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31 敲山震虎(下)

1131 敲山震虎(下)

  憨厚青年叫石玉刚,任职金华捕头,身份很不一般。

  他一说话,其余三十余位捕快大半都是微微点头,似乎极为认同。

  还有一些人壮着胆子道:“魏总捕,石捕头说的在理,只是死了一个名声狼籍的神婆,没必要天还没有大亮的就钻山林子吧,金华城外可不安生,还是等仵作察明死因,立案之后,听府台大人的指示去办要好一点。”

  “是啊,是啊,请总捕三思。”

  如今的天下,什么怪事都不算怪事,会驱使厉鬼的神婆都被切成一片一片,很显然不是寻常案件。

  这些捕快,办起案来虽然全都是咋咋唬唬,似乎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其实没谁是傻瓜。

  明摆着有生命危险的事情,谁都不想去干。

  保不齐,一进林子就有一张血盆大口在等着呢。

  太吓人了艾玛。

  憨厚青年身材高大壮实,看起来就如一堵山石立在场中,满是厚重。

  他手中提着一柄六棱铁锤,一脸轻松,力气很是不小。

  听到众位同僚附合,他也不为己甚,只是笑吟吟的等着魏总捕决断。

  做事不能急躁,最忌操切,表达过自己的立场之后,就不必再多说话。

  反正凭自己一身本事,今日之事,还真算不上太过危险。

  最重要的是,从神婆的碎肉块中,石玉刚发现了十分惊奇的事情,那堆碎肉很眼熟啊,种种痕迹都在表明,他认识这种攻击,那种撕裂空间无坚不摧的剑法。

  魏进魏总捕的脸色一下黑沉下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石玉刚,心想这傻小子怎么一病起来之后,就如变了个人一样,做事方式不再象以往那般直来直往,会顺势用力,借力打力了。

  更是很会刁买人心。

  “这也是个威胁。”总捕头沉吟着没有说话,进退两难了。

  他总不能说,自家师兄昨晚办事一宿未归,师门已经得到噩耗,传讯让他严察死因,找到凶手并不计代价报此血仇。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魏进在金华虽然算是一号大人物,但比起明心道人在师门长辈那里所受到的宠爱来说,却很是有些不如的。

  这份谕令,他根本就不能违背。

  是不可推托的任务。

  “明心那家伙常年给师门做一些阴私的事情,气质阴沉诡谲,按理说,在师门中应该没什么人会喜欢才对,但他偏偏又深得掌门师伯清云真人信重,难不成,还真的是师伯俗家血亲?”

  魏进其实也是不得已,他知道这次案件,既是危险,也是机遇,端看自己怎么去把握了。

  是富贵险中求,拼一把,还是稳中求胜,得过且过?

  现在局势很明朗,底下的捕快明显都不看好继续追查,一意孤行的话很可能会两边不讨好。

  费尽心力,反而招来祸患。

  魏进拜入崂山道出云观门下,师父取号曰明法,并让他行走红尘,体悟道心,就是指望他能道心通明,法力无边。

  结果,他并没有辜负师父通玄真人的一片苦心,不但是一身法术练得极好,而且,在金华城中,也为崂山道立下汗马功劳,挣来了很大的名望,积聚了许多香火。

  如今谁不知道,出云观同辈之中最出色的两个弟子,明心明法,心不如法。

  当然,为门派做出再多项献,实力再强,其实也并不代表着什么。

  也不一定就能得到高层的信重,得传妙法。

  这是一个很纠结的事情,若说魏进对明心道人不心怀怨恨,那是假话。

  凭什么,那家伙什么功劳都没有,却可以获传门派根本法,而自己只是学得一些杂学和体术。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最后的成就,自己多半是比不上明心的,这是一件很忧伤的事情。

  所以,对明心身死这事,他其实是很高兴的。

  但这一点却是不好表现出来。

  无论怎么样,他也得装出很难过很难过的神情,表现出师门恩重、兄弟情深的姿态。

  这仇还真不得不报,否则就是自绝于山门,以后前途堪忧。

  因此,他还是决定要进山。

  “那也行,其他兄弟就留在原地接应,以防万一!但石捕头、洪捕头两人武艺高强,身怀绝技,却必须随某进山,府台大人那里,可是不好交差呐。”魏进斟酌着说道,语气却铿锵,不容置疑。

  想要置身事外,想都别想。

  魏进能做到总捕,这些年来一直屹立不倒,当然不得简单人物。

  此时虽然被人挤兑,却并没有表达不满,字字句句都是正理,让人不好推脱。

  洪捕头是一个挎刀的精瘦汉子,缩着脑袋没有发表意见,此时听到大帽子压下来,直呼晦气。

  他一直保持低调,随风两边倒,却不料仍然逃不过去。

  的确,出了人命案子,而且死了十多人,没有个说法,知府大人那里可不好应付,指不定,这身皮就保不住了。

  府台大人聂文臻是天启二年进士出身,十余年历迁升任正五品金华知府,官运说不上有多亨通,但比起一些同年来说,其实也算是极为不错了。

  他这人极为爱惜名声,信奉孔孟之道,平生不论鬼神,治下严苛,是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人物。

  这是他的行事风格,也是他的升官法宝。

  这么一个人,要说对百姓是一件好事,也不尽然。

  如果是在政治清明的时候、或者说是百姓丰衣足食的前朝,那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但不知从何时起,天下妖氛渐起,鬼物横行,怪事层出不穷。

  在如此情况下,府台大人还坚持着天下并无鬼神,所有异事实乃疑心生出暗鬼,只要为人刚正,就会百邪莫侵……

  这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那些神啊鬼啊的,其实都是山野愚夫愚妇编出来的吓人的故事,或者用来达到某种骗局的手段,信不得……至于道士、神婆,对抚慰人心有点帮助,使民众不至于无谓恐慌,倒是可以鼓励一下。”

  这就有些尴尬了。

  堂堂府台大人有着官身,气运浓厚,当然没有邪物无故加害。

  冲撞气运之人,无论是妖是鬼都得付出不少代价,犯不着。

  但普通小民并不一样,他们天天见鬼,一不小心就家破人亡了。

  出了案子报了官府,说是厉鬼作祟,聂知府怎么也不相信,他还会认为别人在胡言乱语,神志不清。

  就如,有人进言:“王神婆驱使厉鬼害人,所奉神灵其实是妖物。”

  “我看你才是在妖言惑众吧,给我掌嘴。”聂知府毫不容情。

  “聂夫人身上阴气冲天,很可能是厉鬼附体。”

  “竟敢诬蔑朝庭命妇,拿入大牢,好好审审他是何人所派,在此作乱?”聂知府怒不可遏。

  “大人,再不请来有道之士,聂小姐身上阴阳颠倒,很可能活不过明年寒食……”

  好吧,最后这种人基本上被推到菜市口腰斩了,这是聂大人的禁忌。

  他最疼爱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容不得别人说半句坏话,简直宠到了天上去。

  幸好这位大小姐并没有被宠坏掉,反而是温婉大方,兰心惠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她唯一有个毛病就是身子骨太弱,请了许多大夫都不见治好。

  这已是府台大人的心病了。

  谁也不敢提起。

  魏总捕任职金华府已是有些年头了,他比谁都了解府台大人的性格,说得好听那是禀性刚直,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人物。

  说得难听,那是顽固不化,脑筋已经僵化,不肯认清现实的家伙。

  治下出了命案,不能说鬼,也不能说神,他只有一条,那就是要看到凶手。

  抓到凶手,就赏金赏银,升官发财。

  抓不到,那也好办,他治下不需要无能之人,你的职位挪一挪,大家好聚好散。

  安威如虎,官法如炉。

  他的理念就是,普天之下没有抓不住的贼人,破不了的案子。

  再硬的骨头,再狡猾的贼子,在府衙门口站笼里站上三天天夜,就什么都招了。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魏总捕头身为修行中人,实在遇到破不了的案子,对付不了的敌人,就会随便找一个地痞流氓或者看不顺眼的人物,随便糊弄交差,反正聂大人是弄不明白的。

  就如眼前这事,他可以随意把罪名安在一个大户身上,再用法术迷惑一下对方心智,让人老实交待罪行。

  在法术效果之下,甚至连各种犯案细节都能编得完美,结案也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

  而且,还可以顺便把大户的家财吞墨下来。

  魏进做起这种事情来简直轻车熟路,也成就了他的辣手神捕之名。

  反正,府台大人根本不相信世间会有法术,也不会觉得一个普通人杀死一个很有名声的神婆是奇怪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明心道人身死的特殊情况,弄不好魏进已经这么干了。

  但实际上,他现在就算想这么干也办不到。

  其原因就是在那憨厚青年身上。

  对方明摆着在拆台,而且很有效果。

  “这小子前段时间不是被伤到魂魄、快要一命呜呼了吗?怎么隔两天又开始生龙活虎,没事人一样了?而且,一身本事也变得极强,如果不用道术,我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他心想,只要这小子不肯进山,就算他再得知府大人亲睐,也逃不了一个临阵推脱的罪名。

  到时有什么不妥之处,尽可以推到他的身上。

  姜是老的辣,魏进心里已经在悄悄的动了一些阴险的念头。

  甚至想着是不是趁着山高林密暗中下手。

  石玉刚却傻乎乎的恍如未觉,只是憨笑道:“只要兄弟们能安全,我就算冒点风险也是应该,至于洪捕头,就不必去了吧,有我跟总捕大人一起,无论面对何方凶人,都足以应对了!”

  他手中乌金锤轻轻一撇,横锤当胸,劲风起处,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境,意态颇为豪雄。

  “好一招不动如山!”

  玄光镜前苏辰眼前一亮,差点笑出声来。

  他知道这青年是谁了,这招他见过。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1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