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67 闲敲棋子(上)

1167 闲敲棋子(上)

  城西靠近墙根处,城外有河,靠河是山,这里少有乡人往来。

  人流少了,就不设市场,房屋也显得破损矮小,一般富户都不愿居住于此,离着官府衙门也有些远,就显得清静一些。

  三进屋子是老房子了,墙角青砖已经长满了青苔,斑驳纹裂。

  屋旁有着水井,井旁的石地也裂开了几道口子,再远一点,还有着一丛竹林。

  错落有致的野花沿着房屋小路次第开着,看起来少了一些繁华,却是多了几分诗意。

  周先生的衣服已经浆洗得有些发白,手中端着一卷泛黄书卷,轻轻吟哦,时不时放下书卷,喝下一口浊黄酒液。

  桌上摆着一碟花生,窗外清风细雨,也挡不住他的闲情雅致。

  实际上,除了些许闲情,他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干。

  快要院试了,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妥当,在此时,并没有学生上门叨扰。

  “教了十年书,你总是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也不见你挣回一两半两的黄金,提学大人不是你的同窗吗?平日里常说你们私交甚笃,你就不能走动走动……”

  “人家也做先生,你也做先生,你看人家怎么样了?可是就你收的全是穷学生,束修少得可怜不说,四时八节,也不见哪个学生来看望,年年如此,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了。”

  “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小娃也得跟着我们受穷,你忍心如此。”

  妇人絮絮叨叨的念得心烦,周先生停下吟诗,叱道:“妇人之见!”

  也不去多理会,只是端起酒杯,又开始吟诵起来。

  被酒水打湿的胡须结成一绺绺,也不去关注。

  妇人缩了缩脑袋,念叨的声音越发小了,在家里她可以表达不满,但不敢真的惹厌。

  周先生对婆娘胎的埋怨似乎已是习以为常,没有在意,早就沉醉在书中。

  有诗有酒伴余生,这日子好一个逍遥。

  只不过,偶尔夹起一粒花生米的时候,游目四顾屋内景色,他就悄悄的叹一口气。

  周先生是多年未中秀才的老童生,早就去了科举之心,因生计所迫,跟千千万万普通读书人一般,早早的就对现实有了妥协。

  他还算好的,虽然学问不算得精深,对押题应试之类的小窍门却有一套。

  教导学生之时,总会时不时的撞中大运,让学生少费一些功夫,这也算是一种本事。

  因此,他在学堂中也做了将近十年坐馆,还将一直做下去。

  虽然吸引不来富家子弟诚心向门讨教,多少也算是有些名气,至少不会饿了肚子。

  再大的成就,就没办法了,毕竟他只是个童生,教书也不是什么能够发家致富的活计。

  至于他常常吹嘘着跟提学大人私交甚好,那就是扯谈了。

  人的身份地位是很现实的一件事情。

  不在一个圈子,怎么也尿不到一壶去,倒是登门去送礼的时候,能换来别人的几分同窗之谊。

  所以,周先生大多时候除了蜗居在家,真的没什么人来打扰。

  原身宁文靖每次来此,都会心中感叹道,先生真乃高人逸士,不但胸有诗书,就连住处也这么清幽雅致,不染尘俗。

  这想法很强大。

  换了苏辰,他就从来不认为有人天生就喜欢诗意清贫,就算是再高洁的读书人也是如此。

  这么做的人,不是因为无所求,而是因为没办法。

  谁不想丰衣足食,人前称尊?

  所以,他此次前来,跟前身目的完全不同。

  不但不是孤身前来,身后更是跟着八位仆从,乘着马车。

  当下得马时,就有一些礼品被挑进了周先生的家中。

  当先一人,更是捧着一个红绫木匣。

  这一行人声势稍稍有些大了,穿过长长的胡同。

  四周左邻右舍全都走将出来观望,小声的议论着。

  “这是哪家公子,看他去向似乎是周家。”

  “好大的手笔,我敢打赌,那捧着的木匣之中肯定是银两,看那人双手捧着都微微下沉,份量很是不轻。”

  “就不能是绫罗或者食物,一般人送先生礼物不就如此?”

  “你傻啊,人家身后还跟着几个挑子呢,什么食物需要手捧着?明显很贵重。”

  就算是再清静的地方,也有着七姑八嫂,看热闹是所有人的天性。

  之所以猜测是学生来看先生,很简单,苏辰现在的打扮就是标准的书生装扮。

  一袭素白长衫,束发方巾,行止方谨温文尔雅,眉眼之间书香扑面而来,一看就很有气质。

  他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声,就听得敞开的院子门扉里传来“咯咯咯咯”的妇人声音。

  这是在喂鸡吃食。

  屋内更远处还有吟哦声,那是有人在读诗。

  苏辰挥手止住仆人的行动,侧耳细听。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诗句里的幽远孤寂自得自乐,让人有感于心,如果不是能听出吟诗的人语气中那隐藏极深的郁郁之气,苏辰差点就佩服这位先生了。

  “先生可在家,学生宁文靖来访。”

  待吟诗的声音一歇,苏辰就笑着走了进去,身后鱼贯而入的下人,早早的就把礼品奉上。

  见到这种阵仗,周田氏早就呆住了,还是周先生见过世面,笑着迎了出来。

  两人寒喧几句,就请入正堂。

  见屋子中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娃正瞪着乌溜溜的眼珠看着自己,也不怕生,脸上还有着几道黑痕,苏辰笑了笑,从袖口解下一方晶莹剔透的美玉,挂在女娃脖子上,笑道:“小师妹越发可爱了,学生如今住在城东静园,拙荆最喜小孩,得闲可要去家里玩耍。”

  “这也太珍贵了,怎么使得。”

  妇人还没出声,周先生脸色剧变,忙道。

  他就算家里贫寒,但也不至于没有见识,早就看出来那块玉的成色,一般都是高门大富之家的公子哥儿才能贴身佩带。

  具体值多少银两他是看出来,总之很珍贵。

  “就是个玩物,小师妹戴着更好,今日学生前来,却是专程讨教学问的,院试在即,还望先生多多帮扶。”

  苏辰笑得温文和煦,让人如沐春风。

  “这是应该的。”周先生脸色红润,似乎刚刚喝的那两杯浊酒已经上头。

  尤其是见到自家婆娘接过那沉重的木匣,并瞅见里面一片银亮之后,更是热情的拉着苏辰的手上了席。

  还不忘吩咐周田氏赶紧杀鸡宰鸭。

  劝酒的时候,周先生神情恍惚,有几次都差点把筷子掉在地上。

  两人谈论了一阵应试之事,周先生就拿出自己很是珍重的一些时文典录出来,这是他压箱底的宝物。

  递给苏辰的时候,还不忘仔细叮咛着,拳拳心意溢于言表。

  他这时看苏辰就象是看到了贵人,并不仅仅只是见到个学生。

  只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变化太大。

  有些话不好问出来,只能闷在心里,并在心里想着此次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一见提学大人,推荐自己学生一次,否则,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两人畅谈许久,等离去的时候,周先生亲自送出门外里许,师徒依依惜别。

  苏辰上了马车,回望身后的竹篱矮屋,洒然一笑。

  他特意来此,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送礼,而是为了一个态度。

  这个年头,就算是四处纷乱,但在所有民众心中,有些东西却还是重视的。

  比如文名,比如品德,比如尊师重道。

  他想要考秀才中举人等等,当然不只是靠着本身文采就足够,有些时候,功夫在诗外,场下功夫,更有用处。

  厚礼登门拜访先生,其实只是第一步,这些事情走走过场,等到以后就不必这般麻烦。

  如今的作为,大抵也有着圆一圆前身宁文靖的执念,同时宣扬自家好名声。

  ……

  回到家里,周先生踉跄着打开木匣,看着那一片耀花人眼的银元宝,倒抽一口凉气,脑袋就是一阵眩晕。

  “三百两银,这真是一笔大礼啊!再加上那块玉佩,至上也得上百两,这……这!”

  转头望去,见到自家婆娘也是惊喜望过来,周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心血,低声道:“宁文靖的家里似乎并不富裕啊,这么些年,他一直闷头读书,似乎什么都不懂的模样,怎至于此?”

  “啊呀!”

  周田氏突然一拍脑袋,叫道:“这名字好熟,孙大嫂先前不还在说过吗?城外左明月千户所军马,因冲击府城,被义民书生杀了个精光,还有城内福记张老爷买凶杀人,也是被一个宁姓书生擒杀,还得了府衙的嘉奖。”

  “听说张老爷那海量家财,全都归了宁家,官府意外的竟然没有插手。”

  “原来是他。”

  周先生长出一口气,面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才重新笑了起来。

  “有这么一个学生,老夫终是有福之人呐。”

  他踱着方步出了院门,就见到街坊邻居全都向前问好,神态十分恭谨,话里话外都透着讨好。

  要知道这些人平日里经常在暗地里叫自己穷措大的。

  ……

  苏辰趁着空闲下来,就四处走动了一下,大把银子洒了出去,自问打通了所有关节。

  至于知府衙门,有了先前斩杀岳嵩的强势,再加上乔三送过去的张家部分家财。

  只要那聂知府不是傻子,也不至于从中设槛。

  等到华灯初上,苏家正要准备晚膳之时,就有请柬上门了。

  “流芳苑?柳三娘剑舞特来邀请。”

  接过下人递过来的请柬,苏辰有些惊异。

  不是说好的先隐藏起来,打探消息暗中行事的吗?这时前来相请,又是为何?

  ………………………………

  感谢干罗佳(2000)百无一用的书虫(500)等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