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68 谁与争锋(12)

1068 谁与争锋(12)

  既然打定主意磨洋工,多多吸引人来观看,把声望挣足一点,苏辰就不着急了,只是静静的等待。

  就如地球原本世界的拳赛,人气高不高观众满不满意?有时候跟拳赛选手实力的高低没有什么关系。

  两位高手交锋,出手如电,招招死手,观众刚刚眨了一下眼,就有一人被打倒了。

  你能说这拳赛水平不高吗?

  【高手相争,生死一招】,简直是高到没边了。

  但对于观众来说,这并不是一场精彩的拳赛……

  事后想起来,也不觉得那胜者有多强,只会为自己的票钱后悔莫及。

  “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不退票骂人算好事,还想挣声望?

  苏辰深谙这个道理,看着对面磨磨蹭蹭,他也不催。

  心想若是磨到别的选手十场都打完了才好,这样前来观摩本场比赛的观众会多到不可思议。

  在自己名气尚未打开的现在,有着很大好处。

  反正是一个对十个,拖延了时间,别人也只会骂对面的十位高手没出息窝囊废,而不会对他说三道四。

  在常人眼中,苏辰处于人数上的绝对劣势,能赢最重要,确实不必在意什么手段和方式。

  就算是出手卑鄙,也没什么大不了。

  更何况,苏辰不过是谨慎一些,想以守代攻,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卑鄙手段。

  但那十人就不一样了。

  听着远处观众传来一**的的焦躁叫骂声,不但是钟浩,乔三身后的一些人也全都站不住了,眼中冒着凶光,全都跃跃欲试。

  脚步也悄悄的前移。

  乔三被阵形一带,自然也跟着向前缓缓推进。

  他就算想要再缓一缓也不可能,雁形阵毕竟是一个整体。

  牵一发动全身,队友动起来,他敢慢下来吗?

  有比较才能看出高低,苏辰看着那站在正中间的沉稳汉子,心里也不由得赞叹。

  这人才是真的谨慎,如果说对面有谁能给自己带来威胁,就是他了。

  “雁翅,出击……”

  钟浩跟着阵型一步步推进,心里越来越火,只感觉加入乔三他们这一队来狙击很可能是一种错误,全都是一些猪队友来的。

  明明己方实力占了很大优势,却胆小如鼠,都不知怎么形容了。

  看着苏辰眼神中那带着挪揄的笑意,他心头怒火勃发,似乎又想起了当日被苏辰打得跪下的耻辱情景。

  那次不但自己丢了大脸,还害得总教习伍召跟着丢了脸,事后别人说起来,总是认为他这个安艺静社大师兄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这怎么能受得了?

  钟浩一动,就牵得雁行阵左翼如风般切割向前。

  就如大雁展翅,快若闪电,倏忽之间就扑到了苏辰身前。

  他长剑斜挥,呜的一声锐响,剑势带起一道光影就斩到了苏辰的咽喉前方。

  出剑势子轻若云烟,倒是领悟了轻重方圆的【轻】之奥妙……

  手中长剑恍如一片羽毛,不胜风力,飘逸若仙。

  “好!”

  远处响起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喝彩声。

  等得有多难耐,就看得有多高.潮。

  苏辰有些诧异,似乎完全没预料到钟浩竟然会孤军突袭,还来得如此之快。

  整个雁形阵左面羽翅探前,都跟身后大队脱节了。

  他反靠在肘后的长剑挽出一个灿烂剑花,正正向前突刺,看看已是来不及。

  手中剑还未发力,钟浩的剑锋已到喉咙。

  钟浩面上闪过一丝喜意,手臂更加三分力量,眉毛高高挑起,面部肌肉被急速冲击的劲风吹拂得微微凹献。

  手握三尺剑,怒斩仇人头……果然是一件舒畅到无法形容的事情。

  “咦,不对……”

  钟浩心头的喜意还未散去,就感觉到手中长剑斩了个空,触感不对头。

  练到轻重随心、方圆变化的越门剑法三阶层次,手中的剑就是手臂的延伸,跟自己的血肉之躯已经没有太大区别。

  他甚至可以用剑尖绣花,用剑身织布……有没有斩中对方,这一点完全不会判断错误。

  他还没想通怎么就刺空了,是不是眼花了等高深的问题,腰部就是一阵剧痛,心脏抽搐……再次随着惯性前冲两步,一头就栽倒在草地中。

  耳中听到一阵极其遥远的呼声:“后撤,稳住阵型!”

  这是乔三的粗嗓门吧,发生什么事了?

  钟浩使劲从草地上抬起头颅,想回头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眼前一黑,意识已经退回虚拟私人空间……

  钟浩当局者迷,没有弄清怎么回事,一千多万观众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观看这场比赛的已经超过一千万。

  一对十地狱挑战赛毕竟是个稀罕玩意,选择观看这一场的人多一些,也是正常。

  许多人笑骂出声:“那位是安艺静社的精英学员钟浩吧,怎么看起来象个傻子?他难道是来耍猴戏的?”

  “敌人在哪里都看不清楚,还硬生生的向着别人的剑尖上撞去,哎呀,笑死我了。”

  他们看得明明白白。

  两道身形错身而过之时,钟浩那一招如轻风似流云的飘逸快剑,竟然算错了距离。

  剑锋从苏辰咽喉前方一寸处挥掠而过,看起来似乎斩中了对手,实质上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一下错手,用力过头,钟浩身形正好撞上苏辰缓缓刺出的剑锋之上。

  剑刃从他的腰部刺入,直入心脏,一刺即收,灭绝生机。

  钟浩当场就顺势扑倒,连挣扎一下都没有。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钟浩冲过了头,傻乎乎的撞剑自杀,又给安艺静社丢了个人。

  “蠢货!”

  李静脸色胀得通红,开口就骂。

  她都被气得无语了。

  四周观众的声音震耳欲聋,她又怎么听不到。

  伍召微微缩了缩头,有些无地自容。

  他眼光独到,当然看清了在钟浩出手之后,苏辰脚下平移向后,以极快速隐蔽的角度移开一寸之地。

  不但刚好让钟浩的剑势无功,然后顺势出剑借势用力,轻松得象吹一口气一般就刺死了对手。

  “这不是钟浩实力弱,而是苏左云天的反应更快,剑还未刺到已经有了应对,那三尺剑圈就是他的主场……”

  伍召眼神微闪,心里叹息,可这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他能解释给李静听,还能解释给那看了笑话去的千千万万观众听不成。

  李静怒骂钟浩是蠢货那是一点也没错的。

  明明中间那使锥汉子谨慎推进,步步为营,是很正确的法子,可钟浩偏偏不知死活的想要贪功冒进。

  脱离了阵型,第一个祭了苏辰的剑。

  更蠢的是,别的人一个都没死,就他这位安艺静社的大师兄死了,好歹你死慢一点行不行?

  一剑得手,苏辰心里通明透亮,隐有所悟。

  手中利剑划过人体,掠过原野清风,他感觉到如毛孔张合般的细腻触感。

  刚刚那一剑,他其实并没有想要一招杀掉钟浩,还想着多拖一会呢,怎肯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排练对手。

  但计划不如变化快。

  “这特么大师兄出剑的姿势实在太有型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就捅了这么一下。”

  “太顺手了简直。”

  好吧,苏辰感觉他有些管不住自己的手。

  他终于也明白了【不破三尺】是个什么玩意。

  那是“因势利导,有激必应!”

  这种打法看起来是防守,七分守三分攻,实际上呢,不管是守是攻,一切首先以立于不败之地为前提。

  出招收招如春雨润物,细腻无声。

  “嗯,就如这一剑,我都没有经过脑子,就把他杀了。”

  如果说独孤九剑算计弱点,从人体力学气流涌动之间,算尽苍生,算出敌人招式的意、势、力,再从中得出最佳出剑方案,然后破尽一切,这是顶尖聪明人的剑法。

  那这种【不破三尺】就是一套傻瓜剑法。

  它根本无需使剑者去想、去琢磨,只是用出当前最适合自己,最能给敌人造成伤痛的招数。

  或许那已经不算是招数,只是随意出手……

  身周三尺之地就是自己的领域,可以心想事成般毫无道理。

  前提条件,当然是要对手撞到他三尺范围之内,或者是持剑者主动攻上前去,引敌来攻。

  以己方之不败,攻敌人之必败。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兵法剑术。

  只不过打起来不够美观飘逸就是了。

  难怪被称为最凶悍的战场杀伐剑法,近身战能不凶悍吗?

  每次对敌非杀得血满甲衣不可,身上裹满一层层厚厚的血泥都是常事。

  这一点就是其不足之处了。

  “若是对手进行远程打击,吊着放风筝呢,那该怎么办?当不会败,但想要败敌也有些艰难。”

  那就再想个法子。

  苏辰心里一动:“若是以【不破三尺】为体,以独孤剑式为用,两相结合起来,岂不是能把对手玩得欲仙欲死?”

  “果然,杀人的招数,在战场上才能领悟其中真髓,闭门造车终究不美。“

  他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雁形阵,见对方又停顿了下来,恢复成先前一步三停的徐徐推进方式,不由得笑出声来。

  “乔三是吧,我看你是个人才,深得徐如林、不动如山的用兵精要,这一战之后,你不如就跟我吧,散人【作坊】没什么前途。”

  “你倒是会异想天开,这是自信一定能赢下这一战?”

  “能不能赢,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苏辰伸手弹剑,剑上血珠点点震开,笑着说道。

  “那就试试看,你赢了,一切都好说!”

  乔三也不生气,面色一肃,嘴里高喝道:“三三轮转,叠浪……”

  ………………………………

  今天字数很足啊,求支持~~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1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