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177 搂草打兔子(下)

1177 搂草打兔子(下)

  苏辰出了考场,就有一大群考生家属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着考试的情况。

  什么题目难不难,为什么这么早就出来?是不是有把握之类的。

  他笑而不答,心想每个时代都是一样,面对改变人生的考试,没有谁可以淡定从容。

  打了个手势,有一些捕快冲上前来把人群驱散,为他开路。

  紧接着马车就驶了过来,一直等着的是家里的下人婢女。

  让苏辰意外的,宁采臣竟然也没有离开,此时正满脸激动的问道:“大哥,有没有把握?能中秀才吗?”

  其他下人也是满脸期待的望过来,虽然如今家里不缺财势,但还是有些不得圆满。

  人家说功名富贵,功名是排在前面的。

  就算是这些下人,走出去了,家主有没有功名,他们的身份也不一样。

  关系到他们吹牛逼的时候能不能理直气壮。

  若是能中得秀才,以后举人、进士,一路青云直上,那可是能铭刻在金华府志上面,受人尊重敬畏,也不再是小家小户,从此就是大户贵人。

  如果有谁考中了状元,对于这种中小城市来说,甚至能传唱数百年。

  就算是改朝换代了,都还会有人记得名字事迹,用来教育自家子女。

  这就是另一种模式的名垂青史了,虽然只是在地方上。

  而那些富豪商人,以及武林高手,就算是挣下再大的家财,也只是享誉一时,没有什么人拿来做榜样,也谈不上清贵。

  苏辰知道宁采臣的想法,读书人没有不对功名上心的,这位兄弟虽然才学不太好,学得也不太用心,但终归还是有点念想。

  寄托就是在自己这位大哥身上了。

  当下点了点头道:“不出意外的话,这科是稳了。”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曾黎大宗师吐血的情形,不由得有些好笑。

  “我还是高估了这位大宗师,文思和心志也不见得怎么坚定,本还以为,他总能撑住几次,最后在潜移默化之下才扛不住改变主意,没料到刚刚开始就已经破了心志,这位前辈也不过如此。”

  他也不藏着掖着,知道宁采臣关心的是什么,就把本次考试几个题目和试贴诗说了出来,并不加以解说,然后就见到这位倩女幽魂主角整个木呆一旁。

  听到第一题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有些喜色,听到第二题已经变成苦瓜脸。

  到第三题的时候,根本就是面色惨白,毫无血色。

  看那模样显然是云里雾里,心里没有半点印象。

  “我的学识还不行,这秀才功名离得太远了。”

  宁采臣叹了一口气,很是失落,小小年纪,面上突然就有了一些沧桑,苏辰摇头笑了笑说道:“人生也不只有这一条路,如果感觉学起来艰难,也就从医吧,熹和堂以后就交给你了,不为名相,则为名医,也不算差。这正是你的兴趣所在,学起来应该会轻松一些。”

  苏辰知道,宁采臣对读书治学方面的确是没有什么天赋,简单的说就是对文学方面没有灵性,但他也不是没有优点,就是逻辑思维不错,术算和条理思维比较清晰。

  如果换做后世,就是典型的理科生,所以,学医是可以。

  他还知道,这位便宜兄弟经常偷偷的翻看家中存留下来的几本医术,在医馆打杂时,也会偷偷学习着医术,只不过没有实践的机会。

  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苏辰既然身为别人的大哥,勉为其难的也就帮他做一下人生规划。

  反正,在聊斋之中的宁采臣人生轨迹不怎么美好,早早就背负起生活的重担,艰辛得很。

  而且,依他的性格,就算是考了功名,也不见得就能适应官场。

  就算能适应官场,在如今这纷乱的时代也不见得就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人一口吞了。

  总的来说,这位便宜兄弟就是一个安静的性子,并不热衷于交际。

  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甚至,在苏辰心里,宁采臣就算整日里游手好闲吃喝玩乐,也没什么要紧,他家养得起。

  可惜的是,宁大娘是不会答应的。

  “我能行吗?堂子里的大夫……还有大伯那里。”

  宁采臣清秀脸上带着犹疑,显然是以前在医馆之中打杂的经历给了他很大的阴影,那些大夫的嘴脸指不定有多难看。

  “那可由不得他们。”苏辰呵呵笑了起来:“想必也快了,以前吃了我们的全都得吐出来,大伯嘛,若不是顾及一点宗族名声,哪里还需要如此温水慢炖?”

  “至于那些大夫,能安心听命老老实实的就留下来,不安份的全部清理了,有着地盘和财产,更有着高明的医术,名气打开了,哪里招不来帮手呢?”

  宁家大伯宁五德受宁大娘所托,连同他两个儿子宁怀仁、宁怀礼二人掌管金华熹和堂,看准了宁大娘没有见识,家里又没有顶梁柱,平时欺瞒哄骗着,一年到头,交上来的银两不足二十两,吃相可谓难看。

  如果只是把一些银钱坑掉,苏辰接手之后,也不会做得太过份,只是收回医馆即可。

  但那家人却是养不太熟,得了好处,还反过来翻脸无情。

  宁采臣在医馆做事之时,被安排去打杂和收帐,间或打发几个馒头,用起来最便宜的帮工还不如,偏偏这傻小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而宁文靖一直死读书,什么也不懂,更不关心家里的柴米油盐,对医馆的事情更是不闻不问。

  两兄弟做人做事的方式,完全是一个模子,老实得让人说不出话来。

  等到后来,宁文靖被人怂恿做了傻事,在生死之间挣扎;宁大娘受到暗算,时不时的发病,医馆之中甚至没有大夫上门,也没有好药奉上,这完全不是东家的待遇。

  说白了,他大伯一家,已经把熹和堂当做了自己家中的产业,把宁大娘这一家子当成了陌生人、冤大头。

  其心可诛。

  苏辰眼中微微闪过冷光。

  以他如今的实力地位来说,那一家人也只是蝼蚁,也犯不着多费心思。

  在乔三的安排下,想必那家人也快倾家荡产了。

  一个小商人被官府衙门盯上,那还能愉快得了?

  苏辰甚至在等着他们上门,让宁大娘、宁采臣出上一口恶气,承受了宁文靖的身体,这些因果当然得一点一滴的清算。

  虽然宁文靖活着的时候不见得能想清楚,但冥冥之中却仍然有着一股执念存在他的潜意识之间,存在于肉身之中,这是本能。

  ……

  到了斜阳西下的时候,考场里重新恢复喧闹,众考生走出府衙之时,就看到一张张苍白的脸。

  大部分人都是心神不定,眼神犹疑,这种对前途的未知,是一种极大的煎熬。

  如果说考前是紧张,考后那就是焦虑了。

  当然,也有一些书生面色稍显从容,很有把握的踱着方步。

  这是对自己答题满意的书生。

  最后一位书生走了出来,考场大门轰然关闭,街道上乱成一锅热粥。

  处处呼爹叫娘、喧哗吵闹……更有着一些人嚎啕大哭,如丧考妣……

  邵旻挥着手中折扇,眼神闪烁,找了几个相熟的同窗户,约好一起去喝酒放松一下。

  他脑子里总是想着先前考场里大宗师吐血的一幕,越想心里越是没底,心知有些事情需要快快行动。

  夜长梦多,迟恐生变。

  ……

  试卷收上来,自然不会隔夜,考生们可以放松,阅卷考官们却是得加班赶工了。

  曾黎此时已经恢复过来,只是面色有些苍白,他此时也顾不得休息,缓缓的喝干手中的参汤,感觉身上泛起暖意,就道:“开始阅卷吧。”

  对于这位一生尊奉文事的主考大人,他从来不觉得阅卷是一件苦差事,反而觉得这是人生最大的乐事。

  各地青年才俊的灵感思想闪光,能给自己带来许多启发。

  遇到好的文章,读来更是口舌生津,令心情极为舒畅。

  对于曾黎的要求,聂知府和裴子文等人也没有什么异议,三年两次,每次都会如此,他们也习惯了。

  只不过,几人阅卷的同时,偶尔就会想起那一篇字字句句如同洪钟大吕般的文章。

  那一篇,到底录取还是不录取?

  看着紧皱眉头的曾黎,裴子文很是好奇的想道。

  这录取秀才或者定下名次,按例来说是省学政最有发言权。

  “这位邵旻的文章很不错,用典精致,行文流畅,不可多得!”曾黎指了指案上的一篇文章,接着又道:“还有这位凌楷,应该也在金华地区有些名气吧,他的文章倒是有些稚嫩,但极有灵性,文风华丽,读来琅琅上口,再努力一段时间,举人功名完全不成问题。”

  “案首就在这两人之中选一个吗?不知大宗师觉得谁更高明?”

  聂文臻试探着问道。

  他的眉头已经皱起,只觉得心里十分难过,有一句话不吐不快。

  这种感觉毫无来由,几篇美文在心中大发毫光,让他一阵一阵的心悸。

  裴子文也是紧张的看向曾黎,眉毛微微跳动,生怕他嘴里说出肯定的话语。

  曾黎沉默了一会,再看看窗外黑沉沉的夜色。

  此时已近午夜,凉风吹拂得纱窗哗哗做响。

  他眉锋一厉,就要说话。

  刚刚张开嘴,“噗”的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整个人仰天就倒。

  “老爷,老爷……”

  一个下人长随模样的中年连忙冲上前来扶住。

  聂知府也是大叫来人。

  几人帮手把曾黎扶到榻上,见到这位老大人虽然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但终于清醒过来,他才放下心来。

  这若是让曾黎在金华府衙出事,他这位知府也不用干了。

  曾黎嗫嚅着嘴唇,似乎想要说话。

  聂文臻连忙俯低身子细心听着,这场科考还没完,却是耽搁不得。

  “案首……宁文靖,此人文采天纵,笔法飘逸,头名非他莫属。”

  说完这句话,曾黎就重新闭上眼睛,眼角却是无声无息的淌下浊泪。

  聂文臻愣了一会,才沉声答道:“是,老大人定的名次甚好,宁文靖当为案首。”

  他的声音也有些暗哑,更有着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在心头荡漾,这是认输了。

  无论是自己还是曾黎大宗师,终究不得不屈服于那位书生,这种感觉,实在难言。

  ……………………………………

  感谢感情骑墙(2000)等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182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