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73 院试(下)

1173 院试(下)

  苏辰从记忆中得知,宁文靖此时却已是取得童生身份。

  前些时日已过了县试府试,有了些许文名。

  因此,张延庆等五人方以同窗之名义来往。

  否则的话,象那种一次考试都没过的书生,却是没有什么资格与人来往交际的,别人懒得理会。

  童生试的最后一关就是院试,这也是最难的一次考试。

  前两次县试、府试只是考一些贴经、墨义之类的题目,对时事、策论、试贴诗之类的一概不考。

  通过了就为童生,有着院试资格,身份有些不同。

  当然,这并非功名,没有免赋权。

  只有等到过了院试,才有功名和免赋权,并且见官不拜、佩剑游历。

  此时就是特权阶级,行走乡里,会被人称一声秀才老爷。

  每个月可以领取不少的一笔粮食银钱,朝廷养着让他读书。

  这种身份,比起后世的大学生不知要强到哪里去了,学识上暂且不说谁高谁低,地位上,如果官府看重,是可以直接征辟为僚属官员的。

  换做现代的说法就是可以直接担任市里正处级干部,或者副厅级干部。

  金华府城,是一个中等城市,历次院试录取秀才在十五人到二十人之间,这些人通过了,就要去到省里进行会试,这时考的就是举人了。

  那时就是正统官身,更是不同。

  苏辰身后跟着宁采臣,还有两个婢女,带着一些笔墨等用具,也不跟那些偷偷望来不敢靠近的同窗户打招呼。

  他这些日子名声太大,身上威严甚重,跟人聊天反而会惊到别人,让别人胆虚之下发挥不好,那时就罪过了。

  再说,跟他们不一样的,苏辰考不考得好,能不能取得秀才其实无关紧要。

  他就算交了白卷,仍然是金华城内的风云人士,最多别人会说一声,这人徒有虚名,实质上胸无点墨,对名声有点损害,影响不到太多。

  但那些书生不一样。

  如此重要的考试就是鲤跃龙门,就算是家财万贯者,也想削尖脑袋考个功名,当个官,以后的人生完全不一样。

  更别说那些家无隔夜粮食的寒门书生了。

  很可能身后的书箱里备着的就是一家子的口粮,为了这次考试,家里老母妻儿就得饿着肚子。

  就有这般残酷。

  苏辰甚至见到有许多书生的眼睛都血红一片,形销骨立的躯体中,透着一种不成功就成仁的悲怆。

  他叹了一口气,几百个书生,只取十多个秀才,连十分之一的通过几率都没有。

  终究有些人会绝望的。

  这就是科举。

  妖鬼惑乱的只是生活,转变不了社会的体制。

  就是那头蜈蚣,如今的国师普渡慈航,也只是借鸡生蛋,偷偷操控人心,在大臣要员的身体内种下虫子,对这个朝庭的民心文运,并没有太大影响。

  在普通百姓那里,除了日子越来越艰难之外,几百年的妄想,一代代传承的上进超越之途,就在这时了。

  一股庞大的心念愿望凝聚在府衙上空。

  苏辰抬眼望去,见到红光弥天盖地,似乎有着一条金龙隐约显身,那是气运金龙,是民心所向。

  被红光一扫,满城妖鬼远走,再强的法力,也只能退避三舍。

  “可惜,这份正统王朝气运,我是很难收到手中了。”

  苏辰看着有些眼馋,却也没有过多的去念想。

  他走的并不是科举为官,造福一方,最后扫平天下的道路。

  考一考功名,多数想法是为着了却原身宁文靖的一点执念,让灵肉融洽,精气一体,进而融身天地,变成真正的位面土著,受到眷顾。

  只有取得天意在手,行事才会毫无顾忌。

  再说了,相对这份人道气运,斩妖灭魔、重定秩序,还天下清平的气运,却是要浓厚许多了,这才是苏辰想要的。

  “来了!“

  苏辰眼神一亮,人潮汹涌间,就听得“蓬蓬蓬!”闷鼓轰响。

  鱼门缓缓打开。

  童生入场搜查。

  一个个书生鱼贯向前。

  先是报上名字,递上文书和考牌,学吏看过经廪保认人的文书,再看画像,下有文字描述体态容貌。

  等到确定没有替考违规,就是检查挟带事宜,先看考篮,笔墨纸砚肯定得检查,馒头都要撕开,馅饼里的肉馅都要察过颜色。

  有人带着红烧肉入场,那更是用刀锋割成一小块块,免得里面有着纸条等物。

  接下来就是解衣脱鞋,连发髻也要打散检查。

  最让人难堪的其实还不是这个,而是每一个考生都要半脱中衣,检查一下小鸟上面是否吊着东西,后门里是否塞着竹管等物。

  衙门公人这一阵掏鸟窝的龌龊举动,简直让人斯文丧尽。

  不少书生骂骂咧咧,远处旁观的丫环小姐们全都捂嘴偷笑,有些直不起腰。

  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男女大防其实不重要,事后谈起来,甚至会被称为风流雅事。

  读书人的事,从来就没有不好听的。

  在众考生骚动混乱之中,苏辰走了向前,施施然的向着门内走去,没有停步。

  几位检查的公人正要习惯性的呵斥,冷不丁看到他的容貌,脸色一白,打了一个寒颤,连忙躬身行礼:“宁公子请走稳,这是您的号牌,请按号入座。”

  现场静了一静,看着苏辰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重新恢复喧闹。

  整个过程,没有一人提出异议,只是各人神情都是十分复杂。

  由此,就可以见到,苏辰这两日所作所为是如何的震慑人心。

  那些埋头过日子的穷苦百姓或许还有没听过的,但这些同年书生,以及衙门里面当差的,如果一点都不知道他的名声,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哼!”

  目睹此景,高台之上一个年约四五十岁、颔下长须的中年,面色发黑。

  他端坐正中,高踞案台正在品着香茶,手一抖,差点把茶杯都扔掉,显然心里已经十分恼怒。

  “这就是那位宁文靖了,灭官兵,杀乡绅,骄狂凶悍、目无尊上的童生?”

  “学台大人猜得没错,在金华城内,除了他还有谁能有如此威势?不过,此人学识还是很强的,如果不论品行,只论才学的话,倒也有资格考一考秀才。“

  长须中年右首坐着的是一位微胖官员,面上书卷气甚浓,却是府学正裴子文。

  他摇了摇头,想起自己同窗周先生求上门来的情景,又想起了那沉甸甸的雪花银,心里多少有了一些不安,旁敲侧击的说了一句好话。

  就这样,他还是心怀忐忑。

  坐在中间的学台大人可是省里下来的学政,俗称为文坛大宗师,掌管院试事宜。

  秀才录取于否,多看他的心思。

  如果这里不满意了,考得再好,其实也是没用的。

  当然,他自己身为府学正,从八品的官员,掌管一府文事,也有着一些发言权就是了。

  如果联合府台大人一起说话,很可能就可以扭转大宗师曾黎的心思。

  “那人惹不起的啊。”

  偷偷瞄过左首聂知府的神情,裴子正心里暗暗叫苦,心道这次还是被同窗户周先生坑了。

  收了礼办不到事情,这事难了。

  “嗯,朝庭开科取士,以才为先,品行也不可轻忽,到底如何?还是看看宁文靖考过再说吧,真的有经天纬地之才,咱们就取了他又如何?“

  聂知府悠悠说道,眼神莫测。

  他才是心情最复杂的一位。

  没谁比他清楚,那位书生是如何的猖狂跋扈,压得府衙都喘不过气来了。

  而且,他隐隐察觉到,如今的衙门捕快势力都有些不听指挥,石玉刚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那书生的事情,比起官府的事情还要上心。

  若真的跟那书生放对,捕快们很可能会倒戈一击,这事就有些尴尬了。

  他甚至不敢捋去乔三的总捕职务,自从家将头领岳嵩身死之后,府内已是一盘散沙,什么事情都动不了。

  那些以前看起来还很是得用的手下,如今已是象鹌鹑一般,缩起脑袋在装死。

  面对省学政大宗师曾黎的问话,聂知府也只能是装死,说的话莫棱两可,等于没说。

  真有经天纬地之才,就可以录取,这事可能吗?

  有没有才学,其实终究要看他们几位主考官的看法。

  否则,你就算才华动天,我说不行,那还是等于白考。

  想到这里,聂知府心里又有了一些快意。

  “我是不敢对你动什么心思,可这次是省里派来的学政主事,人家就是看不上你的文章品行……有本事你砍了他?“

  聂文臻心里暗笑着,却是知道这位曾文远公,性格刚直、宁折不弯,并且特别在意文武之别,对一些事情有着坚持,绝对不会少了舍生取义的决心。

  靠着威胁,是永远动摇不了他的心思。

  曾黎完全不知道聂知府的心事,只是点了点头,捋须笑道:“聂大人说得在理,终究还是要看才华的。“

  他目光扫视到静静端坐在靠窗户最好位子的苏辰身上,目光微微闪过一丝寒意。

  “满手血腥,威压官府目无王法的武夫,也想取得功名?若是让你得逞,岂非乱了天下纲常,让世上武夫张目,岂有此理。“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