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091 裂空碎空(感谢‘麦哲伦ol’两万赏)二合一章节啦

1091 裂空碎空(感谢‘麦哲伦ol’两万赏)二合一章节啦

  李凌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言下之意就是叫苏辰认清实际,不要做白日梦了。

  一个在静社学剑的野路子,就算误打误撞的领悟了第四层剑境,又能厉害到了哪去?

  如此认不清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

  越门要求严格,不怎么待见这种自视甚高的学员。

  旁边那位灰袍长须老头此时终于转过头来,淡淡说道:“年轻人,初悟越门四层剑境,其实算不得什么,只能说刚刚入得门庭,到了这时,每进一步都极为艰难……老夫从初悟四阶达到四层圆满,花了八年时间,而李凌,进入四层境界三年,堪堪小成,这还是有着门派底蕴支撑。想想看,你如今初悟剑境,应该连前进的方向都没找到吧。”

  “这位是?”

  苏辰感觉到乌鸦在天上飞,被两人这么一番自说自话,他都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李静抿着嘴在一旁,不发一言的偷笑。

  苏辰再忍不住了,开口就问这位牛逼轰轰的老头身份。

  “这是越门总部外事长老风泽,可能是见着你天资不凡,想着来抢先收徒的吧。”

  李静笑着道。

  “哦……原来如此。”苏辰总算明白了,这两位是来干嘛的。

  他失笑道:“两位,不是左某自吹自擂,第四层剑境我早就大成了,实在不必去越门浪费十年八年的,这事就算了吧。”

  对方既然没有什么恶意,态度差了一点,也只是习惯性的自傲,不理会就是了。

  苏辰淡淡回道,他只是说剑法大成,并没有说已经圆满甚至达到更高层次,以免吓到老头。

  “不可能,你才领悟剑境多久,就已经大成了?年轻人见识不多,应该是搞错了,不经过越门系统修练,哪有那么容易进步的?”

  李凌见鬼一般的惊叫出声,似乎被人打击到了尊严。

  我突破三年才小成,你这才多少天,就直接大成,讲笑吧。

  他伸手就抽出腰间长剑说道:“你一定是弄错了,来来,咱们先试试手,让你见识一下四层小成的剑境,到底有着何等威力?”

  剑法向来是很私人的事情,只是眼睛看着,心里评着,不真正交上手,是永远不知道对手有多少斤多少两的。

  这也是江湖中每年都会有着无数年轻人死在挑战名宿高手的道路上的原因。

  剑境、修为和名声可以大致判断一个人的能耐,但并不代表一切。

  同样的一剑,在普通人使出,只能算中规中矩,由真正的绝顶高手使出,却能化腐朽为神奇,能破尽一切法。

  在旁观者的眼里,这一剑的本身却并没有什么太过高深的道理。

  无非就是时机、距离以及是否适合当前局面。

  比如说,人家使出一招【白蛇吐信】当心前刺,你使出一招【泰山压顶】,显然就不适合,动作也会慢上半拍,那是送死。

  倒不是说【泰山压顶】比白【白蛇吐信】要弱。

  苏辰第三轮比赛之中展现出来的剑法,在封无月等南江七大散人高手眼里,那自然是招招凶险、处处杀机,甚至以他们联手组合出来的第四层意境,也根本没办法做出有效抵抗,只能说,这并不是一个境界的剑术。

  封无月知道,李凌不知道啊。

  他只看了视频,没有亲身体会过,也象帝国所有观众一般,只是在想当然。

  认为苏辰年纪轻轻,能突破四境就很是不错,至于更高深层次的掌握甚至突破,那是痴心妄想。

  李静也不提醒自己这位三哥,若说对苏辰剑法最是清楚的,当然莫过于她。

  苏辰在静社剑法突破之时,她可是在一旁睁大眼睛瞧着。

  别人不知道那破尽八方能量光点,震动四面空间的剑法是什么玩意。

  她家学渊源,曾见过越门各位高手使剑,还得到过父亲李元化亲身演法,见识极为高深,肯定不会看错。

  这时见到李凌自恃剑法了得,以教导剑术的名义进行挑战,也不知是哭是笑,挤出了一个滑稽脸。

  封无月一行也远远靠了过来,就这么一会,他们也听到几人在大堂前的交谈,心里全是惊讶。

  他们想到这位新上任的年轻队长名气大,实力强,很可能会有大势力前来拉拢,却没想到来的竟然是越门长老和嫡系核心子弟。

  看这两人一脸志在必得的热切,又是陈述好处,又是亲身展示自身力量,还有大美女送来名剑,这叫什么事?

  人比人简直气死人。

  封无月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强行压抑心头的嫉妒烦躁,若是他也能得到大派如此看重,哪会是如今这般情况。

  人生际遇早就不同了。

  更不用说异才堂其他人了,看着苏辰,只恨不得帮他答应下来。

  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看不上,不去让我去啊。

  苏辰仔细看了看李凌,见这位满脸的认真激愤,想了想笑道:“好,我也想见见越门正宗嫡系子弟的剑法,不过,你才四境小成,不如让风长老展示一下圆满剑境。”

  李凌手中长剑一顿,一口气被闷在腹内,差点没被呛得咳嗽:“风,风长老?左云天你是看不上我的剑术啊,呵呵,小妹,你怎么没告诉我他这般有趣啊……”

  风泽长老莫测高深的背手而立,面色微微不愉。

  我是长老,是大高手,哪能以大欺小,去跟你一个还未入门得到剑艺精髓的小年轻比剑?

  大成?也不怕被风吹跑了舌头,你知道四境大成是什么样子的吗?

  当然,这种话是不好直接说出口的。

  他是想来收徒,并不是来砸场子的,只是捋捋胡须尴尬的道:“你先跟李凌比几剑,看看情况再说吧。”

  “也好。”

  苏辰见人家老头不肯出手,也没办法,就拿起盒子里的【星月】剑,颇为喜悦的伸手惦了惦,只觉得十分合手称心。

  他微微一振剑锋,空气中响起一声风吟,清脆悦耳。

  “好剑,李小姐真是有心了。”

  他倒提长剑,拱手一揖,上前一步摆了个伏剑式说道:“来者是客,李兄先请。”

  李凌早就迫不及待了,被苏辰这种懒洋洋不重视的行为弄得十分火大。

  若不是为了大派子弟的面子,自家小妹又在一旁眼睁睁看着,他恐怕早就挥剑进攻,打得对面小子灰头土脸,哭着喊着要加入越门了。

  “小心了!”

  他垫步一个前冲,脚下点尘不惊,身体起伏如浪,就到了苏辰身前五尺。

  手中长剑“嗡”的一声出鞘,发出尖锐鸣响,突兀探出直刺。

  他的速度也不算很快,可四周空气却是突然旋转怒号,一股无形力场向着身周扩散,空气扭曲卷动……

  这是被他所持长剑以极微妙的震动所引起。

  一波涟漪周而复始,从近到远又从远到近。

  随着一剑刺出,众人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波碧水,深潭漩涡。

  “好厉害。”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封无月看到这一剑出手精妙,面皮就是一跳,对这种大派子弟羡慕得要死。

  他在比赛之时,对于苏辰最后是怎么出剑的那是直到如今都没弄清楚,连对方的剑法利害在哪里都看不出来,但这不代表他的剑法差。

  身为南江府最富盛名的“暴雨狂风”散人组合中专司突袭的魅影剑,封无月对剑法自然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也曾在各大位面之中一剑扫灭许多强敌,如今看到李凌这一招剑势方圆俱备,激荡出波纹,心里却是感觉到无穷危机。

  “这一剑,我接不住,无论如何出手,都会落入对方算计,唯一的做法也只能使出最强的力量,硬拼一招,再退出三尺范围以为自保。”

  “但是,总不能每接一剑就后退几步吧,先不说后退的速度能否比得上人家前冲的步伐,就算是快人三分,可是李凌剑锋带起的空气波纹,明显还有着阻敌粘敌的作用,被其乘势追击,那可是凶多吉少。”

  “剑走方,气成圆,剑出无妄!”

  风泽长老看着这一剑,也是大为满意。

  四境小成的标志就是身周这个隐形的漩涡,若有若无又圆转无暇,探敌测敌、料敌机先无往而不利。

  肉眼往往会欺骗自己的眼睛,会被各种虚招、巧招误导,但这一圈无处不在的空气波纹却不会出错。

  任凭对手如何应对,都是自蹈死路,会享受到处处掣肘,一身剑术怎么也发挥不出来的憋屈感觉。

  “还说已经练到大成阶,凌小子这一招‘无风起浪’看你怎么应付?”

  他抚着自己的长须,看向苏辰的眼神有些挪揄,就如看着一位不怎么懂事的小孩。

  不得不说,年纪轻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就算苏辰表现得狂妄一些,也没人会真心生气。

  坏处是,无论怎么看,别人都不会相信他的剑法很高。

  不相信不要紧,苏辰倒是很乐意别人全都轻视自己,不过,却显然不是现在。

  这两位越门高手牛逼大发了,在自己面前藐视一切的模样让人心里真心不爽。

  他们想要展现一下剑术,高调的来个下马威,自己就让他们明白,剑法之道,万法不离其宗,并不只是越门秘传才能问鼎精微奥妙至境。

  有些人天生才华,无需解释。

  在李静万分期待的眼神中,苏辰并没有如封无月所料那般硬挡一招后撤。

  推敌锋于正锐,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你不是无风起浪吗?我就让你风平浪静,进退两难。”

  眼见一剑当胸破风而来,苏辰手中青光一闪如同流星,“哧”的一声,也不作势,同样的一剑直刺。

  剑锋刺到一半之时,四周旋转怒号如化实质的空气旋涡竟然齐齐震动起来。

  “叮!”

  一声脆鸣响在耳中,牵动气血,让人心脏狂跳。

  众人耳中响起奇异的玻璃片片碎裂的声音,细听之下,又发现这就是错觉,那不是玻璃碎裂,而是李凌的长剑已经化为无数片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从两人剑锋相触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有着一道道蛛网般的细微丝纹,向着身周四面八方裂开。

  如闪电击下带起的枝杈,一闪即逝。

  李凌身周那空气漩涡别说探敌测敌了,被这些丝纹一搅,就如被戳破的气球一般,突然消散,一股劲风向着身周激射。

  他手中剑身碎裂,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一股奇异的吸力带得向前微微前倾,脸色挣得胀红,怎么也控制不住。

  青光闪动间,苏辰手中星月剑已经搭在他的颈侧,开口笑道:“李兄,我就说了吧,小成的四层剑境,根本不足与我论道,不过,这招以剑化圆,荡起波纹却是奇思妙想,不错,不错……”

  “你……你……”

  李凌嘴唇嗫嚅着,手臂还兀自前探,保持着穿刺的动作,虽然手中已然没有剑。

  他面红过耳,双眼茫然,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场面。

  真真正正是装逼不成反被草了啊。

  堂堂越门嫡系核心子弟,想要教导一个静社学员不成,反而被对方教导了。

  听着苏辰老气横秋的在哪里笑吟吟说着话,他双目游离着,简直想要在地上找一个洞钻进去。

  丢人了,太丢人了。

  让父亲知道,肯定会拿剑砍死我。

  侧头一瞧,就见自家小妹李静在一旁呼吸急促,却原来是强忍笑意,忍得极为辛苦。

  这死丫头,一定是存心想看我出丑。

  她明明知道这小子的剑术修为,却不告诉我。

  对了,听说左云天在静社中练剑,在那里突破,他的剑法修为,没有谁会比身为社长的她更清楚。

  这哪是什么四层剑境初入阶段,也不是什么大成剑境。

  不对,刚刚一剑有些古怪。

  他被苏辰出手一剑打得发懵,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

  巨大的冲击在心里回荡,反倒不如站在一旁观看的风泽长老看得清楚。

  老头本是闲闲自在的看着好戏,捋着长须摆出高人范,却突然见到四周空间全都闪烁蛛网裂纹,而李凌的“无风起浪”浑圆剑圈被对方随手一剑破了个干干净净。

  他身子一抖,差点把自己每日精心打理的一副美髯全都扯了下来。

  他一字一句的往外崩着字:“融空、裂空、碎空,好小子,老夫看走眼了。”

  李静笑嘻嘻的问道:“风长老,怎么样,我说了咱静社的精英学员很厉害吧,要不,您老亲自指导指导。”

  “呃……静丫头,风叔叔突然想起,越门总部有一件急事需要处理,今日就到这里吧,真的耽搁不起,左兄弟,多有打搅,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就拖着兀自愣在原地的李凌,头也不回急急离去,竟是不想多说半句。

  “哎……风叔叔,三哥,你们走慢点啊,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李静掂起足尖叫道,声音娇脆高昂。

  风泽伸手掩面,并不回答,心里暗骂,这个小魔女,真是无法无天了。

  三十来岁了,还跟小姑娘似的,专门让人下不来台。

  走出门外,到了停车场,李凌才回过神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这一次打击实在太大,败得太过凄惨,好半天,他才挤出一句话:“风长老,那小子太可恨了,竟然……竟然……”

  “竟然一剑就打败你了,对吗?”风泽接话道:“你是不是还在想,我为什么不上场给你找回一点面子,也把他一剑击败?”

  “是啊,他完全没把越门放在眼里呢。”李凌长吁短叹,想到先前交锋,心里仍然十分难受。

  风泽叹息道:“我看你是被人打傻了吧,难道真的看不出来,那一剑震碎你的护身剑圈,引动空间异动到底是什么剑境吗?”

  “融空?裂空?”李凌身体一震,张大嘴巴。

  “哼,算你还没真的糊涂!”风泽只觉得今日把自己一年的气都叹完了:“裂空倒是没达到,融空是肯定的,而且已经已能用在实战上,还能随时收手,不伤你分毫,掌控极为精微……”

  说到这里,风泽也没兴趣再说下去了:“回越门吧,这小子已经成了大器,越门教不了他。”

  李凌无语,他这才明白为什么风泽长老一句话都不多说,转身就走人,原因在这啊。

  不但自己不是对手,就算是风泽长老亲自下场,情况都不见得会好到哪去。

  想到先前大言不惭的去指导对方剑术,如今回思,却是尴尬莫名。

  ………………………………

  感谢麦哲伦ol(20000)习惯happy(500)等打赏,谢谢鼓励支持了。

  这两天在参加公司乒乓球比赛,下午晚上都抽不出时间,清晨起床赶了两章,放一起更新了。

  嗯,今天就这么多,等小鱼时间充裕一些,就多写一点~~手动滑稽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