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268 梦里依稀 有泪光(下)

1268 梦里依稀 有泪光(下)

  路上行人已经逐渐稀少。

  在这个年代,由于没有太多娱乐活动,更不会象后世那般,一到了夜晚就是满城璀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家家关门,户户熄灯。

  经过数月以来掌控医馆的历练,同时也因为医术大进,医好了一些疑难病人,宁采臣如今也飞速成长了起来。

  嘴唇上面生长出了一些绒须,眉眼间多了一些坚毅,看人的时候虽然依旧温和有礼,眼神却是多了一些犀利。

  在某些人看来,这就是气度。

  “天色不早了,陆大夫、白大夫,今日就到这里吧,这些天有劳诸位了……”宁采臣笑意吟吟的道。

  有了苏辰在金华的威名震慑,做为宁家二少爷的采臣哥,其身份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无论走到哪里,面对何人?都会得到敬重,不敢轻忽半点。

  居移气,养移体,大抵如是。

  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如何,就代表着一个人的气质是高贵还是庸俗。

  屁股有时候决定的不只是脑袋,更多的时候更决定风度。

  历朝历代,都有寒门无贵子,豪门无庸才的说法。

  其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地位的分别。

  如今的宁采臣,就算是仍旧谦和温良,手下的大夫们再面对他,也不敢随意应付。

  “此事份属应当,不敢劳东家动问。”陆大夫两人笑着回道,满脸冲和纯善,浑然忘了就是他们这些人,当初在宁家出事之时,就算被求上了门,也懒得去宁家看上一眼。

  如今宁家大房已经离开金华,远走他乡,听说那家人是携儿带女,哭哭啼啼离开的。

  每次思及此事,陆、白二人就心怀警惧。

  就算他们的地位一降再降,成为医馆里的跑腿大夫,他们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反而会忠勤任事。

  有些人呐,就是贱骨头,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在他们的心里,宁采臣这位二少爷或许可以不用在意,但那位大公子却不是一个可以糊弄的人。

  一不小心,丢的不仅是饭碗,有可能还会丢掉脑袋。

  宁采臣的医术大有长进,名声传播全城,医馆的生意也变得极好,这跟他们的全力配合很有关系。

  看不懂形势,还摆着架子的一些大夫管事,如今早就不知道去到哪里做一个很光荣的流民去了。

  以宁家如今的声势,根本不需要说话,自然会有着许多人看他们的脸色帮着教训。

  而这些事情,换做以往,宁采臣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如今掌控着几十位手下,整日里呼拥来去,他渐渐的也懂了。

  更是清楚了自己眼里那位温和可喜的大哥,在别人的心中,到底有着何等样的威风杀气。

  这种生活,说实在的,很享受,是以往想都不敢想象的。

  不知为何?宁采臣每一次闭馆打烊之时,总会觉得心底深处有一丝不合时宜的落寞。

  “一切来得太过容易,总是那么的虚假。生活本来不是这样,有春花秋月,也应有着严冬酷暑,如今的一切,是我错过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夜深人静之时,十六岁少年仰望夜空,默默的想着心事。

  冷月无言,是梦里那一处庙堂,一袭霓裳。

  他挑着灯笼,缓缓走上街道,前面转过街角,就是宁府静园了。

  那里有着灯红酒绿,有着老母在堂,更有着饭菜飘过来的阵阵浓香。

  宁采臣揉了揉脸,脸上露出一丝怀念,一丝庆幸。

  想起前些年家里的艰辛日子,再看看如今,就如做梦一般,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背着行囊,凄风苦雨中,收上两三个铜板。

  泥一脚水一脚的往来奔波……

  饿得狠了,会拿出半个冷硬馒头,和着冷水咽下。

  那时很充实,对现实也有着向往。

  夜晚的雾气渐渐升起,灯笼里的烛光只能映照在前方三丈远处。

  如果是前些日子,他一定会担惊受怕,生怕什么地方蹦出不该出现的东西,或者一些流窜府城的强人。

  但此时此刻,他还有心思吟风弄月,怀古叹昔。

  感慨满怀。

  晚风吹去了最后一丝燥热,凉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随风传来的一缕幽香……

  他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侧头望去,就见到一个青衣女子长发飘飘,走过身边,足下无声。

  女子肩后露出剑柄,胸前缚着红绳。在灯光照耀下,面上有着些许愁意,双眉弯弯如月,一双眸子黑得像是一抹幽潭,神秘而引人。

  她没有看路,更没有关注路旁走过的行人,只是微微低垂着头。

  风吹裙裾,象一朵蒲公英一般飘过长街,飘向远方。

  宁采臣心头如受重锤,呼吸一促,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女子。

  他知道这对方是谁,也明白了如今背着剑、手中提着包裹是怎么一回事。

  香风从身旁飘过,他心里有着一股绞痛。

  为何今夜会如此痛彻心肠。

  此情此景,梦里依稀见过,是不一样的景色,不一样的风光。

  宁采臣轻轻的捂住胸口,直至那道青色人影再也看不见,才终于松开紧紧捂住张开的嘴,没有呼喊出声。

  灯笼掉落地上,打翻了火烛,纸皮熊熊燃烧起来。

  在夜色凉风中,只是十余个呼吸,就燃成了一堆灰烬。

  宁采臣轻轻的蹲下身子,放下挑竿,良久才站起身来。

  他微微仰起头,让风干了眼角的湿意,趁着微弱的月光,向着静园走去。

  进了府宅,再看看家里护卫家丁来来去去巡逻守卫的情景,宁采臣心里微微一暖,却仍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怅惘在藏到了心底。

  管家王子越正在招呼着几个下人移着盆栽,见到宁采臣,就上来问好:“二少爷今日回家有些晚了,虽然城内安稳,却不可掉以轻心。下次出门,还是带着几个护卫吧。”

  这是老成持重之言,宁采臣也是领情。

  他强行挤出一个笑容道:“有劳管家牵挂了,有大哥的名声在,金华城中无论是妖是鬼是人是神,又有哪个胆敢放肆?护卫的事,还真不必。”

  “的确如此。”王子越管家也只是说说而已,闻言与有荣焉的笑了一声又道:“老夫人刚刚还在念叨,说如今一家人忙得不可开交,难得共同用饭,二少爷你快去吧。”

  府内下人称呼苏辰为公子,称宁采臣为二少爷,这种分别对待,按理来说会让人觉得古怪。

  但无论上上下下,都没人觉得不妥,就算是宁采臣,也从不放在心上。

  因为,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实在是担不起公子二字。

  “嗯!”

  宁采臣点了点头,就要离开,想了想又问道:“不知小倩姑娘这么晚了,却是去了哪里?”

  管家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转瞬就恍若无事的低头回道:“公子爷已经吩咐过了,小倩姑娘是出门探亲访友,这一次很久都难得回来,具体是何因由,老奴却是不知。”

  ……

  比起聂小倩离开的悄无声息,宁采臣的离开却引起许多人的议论。

  大部人都是不太理解,甚至有暗里悄悄谈论者,苏辰就听到过不少。

  “二少爷如今主持医馆,名声也响彻金华,被世人称为小神医,应该无有所求,却为何无端端的就要奔波他乡?”

  “似乎是觉得天下困苦,想要济世救民,足行四方,扶危救难!”

  “不明白!”

  几位家丁胡乱聊着稀奇事情,完全想不通这安稳的日子有什么不好。

  “为什么偏偏有人好日子不过,就爱吃苦?”

  “或许是因为公子爷威名太甚,二少爷觉得压力深重,所以……”

  “慎言,你想死啊?”

  一人连忙捂住那嘴不关门的家丁嘴巴,嘴里叨叨说道:“我就说嘛,夜巡的时候千万不能喝酒,不然会坏事,你看,让我说着了吧?几两马尿下肚,你连自家祖宗姓啥都忘了。”

  对这些胡乱猜想之言,苏辰并不放在心上,他也不会生气。

  总的来说,秀才老爷性情还是很宽和的。

  聂小倩和宁采臣的离去,跟燕赤霞一样,半是人为,半由天意,他也听之任之。

  只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就顺水推舟的种下气运种子。

  不但能寄望于这两人如愿成长,更是能够多少掌握一下他们的行踪。

  如果真遇上不可应对的危险,还能赶去救人。

  能做的也就这么多。

  他从不勉强别人。

  九转玄功已经练到最关键的时候,进境实在喜人,可是他发现,自己的气运又不够了。

  也就是说,明珠本源池里的水已经干涸。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

  ………………………………

  http://www.zwydw.com/book/0/11/1310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