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31 不讲规矩(下)

1031 不讲规矩(下)

  苏辰走在暮光里,意态闲雅,似乎对身边的事物毫无所觉,只有他自己知道,身边那滑腻粘稠的阴森气息,已经影响到心境。

  身体里面就如有一只手在细细翻找着什么,察看着自己的肉身和体内真气。

  “灵魂太过敏锐也不太好,至少这时装傻就装得没那么自然。”

  苏辰忍不住眼皮跳了跳,他快压抑不住心头怒火了。

  被一个老头子把身体上上下下全都看光,还仔细研究着,这种感觉想想就难受。

  而且,不单只是察看,他能感应到那股思维之中有着贪婪。

  给人的感觉呢,就如一个人看到香喷喷的肉排,很想一口吞下肚那种。

  短短十余米,苏辰走得背上冒出冷汗。

  他不是因为害怕,纯粹是因为恶心。

  他生怕自己忍不住,由出长剑,砍他丫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了想,苏辰还是没有妄动。

  好在时间并不长,也不知是不是已经看清楚了,还是终于忍住了心里的贪婪渴望,那股思维从苏辰的身上潮水般撤离。

  苏辰面色没有变化,不动声色的长吁一口气,心知终于蒙混过去了。

  左云天的记忆告诉他,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莫老头在察看自己实力长进程度,还有体内的神性有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是不是可以开始收割?

  既然没有立即动手,那就代表着还差点火候。

  远处街角,一道光影闪了闪,空气中泛起丝丝涟漪波纹,波纹甫一出现,就划出一道若隐若现的流光,向着西北方向消失。

  天空之上,一朵白云被风吹得散了开来,突然形成一张人脸,眼睛里面微微闪着金光……

  看着苏辰进了宅院,白云人脸神秘一笑,如水晕化开的墨痕,被风吹散,不见半点影踪。

  ……

  萧家别院里,方信身着舒适的宽袍长衫,拿着花洒正在浇花,萧安宁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看到自己父亲突然笑得很神秘,很是奇怪,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一次的灵魂之旅,真的不比寻常。”

  方信笑道:“当然没错,我不是笑这事,只是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心有所感罢了。安宁,你不必在意别人怎么看,只管问自己,这一次的学院新位面,你想不想去?最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跟左云天一起去。”

  “干嘛扯到那家伙,他有时候很烦的,我躲着还来不及呢,还是不要了,上次不是说好了,跟父亲您一起去历练?”

  萧安宁撇了一下嘴,不高兴的说道。

  她着实没兴趣为了新位面开拓的那么一点利益去跟人争夺,太没意思了。

  至于左云天,又关他什么事?

  萧安宁有些后悔把左云天带到家里来玩了,本来只是一个恶作剧,想看看那家伙的尴尬。

  现在闹得父亲、母亲看自己的眼神古古怪怪的,还时不时的言语试探一下。

  方信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展颜笑道:“那就随你,按原计划吧,今年暑假带你出去走一趟。”

  圣人之道,随世而移,无为而无所不为。

  方信看起来本尊只是坐在家中,对世事不萦于怀,但他的修练却也不是一味的随波逐水。

  今天苏辰的拜访,让他心境微微起了波动。

  看到了那束插花,还有那种随遇而安又不失斗志的坚凝,他终于对那人起了一点好奇心。

  思维高踞云端,正好看到了车祸,也看到了苏辰杀伐果断,一路横扫,更看到了莫定远隐伏一侧偷偷图谋着什么。

  不过,这些事情,他也只是看看而已,并没有半点插手的意思。

  到了他的这个境界,一些无关的人和无关的事,并不太过关心,只是静观云起。

  站的高度不一样,所思所想也不一样。

  神灵永远不会去关心每一个凡人的喜怒哀乐。

  ……

  屋外传来响动,项惊文的声音在呼喊。

  “安宁,我有事找你,出来一下。”

  竟然不通报,直接扯开嗓子呼叫……

  太没礼貌了,萧安宁有些郁闷,她出门去查看……

  方信仍旧不紧不慢的浇着花,很多时候,他并不太关心四周动静,大部分心念放在修练上,放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

  那里波诡云谲,一路杀伐,比起家中的平和安静,更需花费精力。

  方信的目光变得悠远,看着是在浇花,心神已渐渐沉入冥冥高天之上,突然,他听到门外一声惊呼,然后四周元气涌动,一股极大的震荡波纹出现,有一道灵魂之火陡然亮起,又突然熄灭。

  他身形一闪就到了门外,看到别院侧方。

  萧安宁一个人呆呆站在那里,面容惊惧,而她的对面,一个人影扑倒在地,神色狰狞,手中兀自握着一把长剑,那姿势明显是突然袭击。

  远处一些黑衣人如电射到,看着这情况惊讶难言,为首的高大黑衣制服男人蹲下身去,翻了翻项惊文的眼皮,看了一眼,就道:“死了!”

  “当然死了,护身灭魂咒下灵魂湮灭,不留活口。”

  方信淡淡说道。

  “惊扰到安宁小姐,这是我们的工作失误,还请方先生原谅……没想到项惊文竟会如此狂躁?表白不成,就痛下杀手,他的死罪有应得。”

  那为首黑衣制服中年面色复杂的又道:“项家如果来人调查,我一定会据实说起,此事不怪安宁小姐。”

  “无妨,项家来人如有不服,可以让他们直接过来,我自与他们分说即可。”方信冷声道。

  “安宁,回去吧,以后灵魂之旅,会遇到很多挑战,不就是杀一个攻击你的敌人吗?习惯就好。”

  “父亲,我没想杀他。”

  “我知道,别放在心上。”

  方信眼神柔和,拉过女儿的手,两人进了别院,也没再跟那些黑衣人多说什么。

  ……

  “队长,项家嫡系死在南江,事情大条了,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惨剧发生,回去不好交待。”

  “是啊,项人杰可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物,他贵为王爵,一生霸道,儿子落得如此下场,恐怕会发飙,南江不太平了。”

  队长站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闷声道:“谁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得如此之快,就算是我们想要阻止都办不到……话说回来,这家伙怎么突然间就发疯了呢,萧家小公主他也敢攻击,真是死有余辜。”

  “立刻上报,不得有半点隐瞒,这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处理范围,就算是南江府尊也担待不起。”

  “是。”

  方信拉着自己女儿进了屋,看着萧安宁还惊魂未定的神情,眉头微微一皱。

  他倒没有担心丫头的安危。

  手腕上的玉镯防护,就算是五阶出手,短时间之类,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她。

  而在帝国之中,根本就没有哪一位五阶敢不长眼的找上门来。

  他关心的是萧安宁的心理,措手不及之下反击杀了人,对心灵的冲击实在太大。

  “是得早些历练了,太过安稳的环境,不利于成长。”

  看着萧冰搂着的萧安宁,方信默然不语。

  他又想起了自己看到的一幕,病房中那个年轻人坐在项惊文身前,两人促膝谈心。

  “好小子,我倒是小看了你,计划环环相扣,竟然把萧家把我方信也算计进去了。”

  “这事要不要跟安宁傻丫头说起呢?若是让她知道对方平日里鞍前马后的奉承着,转过脸就能拿她当刀使,让她陷入危局,又会如何想?”

  方信抬起头来,看向远处,似乎穿过遥远距离,看见了那位正在大块朵颐的少年。

  “辣手无情,不拘泥、不迂腐,更无所顾忌,我倒是有些看好你能活下来了。”

  对于苏辰算计自己,方信心里没有什么怒意,反而有些激赏。

  因为,他也是这样的人。

  为了自保,有些事情当放开手脚,绝不拖泥带水。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