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273 婺江水府(上)

1273 婺江水府(上)

  一看红玉的面色,谢秋莹就明白她在担心着什么,见苏辰在一旁使着眼色,就笑着上前拉住红玉的手安慰道:“妹子,这条水路在旁人眼里是生死路,在公子眼里却如康庄大道。你想啊,无论是什么样的强人,还能比得上兰若树妖和翠山白虎不成,那么两个大妖都在公子手下饮恨而终,区区水匪实在是不值一提。”

  “可是,许多人都说水怪难缠,年年都有渔民血祭,凶恶得紧,若是……”

  所谓关心则乱,红玉絮絮叨叨的大抵就是一种小妇人般的担心。

  此时说得慎重,也只是担心万一而已。

  其实她的心里倒也未必有多么相信婺江水怪有什么强横实力。

  乡人以讹传讹,这年头多有荒诞不经的事情出现。

  一只幽魂能够传说成鬼王,一只山猫更可以说成是妖圣,实在是做不得准。

  谢秋莹却不担心,面上露出自得神色:“若是真有厉害妖物,又岂会让我白虎堂占了此处码头,要知道年前此处,可是行商绝迹,被那些水匪控制的。”

  “那倒也是。”红玉听得开怀,笑得月牙弯弯,又叮嘱苏辰道:“相公赶考,需要心意纯一,不可贪恋温柔粉帐,也不能忘了家中糟糠,记得早去早回啊……”

  说着话,还偷偷瞄了一眼谢秋莹,话里是什么意思不问可知了。

  苏辰哭笑不得:“放心吧,红玉,你就等我的好消息。”

  “只要相公平安,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红玉其实并没有对苏辰考举的事情多有信心。

  有些消息,她就算是平日里不怎么关注,也是知道的,心知此去很可能并不会得到好的结果。

  金华大户张元山被灭,张家基本上被连根拔起,却不等于什么消息都没有走漏。

  张元山的堂兄张元放如今在朝堂吏部任职,权力大得很,他的影响力或许不能到达金华地区,但是,想要在杭州打个招呼却是轻而易举。

  官官相护的情况之下,苏辰想要进一步考取功名,恐怕会横生波折。

  更别说还有着国师府的势力从中作梗。

  到了省城,人地两疏,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总得试一试吧,考了案首,不去考举人,未免令人诟病,老太太那里更是不好说话,这两天听说她常去祖祠上香,拜祭宁家列祖列宗保佑。”

  谢秋莹在旁说道。

  她倒是不担心这一点,安慰红玉:“我看,那些人最怕的反而不是宁公子考上举人,反而是他一直守在金华不再出门,毫无上进心。到本月为止,白虎堂已经捉了三个商人,十一个暗探,并在东岭灭了一伙强人。事后查明,有张元放派出的人手,也有国师势力……”

  “面对这等情况,如果换做我是张元放等人,肯定会大开绿灯,就让公子去考。甚至一路无阻进京考进士最好,如此,方能更好对付他。”

  苏辰见红玉被说得面色发白,忙止住谢秋莹继续说话,笑道:“这些人如果只是暗地里出手,却是无妨。”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话里却是有着无穷的自信和豪气,让人一见心折。

  “那是当然。”

  两女点头称是,就连站在稍远处的乔三也是深以为然。

  暗中发动针对,无非就是看各自本事,名动金华的诛妖神剑却又怕得谁来。

  ……

  “竖旗!”

  苏辰告别红玉等人,上了大船,身后众人鱼贯而入。

  船离江岸,顺水扬帆。

  一面绣着白色滴血獠牙虎的大旗在风中烈烈做响,在来往渔船诡异的目光之中缓缓行动起来。

  “这样是不是太过明目张胆了?引来围攻的话,我们人手恐怕不足。”

  一个身着淡黄衣裳,背着分水细剑的中年汉子走向前来躬身禀道:“依属下看来,已经有一些渔船飞速离开,想必是通知江匪,过不了多久,很可能就会迎来第一波攻势。”

  这人正是白虎堂游信首领杜风,他的消息很灵通,在金华水门处跟青蛟帮也动过两次手,曾经追入婺江之中,很是明白对方的动作代表什么。

  “有着公子和堂主在船上,他们不来便好,来了反倒省事。”

  船首一个手搭凉篷,正四面观瞧的瘦高汉子朗声道。

  这人手持雁翎双刀,是谢秋莹亲自提拔起来的一位香主,如今在白虎堂中担任着右护法一职,实力很是不错,跟杜风一样,都是一流顶峰,快要步入先天的高手。

  面对寻常江湖人物,这两人的实力已经很是足够了。

  跟着他们身后上船的,是三十余条精干汉子,各执刀剑长弓盘膝待命,身上有着血腥杀伐之气。

  这是白虎堂精锐,专司攻坚之用。

  论及正面做战,这份力量已经很是强大,青蛟帮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

  之所以不打水路主意,实在是另有顾忌。

  因为对婺江水怪心怀戒惧,同时,对水战一法也不太精通,因此也就只能守着陆上势力,跟江面青蛟帮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姿态。

  不过,这次既然幕后大老板坚持要打通商路,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

  无论是青蛟帮匪徒,还是传说中的水怪,只要敢来,他们就敢拿命拼一拼。

  白虎堂众人警惕的望着四方,防备着即将到来的攻击,苏辰却是坐在临窗船舱处,跟谢秋莹两人摆着棋子,低声谈笑。

  时不时的抓起葡萄,消磨一下时间。

  他跟别人想的不一样,只是担心着那帮水匪不出现。

  这也是他下令打出旗号的原因。

  如果只是普通商人借路,倒也没什么。

  有些时候运气很好,交一些钱财人口,说不定还能顺顺当当的通行,但如今打起旗号挑衅,这就完全不一样。

  青蛟帮强横惯了,怎么也不可能让白虎堂的船只过境。

  若是他们无所作为,那也不用在婺江行舟,只能退避千里。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同一条水路之上,也是如此。

  更何况,在青蛟帮看来,一个陆上的帮会,来到水中跟他们抢地盘,实在是嫌弃自己命长,找死来了。

  船行十里,江面就起风了。

  天气黑沉沉的,似乎可能会有一场阵雨。

  苏辰看着江水上的鳞鳞波纹,突然伸袖一拂,笑道:“秋莹,正主来了,听说你掌控白虎堂以来以军法约束手下,练习格外勤苦,今日就让我看看你的成果。”

  “队长,你就拭目以待吧,若是一帮躲在江水不敢上岸的水匪,我都奈何不得,哪里还有脸面见人?不过,那水怪……”

  “不就是一条青鱼吗?放心,有我在,翻不了船。”

  苏辰伸袖一拂,窗前插在船舷之上的三根粗长钢矛“嗡嗡”作响,闪着寒光。

  他早就准备好了。

  这窝水匪听说是当年陈氏乱党兵败之后,逃进水网的九姓家将开枝散叶而成。

  到了今时今日,早就没了以往席卷天下的豪气,反而祭拜着江流水怪,平日里杀掠行商百姓、血祭妖物,在婺江之上作威作福。

  在金华地带,青蛟帮之名,比起白虎堂还是要恶劣许多。

  那些行商之人遇到了白虎堂势力,至少并不会担心丢了性命,只是缴纳一些线财,就可畅通无阻。

  而遇上这帮水匪,却是十有八九人财两失。

  最惨的是,死了都不得全尸,一身皮肉还会便宜妖物。

  这就有些恐怖了。

  因此,南城水门也就渐渐的废弃了,基本上没人通行。

  即便如此,这帮水匪还时不时的会沿岸劫掠百姓,令民众苦不堪言。

  聂文臻也不是没有递文请兵,实施剿匪,不知为何,始终没有下文。

  在苏辰眼里,金华地区,其实就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以往有着虎妖和老树妖的威胁在前,他一时抽不出空来,也懒得理会区区匪帮。

  如今,两妖骨头都可以打鼓了,他的九转玄功一转功成,有了空闲。

  正好又逢省城乡试,顺路走一趟,也就把主意打到水路上来。

  当然,最主要的目的,他还是想要除去婺江一害,补上金华势力的最后一个拼图,更是想要多挣一点气运。

  有了一个消耗气运的玄功妙法在身,点滴本源,都是宝贵的。

  ………………………………

  感谢达明(1000)书海无烟(1000)林振山(1000)肀屮糸幺(1000)温柔的菜刀2016(1000)chiweifeng16(1000)兽兽x(1000)yy一小兵(500)jie放的gai、二一居士V等打赏~~

  http://www.zwydw.com/book/0/11/13989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