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915煮熟的鸭子竟是飞了(下)

1915煮熟的鸭子竟是飞了(下)

        雪女一说话,就收了隐身法门,出现在唐僧身边。

        苏辰摇摇头也现出身形。

        他现,经过刚刚这老虎出现之后,唐僧受过一次惊吓,立刻,就有气运生成。

        隐隐可见一股苍青色光芒浮现在此山之中……

        想来,只要这猎户打扮的汉子真的依言送唐僧出山,就是大功告成。

        他眼中冒出金光,只是一看,就见到壮汉身上佛光宝气,心下了然,也不揭穿,轻声说道:“雪女,休要多言,咱们只管随行就是了,其他事情不用放在心上。”

        “是,老爷。”雪女本来也只是微微不忿,说了一句之后也不为己甚。

        她饶有兴致的时不时的打量那猎户刘伯钦一眼,似乎现了很了不得的事情。

        刘伯钦头上被她看得很不自在,头上微微冒汗,连忙又接着相邀请苏辰两人一同前去做客。

        而唐僧被雪女挤兑,面上一阵血红,显然有些羞怒,却又无可奈何。

        苏辰知道和尚的心思,知道这家伙一直在防备着自己两人。,

        想必是那一晚去往弘福寺威逼凌压,不但打了金山寺主持法明,还与观音大打出手,这事让他记恨上了。

        当然,更有可能是自己带着陈光蕊和殷夫人找上门去,揭了这位圣僧的疮疤,让他无地自容。

        正因如此,无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不会领情,反而会心怀畏惧。

        很可能,在这位圣僧眼里,自己两人是比那些妖魔还要恐怖的存在。

        有此态度也不算意外。

        一行人寥寥数语,各自有些尴尬。

        很快就来到一处山庄,刘伯钦热情的整治虎肉。一个老妪出现,带着女人僮仆,备下斋饭,更是热情招待唐僧。

        说起大唐盛况,两眼泪流。

        老妪还说起自家老伴以及二儿三儿身死多年,不知是否在阴间受苦,说起来就两眼泪流。

        次日一早,唐僧自告奋勇,焚香祷念《度亡经》一卷。

        诵毕,伯钦又为自家亡父请了一卷荐亡疏,请唐僧念了《金刚经》、《观音经》……吃过午饭,又念了《法华经》、《弥陀经》、《孔雀经》,烧了荐亡疏,方才做完佛事,天晚安歇。

        第三天,老妪和刘伯钦母子又前来感谢唐僧,说道做了佛事之后,家里亡人昨夜托梦,言及已经消了罪业,即将要去中原富贵人家投胎转生,享受无边福报。

        接下来,自号镇山太保的刘伯钦就提出要送唐僧西行一程,主要是走过此山,免遭野兽所害。

        唐僧应承下来,他做了一场法事,自感领悟又深刻了一些,当下分文不取,满面笑容的就要上路。

        苏辰不置可否的与雪女跟在身后,这一次,他根本无从插手。

        他现刘伯钦母子身上的气运越来越强,而唐僧眉心那点金青光芒也越来越盛。

        只是走出山庄,立即满山回响,眼见这笔气运自己半点未得,而眼前大戏已经到了尾声。

        ……

        灵山胜境,观音菩萨眼前就有一团水波,映照着双叉岭的浮世绘影,满面沉静,眼中波诡云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旁边山石佛像一侧,端坐数十僧众,各个面容庄严,形貌奇异,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

        当然,他们最多时间,还是关注着旁边一座金蝉雕像。

        雕像背部有着一盏青金色油灯,莹莹青光照耀四方,灯内燃油肉眼可见的度一点点在上涨。

        随着灯光闪烁,一缕如兰如麝芬芳布满山陵。

        众僧贪婪的深吸了几口气,只感觉修为增进,个个心满意足,面上露出笑容来。

        一个胖大和尚哈哈笑着道:“观世音,你太高看那小子了,却也不过尔尔。降龙伏虎罗汉在他眼皮底下玩了一招借花献佛,他竟毫无所觉,好处全都收入灵山……”

        “大势至,此时下结论还嫌太早,不妨等一等看,我总觉得那李御并非轻易放弃的性子,先前对付太白金星手段可是酷烈得很,眼下仍有变数。”

        “有什么变数?”胖大和尚嘴角带笑,貌甚不屑:“这一关考的是佛经义理,脱亡魂,又没跟他比斗法力,更没有得罪于他。莫非他还会跟个疯子一般不依不饶的?”

        文殊普萨也在一旁插言道:“这一次,我也认同大势至所言。降龙、伏虎虽然是罗汉法身,道行不见得很高,却是久历红尘,老于世故,做事滴水不漏。别说那李御不一定能看得出来其中蹊跷,就算能看出来,又能怎样?经文念完,重新踏上西行之路,这气运就要收入囊中,想要破了这脱大局都不可能。”

        “对,瞒天过海,以人间法事行普度真义,消弥满山怨气……此关深沉隐晦,不违人情,进退有度,这才是佛门真义。”

        水波光影旁边,有着玄光一闪,当即出现一个身着百花长袍、眉目秀美的年轻和尚来。

        这和尚风度无双,手中拿着折扇,嘴角挂着温煦笑意,就如俗世佳公子。

        他说话不疾不徐,偏有着令人信服的力量。

        “地藏菩萨,你也耐不住地府清苦,上来看过热闹?”

        文殊菩萨面色大奇,回笑道。

        “此乃佛门盛事,贫僧岂可置身事外?”地藏菩萨展颜一笑,直让百花失色:“我只是想看看,能从观音菩萨手中抢下一个西行名额的人物,到底有着什么样厉害手段?原来也不过如此罢了。”

        观音菩萨仍旧是手捧玉净瓶,婷婷俏立当场,面容不改,好像完全没听出众位同僚话中深意,只是叹道:“君子可欺之以方,可惜,那人并非君子。”

        这话一落,就见水波之中光影变幻动荡起来。

        ……

        双叉岭上,唐僧刚刚出,降龙罗汉所化老妪殷切相送,伏虎罗汉所化的猎户刘伯钦开路前行,正在这时,就听到一声轻笑。

        笑声中充满肆意张扬、狂放不羁之意。

        一点金光出现山头,剑啸轰鸣声中,那山庄、古木,高崖、人兽全都化为金光之中的一抹虚影,成千上万道虚影在哀嚎之中,化为青烟消散。

        黑白光轮闪动着,空间裂开无数道口子,炙白色的电芒横扫过去,绕过三藏法师,如同长鞭一般抽落在刘伯钦和老妪身上,扫过五六个僮仆女人。

        一息之间,此片山林就换了天地。

        哪还有什么其乐融融的一片山居景色?

        只有无数妖魂厉鬼,化为阵阵青烟,夹杂着怨气孽气,一同在电光之下消失无踪。

        在光芒最中心,身着白袍头戴玉冠的青年手中捏着一柄霞光缭绕长剑,冷冷看了过来,轻声道:“我看,这些妖魂厉魄冤孽深重,不如打灭了事。念诵佛经,消弥罪业获得转生,他们倒是脱了,被他们吞食残害的冤魂又到哪里说理去?倒不如一了百了,灰飞了事。”

        “怎……怎么会?”被剑光扫灭幻化山居,降龙罗汉和伏虎罗汉身上法力哗啦啦冲天而起,就显现两个雄伟健壮和尚来。

        变化的身形本就是虚假,在苏辰的剑光之下,没有支撑多上一秒。

        伏虎罗汉不可置信的望着苏辰,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我等于你井水不犯河水,并没有碍着你什么事情,何至于此?”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两个小罗汉也配跟我说着道理?这些冤魂妖鬼,杀了也就杀了,你们有意见?想要做过一场?”

        苏辰眼眸一横,身上气息一涨,紫金色神纹流转,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雪女在旁也是微微一笑,手中长剑锵的出鞘,跃跃欲试。

        旁边的唐僧张口结舌……他还在得意于昨晚所做的一场法事,脱了诸多亡魂。却不料,原来是幻梦一场。

        自己脱的哪是什么人魂,而是妖魂凶鬼,而眼前的猎户刘伯钦母子却是罗汉所变化。

        最令人无力的还是那位人间尊者,出手之时毫无征兆,蛮横霸道之处,简直没处说理。

        他惊得浑身都哆嗦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看着。

        这一次,宛如洪流般的苍青色流光,如同大河倒卷一般,从降龙伏虎罗汉身上抽离,也从唐僧眉心流失。

        结成一片氤氲,直冲持剑白袍身影灵台,汇聚一体,被吸收吞噬了去。

        煮熟的鸭子竟是飞了。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22248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