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47 千足银须 佛陀金身(二合一)

1147 千足银须 佛陀金身(二合一)

  苏辰从转角走了出来,看了看那龟裂纹路,轻轻叹道:“就连一个小家伙也如此厉害,老道士教徒弟很有一手,可惜的是,你的灵魂攻击,对我没多大用处。”

  通玄老道发现苏辰的时候,苏辰也同样发现了他,先前种梨栽树,老道士以庞大的灵魂力量牵引四方元气,成就不可思议的奇迹。

  在别人眼里,这是神迹,在苏辰的眼里,这就是一种灵魂攻击。

  先示之以威,再短兵相接,借剑之时,两人灵魂之间风起云涌。

  苏辰只感觉对方牵动元气如大山压顶般强压下来,他灵魂化剑,一剑开山,劈开对面幻象,势均力敌。

  试手一招,两人再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各自分开。

  老道士被苏辰一剑劈得灵魂受伤,反噬吐血,急急离去。

  而苏辰也不好过,此时头脑晕沉,思维迟缓。

  他脚下有些虚浮的回了宅院,摒退丫环仆人,盘膝打坐,修养受损的灵魂。

  观想冷雪寒梅,过了一个时辰,才恢复大脑清明,他细细沉吟了一会。

  “这老道士既然已经出过手,想必也能明白,凭他一个是没把握对付我,所以才设局试探,虽然说崂山派的面子重要,但如果面子需要生命来换取,任谁也不肯换的。”

  暂时解决了崂山问题,苏辰静坐房内,等待天黑。

  相比起于跟通玄真人的狭路相逢,他更加重视晚上的普渡禅院一行。

  宁大娘如今仍然神魂不能自主,这事得尽早解决。

  ………………

  用过晚餐,看看天色黑沉,苏辰吩咐没有要事不得打扰,就早早的进了卧房。

  坐了一会,熄灯,看起来就象是已经就寝。

  实际上,他已经换了一身黑衣,背负长剑,几个起落就冲进茫茫夜色之中。

  家中的婢女仆人根本就没发现,静园中已经少了一个人。

  由于不清楚普渡禅院的真实势力,苏辰不介意小心一点。

  暴露了身份,他自己倒是没关系,但家里人却是会多上许多麻烦。

  在自己还没强大到足够镇压四方之前,苏辰的打算是能瞒一时就瞒一时。

  “得到五雷天罡正法之后,我还没正正经经的全力出过手,也不知道如今的实力到了哪个地步……普渡禅院敢如此嚣张行事,攫取金华众生香火,随意抽取信徒吃掉,肯定是有着实力撑腰,从而不惧别人找碴。”

  “那位自称普渡慈航的老蜈蚣精,此时当是坐镇京城,控制满朝文武,舒舒服服的当他的国师,他不可能跑到金华来。那么,最大的可能,是有着他的一些手下盘踞此地,收集一些重要的东西,譬如香火。”

  苏辰自认为想明白了对方的实力,也就没有太多顾忌。

  若是那能够把道场化为领域,让天地元气化为天罗地网的老蜈蚣,他自问以现在的实力是远远打不过的。

  但只对付其手下的一些小妖,却是小事一桩了。

  ……

  一道身影如同驭风而行,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一念风起,一念炎生。

  “这神风腿快是快了,既省心又省力,可是这种道术用起来,却是以火为引,融入风中,元气激荡之下,动静未免太大。”

  苏辰摇摇头,心想这道术是很不错,但用处也只能赶赶路了,真的干起偷袭潜伏刺杀之类的活计,还是自己的幻魔身法,加上禹步虚空步法更加实用。

  一者迷神,一者隐身,都有妙用。

  看着远处香烟袅袅的庙堂,苏辰伸手一指,就熄掉两条腿上的点点火光。

  围绕着身周不断旋转流动的劲风,消弥不见。

  他满意的笑了笑,身体又化为一道矇胧影子,飘忽之间,就消失不见。

  ……

  “好家伙,这是什么身法,仙人指路都跟不上他。”

  过了好一会,空气泛起波纹,苏辰消失的地方,又出现了两条身影。

  一个白发白须的老道士,手里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道童。

  “来来来,乖徒儿,你这九世灵童再用仙人指路仔细的算一下,看看他去了哪里?”

  明镜道童白了他一眼:“师父,这都不用算了,前方就是普渡禅院,那书生摸黑来此,肯定是找妖怪的晦气。”

  话虽然是这样说,他却还是掏出了腰间的小布幡,竟然是小号的仙人指路招牌,上面的字迹早就不是白日里招牌上的那般龙飞凤舞,而是如同小孩涂鸦。

  事实上,这面招牌就是小道士自己写的。

  崂山道的法器讲究一个心血相连,日日将养,自己亲手制作才能最大的发挥能力。

  “嗯,已经进了禅院,正在靠近大殿佛像……”

  小道童微眯着双眼,把殿内情形一点一滴说了出来。

  “怎么可能?”老道士惊呼出声:“他是怎么突破老妖怪元神感应的?这事不合理,乖徒儿,你是不是看错了?”

  老道士虽然知道自家关门弟子的特殊天赋本领,仍然忍不住质疑。

  实在是这事情太奇怪了。

  崂山道出云观离着金华不远,想要传道收集香火,扩大影响力,最好就是在下面的城池发展。

  但是,这些年过去,他们一直打不开局面。

  其原因,就是山上的普渡禅院在从中作梗。

  信徒都被那老妖抢光了,他们也没办法。

  老道士每次都在想,如果能够潜入寺中,捣毁掉那元神法相分身,应该就能伐山破庙,把金华城的人口资源整个吞下来……

  可惜他们做不到。

  通玄真人自恃本事,就曾数次尝试硬闯,每次都是弄得灰头土脸,好悬没把自己给搭进去。

  别说进殿了,就算是那禅院山脚的石阶,他都没能踏上去。

  每次靠近,都会被那道元神分身发现,然后就是整座山都动起来,好似天翻地覆……

  在人家的主场作战,别说是通玄真人一个,就算他把自己的掌门师兄叫来一起,也不一定能赢。

  “这是洞天道场!”

  通玄老道士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对手法力无穷无尽,心想事成。

  对立者在里面什么法术也用不出来,处处挚肘。

  从某个方面来说,其实闯不进去也算一件好事,真的闯进去,反而是找死。

  此时见着苏辰轻轻巧巧的就上了山,老道士叹了口气。

  对苏辰打伤了自己徒弟,把崂山派伸向红尘的最后一只触手斩断,若说不郁闷,自然不可能。

  但这老道士修心很是不错,并不会让一点点仇恨愤怒心蒙蔽了视线。

  他久历红尘,游戏人间,也不是什么浅薄之人。

  当初对明心道人借助于神婆收集生灵魂力的行为,他就是不认同的。

  这也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

  出云观并不是小家小门,总有那么一些人急功近利,尝到了甜头就舍不得放手。

  他们认为只是顺水推舟,只要不是亲手做恶,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只要道行精进,就可以造福世间,一点小恶,换来道宗大行天下,让乾坤正气洒遍人间,这也是一条很好的路子。

  就连掌门师兄也觉得如此行事,不算违背山规。

  他整日里想着把崂山道发扬光大,让祖师道统传遍天下,真说起来并没有太多私心,这事还真的劝说不动,虽然现如今祖师已经不知何处去了。

  老道士心情很是复杂。

  一方面想到那书生在妖寺之中吃个大亏,甚至深陷此处,就心里快慰。

  一方面想到那人年纪轻轻,道行修为已快三花聚顶,实在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以后当有无量前途,此时折损在野寺荒山之上,着实可惜。

  “这就是天妒英才呐!”

  通玄真人揪着自己胡须可惜说道。

  他心里纠结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帮一把,转念又道:“有些事情必须靠着自己闯过,才能道行精进,直指大道,我还是不要坏了别人的机缘。”

  道家修行有三灾九难之说,通玄真人没修到那一步,他没有经历过,但却有着这个认知。

  他安慰自己说,那书生也许就会在无意中破除道途灾劫。

  渡劫这事嘛,是很私人的事,旁人万万不插手的。

  “师父,您就别找借口了,明明是嫉妒人家,这么年轻就厉害得不行,所以心生妄念……不想去救援,你就承认吧,他跟咱们有仇,就算在一旁看着也是正理啊。”

  小道士被拖着前行,此时已是气喘吁吁。

  此时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来也怪,这小道士每天吃得很多,还吃得很好,力量也大得不像普通孩子,而且还会一门直指真相的仙人指路妙法,比老道士练得都要好。

  但他显然没学会其他什么本事,跑个几步路会气喘,跟普通孩子一样。

  看他动作笨拙的模样,显然也没学过什么武艺法术。

  如果苏辰在旁,定会告诉他,这是严重的偏科,对未来发展不利。

  老道士被小徒弟说得满脸通红,狠狠呼吸着瞪了明镜一眼,胡子都吹了起来,小声道:“你懂什么?一个门派行事有关天数的,有些事不是我怎么想就能怎么做,徒儿你以后千万记得,做事当不违本心,毕竟你如今的仙人指路妙法,只能察形,不洞真,更别说观天之道……还差得远啦。”

  教了两句徒弟,老道士摸着胡须又沉吟道:“不过徒儿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哦,他是咱们仇人,我操个什么心?白天他还劈了我一剑,一身实力并不比我差,犯得着担心他吗?不管是杀了妖,还是被妖杀了,就当看戏得了。”

  老道士嘀嘀咕咕着,竟是比小道童明镜还象小孩。

  明镜听得耳朵发痒,白了自家师父一眼,就沉浸心灵,继续观看寺内情景了。

  “不能再进去了,再走一步就要过线,会被禅院发现的。”明镜突然说道。

  原来老道士拖着小道童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已经靠近了山脚石阶……

  他心里痒痒的,极想知道那书生是怎么上去的?

  多少有些不信邪,不想接受自己比对方要差的现实,。

  一只脚抬起,又放下。

  想了一下,他终究还是没有再度前行,抓耳挠腮的看着小徒弟在那里聚精会神施着法。

  抬眼望去,却见到山上火光点点,四野虫声蝍蝍,什么也看不到,不由大感无聊。

  “来吧,让师父也看看。”

  老道士一掌印出,印在小道童的额头。

  两人心念相接……

  老道士掌心波光盈盈,散化出一道迷蒙光影。

  眼前就显出山上寺院的景象来。

  这种联接感知的小法术,需要受术者特别信任施术者,而且施术过程之中,两人不能动弹,面对外魔侵袭,基本上没什么反抗之力。

  不过,老道士艺高人胆大,就算是在野地里,也就无所谓了,他自忖有着足够的本事应变。

  这是一个巨大的殿堂,四壁只是燃起一盘盘细小油灯,灯光如豆,被灯罩护住,防止被穿堂凉风吹灭。

  虽然点着灯,堂内仍然显得阴暗,一些雕像在灯光飘摇之下映射出黑色的长长身影,张牙舞着爪,看上去显得十分阴森。

  就算以从玄光术联结小徒弟的仙人指路心相,老道士也是看得心里一沉,眼睛睁得老大。

  “这……这这,孽障,太猖狂了,肆无忌惮的就吃人。”

  老道士差点大吼出声,作雷霆之怒。

  好不容易他才记起自己是在偷窥,正主还在一旁潜入呢。

  于是压下心头烦闷,继续观看。

  “好大的虫子啊……”

  小道童却没有师父那种反应,心里甚至都没来得及惊怒,只是看着那大殿中蜿蜒盘旋着一条乌黑发亮的千足虫,吓得小心脏怦怦直跳。

  光影晃动间,差点没把仙人指路法术停了下来。

  ……

  让老道士感觉十分为难,怎么也突破不了的第一道关卡,对苏辰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难题。

  他一踏上那道石阶,遥遥望着殿堂,精神就已经感应到了四周元气涌动。

  一道道金黄色的丝线如同天罗地网,以殿堂为中心,荡起一股庞大且又温和的潮汐波纹。

  尤如一个巨大的心脏在跳动……

  这片天地,这片山岭,密密麻麻布满丝纹。

  金黄波浪扫过,这片天地就变得跟外面十分不同。

  不但排斥着一切道韵灵机,更排斥一切不属于己方的超凡力量。

  就算是把力量藏在灵魂深处也没有用处,那是一种极其细微层面的验证。

  “很高明的样子,可惜还是难不住我。”

  苏辰最自豪的就是能够快速理解一切力量,模仿所有招式。

  同时,他早早的明悟了灵魂融入天地的[天人合一]之法,在外界大天地中能融入元气之中,在这片奇异力量笼罩的罗网之中也同样可以。

  芯片的扫描无微不至,他身上的气息一点点的收敛无形。

  气血印记、真气频率跟着变化,灵魂波纹也随着天地元气震颤……

  等到身上的所有变化全都完成,苏辰已经成为这山上的一根草,一株木,跟原本生存在这山上的动物植物没有分别。

  就如他本来就属于这里,从来就未曾离开过。

  一股温润和暖的感觉自心中升起,有着大光明,大慈悲,让苏辰的心灵保持着平静。

  他一步步的走向大殿。

  沿途遇到一些来来往往巡逻的和尚,完全看不见他的身影,就算看到了,也会当做是身边的同伴,隔壁的朋友。

  心里还未升起疑惑,转眼就已经忘记。

  “行步化影,和光同尘。”

  若说隐匿的技能,并不是让人看不见才是最好的,很多人都有着灵觉这种东西,那是骗不过去的。

  最好的就是能让人视而不见,见而不闻,有眼无心。

  苏辰无意中就明悟了在修行界怎么隐藏偷袭的技能,他并没有主动创造技能,只是因为环境的逼迫。

  心里约有所悟,觉得挺有意思。

  “也许,前辈先人创造出种种技能绝招,其实也没有什么种种高大上的理由,只不过是因形势所迫,大多数并非为了杀伐。”

  “盘古斧法是为了开天,周天庙算只为了定山川河岳,两仪微尘也只是为了平衡体内阴阳二气……”

  他缓缓的步入殿堂,却不知道山脚下的老道士小道童已经是十分震惊。

  “师父师父,那书生不见了,如今仙人指路只能指出他行过的路,看不到他的人,更看不出他在做什么。”

  通玄真人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是把自己藏起来了,藏到那片小天地之中去……后生可畏啊。”

  他说得颇为平淡,心里可一点都不平淡,反而是掀起了滔天大浪。

  这仙人指路名字虽然有些烂了大街,其本质却是崂山道三门根本大道之一,与五雷天罡正法齐名。

  能趋吉避凶,指明前路。

  老道士之所以在金华东四街游走闲逛,还有心情讨个梨吃,玩弄一些花样,就因为事先用仙人指路,知道自己只要守在那里,必定会有所收获。

  杀明心、打伤明法的凶手,那是一定会出现。

  无论是早是晚,只要等着,就能见着。

  这还只是老道士自己亲身动手卜算过的,就有这般奇妙。

  换了小道士,他虽然对这门根本法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出手恍若天成,赤子之心映照的就是事物本质。

  能窥见一切真相,排除万物迷障。

  这小子的天赋,就是有如此厉害,也不知道流传下来的是哪路血脉。

  老道士收到这个徒弟之后,一直视若珍宝,宠到了极处,也不会怪罪小孩子平日里没大没小,只想让他打牢根基,一步步成长。

  寄托了光大崂山道统的希望,比起前一个徒弟明法来,不知要重视千百倍。

  可就是这么一个赤子道心用出的仙人指路法门,如今却是不能得竟全功……

  看不到对手在哪,还指的什么路。

  心里这样想,老道士却是不动声色,表面上视若寻常,他不想打击小孩子的信心。

  若是让明镜知道,每天练习的号称能观天观地,观一切人与事的仙人指路,其实并没有太多用处,他还会用心刻苦吗?

  ……

  苏辰身形忽陷忽显,只是几个跨步,就跟在了那添加灯油的小和尚身后,进入了大殿中间,躲在一面雕绘着世尊说法、天降莲华的照壁前。

  火光映出的明灭光影,映得他就如壁画中的比丘,是如此的和谐,没有惊起一点尘埃。

  不但殿堂尽头的巨大金佛不曾知道,金佛前的老和尚没看到,就连蜿蜒盘旋着在殿中大中吞食人体的一只大虫子也没有发现。

  金佛、老僧都还罢了,只是寻常景象,苏辰往日也见得多了,心里不起波澜。

  但只是看了一眼那条虫子,就有一股呕意涌上心头,差点压不住嗓子。

  鼻中闻到了一阵剜心剜肺的腥臭倒也罢了,最主要是视觉冲击有些大。

  那虫子水桶般粗细,十七八米长,身躯乌黑发亮,不时蠕动着挥舞身旁上千条细长足肢,看得人眼发晕。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东西正露出两排冷利獠牙,在那里咬着一个妇人躯体……

  咬得“咯吱咯吱”响。

  恍若灯泡一般发出幽幽红光的两只眼珠,有着残酷森冷……

  虫子嘴角更有着两道银须随风舞动,如同两道灵蛇,看起来灵巧无比。

  这虫子的身份,苏辰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曾经见过。

  屋前屋后如果不太干净,或者过于潮湿,就会不时见到这种虫,俗称千足,学名马陆,不能吃,有毒,额前有白色肉包,能放出刺激性气味,让人烦恶。

  可是见过归见过,这么大的家伙,他却是第一次见。

  什么东西一大起来,就完全不一样。

  “果然,蜈蚣精的手下,大多数也就是一些爬虫。”强忍住拔剑砍去的冲动,苏辰转头看向另一面。

  比起这盘踞殿中的大虫子,那金佛的卖相就好上太多了。

  方面大耳,身形肥硕,盘膝跌趺,眼含慈悲,似看尽众生疾苦。

  这佛陀一手立掌竖在胸前,另一手平伸在膝盖上,上面托着一颗龙眼般大小珠子。

  珠子泛着七彩豪光,随着灯焰照射,晦明晦暗。

  旁边有位老和尚,双手合什,靠在佛像身边,探出头去,鼻间一道光流。

  他正在吸着珠子上的七彩光彩,光晕流转间,脸上就会露出迷醉的神色。

  “快点,银须,世尊神游,还有半炷香就会回来,这一次行动必须收尾……我说你能不能吃快点,不就是吃个人吗?恶形恶状的。”

  老和尚吸了一口光华,惬意的张开黄澄澄的眼睛,见到那千足虫还在细嚼慢咽,不由怒声斥责。

  ………………………………

  今晨码完字,正准备更新就停电,停电也就停吧,偏偏等过了三小时来电后,重新开机发现电脑蓝屏坏掉了,气死小鱼,第一次丢了稿子。

  嗯,修好电脑重写,苦逼。下午晚上有事,所以紧赶两章一起发布。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