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20 霸王枪(上)

1020 霸王枪(上)

  “萧安宁竟会关心我?”

  “我一定是遇到一个假的萧安宁。”

  苏辰诧异的看过去,见那盈盈秋水般的眼睛,小巧挺翘的鼻子,还有那微微抿着的嘴唇,全都在诉说着诚恳。

  “你看什么?想要我教你两招对付姓项的吗?别多想了,我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她眼中闪过一丝烦躁,显然心情不太好了。

  苏辰心下撼然,他占据左云天的肉身,有了前身的记忆,一直觉得眼前的女孩就如若即若离,高高在上的云朵儿。

  他跟左云天不同,打心里还真没去追求什么,只是当对方一个小妹妹那般逗逗开心。

  此时看来,两人的发展,跟以前却已有了大大不同。

  “对了,原来的左云天烂泥扶不上墙,见到流氓就扔下对方逃走,还跟个傻子一般坠入莫家的陷阱,不但实力不行,还懦弱胆小,终于,让萧安宁不再理会于他。”

  而如今呢,有些事情并没发生,他仍然是对方一个小时的玩伴。

  更因为自己的玩闹,少女芳心中悄悄的有了一些影子。

  在女孩心中,只要是出自真心,好男人、坏男人其实没什么区别。

  再出色的女孩也毕竟是女孩,需要有人追求。

  在她的强大气场之下,真正敢下场试水的,也只有苏辰一人而已。

  以前左云天也只是厚着脸皮在旁仰慕,能说几句话。

  但如今的苏辰却是摆明车马,直接当众沾了上来,这种行为无耻之极,却也大大的满足了傲骄大小姐的某种奇特心理。

  “她心里或许没有其他想法,但已是不知不觉的把我当成自己人,这算不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苏辰笑了起来。

  他灵魂清明,见事极快,也不用去细细体会小女生的想法,立刻就把握到其中细微之处,豪情万丈的拍拍胸脯道:“有安宁你为我鼓劲打气,区区一个项惊文,根本不在话下,看我三招两式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噗!”

  “你这吹牛的毛病,实在是没救了。”

  见苏辰不肯改主意,这时又有许多人看着,萧安宁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悠悠的看着他签下名字,准备上台。

  心里想着如果他下跪磕头之后,无法在南江立足,自己大不了让他去萧家投影队伍,去其他世界避一避。

  等到多年以后,真有了成就,这些事情说不定也已经淡下来了。

  闻讯而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向着学院【试金台】一涌而去。

  罗华学院每年要举行一次一素质考试,从学分,到修养,再到武技,全面的对达到要求的学子进行考核,以决定进行灵魂之旅的等级。

  优秀学生开拓位面,普通学子自然就是经历人生,成绩不同,受到的重视不同,得到的资源也不一样。

  在学院看来,这是针对性教育,是因才施救,在学生看来,这是鱼跃龙门。

  而试金台,就是最后的一道龙门。

  每年都有一些自忖天才过人的精英学子,在此折戟沉沙,梦断罗华。

  是一路青云直上,还是从此泯若众人?也只有一战而已。

  今日的试金台当然不是龙门。

  在没有考核的日子里,这里就成为了解决学生争端的最佳所在,是经过学院承认的。

  宽广结实的圆台之上,闪烁着乌亮颜色,在阳光下闪着一道暗光,苏辰在众人的喧闹声中,顺着阶梯上得台去,踩了踩台面,就感觉一种沉实坚固的感觉传入心底。

  “也不知什么金属制成,再怎么用力也打不坏吧,更难得的是,这金属台面还有着微微弹性,就如站在软木之上,就算是有人摔倒,也不会受到严重伤害。”

  不论是原来的左云天,还是现在的苏辰,都是第一次上来。

  一切都很新鲜,不免多看了两眼。

  “到了这时才怕,已经晚了,就算你想认输磕头,也得先好好教训你一顿才行。”

  项惊文手提丈六长枪,枪身黑漆麻乌的,直有鹅蛋大小,枪刃锐气逼人,泛着闪闪蓝光,显然是特制金属做成。

  一枪在手,他身上的气势急速高涨,象要刺破长天。

  “霸王枪最重以势压人,项惊文身上枪意凌厉,显然已到人枪合一境界,再配合项家独门枪法翻江倒海式,我怀疑左云天一招都挡不住。”

  有些学生看热闹不嫌事大,在那里笑呵呵的说道,眼睛睁大看着那杆枪、那个人,一眨不眨。

  更有一些学生眼中精光闪烁,其目的当然是想看看项家枪法,这可是大敌,年终跃龙门,说不定自己也得跟他对上。

  在罗华学院,只推行学分制,只要你学分够,贡献够,实力强,就可以加入争夺,并不看你是几年生。

  有些人在学院读了七年进修不曾毕业,有些人只读一年,就在各位面闯荡,这事也常见,优胜劣汰,没有太多温情可讲。

  当然,那些只读一年,就得到机会的,大多数是一些世家贵族子弟,

  学院唯才是举,不设门禁,谁都可以入学。

  这也是那些寒门学子最恼火的地方,特么的似项家莫家这等人,家里有着资源,还要抢占普通民众的资源,真是不当人子。

  ?“只希望左云天能败得体面一点,哎,同是罗华学院学生,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难道我们寒门学子就没有出头之日吗?”

  有几位面色灰败的学生,对苏辰此时遭遇感同身受,对项惊文这些世家子弟,显然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相信苏辰还有什么还手的机会。

  “也只能怪他自己,做人当有自知之明,有些事情不是他有资格染指的。”

  在多数人眼里,什么身份就做什么事情,不能抱着不切实际的想法,否则就会碰个头破血流。

  这并不是两位学员的争风,而是贵族学子与寒门学子的一次碰撞,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悬念,但也牵动着许多人的心。

  对台下的熙熙攘攘,台上几人全都未曾关注,项惊文跃跃欲试气势冲天,有些迫不及待了,苏辰淡然伫立,手中倒持青钢剑,站在那里松松垮垮,气势全无。

  “金台决斗,各展所长,希望你二人能点到即止,不可蓄意杀人……开始!”

  程光耀慎重下令,双目灼灼的看着台上两人,他是裁判,也是见证,当然,也肩负着另一个重任,当某一方占了胜势,还要狠下杀手的时候,他会阻止。

  跟其他一面倒认为项惊文占据绝对优势的学生不一样,程光耀的精神反而大部分放在了试金台右面的瘦削少年身上,他感觉到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能让自己感觉出若有若无的威胁。

  “单纯的肉身强大,绝不可能给我如此感觉,一定有什么奇异手段……”

  随着程光耀下令开始,项惊文再不掩饰自己,他仰头大笑,长枪一摆,恍如巨蟒翻身,嗡嗡声响中厉声道:“左云天,你这种垃圾也敢跟我争,不知死活。”

  一出手就是风起云涌,天河倒灌……。

  试金台上,天空陡然一暗,枪影重重卷起狂澜巨浪,众人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条黑龙跃海腾空,向着前方嘶吼狂啸,扑击噬咬。

  从蓄势到出击,项惊文一气呵成,一杆霸王枪带着摧山裂海的无双气魄向前奔流,人随枪走,枪借人势,一道冷光直射苏辰前胸,气劲汹涌间,震得他全身衣衫头发齐齐向后飘舞,仿佛处身凄风苦雨之中,让人看着直叹息。

  “不好!”

  “这哪是比斗,项惊文一出手就是项家拿手的‘翻江倒海式’,极为凶狠残酷,这一枪要是刺中,恐怕不是受伤那么简单,就算救得及时,也会经脉俱伤,生不如死。”

  “哎,霸王枪法本就霸道无匹,项家从来不出良善之人,在位面世界中向来杀伐无忌,试金台比试就算错手杀人,也没人能拿他们说事的……程导师怎么不动手拦阻?糟了。”

  莫离眼神闪烁,心情十分复杂,脸上表情有些快意,又有些惋惜。

  快意的是打心眼里不喜左云天,记恨着先前的不给面子,惋惜的是如果他在这里就出事,自己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开展,那神性可能就很难得手了。

  萧安宁身形一动,又突然止住,悄悄收回了摸在腕上玉镯上的小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她看到台上清瘦少年身形已经动了,如山间清风,如天边云岚,看着明明很清晰,却又有一种不太真实的虚幻感。

  一剑起云烟,似远实近,扑朔迷离。

  这是千里户庭,方寸演变。

  她在家里曾见父亲演示过。

  是一种很高深的境界。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