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43 原来是他(上)谢幽之印记万赏

1143 原来是他(上)谢幽之印记万赏

  刀风闪动如狂风乱舞,带起鬼哭一般的尖啸……

  执刀壮汉那满身刀疤,狞笑扭曲着的脸孔,让人一眼望去,就心胆俱寒。

  聂小倩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刀避撩过来,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甚至脑海里都没有升起躲避的念头来,事实上,凭她的身手,就算能反应过来也是躲不开的。

  嘴里发出了一声惊呼,如同幼嫩的小猫临死哀鸣,听得苏辰也忍不住挑了挑眉。

  “吓到小姑娘了,真是该死。”

  向我挥刀没关系,但做出这么难看丑恶的模样来,那真真是该死了。

  在众人眼里,这位清秀温润,面如冠玉的书生,似乎有些不愉,随意伸手一拂。

  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就象是有一只苍蝇在身边绕来绕去,十分烦人,他伸出手掌驱赶。

  嗯,就是这个感觉。

  一种荒谬奇异的气氛在店内升起,惊呼声还在耳边,花芸甚至想要闭上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小倩被斩断成两截的场景。

  可她不甘心,仍然死死的圆瞪双目。

  掌柜和店内伙计,此时猫着腰弓着身子躲在柜台下,已是张大了嘴,似乎要张嘴尖叫。

  画面就此定格……

  没有鲜血喷溅,也没有什么斩成两段,更没有凶阎罗的哈哈狂笑。

  如雷霆轰击般的狂撩一刀,就此定格在半空。

  离着书生还有一臂距离,不断跃动着、挣扎着,就如网中游鱼。

  “咦……”

  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双洁白玉润的手掌,如拈兰花,三根手指轻飘飘的捏住了暗红色被血浸染的刀锋,轻松,惬意。

  而那凶煞汉子凶阎罗,此时一点也凶不起来了。

  他甚至没有什么多余的思想,神情惊惶震恐,面色一瞬间就变得血红,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在一息之间,他身上骨骼【啪啦啦】的震响,手臂肌肉又胀大许多,脚下一拧,连变了三个姿势,踩踏得地面出现几个深深足印。

  阔刀震动弹抖着,眼看着就要从几根手指中跳出,可最终却是牢牢的定在那里,仿佛那些挣动拧绞的发力,全是假象,是垂死的挣扎。

  薛霸的脸色从血红变得惨白,这是用力过猛,血气不调了,也或者是恐惧所致。

  踢到铁板了,都到了这时候,他哪里还不明白。

  自己用出浑身解数,抽撩绞刺突,也暴发了全身力量,但所有努力都如泥牛入海,似乎前方就有着一个无底深渊,可以吞噬一切。

  “我这人遵循的原则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很少有行侠仗义的时候,就算是天大的恶人,没惹到我头上来,也是懒得去管的。”苏辰笑着说道,眼神却十分淡漠。

  就如午后见到老友,闲闲的打一句招呼,温和、亲切,但配合着他两根手指夹住的刀锋的举动,却是透着一股诡异的杀机。

  薛霸一生之中大半时间都在刀头舔血,不是在杀人,就是在被人追杀的路上,从来都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

  他哪里听不明白对方的潜在台词,那就是:如今你惹到我了,你就该死。

  他那狰狞嗜血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惊慌,眼珠一转,魁梧的躯体向后一缩,差点缩成圆润的一团。

  事不可为当放手。

  松开厚背阔刀的刀柄,薛霸身体往右侧一个翻滚,也不去走大门,快得无法形容,又灵巧无比的从地上穿过两张木桌,滚到了大堂一侧的花窗旁,紧接着是长身而起。

  身体舒展,如面条一般的瞬间拉长,眼看就要穿窗而逃。

  这一次,薛霸尽显灵巧机变,这并不是什么绝妙的身法步法,而是简简单单的一滚一弹,身形窜起,如行云流水,就如他往日里在刀丛剑林之中逃生的千百次,那是战阵手段。

  洪琛虽然还沉浸于先前的震惊之中,也不由得暗暗惊叹于这薛霸的确有着骄傲的本钱。

  这人一身武艺十分全面,没有偏向,最是适应种种局面。

  他少时投身战场,一生杀伐,到得后来更是打家劫舍,跟官府厮杀连场,一切都从生存出发。

  手段百变,简单有效,不讲究形象,只讲究实用。

  惊叹之余就是惋惜,心想若是让这家伙走掉,下次不知又会有多少人家遭殃。

  这人本事是有,但心性太过狠毒,毫无人性。

  他的狼牙寨被灭,又要重起炉灶,肯定要大肆收罗资金,四处烧杀抢掠。

  可惜的是,如今自己已经受伤,气息纷乱筋脉剧痛,暂时提不起力气去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奈何不了对方。

  正想到这里,就看到那年轻书生两根手指微屈,手腕轻轻一抖,就有一线流光闪过眼帘。

  下一刻,雷霆震响,耳膜被炸得发痒,心跳加速。

  那薛霸的身体刚刚展开,只是跃起一半,就被那道看不太清晰的流光幻影直直穿过后心,“嘭”的一声钉在了窗台之上。

  他嘴里“呃呃”的发出声响,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尽全力扭转头颅,看向仍然坐在堂中,举着酒杯纹丝不动的书生,眼里闪过一丝迷惘。

  从逃开到中招,薛霸也不是没有关注对方的举动。

  眼角余光一直看着那书生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既没有愤怒发狠,也没有起身拦阻追截,对方脸上甚至没有一丝特别的表情。

  然后,薛霸就感觉心脏一痛,宽大的刀刃刺穿了他的心脏。

  “常人挥刀幅度越大,动作越是凌厉,攻击就越是威猛难当,可是那书生根本就没有发力,他是怎么发起的攻击?竟比战场床弩射出来的大箭还要快速凶狠。”

  薛霸脑海里闪过这个技术问题,不得其解。

  他一生沉浸于武事,几十年来每日勤练不缀,死亡来临,他甚至想不明白自己这一生为之自豪的苦练是否值得。

  “也许,先前退走不去理会他,不挥那一刀就好了……”

  聂小倩心神一松,才发现自己身上出了一层毛毛细汗,头脑微微晕眩,脚下一软,身体就倾倒一侧。

  刚刚的惊险,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

  一方面担忧着芸姨,一方面又震惊着薛霸的凶残。

  有对生命的眷恋,对死亡的惧怕。

  情绪激荡之下,她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了。

  糟!

  在她反应过来时,已经一头栽到了苏辰的怀里。

  一股浓郁的阳刚气息,从对方的身上传来,经历了杀伐,这书生身上却并没有什么阴暗暴虐气息,就如清晨的阳光,那河畔的青草,清新好闻。

  她自幼就能分辨人心,能感应到别人的善恶美丑,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沉醉。

  “很奇特啊。”

  聂小倩细细的分辨着这种感觉,身体酥麻,差点忘了站起身来。

  苏辰一把扶住这姑娘柔软的身体,心想她是真的被吓到,站都站不稳了,温和笑道:“小倩姑娘别怕,已经没有危险了,你没有习武,以后还是少出城走动了吧,最好是多加休养,你的病不能劳累,身体已经很虚弱了。”

  “嗯,好的。”

  小倩心里一暖,轻声应道。

  话一说出,才感觉有些失礼,这可是时才明白刚刚的举动有多么失礼,见到店中众人全都把视线撇在一旁,耳根一阵发热,连忙应了下来。

  有心想要问问对方怎么看出自己身体有病的,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看着那书生慢条斯理的背起书箱,绑好琴盒,再向众人微微拱手一礼,就施施然转身走出店门。

  听着脚步声踢踢踏踏,已是渐渐远去。

  “他是谁,不是个书生吗?怎会有这般厉害的武功,我竟从未听说过。”

  花芸平时最是重视小倩,此时心情纷乱,完全没有关注到少女神情的不自然,只是开口问道。

  如果说先前的薛霸武功是很强大,这份强大也在她的认知之中。

  在江湖中行走时,也曾见过自己不能力敌的高手,虽然打不过,但还是看得懂的。

  可是,这书生的手段,她就完全不明白了,已经违背了武学常理。

  对方出手之时,她甚至没有感受到什么威势,也没有什么强大气血爆发。

  只是如同伸手捉住一只蝴蝶,随意踩死一只蚂蚁,轻松写意。

  尤其是其中的那份自然真趣,有如水行石上,鸟飞高天,只觉本就应该如此才对。

  “这还是书生吗?”

  花芸感觉到无比荒诞,转头看向洪琛捕头,却见对方也是看着那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不同的是,这位捕头面上的表情十分古怪,有着深沉恐惧和一种恍然大悟。

  ………………………………

  感谢幽之印记(10000)捉牛(1000)西域江南(500)商人1(500)书友130831223619807(500)百无一用的书虫(500)等人打赏~~

  小鱼讨了一下赏,惭愧,书友们太热情,谢谢了。

  书的质量问题,尽量做到不降下来,小鱼会认真编写好故事。至于更新,每天两更加足份量,希望能让大家看得舒服,有空闲也会爆更的~~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1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