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276 羊入虎口(下)

1276 羊入虎口(下)

  “传说中柳三娘天姿国色,飞仙一剑让人如坠迷梦,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前些时日我没去过流香苑,却是少了许多眼福。”

  “青七爷说起话来像是怜香惜玉的性子,本心却是狠着呢。他一年到头不知玩坏多少女子,这一次显然也不会手下留情,可惜,真是可惜!”

  “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有谁能在七爷青龙刀下保住全尸的,这女人竟会送上门来寻死,真是笑话。”

  “动手吧,既然杀过来,就都不用回去了。那个射箭的归我。”

  圆滚滚的黑胖大汉钱林手中巨斧一罢,向前一窜,就拦在了林鹤身前。

  他先前被林鹤以连环追风箭耍了一把,当着面射断了青蛟旗,心里憋屈得想要吐血,此时见着正主杀到眼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一雪前耻。

  而他身旁的袁可望舞着棍花,一字平肩,执棍横扫,就扫到杜风颈侧。

  却是一言不发,出手更为凶悍,打得空气碎裂炸鸣,棍风锁定船头五丈之地,让人呼吸都喘不过来。

  “拦江双虎”二人身形随着船头晃动,如风吹草伏,杀气汹涌着,在众匪欢呼声中向前冲击,威猛无比。

  这两对全是一流高手,正是将遇良才。

  兵器碰撞声中,打得火星四溅,势均力敌,显然短时间之内分不出胜负。

  而陈七和谢秋莹的战场,却渐渐显得诡异起来……

  众匪的欢呼声也越来越弱。

  他们只看到听到青龙刀挥舞如龙,却看不见那抹剑光痕迹。

  突然间,就听得一声娇笑响起。

  “裁云布雨!”

  耳中只闻“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只是一转眼,在那如龙青光之中渗透一抹雪亮,血光乍显。

  青龙崩裂开来。

  跟众人想象中不一样的是,平日里纵横大江的青七爷此时再也没有豪雄之态,而是正在踉跄着后退。

  握着三亭大刀的双臂上面出现无数血点创口,深可见骨。

  一道长长伤痕出现在他的胸口,已是被利刃从肩头到腰腹切开一道长长口子。

  而那抹雪亮剑光如匹练般绕着青七爷旋转切割着。

  谢秋莹的身影如同幻影一般,仿佛足不沾地般在大刀缝隙之间穿梭来去。

  锋锐剑突然大亮,连人带剑,洒出一片光雨。

  四周元气如同潮汐奔涌,泛着斑斓五彩,汇聚成一道剑雨洪流,向着陈七当头绞落。

  最让众匪惊恐的是,他们极为崇慕尊敬的青七爷那片雄浑刀幕,此时已经如同一匹柔软的布帛般,被星光剑雨切成碎片。

  劲气四散,再也不能凝聚一体。

  “这什么剑法?只见剑光不见人……”

  “能把青七爷的刀光、气劲都切断,杀人如裁纸,贴身攻伐,舞动如谪仙,青七爷危险了!”

  嘈杂声浪响起,众匪士气大降。

  钱林和袁望海,正挥舞兵器死命挡住杜风和林鹤的攻击,听到四周惊呼声浪,全都心情一突。

  偷眼看去,就见到那片雪亮剑光如同附骨之蛆,一得到优势就紧紧锁住了帮主陈七,眼见得就要把他斩于剑下。

  两人心里一乱,暗叫一声糟糕,还没来得及想出办法,连忙被迫后退,却是被各自对手抓住机会,压制下来。

  “不好!”

  在众匪的惊呼声中,谢秋莹微微的松懈了少许,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被裁云剑法取得胜势,此时的对手已经无力翻盘。

  正在此时,船舱突然炸开,一抹灰色淡烟出现,只是闪了认就到了那谢秋莹剑光身后,一只枯瘦手掌伸了出来。

  掌心深深凹陷下去,吸纳四方元气,变成黑红色旋涡。

  竟然又是一个四阶通幽层次的高手,收敛气息弯腰躬身躲在一旁。

  选在谢秋莹心灵稍微松懈,最接近胜利的一刹那,出手时机把握得妙到毫巅。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灰衣白发老头,眼中射出凶光。

  单掌血红,突兀胀大如蒲扇。

  他似乎已经埋伏了许久,就算是先前陈七负伤在身,也没有露出半点形迹。

  此时一出手就是杀招,挥掌击得空气呼啸崩裂,腥气四溢中人欲呕。

  这老头只是一出现,谢秋莹追击的身形就已硬生生顿住。

  她面色大变,想要侧身避开,却已是失了先机,身形如飞蛾扑火般倒飞,被那血红旋涡掌印吸得倒撞而去,就要被击中后心。

  这一掌势如奔雷,四方云气都被吸纳进来。

  无论是再没见识的角色,此时也能知道,只要被打中,五脏俱毁是最好的结局,很可能会被这一掌打得四分五裂。

  “赤练长老出手了……”

  “堂主小心……”

  “无耻之尤!”

  变起肘腋间,四处一连串呼喊声起。

  所有人心思各异,有欣喜的,有惊恐。

  林鹤跟杜风两人见此一幕,也顾不得乘胜追击拦江双虎,只是转身前冲,希望着能够助堂主一臂之力,可惜他们离得有些远,眼见得怎么也是赶不及了。

  而那身上浴血的陈七一改先前惊慌之态,不退反进,狞笑着的反手一刀横斩……

  青龙刀化为巨蟒,配合着偷袭的老头,就要把谢秋莹砍成两段。

  刚刚占得上风,就要取得胜利的谢秋莹转眼间就被人偷袭,紧接着落入了危局之中。

  没人看到的地方,那江水咕噜噜的就如煮开的沸水一般,没见起风,却悄悄的泛起了浪涛。

  天空变得阴沉沉的,压得所有船只悄悄的下沉了几分。

  所有人舍生忘死的杀伐着,血水飞溅中,空气中多了一股难以察觉的隐晦贪婪之意。

  最后一刻,谢秋莹才明白了过来,自己的思维感应,肯定是被某种情绪所遮掩,就连近在咫尺的偷袭都没有发现。

  按理来说,到达四阶巅峰,已经初涉元魂妙用,能随时随地跟天地元气交换。

  呼吸之间,就能感应到空间之中任何一丝不妥,很难被人偷袭。

  而此时种种不正常,蒙蔽了自己的神经,毫无疑问,这是有着更高端的元气操控者在一旁捣乱设伏。

  “队长!”

  谢秋莹一声高喝求援,心里却平静如水。

  在掌印、刀光就要及声的同时,心底浮现了一张温润如玉的面孔。

  “无论是谁在从中作梗,有那个人在一旁看着,终究只能是无用功。”

  “那躲在一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谢秋莹刹那间也想明白了。

  青蛟帮之所以号称青蛟,而婺江之中有着水怪,还有那曾经惊鸿一瞥的庞大青鱼传说,再加上眼前江水不正常的涌动。

  没错了,就是那家伙。

  难怪青蛟帮的水战总是无往而不利、

  每次交战之时,有这东西躲在一旁阴险偷袭,又有谁能逃得过去?

  谢秋莹的喝声还未传出去,就听到耳边一声雷霆炸响。

  紫色光晕向着四面八方化作涟漪横扫。

  她眼尾扫过,就见到一丝紫影从眼前掠过。

  身后偷袭的灰衣血手老头,眼神中的血色尚未变化,整颗头颅就炸成飞灰……

  紫影一刻未停,从她的肩头闪过,一刀斩来的陈七手中舞成光幕的三亭大刀轰的一声脆成千片万片。

  紫光微微缓了缓,被刀光一阻,露出真形来。

  所有人都见着,那是一柄五尺钢矛。

  矛上紫光游曳,矛锋吐出半尺紫焰,带着轻微炸响火星。

  只是一闪就从陈七的胸前穿过,带着他庞大身躯向后腾起七八丈,钉在了高大船舱之上。

  血水如瀑流淌。

  陈七挣扎、抽搐着抬起头来,用尽全力看向白虎堂的福船,就见到一个白衣身影站在船头,眼眸冷厉如电。

  那人脚下还倒插着一柄钢矛,手中还握着一柄,嘴角微晒看了过来,似乎是在嘲笑自己所有行为都太过幼稚。

  一矛连杀两个四阶高手,破颅、碎刀、穿胸……

  “这根本就不是四阶通幽的力量,在金华还有谁有这等身手?”

  最后关头,陈七眼睛停在白衣人影腰间挂着的长剑之上,挤出了几个字来:“神剑斩妖宁文靖……”

  “你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

  看着陈七咽下最后一口气,四周一片沉寂,苏辰面沉如水,眼神无波,只是静静看着波翻浪涌的江面,一眨不眨。

  “都到这种关头了,还不死心退去,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大言不惭,敢杀害我的使者,你才是自寻死路。”

  一声沉喝,似乎从地底响起,震得所有船只都跳动起来。

  尤如万吨水雷炸开,四周江水轰然冲天而起,直上七八丈高,向着福船倒卷过来。

  在所有人惊呼声中,就见到一个庞大的黑影乘着浪花露出水面,与大船平齐。

  这家伙浑身青黑,鳞片密布,眼眸腥红,透着无穷杀机。

  头颅上两条长长如蛇一般的触须舞动着噼啪做响,宽大如小船般的巨尾,只是一扫,就有几条小船被打得稀烂,十余水匪身体“嘭”的一声炸开,变成一滩血水,映红了江面。

  ………………………………

  本想打完这一仗的,没料到高估自己了~腰疼,出去散个步先,明儿见~~

  谢谢书友尊天之意发私包鼓励祝福,好温暖赶脚!

  http://www.zwydw.com/book/0/11/1402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