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75 运笔如刀(下)

1175 运笔如刀(下)

  苏辰自得一笑,暂时不忙动手脚,做完了第一题,接下来的题目也是难不到他。

  第二题则是同样摘自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中的《中庸》一文:君子之道,譬如登高。

  这一题其中原文是:君子之道,譬如行远,必自迩,譬如登高,必自卑。

  说的是君子之道,就好比登极高的山一样,如此方能知道“自卑”,也就是知道与“高”比较起来自己只不过是“卑”(不高)而已。

  所以,走远路,必须从近处开始;登高山,必须从低处进行。

  第三题就是五经义出自《尚书》:静言庸违,象恭滔天。这一题就难了一些。

  摘句破题对童生来说向来就不太容易,再加上一般人很少能请到有真才实学的先生,或者很难买到没有谬误的书籍,一些生僻的题目基本上靠猜。

  苏辰一眼望过去,就见到有些考生就是卡在这一题,面色惨白着,嘴里唠唠叨叨的,心丧若死。

  这是破不了题的。

  当然破了题也不见得能写好。

  书生们除了身体太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识五谷、不懂桑麻,阅历太浅。

  这种人对有些道理理解就不够深刻,往往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这样,又怎么能写出深刻的文章。

  第三题的静言庸违,象恭滔天。其实是违背读书人的本性的。

  意思是形容一个人语言善巧而行动乖违,也就是口是行非,说的跟做的不是一回事,对上天貌似很恭敬,实际上轻慢不敬,毫无畏惧之心。

  不就是这个年代读书人的写照吗?

  三题联合起来,破题就清楚了,有着宁文靖原本的八股文经验,苏辰也有些理解科举中的弯弯绕。

  第一题是拍马屁,第二题是要谦逊,看到自己不足,保持卑谦态度,第三题就更有趣了,实质上不是教人言行一致,主要还是想要这些读生人每天念着的忠君发自内心。

  到头来,还是要敬畏上天,保持绝对忠诚。

  上天是什么?这个年头皇帝就是天,一个忠字方可破题。

  说来说去,还是要人写一写拍马屁的文章。

  这种文章苏辰芯片的书库里多的是,随意抄了两篇文采高妙、阿谀技术满值的进士文章,也就完成了。

  相信无论是谁,看到他的三篇文章都得道一声高妙,足可被称为范文。

  到这时,苏辰才微微一笑。

  试帖诗的题目,是一句诗: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科举考试中试帖诗就是这样,题目一般都是摘自于前朝有名诗人的一句精彩诗句,或者是随意挑选出一个典故。

  然后始根据这句诗或者典故来抒发自己的情感,越是韵味深沉真情实感,越是让人刮目相看,在口口相传之后也会名声大涨。

  这首诗是唐代杨巨源的《城东早春》,写的是春天景色,很有画面感,原文是: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

  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苏辰将这句诗词也抄在草稿纸上,前面加了“赋得”二字,就是科举考试试帖诗的格式了。

  说实在的,考试录取与否?试贴诗的好坏其实不太重要,但这却是文人之中最看重的。

  文章可以苦读背诵,撞对了即可通过考试,诗才才是一个文人的底蕴。

  普遍说一个人是不是才子,大多数还是看他写的诗词好不好。

  因此,苏辰也不打算在试贴诗上拖后腿,他看看题目,同样的挑选了一篇状元黄恩永的诗篇。

  琴韵调三叠,书林拥百城

  静观皆自得,俗虑总能清

  指佛音生甲,经横籍拜庚

  庭花红欲滴,堂柳绿无声

  流水高山曲,添香剪烛情

  耳根都寂寂,心地讵营营

  雨过轩窗润,尘消杖履轻

  宸杯欣茂对,弦诵叶承平

  诗文高雅大气,清新自然,做为试贴诗来说,已经好得有些过份了,任谁读到都会赞叹一声大才。

  看看自己作弊出来的文章诗篇,龙蛇飞舞般的写在草稿纸上,苏辰没来由的有了一种历史碾压的优越感。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如果另一个世界的状元文章诗句,那位曾黎大宗师还能挑出毛病来,他也不得不说一声服。

  至此,材料全都准备好了,苏辰准备上大菜。

  他把草稿放到一边,笔锋半沾浓墨,凝气屏息,微微气扎了一个半马步,右弓左箭。

  下半身落地生根,如千年古树立身大地。

  上半身风摆荷叶,随风摇曳,轻缓自然。

  最奇特的是他握笔如刀,气势雄强,就如身前站着一位势均力敌的武道高人,精气神凝为一体。

  还未落笔,考场内就有凉风卷动。

  如果有人能望气,就能看见上空那片红光如浪般席卷,一条金龙昂首摆尾在欢呼跃动着,似乎突然被注入了活力。

  苏辰背对考生考官方向,眉心七彩闪烁,一股庞大精神意志力量,以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顺着笔锋跃然纸上。

  清光闪耀笔端,一行行墨字突然间就有了生命。

  每一笔写下去,就发出宝石般的光芒,只是一闪又收敛不见。

  三篇文章一挥而就,字字珠圆玉润,厚重如山,锋利如剑。

  最后试贴诗的一个“平”字收笔,苏辰才长长吐了一口气,头上一股白气直冲天际。

  号房四周温度悄悄的升高许多,几位考生抹去面上的汗珠,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嘀咕道:“怎么天气一下就变热了?”

  他们也只是稍稍有些意外,并没有多想,也顾不上去看别人的举动。

  只是高台上三位主考,时不时的会看过来,见到苏辰扎着马步,头上白气涌动,写字如练刀舞剑,筋肉鼓荡。

  “噗……”

  聂文臻一下没忍住,轻笑出声。

  他先前见到苏辰满脸平淡冲和,气势强得让他这位府台大人都会不自觉的矮上三分,此时见到对方如此搞笑的写字方式,实在忍不住想笑。

  反差太大了。

  难道平日里听到宁文靖很有文才的消息全是虚传?

  这么看上去,明明就是一介武夫,挥毫运笔怎么看也不象是饱学之士。

  也难怪他怀疑,任凭再强的书法高手,也不至于在考试之时用上悬腕吊臂的方式来写蝇头小楷的。

  他难道就不怕写成狗爬体。

  如果这样的话,也不必看文了,卷面首先就不合格。

  曾黎面色越发黑沉了。

  他平生最是不喜武夫,认为当今天下闹成如今纷乱一团的境况,就是那些武夫惹出来的祸事。

  那种人不修礼仪、不敬尊上,处处狂悖无礼,才会让生民艰难,衣食无着。

  如今见到一个考生在考场中以练武的姿态来写字、来应考,他心里一股郁气直撞顶门,憋得分外难受,好悬没有怒吼一声,叫人把那考生赶将出去。

  想了想,他还是忍了下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

  听说这书生的武艺很强,若是被赶出去,心里不忿突然发狂伤人怎么办?

  这么多考生在场,没得搅乱了院试,那就大大不妙。

  “罢了,直接打落试卷,不予录取罢了,现在且由得他,眼不见心净。”

  想到这里,曾黎就转过头去,不再看苏辰答卷。

  裴子文也是摇了摇头,心想莫非被自己那位同窗骗了,不至于啊,如果真的胸无点墨,他怎么过的县试、府试?

  不对,或许他是靠着银两开路,买通了检查学吏,带了小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惨了,先前我还帮他说过话,不知会不会让大宗师记恨于心?降低我的考评。

  想到这里,裴子文不由得后悔起来,只觉那白花花的银子拿起来着实有些烫手。

  三位主考心思纷乱,渐渐的就把那个号间里的书生抛在了脑后,饶有兴致的小声谈论起来。

  多数是曾黎提起话题,问一问金华地界有哪些名气大一些的考生。

  身为主考官,虽然可以一言堂,事实上也不能真的不顾副主考的意见。

  先行问出来,也是做到心中有数。

  遇到差不多的文章,被知府和府学正曾经提过的名字就会占上一些胜算。

  也不能小看这么一点点区别。

  能不能录取,是第三名还是第五名,端看这名气大小。

  不涉及到原则问题,曾文远公还是挺通情达理的。

  他决定小小的卖点面子给两位同僚。

  “咦!”

  正闲聊间,曾黎就见到一个白影映入眼帘。

  他惊诧转头望去,就见到那位先前写字如练武般的书生已经走近前来,手中捧着试卷。

  “这是自知为难,早早的放弃了吗?”

  曾黎漠然想道,没有说话。

  却不料那书生走前两步行了一礼,就把试卷递了上台,开口道:“学生已答完考题,请几位大人斧正。”

  “答完了?”曾黎怀疑自己听错了,抬头看了看天色。

  阳光刚刚爬过窗棂,开考才只有一个时辰,有这么快吗?

  苏辰笑着点了点头。

  他倒是知道一些规矩,最前面交卷的考生,主考官会当面评卷,多少勉励几句,如果合格,更会当场录取,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鼓励那些文思敏捷的才子。

  曾黎似笑非笑的接过考卷,微微摊平,就准备放在一边。

  他压根就不准备细看,更不打算面试提点,只是厌烦的说道:“可以了,你出……”

  一个出去的“出”字刚刚跳出来,他就呼吸一窒,再也说不下去了。

  眼睛瞪得滚圆,盯着试卷,全身发抖。

  非但如此,旁边坐着的聂知府和裴子文两人还奇怪的发现,这位大宗师此时面色阵红阵白。

  时而迷醉如饮琼浆,时而咬牙切齿,怒从心起。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