头上有着几只乌鸦呱呱叫。

  “这人的自我感觉太好了!”

  他有些无语。

  也许一直以来被静社寄以厚望,并被期许为此届全国武道赛大有可为的静社选手,钟浩习惯了众望所归,习惯了高高在上。

  一开口就是教训语气,如前辈对后辈,看着不懂事的小孩子一般看着苏辰。

  这种人,在任何世界,任何地方都会有,跟智商无关,跟人品无关,只跟修养见识有关。

  而且,他们这种人往往性格特别固执,不到黄河心不死。

  自认为只有自己是对的,别人全是错的。

  想要扭转他的思维是比登天还难。

  “不知所谓。”

  苏辰懒得跟无知的人废话,哧笑一声就想离开。

  不是为了完成左云天的心愿,他都没想过教训卫元浩。

  如果不是卫元仲心思阴险从背后偷袭,他更不会出剑无情,破人丹田气脉。

  堂堂皇帝陛下,拉低身价去跟静社一些所谓精英学员争风头,别苗头,传出去了,他无双剑丢不起这个人。

  “站住,你得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恃技伤人者终会得到报应,就让我教教你怎么做人吧!”

  见苏辰不但不虚心接受自己的意见,反而不屑一顾,钟浩气往心头撞,长剑轰然出鞘,身形前窜轻灵如狸猫,一剑起云烟。

  “看剑……”

  剑光先是迷迷蒙蒙,快得仿佛幻出千重光影,如一片白云般轻若无物。

  当头斩落之时,却又变得重若万钧,压得空气“噼哩啪啦”一阵爆响,四周劲风狂卷,众人一退再退,完全止不住身形。

  “轻重之变,先起若云之飘忽,剑到身边,倏忽之间又转为天边落岩,挡不可挡,只要挨着擦着就会身受重伤。”

  众人心里都冒出这个想法。

  “这才不愧是静社学员大师兄,出手气势磅礴,卫元仲跟他相比,连提鞋都不配。”

  “左云天惨了……面对如此剑势,已有些许自然之威,非人力所能挡,他擅长的快剑,就算能格挡住也受不住那股大力,只会落得个人剑俱毁的下场。”

  “本以为左云天已经够厉害了,此时看到大师兄出手,方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剑乃君子,是王者,钟浩如今就演示了堂堂正正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

  大堂内众学员全都眼含艳羡,喧哗一片。

  李静连同众教习,一进门就见到这一幕,看到被钟浩一剑封锁身周、动弹不得的苏辰,心里凉了半截。

  “来晚了,又要出事?依钟浩三阶顶峰的剑术,全力运转轻重方圆之变,想要无损的接下这一剑,在整个南江静社,除了总教习伍召,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

  感谢东府校书郎(500)干罗佳(500)小西瓜的粑粑等打赏~~

  在起点看小说和他站看书有着最大不同,就是看完了有章节尾评论,这章写得好了,就兴奋的说两句,写得差,就郁闷的骂两声,共同讨伐作者。

  很爽,有木有?

  来吧,来起点订阅看书,大家互动,有啥意见提出来了作者立刻回应,随你心意写文,多好啊对不?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