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76 搂草打兔子(上)

1176 搂草打兔子(上)

  苏辰只是过了一个时辰,就号称答完题交卷,也没有躲躲闪闪,其他考生顿时惊若天人,心里全都升起一种焦躁。

  “我第一题还没答完呢?这是假的吧。”

  “就算是作弊抄袭也没这般快啊,他一定是没做完,自暴自弃了。”

  “听说前阵子他一直跟人拼杀斗狠的,还害死了延庆兄等人,哪里有时间温书备考,考不出来也不奇怪。”有人摇了摇头,装模作样的叹息一声。

  “早就看那暴发户不顺眼了,若不是听说这家伙是个狠人,学堂里同窗很可能已经打骂上门了,亏了周先生这段时间给他四处吹嘘扬名,大肆贬低我等,哼,以为我们不知道他被银子收买了吗?”

  邵旻嘴角带着一丝讥笑,听着四周传出的窃窃私语,只是看了主考座席一眼,又埋头答卷。

  在学堂里,他一向极有名声,才学为人所称道,这次的院试案首也有很大希望,自然不忿有人声名压了自己一头。

  似他这种书生,早就有些富贵人家伸出橄榄枝,可他一直不与理会。

  心想那些逐臭之辈家里的小姐就算再好又能好到哪去,等到金榜题名,就算是朝庭大员的千金也是娶得。

  如今家里贫寒又怎么样?论及名声,自己在金华首屈一指,比起宁文靖来,不知要强到哪里去了。

  谁不知道用银子开路是一条捷径,但至少也得文才过得去,否则也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再说了,这一次的主考曾文远公平生最恨武夫,为人刚正近乎严苛,对没有真才实学搞一些歪门邪道的行径那可是深恶痛绝,怎么可能会待见那暴发户。

  “他完了,曾大宗师很不耐烦……”

  邵旻写了两个字,感觉心神不定,看看天色还早,又搁下笔,好笑的在一旁看戏。

  此时的心情,大抵是十分愉快的。

  ……

  曾黎眼珠子盯在试卷之上,只觉得那满纸宝光,一股浩然正气轰然响在心间,字字句句都映入了心田。

  这时候,他就算不想看都不行了。

  一直从头看到尾,头都没抬起来过,嘴里还默默念叨着。

  明明知道这份卷子是自己最不待见的武夫写出来的,可内心深处却想拍案叫绝,恨不能站起身来手之舞之足蹈之。

  或者以文下酒,纵声高歌,大醉一场。

  如此复杂的情绪在心里激荡冲突,让曾黎无比难过。

  好不容易看完了试卷,他老脸胀得通红,一把就将那卷子合上,长长吸了一口气咬牙道:“这卷子不……嗯,其间还有着许多不足之处……你还是回家多多温书,以待……下回。”

  说到后来,曾黎的面色更是通红,一字一句仿佛挤出来的一般。

  “咦!“

  聂文臻感觉气氛十分不对劲。

  他早就知道曾黎是想要当场黜落宁文靖的试卷的,无论对方文章做得再好,也会挑出很多毛病大肆抨击,但如今这情形,有些古怪了。

  为什么对这份必须黜落的试卷看得这般仔细?

  看完了,就算是批评的语气也如此温和?

  依他所知,这位老大人可不是宽和的性子,骂起人来能让人难过得想死。

  “那卷中到底写了什么?”

  聂文臻好奇心大起,有心想要抢过试卷来看上一眼,看看所有人都盯着主考席上,又觉有些不妥。

  只是看看宁文靖会如何应对。

  被当场否决,应该会难受吧。

  却不料,那书生面上没有半点颓丧,只是笑意吟吟的问了一句:“曾大人,您真觉得这题答得不好?可能中取得功名,中得案首?”

  “轰……”

  这一次,就算再不关心他人专心答题的考生都稳不住心神,四周有学吏大声喊道肃静,仍然弹压不住那股惊异的声浪。

  所有人看向宁文靖的眼光全都看疯子一般。

  刚刚交卷,又在主考官说了有毛病的前题下,还问自己是否能得案首?

  这未免太狂妄了吧?

  把满堂考生又放在哪里了?

  乱棍打出!

  一股股愤恨激怒的情绪向着苏辰涌来,他们等待着曾黎的答复,有些人甚至觉得已经看到了那狂生的悲惨下场。

  “不……不可能,中不了。”曾黎眼含激愤,觉得今日不知为何,竟然说不出一句囫囵话,大大丢了颜面。

  强撑着说出否定的话来,就感觉眼冒金星,冥冥中从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厉喝“大胆、卑鄙、无耻,斯文败类。”

  这声声厉喝如暮鼓晨钟,直直拷问心灵。

  他脑海里突然出现孔子、孟子等先贤圣人影像,还有着千千万万的百姓,在一旁戟指怒骂……

  刚刚看到的那几篇美文字字句句浮现心底,却是大放毫光。

  “噗!”

  曾黎仰首就喷出一口鲜血,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他心里极度惶恐,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就落得千夫所指的地步。

  “我这么做真的很卑劣吗?愧对圣人教导,愧对陛下深恩……”

  他一时之间,呐呐无言,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书生。

  曾黎一口鲜血喷出,全场震惊,聂文臻和裴子文连忙上前扶住,掐人中,揉胸脯忙得不亦乐乎,众考生面面相觑,这一会,也没谁有心情答题了。

  还有人探起头出来细看,只觉这场考试风云突变,杀机深藏。

  “莫不是有人使用妖法?”

  这个念头一出,又觉得不可能。

  在文院考场当中,有圣人鸿运庇护,邪祟之物从来没人敢在这等场合出现的,反而是那些鬼魅妖邪会被镇压得口喷鲜血,就如眼前的曾文远公一样。

  苏辰面上笑容未退,只是笑着拱了拱手道:“心底无私天地宽,孔孟圣人在上,我看曾大人还是再仔细审核试卷,以免判错了卷子,惹得圣人震怒那就不好了,学生告辞。”

  说完,他遥遥拱了拱手,拂袖转身,离开了府衙。

  考场一片安静,众考生张大了嘴。

  “这是指责大宗师违心黜落他的试卷,所以引起圣人震怒,从而心神大乱,口喷鲜血?”

  正面刚上主考官了?

  几千只乌鸦在天上飞呀飞的,考生们只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眼前看到的全都不是真实,而是幻像。

  这事还没完,接下来的情况又让他们大跌眼镜。

  只见知府大人悄悄的展开那放在案桌上的试卷,只是看了一眼,就低头不语,也不去理会曾黎大人是不是瘫在了座椅之上满头冷汗。

  嘴里还在喃喃自语:“妙,妙不可言,精彩绝伦。”

  裴子正也顾不得照看学政大人了,甚至忘记了招呼其他人上来伺侯,也探头去看。

  看了几眼就是眉飞色舞,高声赞叹:“此卷不为案首,天理难容?”

  “噗……”

  隔座曾文远公如斯响应,又喷出一口血来,整个人萎蘼不振,双眼发直,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跟他比起来,两位副考官却是大为不同。

  随着他们赞叹声音一出,众考生惊奇的发现,知府大人原本有些阴沉晦暗的印堂此时亮得快要发出光来,那股精神头就如洞房花烛金榜题名之时,一看就是运气极好的模样。

  而那府学正裴子文,他的面色本是有些青白,一脸纵欲过度睡眠不足的模样,转眼间就变得红光四射,熠熠华彩。

  精神健旺得似乎可以连御七女。

  邵旻看得目瞪口呆,只是在心里狂呼道:“不可能,其中一定有鬼,一定是妖法,不就是几篇文章吗,只是看看,哪能这么夸张?”

  他强迫自己专心做卷,却感觉心乱如麻。

  转头四望,见到有许多考生也跟他一样愤愤不平,眼珠子一转,就冷笑一声:“案首?哪这么容易?言词如此狂妄,把主考官气得吐血,这已经是大逆不道了、等考完联合二三好友,放出风声,我让你连读书人的身份都保不住,再次考试的机会都没有……”

  ………………………………

  感谢卡特大人(1000)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