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57 绝非儿戏(上)

1157 绝非儿戏(上)

  东城门左边城墙上,此时已悄悄的多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大腹便便满面油光的中年人,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似乎心情极好。

  但只要仔细的看去,就能发现,中年人的眼里藏着深深的恨意。

  这人正是金华张家张百万,也是张家如今的家主张元山。

  他身后半步站着一位持刀汉子,身材彪悍,气机凌厉,是张家护院家将首领张镇岳,江湖中极有名的二流高手顶尖人物,一把金背大砍刀很有名气。

  这汉子号称镇岳刀,能以名为号,代表着战力得到江湖普遍认可。

  这种高手,不说威震一城,至少能镇压一县,谈不上开拓进取,守成是绰绰有余的。

  真论起来,张镇岳比衙门的洪琛捕头还要强上一些,跟狼牙匪寨首领薛霸相比,也已经相差不多了。

  张家在金华城能把产业做大,各种手段生冷不忌,当然有着他们自己的力量。

  他们的势力比起官方和白虎堂自然不够看,但由于金钱开路,很是收拢了一批亡命护卫家小,却也不可小视。

  再加上张元山平日里又惯会做人,常常花费大把银子结交地方。

  所以,就算是金华城中各大势力,也都不会刻意去对付他们。

  不值得去针对,真要对付反而会让自己伤筋动骨。

  此时,张镇岳的身后还跟着二十余位执刀执剑的江湖汉子,全都是满面杀气,体魄强横精气充盈,跃跃欲试的看着城下。

  他们的神色很轻松,因为家主已经说了,这一次只是看戏,并不需要他们上阵厮杀。

  或者说,只是让他们守在一边做个样子,护卫家主的安全。

  见到一溜金芒黄影在城门口一闪而入,向着城内街道遥遥远去,那肥胖中年面上陡然升起一股疑惑:“那女人放出了什么东西,似乎是……”

  “一只小狗,一只金毛小狗,跑得真快。”

  张镇岳转过头来,眼神有些凝重道:“我看,那小狗与魏进总捕头的爱犬有些相似,它怎么会跟着宁家车队呢,还听别人指挥?莫不是,宁家跟官府还有什么纠葛?”

  张元山脸色微微一动。

  身旁一个汉子接口道:“应该只是相似而已,听说魏总捕日前捕贼之时,遇到了扎手的硬点子,被打得重伤垂死,如今已被送往崂山道出云观山门疗伤,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这小狗就算是跟他有关,也济不了什么大事。”

  张镇岳笑道:“我看也是,老爷不必担心,那女人临阵之前放狗,定是想进城搬救兵,而能让她信心十足,求救的人,都不用猜了,一定是宁文靖。”

  “宁文靖!”

  张元山眼里泛出凶光,冷笑一声道:“如果是找他那就更好了,老夫设下这个局,不惜花费人情请动左千户在城门不远处动手,就是想要困其家眷,制造出危险局势,引出这穷书生……他不来的话,反为不美。”

  这话里面藏着深深的恨意。

  在张元山的心里,只是杀几位乡下妇人,或者砍死一批人市场上买来的家丁仆从,怎么也不可能出得心头一口恶气,报仇也报得不爽利。

  但偏偏那书生一进城就买了大宅子,把自己藏了起来,这就有些难办了。

  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银两,而且还好死不死的买在了城东靠近府衙不远处。

  那里无论是捕快营,还是聂府家将亲兵,想要出动都是很方便的一件事。

  最棘手的当然不是这个。

  听说那书生的武艺极其强横,真的单打独斗,或者用江湖高手偷袭,都很难对付得了他。

  很有可能会让他瞅着机会逃掉,从此鸿飞冥冥。

  而左千户卫所的兵马,又没有办法进城帮忙,聂文臻就算是再大度,也不可能让这些丘八混入城中搞事。

  一个不防起了歹心,他这个知府乐子可就大了。

  这样一来,张元山也就只能在城外设计。

  相信聂知府也不会阻挡。

  想到聂知府,张元山嘴角微撇,他已经看到了聂府的一些家将正在城墙另一侧。

  其中有一人打马狂奔,想必正是前去报信,就是不知官府会如何应对了。

  不过,无论是怎么应对,左明月可是有着正当剿匪理由的,又是在城外,并不害怕这些扯皮的事情。

  “不是叫他们围而不攻,造大声势、吸引来援吗?左明月这是在做什么,想把那些人一次性杀光,然后就完事离开?”

  “只是一百骑的冲阵试探,左千户本阵四百余骑并未出动,已经停下来了,老爷放心就是,他也许只是一惯的谨慎行军。”

  张镇岳赞叹道,也只有这等领军老手,才可以轻轻松松的把盘踞狼岭的狼牙匪徒赶尽杀绝。

  其人用兵沉稳老到,不急不躁。

  就算是对面车队之中隐藏着高手,也很难翻盘,这一次宁姓书生是真的有难了。

  听到消息说,那书生一招就杀了狼牙匪道薛霸,这威风生生的把自己也压了下去,家主之所以不让他张镇岳带领手下摸入宁家静园动手,张镇岳其实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无非就是张元山信心不足,觉得自己不是那书生的对手,只想凭借着军阵来对付。

  “这样也好,面对军阵冲击,就能检验他的真实武艺了,不过一介书生,就算是习得上乘武学,没有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经历,到了战阵厮杀之时,也是全然无用的。“

  ”只希望他不会吓得尿了裤子,若是那样,就太过没趣了。”

  张镇岳摇了摇头,无趣的看着就要发生的厮杀,注意力已悄悄的转向城中,想看看那书生何时才能赶到。

  交谈间,城下已发生变化。

  为首一员身着明光铁甲的小将在疾驰中,举枪挥舞,大喝一声:“杀狼牙贼,准备……”

  众人端弓,上弦,就要先来一波箭雨,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车队二十余人倒在血泊中的情景。

  “面对一支普通家丁家眷组成的车队,哪里用得着煞有介事的去围攻等对方来援,岂非让人小看了我左明月,先杀得七七八八再说吧……听说那宁文靖的小娘子十分貌美,而且也在车阵之中,你们可得认清了,别一箭射杀,太过浪费……”

  这是左千户的军令,前锋百户自是不敢违抗,他也没想过违背,左右不过是冲一阵罢了。

  正当所有人都在认为那车队凶多吉少的时候,一抹碧光突然亮起。

  那是一个身着绛色衣裙,奔跑起来如同离弦利箭一般,快捷无伦的一头扎进了突前的百骑之中。

  碧光闪动,转眼间人吼马嘶,鲜血腾起。

  吆喝声中,十余骑当头战马,身子一矮……

  “嘭嘭……”

  一片沉闷响声中,那百骑队型大乱。

  前排疾冲的十余战马,连同上面的骑士齐齐摔倒,在地上滚成一团。

  后面的骑兵连忙勒住缰绳,想强行转向,可哪里有那么容易?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这百骑转眼间就乱成一团,有些人手中弓弦一松,不但没有射中来袭人影,反而射得自家阵中一片惊呼,有一些骑兵已经受了箭伤。

  更有一人,被利箭直接穿心,使劲回头想看看是谁在后边放着冷箭,扭过头,只见到自家百户在那里扯着喉咙大叫,已是气急败坏。

  红玉本来只是凭着一腔血勇直直冲阵,她敏锐的察觉到,只有如此行事方有一线生机。

  但具体能不能成事?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面对扑面而来的强大压力,红玉有那么一瞬间,脑海里一片空白。

  身行疾速狂奔的同时,心里却无端端的想起了自家相公当时教剑之时说过的话。

  “红玉,这套剑法叫做越门剑式,你练的体术是越门剑体术,如今你不熟悉也没什么,只记着一点……凡对战之时,遵循身体本能,相信手中的剑,它会指引你如何挥剑杀敌……”

  这话十分玄虚,红玉心道自家相公毕竟是读书人,随随便便说出来的话也是高深莫测。

  她其实根本就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不妨碍照着去做,因为她相信,对方不会害自己。

  放空思绪,出剑收剑如同本能。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练剑之时无比生涩的杀法,突然之间,就发生了变化。

  敌骑如山奔至,箭矢攒刺如雨,刀枪寒光耀目……

  组合成能冲毁一切的大浪。

  而此时自己手中长剑却恍如一条跃在波浪中的游鱼,冲天而起。

  每一次出手,都是恰如其分,凌厉凶猛。

  斩马腿、刺马眼,三步一转,直刺横斩、斜劈反撩。

  所有剑式熟极而流,威力宏大。

  看着象是惊险无比,但每一剑出手之后,都有一位敌骑摔落,实在畅快无比。

  这种感觉……

  红玉也不陌生,正是当时自家相公手把着手挥舞剑势的一种流畅与自然。

  就如此时此刻,他仍然在身后,一招一式的同时出手,呼吸可闻。

  “这是什么手法,把剑法经验直接以心印传过来了,难怪叫我放空思绪,交给身体自发动作,他……他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

  鲜血淋漓中,少女身形如跃动的精灵,轻灵飘忽。

  没人发现,她的面上突然出现的一抹奇异晕红,嘴角有着笑容,似乎有着一些甜蜜。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