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24 高天之上(上)

1024 高天之上(上)

  项英看着病床上的项惊文,眼神十分冰冷。

  医生已经检查过了,伤势很重,胸部骨头断了七八根,有一些地方甚至刺伤了内脏,导致大出血。

  好在项惊文实力很是不错,体质强大,并没有生命危险。

  但是,没有一个月的好好修养,也是很难恢复如初的。

  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项家少爷被人打成这般模样,传回了家族,他项英还有何等脸面见人。

  日后见了众位同僚,恐怕会被人笑死。

  “下手可不轻呐,谁给他的胆子敢动项家嫡系,左云天……你真是无知者无畏。”

  项英笑得淡漠森冷,似乎项惊文的伤势只是寻常,没有太多的引起心湖波动。

  “英叔……我要……那小子死,要杀他全家,一个破落户,也敢坏我好事,咳咳……”

  项惊文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就想起先前在学院中所受到的耻辱,心里恨意滔天。

  一直以来,他就顺风顺水,几时受过这么大的打击?

  苏辰有一点算错了,他只以为既然立了威,表现出了自己的强大威慑力,应该不会再有人敢乱动心思。

  却没想到,他高看了项惊文的理智,也看低了项英这类人的毫无顾忌。

  纨绔子弟和家族死士这类生物,他见得还少。

  “既然文少爷想出气,那就让左云天先尝一尝绝望的心情吧,他也许认为我们项家不敢光明正大对付旁人家小,但有些事情,又何必亲自动手……”

  “十七。”

  “英大人!”一人似乎一直侯在旁边,听到召唤,走上前来躬身行礼。

  “你跟十九两人出去安排,顾惜春那里,我看车祸就很不错……左云秋那小姑娘,九黎剑馆不是经常比剑吗?比武失手是个好主意,做得自然一点,得看起来象个意外,别让第六处抓到把柄。”

  “是!”十七应声退去。

  “左云天,我们项家奉行的是霸道风格,铁血手段,你既然敢招惹,那就要有迎接打击的心理准备!”

  项英身上锋利气息一闪而灭,嘴角泛起一丝冷酷笑容。

  他抚摸着自己腰间的一柄血红战刀,再不说话,只是静静等着消息。

  从对方伤了项惊文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是一个死人。

  项家【沥血刀组】从来只会行动,不打嘴炮。

  ……

  “先前比武的时候,你胆子不是很大吗?”

  萧安宁笑意盈盈道。

  两人此时已经到了萧家别院,苏辰又见到了那座让人惊叹艳羡的豪华庄园。

  感应到了明里暗里的护卫和监视力量。

  “真的要进去吗?我怎么感觉时机不对。”苏辰微微踌躇。

  这八字还没一撇,就去见家长,发展会不会太快?

  “就说你胆小吧,好,你不去,等会我跟父亲好好聊聊你是怎么强行拉我手的。”

  “别,我还是跟你进去吧。”

  要是让那位大神知道自己竟然轻薄了自己的女儿,随便有什么举动,自己都承受不起啊。

  萧安宁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看她笑得自在,也根本不是见家长的感觉,也许只是习惯性的邀请同学,进家里坐坐。

  这代表着,已经认同自己是好朋友了吗?

  苏辰当然不是初哥,对方有没有感觉,是不是动心,他敏锐的灵感不说是一清二楚,也不会有什么错觉。

  “是我自个儿想多了,其实只是单纯的串门,不过,也得讲点礼仪。”

  苏辰想起帝国古风传承,最重礼仪,空手登门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萧安宁可以不在乎,自己却不能失礼。

  算算时间,自从左云天年龄渐大,已经有三年时间没登过门了。

  上次来时,左云天见到方信和萧冰夫妇的时候,可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黑历史。

  “去就去,不就是见一下萧阿姨吗,你等我一会!”

  看着萧安宁眼中的戏谑,苏辰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知道这丫头是在报复自己不告诉她,为什么那一剑会发光?

  憋着心气儿的想看自己出丑呢。

  可是,那灵魂结成花朵,意志凝结锋芒,这事怎么能说呢?

  难道说自己二阶内息修为,就已经在图谋突破五阶的事情了,而且已经半只脚踏进去了吗?

  说出来,萧安宁信不信不知道,但肯定会多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一件极其违背常理的事情,就算是学院的四阶巅峰武技大指导,也只能猜到苏辰灵魂天生强大,能稍稍外溢引发异象,从而认为他是天才,值得培养。

  但他绝不会想到五阶的事情上去。

  要多么大的脑洞才会如此猜测?

  在修练事情上,苏辰绝不想去随意糊弄萧安宁。

  他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如此,也就只能随意开个玩笑,把话题扯开了。

  萧安宁倒没别的心思,只是觉得对面男生越来越神秘,有些不忿罢了。

  大多还是小女孩好奇的心思居多。

  她也不催了,就看着苏辰走到墙角,摘下了几朵花,几片叶,皱着眉头仔细摆弄起来,还用草茎细细绑缚……

  双手如穿花蝴蝶,过不一会,就结成了一片五彩花束。

  花枝错落有间,稀疏淡雅,就如天地生成,浑然一体。

  “这是什么?你竟然会插花,是顾阿姨教你的吗?”

  萧安宁惊喜的走向前来,想要伸手接过来细看,又怕弄乱了花枝……这束花朵,似乎有一种虚无缥缈气息,不在红尘中。

  “算你有心,好吧,我原谅你了。”

  有这么漂亮的花束礼物,小小的隐瞒也不算什么了,萧安宁眉花眼笑的。

  “本就是送你的,别急着拿走,我是来做客的,怎么也得让我捧着花束进门,全了礼数。”

  萧安宁捂嘴笑了笑,说道:“真抠门,随便摘几朵野花当礼物,你今天可是赢了很多钱。”

  “先前不是说只是一点点钱?”苏辰哭笑不得。

  他偷偷的抹去额上的汗水,没被对方发现。

  这不是冷汗,是真的累的,萧安宁不知道,为了插好这束花,苏辰可是下了大力气。

  插花花艺当然是顾惜春教的,不过不是教自己,而是教小云秋。

  左云秋练剑的事情,暂时还没告诉忙碌着的妈妈。

  因此,晚上的时候,顾惜春总会抽出一点时间来教导花艺,让她以后能多上一门技能傍身。

  苏辰没有修练的时候,也会坐在旁边听着。

  他灵魂强大,芯片在手,学习能力高得吓人。

  左云秋还没学得精通,他已经举一反三,尽悟于心。

  这束花可没那么简单,并不如萧安宁所说的那般抠门。

  入乡随俗,帝国最重礼数,萧家又是千年世家,方信夫妇更是雅人,当然不能随意糊弄。

  礼这东西,其实就是脸面,是心意,代表着是否尊重别人。

  这一点,苏辰是明白的。

  就如一个人,打扮得干净整洁,漂漂亮亮的,首先不是为了自己,深层意义是为了别人。

  自己舒服不舒服尚且两说,让别人感觉赏心悦目就是一种尊重。

  ……

  萧冰很亲切的接过花束,放在桌上,看起来很高兴,也微微有些伤感,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

  问过了苏辰的一些家事,也问过学业,就如普普通通的一次孩子同学造访。

  “果然如此,萧安宁的性格,她的家人最是清楚,一点都没有误会。”

  “如果把自己当成上门女婿来审视,那就麻烦了。”

  难得的,萧安宁的父亲方信竟然也出来了,看了一眼桌上花瓶放着的花枝,笑了笑,就道:“云天还没进行过灵魂之旅吧,如今十六岁了,可有什么想法?”

  “学院里这次要开拓新位面,我准备参加,听说其中机缘不小。”

  苏辰弄不明白对方心意,中规中矩的答道。

  按理说,面对方信之时应该比面对萧冰的压力更大,毕竟对方实力要强上许多,已经无法揣测境界。

  但事实并非如此。

  萧冰坐在眼前,如同一尊神女高踞中天,四周元气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而动,身上闪耀三尺明光,温暖而又强大,让人心折。

  方信就不一样了,无论苏辰怎么看,都觉得对方是个普通人。

  灵魂视觉之中,也不能发现半点特殊之处。

  看起来普通,实际上并不普通,因为,没有哪个普通人能让自己看得移不开眼睛。

  方信跟萧冰坐在一起,苏辰总会不自觉的第一眼看过去,半点也忽视不得。

  “安宁这次就不去了,我准备在暑期的时候带她经历灵魂之旅……你们好好聚聚,经历世界的洗礼之后,有些事情物是人非……”

  方信说话并没有长辈对晚辈的严厉,话里意思却很明白。

  这是告诉苏辰,少男少女的心事萌动不算什么,经历过位面旅游之后,或许会动心,会恋爱,会结婚,会生子……

  经历了一个个的人生历程,再次回来,肯定不是当初的心境。

  这是在问他,能否接受这种改变。

  其实就是隐晦的在说。

  你想追我女儿,好,等她在多个位面结婚生子,历经世情之后,你还想追,还能爱吗?

  是很残酷的一个问题。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