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66 谁与争锋(十)

1066 谁与争锋(十)

  “难怪帝国特别推崇武技招式,实在是太实用了,这种剑艺,就算是没有真气,没有强大肉身,也没有强大灵魂,只要技巧在,就能做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成为十人敌百人敌,只是轻松等闲,只要体力不曾枯竭,就没有应付不了的局面。”

  有着如此技巧随身,突然去到一个新世界,就算身为一个普通人,也能拥有很是不弱的战力。

  对于保命求存,着实有着极大助益。

  灵魂穿越位面,什么都好,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实在是太过危险。

  一是容易露出马脚,引来各方反击;二就是稍一出格,会跟土著势力既得利益者起冲突。

  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受得住一段很长时间的蛰伏期,等到打开局面,人都已经老了,也受尽了苦难,那就不是灵魂之旅,而是灵魂之难了。

  “这正是帝国举行武道赛的真意所在。”

  经过气运的燃烧推演,苏辰还发现一个让人惊喜的现象。

  以往的所有实战经验,各种剑术招式如今全都化做薪材,把自己初初领悟的第四层次【不破三尺】推向了巅峰。

  剑艺至此,已是凡人巅峰,下一步就是进窥神道。

  他隐隐感觉到,如想再想突破,也不该是从技巧上下工夫,而必须是从力量上,从能量层次上面取得突破。

  变剑艺为剑域,剑气离体,扩大杀伤范围,并凝聚力量,增加剑气威力。

  那是五阶的道路了……

  “没有选择推演独孤九剑果然是正确的,一门武技厉害不厉害,有没有发展潜力,其实只要看看曾经练习过它的人到达最高成就知道了。”

  苏辰花费气运推演之前,也曾想过是不是推演自己用得手熟的几门剑术体术,直到最后选择这越门剑法,而不是独孤九剑,当然有着一些考量。

  独孤九剑的精妙,让苏辰在五岳世界顺风顺水,论及这门剑术,基本上站在五岳世界的巅峰,但也只是五岳世界而已。

  观其本质,这门剑术其实还是处于剑法、剑招的范畴。

  以无招破有招,窥敌之破绽,牵一发动全身,再破除敌方招数。

  练习这门剑术的人,受限于世界和眼界,最多也只到了先天绝顶。

  就算是其创始人独孤求败,到了老年,也只是说草木竹石皆可为剑,不拘于物,并没有达到大唐世界那种以武破道,破碎虚空的地步。

  说白了,独孤求败和风清扬没有突破四阶,最高成就实际上还是三阶先天,他们最后都是老死的。

  就算最后无敌于天下,也只是低武世界中的无敌。

  至于令狐冲当时没有内力随身,还能刺瞎十余高手的眼睛,那些高手是什么人?

  有一些是江湖二流,寥寥几个初入一流的绿林响马,是左冷禅收服的盗匪。

  按如今的世界实力品级来计算,令狐冲的那些对手,实际上就是二阶力量,并没有跨入先天境界的低手。

  彼方世界的高手,在此方世界变成了低手,这让苏辰很难堪啊。

  他怎么有信心让独孤九剑去对付这次有可能出现的四阶巅峰高手围攻?

  完全差了几个档次。

  就象是在五岳世界之中,就算苏辰把独孤九剑练到极致,再推陈出新,面对十个东方不败或者风清扬这等三阶高手的围攻,也不一定能讨得了好去。

  更何况敌人再强一个层次。

  一门武技总有其极限的。

  当然,胜负之事,并非这么简单的一个对比,只能说,在所有人都用同样的身体条件参赛之时,苏辰觉得选择适应本世界规则的高深剑道,还是很有必要的。

  起码有一点,苏白鹤是说对了。

  他认为苏辰只是哗众取宠,不足以应付诸多同等级高手的围攻,很快就会败得凄惨,其观点是建立在苏辰没有练成越门剑法第四层次【不破三尺】的前提条件下。

  言下之意就是说,假如苏辰练成了这门剑术,他的推断其实是错的。

  从这里可以看出,就算是以苏白鹤这种一生喷人为乐趣的大喷子,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练成了黄金剑圈,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足以面对任何困难局势,也可能出现任何奇迹。

  如今,苏辰就体会到了这种奇迹到底奇在何方。

  跟独孤九剑的以招破招,天下无不可破之招还要计算了再反攻相比,这第四层的[不破三尺]简直是在作弊。

  他已经初略的领悟了一丝空间法则,相距咫尺,就是天涯……

  敌人永远也打不到我,我却随时随地可以攻击到别人。

  这种剑法,简直跟姚喜乐那套鬼步一样的诡异,有着超凡力量。

  ……

  接下来的几天,苏辰就呆在家里,也不练剑。

  外面传得纷纷扬扬的赔率胜率,似乎与他无关。

  他只是专心一意的炼化培元丹、增功丹,花费了约三百万买的药材,一天天的就少了下去,肉身达到四阶之后,经脉粗大强韧,能容纳更多的真气剑气,这点药材还真承受不住他的需索无度。

  当然,也不是没有后遗症。

  他的身体经脉也时不时的就会轻微伤到,到了这时,苏辰也不吝啬,直接花费一点气运值修补,完全是不计工本的姿态。

  经脉里的雾状剑气一点点丰盈起来,头发丝般大小的银色光流,渐渐的就变成了筷子般大小,并时不时的会联结成片,有着液化的倾向。

  苏辰再次出剑之时,就能感觉到这股剑气加持在利剑上面,有着一种极其锋锐的气息,只是远远看着,就能让人寒毛倒竖。

  “如果此时再面对项惊云的天地霸气诀,体内剑气至少不会一触及溃,能抵挡住两三个呼吸……假如在南江府衙前有这种修为,我甚至能够以轻微伤势的代价把他击退,而不会弄得经脉内脏损毁的尴尬局面。”

  上次项惊文项英的举动,让苏辰大大的警醒过来。

  这个世界的平和也只是流于表面,真正暗地里仍然是弱肉强食。

  居安必思危,他虽然加入了南江府官方,但靠人不如靠己,还是把自己的实力提高起来。

  有着自保能力,才能安心,谁知道项惊云会不会发疯乱来?

  事实上,项惊云比苏辰想象的更要有耐心,府尊葛通也比想象中更有威慑力。

  自从门外来了四位全副武装的军人守卫之后,苏辰发现,这些天竟然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人前来打搅自己。

  不知道是在观望,还是在预谋着什么。

  ……

  苏辰不知道的是,他这些天的闭关,完全不去理会虚拟网络上面的褒贬,也不予以回应的行为,不但让那些随时关注着武道比赛的所谓专家精英们大失所望,还有一个人也是茫然失措,无法下手。

  莫霞走在校园中,也去过安艺静社,甚至去了“江左名花”的花店中,全都没看到苏辰的人影。

  而莫家暗流涌动,形势更是对她不利起来。

  若不是她报了虚假信息回去,说自己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恐怕莫老头已经换人前来拉拢关系了。

  时间过得很快。

  周二,三月十九,早晨,小雨初晴。

  南江左家仍然跟往日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顾惜春悄悄的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眼里带着的期望也深深的隐藏着,生怕给自家宝贝儿子造成一丁点的压力。

  只不过回头去往花店的时候,走在路上,她脸上的笑容一直未曾改变。

  顾惜春是一个朴实可敬的母亲,她不但自己恍若寻常,更是要求左云秋和琴嫂都不去谈论询问武道赛的事情,更不会去问苏辰,你有没有把握,有多少敌人?啊,我好担心啊,这些话语。

  一家人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你胜也好,败也罢,别有压力,尽情发挥。

  ……

  当苏辰站在瀑布下,山泉旁,绿草地上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十位身着黑衣,散成扇形,面容警惕的选手。

  这些人面上都有着精悍之气。

  经历了第一轮的比试,大家都战过十场,此时全都进入了状态,更清楚眼前站着的何等样人,半点也没有轻敌的想法。

  看他们的架势,从一开始就准备结阵联手。

  只是互相打了几个眼色,人影晃动间,就变成四人居中,两边各三人策应。

  十人组成一个雁形阵,在一马平川的草地上,正面对峙。

  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已处在绝对优势。

  “这一场是硬仗!赛事官方绝不会给他侥幸过关的机会!第一场巷战还能利用形势,狭路相逢勇者胜,第二场是在平地上,两方对圆,更是杜绝了任何取巧行为。不管他的实力是否真的远超同侪,面对这种形势,也只得原形毕露。”

  苏白鹤是一个很讲职业道德的人,他既然大肆抨击了苏辰,也要关心一下自己的口碑。

  他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评论,绝不容许出一点错误。

  所以,南江这场一挑十比赛刚开始,他第一时间就进了观众席,目光炯炯的观望着。

  一见到战场背景,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

  感谢干罗佳(2000)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