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39 光说不练(下)

1039 光说不练(下)

  琴声叮叮咚咚,这一次,赵雪怡眼神空远,似见未见,十只纤巧修长的手指跳动若精灵,在琴弦上轻拢抹挑。

  一阵让人如迷醉的琴音陡然回荡,华美雍容,让人恍若看到盛世华年,四处歌舞升平。

  是丰收的喜悦,是初生第一声啼哭。

  是浴血奋战的将士,是不朽的丰碑。

  七弦古琴弹出了一种庄严华丽,让人大气都不舍得大喘一口气,生怕惊扰了那威严的王者、沉穆的悲凉。

  一曲终,赵雪怡叹息一声,眼神悠悠的望了过来,她似乎也有些满意这一曲壮歌,柔柔笑着,眼底深处却带着丝丝挑衅。

  连我想吃个红烧猪蹄膀你都能看出,看你怎么品评我这首倾尽全力演奏的曲调?

  清平天下,锦绣江山,谁能品评?

  这是一首清平调,取意四海清平,百姓安乐,弹出来有着雄奇壮丽之中,又不乏细腻柔情。

  四周同学都细细听着,没有半点喧闹,也没有先前听细雨调那种舒适写意。

  旁边的蔡老师听着这曲,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激赏。

  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觉得赵雪怡奏琴技巧圆熟老辣,情真意切,让人隐隐能听出其中的万里河山。

  确实是倾情演绎,都有资格登上帝都宫廷的万国朝宗晚宴。

  “琴艺已经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灵性无穷,前程无量。”

  一曲既终,所有人都心有戚戚,似乎沉浸在音乐的余韵之中不可自拔。

  谁都没有抢先说话,也没能谁能想起先前邓雪怡问的那一句“你敢不敢听我用心弹上一曲。”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如果说先前弹奏的细雨调让人惊叹,此时的清平调,听起来就让人静默无言。

  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

  赵雪怡抬头望来,眼神灼灼,看着苏辰,也不说话。

  一个,两个,所有同学都看了过来,在等着他说话。

  邓绍林斜着眼睛瞟向苏辰,面上神色古怪,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里想着:“编,使劲编,这下看你还能怎么说,讲不出个一二三来,恐怕会出一个大丑。”

  不比上一曲的主题简单,还可以瞎蒙其中意境,这一首琴曲,其中意蕴之复杂曲折,他甚至怀疑苏辰能否听懂。

  毕竟大家都说这位平日里不学无术,有些知识他还真的未必知道。

  知音琴会,可不单单是夸奖好听就行,说不出其中的精妙所在,是会被人嘲笑的,尤其赵雪怡需要的不仅仅是说出音乐,更要说出他的心情。

  萧安宁也是期待的看向苏辰。

  上一首琴曲,他就说出了赵雪怡的心事,此时不知道又会有什么高见?

  这家伙近段时间变化太快,总有一种说清道不明的神秘感。

  苏辰的确是弄不清楚这首曲子的来历,左云天的知识积累之中没有,在虚拟空间中走马观花的学习的时候,也没有认真去钻研,毕竟不考音乐,不用学这个。

  “似乎这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很有名的样子,这就尴尬了,我竟然没听过。”

  见赵雪怡柔柔目光望来,正等着自己品评,苏辰有点难堪。

  可怜他连这首气魄宏大的曲目名字都不知道。

  游目四顾,见左云秋仍是满脸迷醉,很欣赏这曲子的模样,苏辰忙小声问道:“云秋,刚刚弹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清平调啊,你没听过吗?对了,你平日里根本就不听琴曲,妈妈说你静不下心来……”

  左云秋啪啦啪啦,大声说道,也不加掩饰。

  她奇怪的看着自家哥哥,先前还觉得他高深莫测,连那位大姐姐想吃猪蹄膀都能听出来,这下露馅了,曲目都从未听过,怎么去评啊?

  小丫头左右瞧瞧,足尖不安的捻动地面,想找一找哪里人少一点。

  这是想要逃开了,免得等会跟哥哥一起丢人。

  苏辰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觉得自家小妹真是太单纯了,一点也不会说话,还那么大声,真是笨死了。

  先前觉得战斗力强原来只是假相,这样直白说出来,不是让人笑话自己吗?

  “切……”

  四周众学生全都一脸鄙视,听到小姑娘的回话,他们才明白,这位装大尾巴狼的家伙,原来连曲目都未听过,还得问旁人,真会装模作样。

  只有赵雪怡却是不管,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她只记得当那位男生说出自己心中所想所念的时候,心中的那种奇特震撼,是找到了知音。

  子期死,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

  如今的赵雪怡就有这么一种感觉了,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她甚至想拉着对方促膝谈心,把内心想法和盘托出。

  她也有苦衷,别人都说她的琴艺离大师只一步之遥,极目所在,全是鼓吹之众。

  又称她的琴声十分有灵性,以后前程远大。

  但谁又能明白,她奏琴之时,心里时常有着一种隔膜感。

  弹的琴声再美,却并不是自己喜欢的。

  就如她想画一个苹果,别人说这是太阳,她想画一只啄食的小鸡,别人都说是老鹰。

  画画是如此,弹琴也是如此,种种力不从心,内心不被别人理解的苦楚,实在是尴尬莫名。

  可想而知,当她弹出的细雨调,被苏辰说出她心中所想之时,那种内心的惊喜。

  就连对方说她目中无人,四周学生不配听自己的琴曲这种诋毁之言,也不放在心上。

  因为,她当时奏琴就是这么想的。

  这不是诋毁,是事实。

  四周众人全都憋着看笑话,也没人催苏辰,就这么看着、看着,目光中的深意耐人寻味。

  蔡老师抿嘴一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如此方才符合自己举办知音琴会的初衷,有期待、有体悟,更有惊喜。

  她倒是觉那位先前“大放厥词”的同学有些意思。

  别人论的是琴,他论的是心,也不知是不是瞎猫撞到死耗子,知不知道曲目跟会不会品琴鉴赏并没有多大关系。

  子期遇伯牙,千古传知音。

  伯牙是个极厉害的琴师,名扬天下,而钟子期只不过是一个砍柴为生,身着簑衣,手持板斧的山野樵夫,他哪里懂得什么音乐?但人家就是能听懂琴中的意思。

  不过,虽然品评的资格是有,她却不相信这位年轻人真的可以说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出来,只是这种无知无畏的态度值得鼓励。

  这类人多了,才能营造出良好的教学气氛,让学生们的琴艺更进一步。

  而不是象先前邓绍林那般,只会照本宣科,说一说曲目历史,捧一捧弹奏技巧,无聊透顶。

  “左同学是吧,放心大胆的说,穿绫罗的不只是裁缝,食肉糜者不是屠夫,你没听过琴曲,也不一定不知道其中真意。”

  这话很有水平,苏辰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他明白这位老师其实半点都不相信自己真是琴曲知音,只不过找个借口让自己抛砖引玉,可惜她还是想错了。

  “邓学姐,你是在爬山,想要登高望远,却只能站在半山腰处,四肢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脚下云烟袅袅……不知前路何方。”

  苏辰淡然说道。

  “这是什么鬼,胡乱说一气吗?跟你说弹琴,你却就吃肉,跟你说曲目,你就去爬山。”

  所有人眼前出现一个个小圈圈,头上有着无数只乌鸦在飞啊飞,完全摸不着头脑。

  “胡说八道吧?”

  “糊弄人也得有点诚意啊。”

  “这次如果他还能猜对赵学姐心里所想,我敢绕学院裸奔。”

  邓绍林没有说话,脸也不红了,他微微昂起头,又找到了自信,看向苏辰的目光突然就有一种优越感。

  蔡老师哑然失笑,心想这位同学可能是破罐子破摔,随便云里雾里莫测高深的说几句。

  “爬山?”

  赵雪怡怔怔然,愣了一会,霍然起立,纤细洁白的双臂撑着琴台,身体微微前俯,望了过来,颤声问道:“左同学,可否请教,路在何方?”

  她呼吸十分急促,胸前丰隆起伏,小脸微微胀红,刹那间露出惊人美态,围观男生全都顾不上去鄙视苏辰,看得眼睛都直了。

  “不会吧,又被他蒙中了?”

  邓绍林眼前一黑,这时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只要有眼睛的人,见着赵雪怡的神态,就能明白对方想什么。

  知音难寻,就在眼前。

  苏辰心里撼然,他当然知道这琴音中的艰苦跋涉之意,就如深沉长夜,等不到曙光的感觉。

  他的精神力极其强大,明晰以音传情,以情动人道理,走的是以剑入琴,以琴控心的道路……

  赵雪怡只是单纯的精研琴艺,不去固本培元,又怎么可能取得最后突破?

  就如小孩舞大锤,明明知道只要能舞动起来,威力肯定不凡,但就是力不能及,强行动手,只会伤到自己。

  看着赵雪怡的炙热眼神,苏辰叹道:“这已经不是琴艺的范畴了,而是琴道,技近道矣,你的灵魂不强,跨不过去。”

  他似乎知道对方听不懂,补充道:“就如登山,你只想着寻找一条可供登攀的道路行走,既然没有路,为什么没想过长出翅膀飞上去呢?”

  “是啊,我为什么从来没想过还可以飞呢?”

  赵雪怡眼神重又变得清亮,眼里闪过心悦诚服,只觉对方字字句句都说到了心坎里。

  “这样也行?”众人全都讶然。

  左云秋眨巴着眼,哥哥的话,她一句也没听懂,只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

  书友20170402153014694(2000)干罗佳(1000)了类等人打赏,谢谢大家订阅投票,嗯,名次上涨了一些。

  写了三千二百字,这个剧情还没写完,只能等明天了,不是断章啊……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0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