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68 闲敲棋子(下)

1168 闲敲棋子(下)

  苏辰早就从乔三那里得知这位流香苑的红牌剑姬乃是谢秋莹附体,让她不用暴露,也是为了多一个情报来源,并让她私下打探封无月、钟海东两人的行踪。

  此时邀约,恐怕是有要事,需要当面说话。

  他抬起左臂,看看上面已经消失的五瓣梅,有些感叹。

  那个世界的世家,总有着各种各样的底牌。

  也不知封无月在莫家得了什么好处,进来之后,竟然可以屏蔽同队队长的感应,把自己藏了起来。

  苏辰在城外出手对付左明月之后,就知道自己恐怕是藏不住了。

  用剑的书生,还是突然强大起来那种,实力深不可测,这怎么看都会联想到自己身上。

  既然对方很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明暗易主,情势不妙,那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找出封无月的踪迹。

  可惜的是,封无月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事先已经准备了措施破解。

  苏辰的五瓣梅寻踪并没起到作用。

  封无月就像是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之中,竟然找不到了。

  不远处一个满脸风霜的中年汉子正立在树荫下,怀抱一把黑鞘长刀,四处还有着三三两两的人员走动。

  苏辰招了招手,把他唤过来:“曾河,家里就交给你们看顾了。”

  “请公子放心,除非曾某刀断人亡,否则,苏府必将安然无恙。”

  “好……”

  苏辰赞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领着宁采臣就出了院门,回头冲着跟上来的红玉道:“你跟着干嘛?我是去青楼,那里你去不合适。”

  红玉白了他一眼,接着就仰起小脸可怜兮兮道:“妾身白天受了惊吓,晚上睡不着,相公早一点回来啊。”

  得,这是怕自己留宿呢,苏辰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他发现自己还有点没习惯这种有家室的身份,难道骨子里其实把这小妖精当成了妹妹。

  就算去青楼也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真是腐败啊腐败。

  好在红玉并没有闹起来,也许她与这个年代的其他女子想法一样,把男人去青楼的行为当成天经地义,只是担心着失宠,倒没有其他多余想法。

  若是换了现代社会,这种作死的行为,女的应该去屋里拿菜刀砍人了。

  苏辰沉吟一下,感觉有必要解释一下,就小声道:“你发现没有,离这条街稍远,总有着一些闲散地痞在盯着咱家,似乎有一张大网布在金华城,这次我出去,就是为了解决这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为了某位清倌儿。”

  “那我也要去。”红玉眼里闪光,她白天打了一架,实力大进,这时有点跃跃欲试。

  “老太太那里更需要你的保护,这次记得别让小狗离开身边,它是一个很强力的帮手,可以帮你咬人的。”

  想了想,苏辰又补充道:“不用担心我那里,你们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帮助了。”

  “嗯。”红玉乖巧的垂头应下,心里有些甜蜜,她感受到了苏辰的关心。

  “出发!”

  坐上马车,苏辰眼神变得漠然,看了看远处的人影。

  随着自己出门,就有着暗潮向着四面八方涌去,一些人手跟着也往前行进。

  “金华城内有着如此人手的,有且只有一个势力,那就是白虎堂!触角深入到各行各业,无孔不入,果然是地下势力的特色。”

  “而且,这是冲着我来的,能感应到一触即发的味道,真够胆啊,我都没找上门去,反而主动出击了,莫非以为你爹是虎王我就杀你不得?”

  苏辰来到金华城之后,对白虎堂势力一直秋毫无犯,并不是他不知道有人在跟踪自己,只是一直比较忙,抽不出身来对付这个除了官府外最大的势力。

  当然,那翠山虎王的存在也是一个原因。

  “这种势力怎么可以掌控在一只妖怪的手里呢,无论如何也得把他拿下。”

  看着四周影影绰绰的人流,苏辰咧嘴笑了,不过暂且不急,先去流芳苑看看,谢秋莹第一次主动联系,定然不是小事。

  苏辰隐约能猜到是什么原因,前两天也能看到一些帮派人士四处查访,不过还没锁定到自己身上。

  自从今天一战斩杀左明月,暴露出强大剑术之后,这种跟踪窥视立刻变得密集起来。

  各家铺面,街头巷尾,都有着眼睛隐晦的望了过来。

  除了这批人手,暗地里还有着另一批人在旁边盯着,这是乔三派出来的衙门捕快。

  当然,这只是一着伏兵,不到万不得已,乔三仍然要保持站位在知府大人那边,绝不会暴露与苏辰的关系。

  就如谢秋莹一样。

  凡事多备几个后手,面对任何事情都会更轻松,这个道理,苏辰很是明白。

  ……

  百姓是最健忘的,惊叹过白天的杀伐,看过了血流成河的恐怖,到了晚上,金华城又重新恢复了繁荣,一种纸醉金迷的气氛悄然弥漫空中。

  尤其是浣花一条街,这里更是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有几座楼子里的姑娘站在门口挥舞着手中香帕娇声浅笑,更有胆大的会跑过来红着脸拖着某位书生进楼。

  苏辰就见到了这一幕。

  “奴家远远见着,就发现公子如玉树临风,气宇不凡,定然是江南有名的才子,来啊,来啊,姐妹们最是仰慕了,进楼喝一杯吧。”

  几个姑娘一涌而上,拖的拖推的推,就簇拥着书生进了楼。她们衣着暴露,白肉在灯笼照耀之下一颤一颤,耀花人眼。

  “不,我不是……我有事。”

  那书生面红耳赤,半推半就半是享受的就进了楼子。

  因为走得太急,一只鞋子啪啦就掉在地上……

  宁采臣坐在身旁,也已是满脸通红。

  他这些日子直感觉如在梦里,不但见着厮杀,饱受惊吓,还迎来突然暴富的惊喜。

  这次被苏辰拖着出来见见世面,他其实是很兴奋的,一双眼睛只觉怎么也看不够。

  看着那些姑娘,他还不忘低头念叨“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之类的话。

  苏辰也不管他。

  “那书生可惜了!”

  管家在一旁叹道,面上有着不堪回首的情绪。

  “怎么说?”苏辰看得有些乐呵。

  古代的红灯笼的确大胆得很,时人并不以为伤风败俗,而是会传为风流韵事。

  比起后世的遮遮掩掩,这时代真是很开放。

  只要有钱,就是男人的天堂。

  管家面皮跳了跳,沉声道:“公子你别看这些女子似乎十分热情活泼,但等到那位书生银两耗尽,嘴脸就又是不同……心好的会客客气气的请他出楼,多数时候会把意乱情迷的书生乱棍打出,而且还嘲讽对方是穷鬼,到那时才是真正斯文扫地。”

  见到王子越管家脸上往事不堪回首的神情,苏辰暗暗好笑。

  知道这位年青之时恐怕也是吃了大亏,没能考上秀才也有着这方面的原因吧。

  马车继续前行,过不多久,就到了一座极其华丽的楼子旁边。

  刚刚下车,就有人上来侯着,验看过请贴之后,头前领路。

  进得一楼大堂,就见到四处奇花异草,陈设极其高雅,还有着一些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穿梭迎客。

  苏辰知道这是未曾梳拢的清倌人,出来迎客陪话也只是见见世面,或者打打下手。

  客人也不会动她们。

  苏辰当先前行,宁采臣、王子越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赏过小费之后,就被领到靠近舞台前方的一张台面。

  跟其他席面莺莺燕燕不一样的是,这一桌只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小丫头侯着。

  见到苏辰前来,上前施礼道:“请公子安座,前面会有些歌舞,小姐的剑舞是压轴,还请耐心等待。”

  说完就有些害羞的伸手挽住苏辰手臂,引他入席。

  苏辰心中一动,问道:“姑娘怎么称呼?”

  手里却已经接过了小丫头递过来的一团纸条,微微捻了捻,心里一笑,知道这就是谢秋莹传来的信息了。

  “奴婢叫小玉,是柳小姐的贴身丫环。”小玉低声回道,还小心的看了看四面桌席。

  苏辰不经意看去,就见到那些桌上早就坐满了人,在大声喧哗,有些更是与姑娘们调笑戏耍。

  节目还未开始,楼内气氛已经火热。

  他倒不是想看看别人怎么互动,而是发现了有几桌客人神态不正常。

  除了自己这一桌,另有三桌人特别惹眼。

  一桌是一些公子哥,为首一人头冠上面戴着硕大的绿玉宝石,正神彩飞扬说着话,旁边有三四书生大肆吹捧着。

  “那是通判家的公子,流香苑能在这里开下去,没人捣乱,就是他家的功劳。”

  小玉在一旁细声说道。

  另一桌是两个气质独特的年青人,身着青色长袍,却不是书生打扮。

  身上背剑,腰背挺直,坐在楼内跟旁人有些疏离。

  “这两人是今晨来此,一来就打听城内有没有失踪人口,有没有虫子为患,小姐说他们身周有着灵光,很可能是山上来人。”

  “没错!”苏辰点了点头。

  他看得清楚,这两人身上法力鼓荡,气质跟明心道人有些相似,却显得清净许多。

  不知是何门何派,来此又是做什么?

  谢秋莹说的山上,显然并非是金华附近的翠山或者福寿山。

  山上来人,其实指的是山人,就是道士。

  小玉只是转述,也没有特意多说,而是悄悄看向另一桌,小声道:“那人是白虎堂的人,小姐让公子小心注意了。”

  苏辰举杯饮了一口,看了过去,是一个三十余岁的文士,怀里搂着一个姑娘,正醉眼惺忪的饮着酒。

  节目还未开始,他似乎已经醉了。

  ………………………………

  感谢灵魂-眼(1000)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